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伏魔 > 第八章 高人
第八章 高人
作者:司徒修   |  字数:2936  |  更新时间:2007-03-01 12:10:17  |  分类:

玄幻小说

大血嘴越来越近,就快要到面前了,乐越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了。大血嘴呜咽的说道:“乖乖~~别怕,娘来了~~”乐越心想,今日恐怕难逃一死了,还不如死得壮烈一点,奋起全身力气,重重击出。乐越仍在发抖,可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他只觉得这一拳打得如此畅快淋漓!

大血嘴没有想到乐越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如此反应,一个躲闪不及,被乐越重重的大了一拳。震得老远。没过多久,大血嘴又重新站了起来,竟然发出呜呜的哭声,腥臭的血液不断从伤口里流出,道:“不好了,儿子要打娘了,还有没有天理了~”哭闹一阵,大血嘴的声音变得狰狞起来,道:“既然你要杀我,我养你还有什么用~还不如杀了你~”说罢只见一股血红的杀气聚集在大血嘴的身边,本来没有头的女尸竟然重新长出一个头来,脸色苍白,满面血污,獠牙锋利,目露凶光,直直的向乐越飞过来。

大约在乐越前十丈的时候,凶恶的眼睛里虽然射出一支毒箭,乐越将门世家,早已感受到毒箭的方向。纵身一跳,只听“錚”的一声,毒箭射在乐越身旁的树上,流出红色的液体~

一箭刚至,第二箭又到了,连续三箭,乐越陡疲于应付,没有丝毫还击之力~终于,乐越只觉得手好像碰到什么东西,一看,竟是一支丈来长的树棍,乐越立马操起树棍,对大血嘴骂道:“你娘的,来啊,来尝尝小爷的枪法。”

大血嘴见乐越拿根木棍就说是枪,哈哈大笑,道:“乖乖,你就让娘看看你的枪法~”又迎头扑来。

乐越自幼学武,本来先前惊吓过度,没有反抗力了,哪知道克服心理障碍之后,便有了一种舍生忘死的战斗精神,乐越舞起家传的乐家枪法,只见枪影浮动,幻影连连,直直向大血嘴刺去,速度之快,急若流星。哪知道,大血嘴的速度更快,不仅躲过了乐越的攻击,竟然还绕到乐越的背后。乐越觉得背后寒气逼人,突然灵光一闪,使起杨家枪法中的夜战八方一招。乐越的姨父杨天霸也是枪法行家,平时也没有少指点乐越。

夜战八方,本为在乱军中混战而设计,其目的就是要破去敌人的枪林箭雨。只见乐越把这招舞得密不透风,就连大血嘴如此速度,也难以靠近分毫。

可是夜战八方,虽然精妙,却是极费体力的一招。乐越舞着舞着,体力渐有不支之像。心道不妙,可又见大血嘴虎视眈眈,不敢有丝毫松懈,奋起全身力气,苦苦支撑。大血嘴似乎也看出端倪,干脆不动,就让乐越一个劲的防守。乐越觉得身体越来越累,不一会儿,乐越只觉得脚下一轻,立马瘫倒在地,他实在太累了!

大血嘴见乐越不动了,狂放的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很能打吗?怎么不打了?再打啊~”乐越很想移动身体,身体却动不得分毫。大血嘴道:“乖乖,你是不动,我就要动了哦~”

突然,大血嘴苍白的脸猛的烂掉,血液喷出,射在乐越的脸上。乐越之觉得脸像火烧一样~伸手一摸,原来所谓的血液全是食肉的小虫,正在不断地吞噬着乐越的面部肌肉。乐越一阵绝望,心道:“命该如此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惊天爆喝道:“孽障,趁本尊不在,竟在此处害人~”说来奇怪,一听到这个声音,乐越的脸竟然一阵清凉,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呢!缓缓地睁开眼睛,哪里还有什么大血嘴,只见四周,绿树成荫,虫嘶鸟鸣,若不是感同身受,别人还以为乐越陶醉于山间景色,不知不觉睡着了。现在才悠悠醒来呢~

“你没有事吧?”一个中年人关切的问道,“今天放那孽障出来透口气,本以为用迷阵把它捆住,就没有事了,没想到,你竟稀里糊涂的闯进了迷阵~”

乐越定神一看,竟然发觉和自己说话的人就是在山下劝自己不要喝毒泉水的人~立马拜倒,道:“多谢前辈再次出手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中年人笑笑,道:“谢什么,本来我应该杀掉这孽障的,可这孽障也身世可怜,我不忍下手,才连累你遭灾了,只要你不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又问:“对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飞云观的弟子吧~你什么时候拜的师,你师傅呢?怎么不教你武功,反而让你跑到这里来了?”

道:“晚辈是昨日拜的师,师傅已经下山,去庆阳帮助家父和姨父守城了,现在教我武功的是大师兄赵环赵师兄,我刚刚入门,他让我先熟悉一下环境,说这对修真很有帮助~”

中年人沉吟片刻,突然大笑,道:“哈哈,清虚为了你可是下了血本了~~不过嘛,赵环说的没错,这小子是个不错的人,老实忠厚,心思细腻,就是资质不高,要不然也轮不到你小子了~不过你小子也不错了,靠点外家功夫,也能同‘丧心’相持这么久,怪不得清虚对另眼相看啊!”

乐越被中年人说得一愣一愣的,云山雾罩的,不过听老头口气。好像对飞云观十分了解,说不定还是什么前辈级别的人物,不敢得罪,小声问道:“前辈不是飞云观的人吧?”

中年人也不故作高人,道:“我便是清明了,你们师傅的兄弟~”

一听是师叔,乐越更加恭敬,深怕得罪了这位高深莫测的师叔。行了师徒之礼,清明道长扶乐越起来,一起往树林外走去。

道:“师叔,刚才袭击我的人~~不~是‘丧心’~是什么东西啊?”见乐越问道,清明道长老脸微红,道:“说到这个孽障,倒还有些来历。这孽障本事苍山下的一家姓张的大户人家的小妾,因为生了个儿子得罪了大夫人,大夫人后来毒死了她的儿子,还冤枉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毁了张家血脉,告到官府。可官府县令竟是大夫人的表哥,两人串通一气,便定了罪,秋后便处了斩~这小妾收受了这么大的冤屈,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换作厉鬼,竟把两人活活吓死~”

乐越听到‘丧心’竟有如此悲惨的遭遇,善良他不经对‘丧心’有些同情起来,可是一想到丧心那可怕的模样,还差点沙了自己,又一阵恶心,道“这妖物虽然可怜,但留在人间也是为祸人间,倒不如消灭了,一了百了~”

清明眉头皱了一下,道:“你说的是灭魔吗?”

乐越不说话,只是点头。

道:“小子,你久居庆阳,人魔交战也见多了吧,可是你何曾听说过人类能灭了魔族,又或者魔族灭了人类?”乐越摇头,又道:“自太古创世以来,神族一直维持着上天的平衡,而人魔两族则一直维持着人间的平衡,这世界上有善有恶,优美有丑,有高有低,有阴有阳,你又何曾听说过世界上只有善美高阳,恶丑低阴?”乐越再摇头,接着说:“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世界上的每一个事物都是相辅相成的,正如魔族和人类,他们也是这世界的两个方面,他们共同维持着世界的平衡,只有这样,人类才可以不断地进步,试想,如果这世界上没有魔族而只有人类,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境地呢?”乐越想想,想不出个究理,可心里就是不服,道:“可是每每魔族入侵,我庆阳百姓就会奋起抵抗,虽然魔族退了,可我庆阳百姓家家戴孝,满城哭声,这样残暴的种族难道就不应该灭亡吗?”

清明道长叹道:“小子,你究竟没有明白,你只看到庆阳百姓受苦,你何尝想到过魔族的也十分的厌战,你想,他们打仗为了什么?”

“粮食”乐越想都不想就回答。对于魔族,他再熟悉不过了。

“他们要粮食干什么?”

“自然是吃?”

“吃粮又为了什么?”

“生存!”

“这就到点子上了,魔族发动战争,无非也是为了生存而已,既然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而战,又怎么能加以责怪呢?你看到庆阳百姓家家戴孝,你可曾见过魔族大地,哭声震天。”乐越愣愣的,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听见:“其实,天下万物,都是生灵,我们没有资格去指责任何人的生存方式,我们可以做的就是采取一些手段,使每个人的利益都达到统一,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乐越傻傻的望着清明道长,心里玩味着清明道长的话,久久不能平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