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伏魔 > 第五章 山路十八弯
第五章 山路十八弯
作者:司徒修   |  字数:3660  |  更新时间:2007-03-01 12:05:41  |  分类:

玄幻小说

乐越出了石阵,心里一阵轻松。瘫倒在地,心道,幸好学了点阵法,不然自己真不知道要被困到猴年马月了。休息一阵,吃了最后的一点干粮,又继续上路。

乐越只觉得此时的路比先前已经好走许多,周围也不再是什么险山恶水,而是茂林修竹,绿树成荫,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鸟叫,清爽宜人。乐越却不管这么多,只顾埋头赶路,大约半个时辰,乐越眼前竟出现一条林荫小道。小道蜿蜒曲折,向前延伸,乐越沿着小路直走,又过了半个时辰,已经日上三竿。乐越觉得腹中饥渴难耐,心道,娘的~要是能吃上一口香蓬蓬的饭该多好啊~不,就是能喝上一口水也很不错~四下打望,并没有什么泉水也没有野果之类的东西,只得叹口气,继续前进。

突然,前面的小路上好像有人在唱歌,乐越海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仔细一听,声音真真切切,不像幻觉。心道,有人便有水有东西吃。想到此处,不觉加快了脚步。

果然,一刻钟后,乐越看到一小娃在放牛,可是这小道旁边哪有什么草?也不管这么多,上前问道:“小兄弟?你知道这附近哪有人家?”小娃瞧了乐越一眼,顺手一指,说道“就在那边”乐越顺势看去,只见小孩支付的方向茫茫丛林,哪有什么人家可言?了乐越正要发怒,可心想,现在要求教人家,还是礼貌些好。压下心中火气,轻声说道:“小兄弟莫要耍弄我,你看那边茫茫丛林,哪里有什么人家啊?”小娃一听,生气的说道:“我说你这小哥好不晓事,从这里走,大约三百里便是大河赤水,那里江花滔滔,两岸更是鱼米之乡,你想要多少是多少,怎么说没有人家呢?”

这回乐越可傻了,在庆阳城中,说道刷嘴皮子,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今日倒好,被一个山野小娃给欺负了,最恼火的是,自己还不能发火。顿时呆若木鸡,半响说不出话来。

小娃见乐越惨象,噗哧一笑说道:“好了,看你傻呼呼的,罢了,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给你指条明路~”乐越一听大喜,说道:“快说”

“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呢?”乐越一听,顿时又傻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动物有这样奇怪的特征。

只得哀求道:“小兄弟,你就告诉我吧,我服你了还不行吗?”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自然会有一处泉水。”

乐越大喜过望,道谢过后,便飞奔起来。乐越虽然很累,听见前面有泉水,叶顾不得身体疲劳,全力赶路。小娃见乐越走远了,对着老牛一拍,自言自语道:“走吧,爹说此人什么天生聪慧,不过一傻瓜而已。”说罢变成一亭亭少女,骑着老牛,远远的跟在后面。

乐越飞奔半日,已是午后了。可乐越哪里看到什么泉水,林荫小道还是林荫小道,树木葱郁,鸟语不断。乐越心里一阵失望,觉得腹中更加饥渴难耐。骂道:“妈的,那个该死的小孩,老子要是碰见你,一定让你好看。”

正在此时,乐越又听到隐约之间,有人在唱歌,歌声抑扬顿挫,荡气回肠,比起先前的小娃唱得更加动听。乐越大喜,又一路狂奔起来。一刻之后,果然看到一处泉水,泉水清澈透明,直冒青气。乐越大喜过望,冲过去,准备牛饮一番,就在此时,便听到有人叫他,“小兄弟,要喝人家的水,也不问一下主人愿不愿意?”乐越大惊,转头一看,原来刚才兴奋过度,不曾看到泉水旁边还端坐一人,正闭目养神呢~

乐越仔细打量此人,只觉得此人仙风道骨。气度不凡。于是行礼说道:“先生,我要到山上去请清虚道长,帮助我军防守庆阳,路过此地,觉得腹中饥渴难耐,想问你讨口水喝,不知道先生愿意否?”乐越自己都觉得恶心,在军队里呆惯了,小时候母亲教的东西统统忘记,倒是大兵们的粗俗言语学到不少,可是眼下要去山上找人,不能失了气度,搜肠刮肚的寻了一些句子,凭凑起来,倒也像模像样。

这人睁开眼睛,看了乐越一眼,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让我满意了,我便准你喝水~”乐越一听,大感奇怪,心道:“莫非,这山上的人全是疯子?怎么见面就要问问题呢?”奇怪归奇怪,可想要喝水,还是得回答问题,问道:“先生请讲。”

“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呢?”乐越一听,傻了,自问回答不出来,干脆心一横,怒道:“看来先生的水我是喝不了了~”说罢便走。正要迈步,却听到那人叫住他:“小伙子,冲动是魔鬼,这股泉水看似清澈,其实有毒,人若喝了,便全身溃烂而死。若不是我出手阻止,你恐怕早已是白骨一堆了”

乐越一听,顿时头皮发麻,连连道谢,又问了哪里有泉水。那人说道:“前面不远处便有泉水一眼,快些去吧。”

乐越一看,此人一脸诚恳,不像说谎,于是飞奔而去。远了,那人笑道:“小敏,出来吧,你可差点害了人家性命哦”

果然,那人身后出现一少女,满脸羞色,说道:“叔叔,那哪能怪我?只怪她自己糊涂?”

“哦?他可不糊涂。要不你爹怎么会如此劳师动众的来迎接他这位尚未拜师的徒弟呢?”

“我就是想不通”两人收拾一下,又远远的跟在后面。

乐越又跑了半日,觉得身体里的能量就要被抽空一般,可是一想到前面不远处,便有泉水,身体里面又生出一股力气,支持着自己不断的向前跑。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映入苍山的每一个角落,使苍山看起来格外美丽。

乐越跑到一块大石头前面,终于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心中念叨:这些人太不地道,怎么都喜欢骗人呢?害得我一路跑了这么远的山路。乐越回头一看,早已见不到远处的庆阳城,浓浓的云海,似幻似真,像在仙境中一般。再看前面没有尽头的山道,乐越心里泛起一股绝望,腹中饥渴,又全身无力。

“娘的。拼了,”于是又鼓起勇气,在山道上奔跑起来。跑了许久,乐越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不是还在跑,只是机械的迈着步子向前。突然,眼前一亮,不是泉水又是什么?也顾不得有没有毒,先喝上一肚子再说。

等乐越喝得心满意足之后。又听见有人说话:“好你个山野贼子?竟敢偷喝我苍山至宝洗髓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乖乖给我回飞云观,等候师傅发落~”

乐越一听飞云观,心中大喜,转头开口问路,却见一个青衣小道士手持利剑,明晃晃的指着自己。乐越怒气上涌,今日受的鸟气全都发了出来,吼道:“混账话,什么你的我的,你叫他,他若答应了就是你的,他若不答应便就是我的~”小道士一时明白不过来,愣愣的看着乐越,良久,骂道:“好你个贼子,竟敢和我耍嘴皮子~看剑”说罢便举剑攻来。

乐越平生以为自己便是流氓之最,不想今日遇到比自己还流氓的人,心里发怒,顺着小道士进攻的方向,一个虚晃,抓住小道士的手一拉,小道士哪里想到,乐越一身力气,就连哈哈这样的蛮人也敌不过,又哪是他可以抵挡,只觉得浑身一轻,随后便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道士挣扎着起来,却觉得屁股被摔两半,怎样站不起来。接连两下,仍然如此。突然,小道士竟哇哇的大哭起来,道:“你这个混蛋,喝了洗髓泉,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乐越一惊,想起先前的情形,顿时头皮发麻,问道:“什么后果~?”

“你就要死了,除非你能回答出我的问题,师傅就会出手相助~”小道士哼哼唧唧的说道,“这洗髓泉本为我苍山至宝,大凡修真之人喝了,便脱胎换骨,修习也一日千里,可是你这贼子居然不管不顾,乱喝一通,脱胎换骨倒是真的,可是你不是修真之人,不懂运用,我看你死期不远了~所以对于你来说,这洗髓泉便是天下间最毒的毒药了~~”

乐越只觉得浑身松软无力,知道今日必死无疑,可自己还有重任在身,实在死不得,连忙气急败坏的问道:“什么问题,你快问我,我还不能死,我还有任务”。

小道士倒也爽快,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被乐越打过,说道:“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呢?”乐越呆若木鸡,身如电触,他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揍小道士一顿,可是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什么力气。绝望的看着天空,残阳如血。乐越自问:“难道我真命该如此吗?”回想起家中老母,营中战友,还有那疼爱自己的姨父杨天霸,不觉竟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时自己还呱呱坠地,嗷嗷待普。成天到晚在地上爬啊爬的~~

乐越灵光闪现,心道,爬?不就是四只脚吗?而现在用双腿走路,不就是两只脚吗?到了晚年,疲病交加,连路都走不稳,便要加根拐杖,不就是三只脚吗?而幼年,中年,晚年不又是人生的早晨,中午和晚上吗?有了主意,乐越用全身的力气说道:“呵呵,我知道是什么了,那就是人~”

青衣道士大惊失色,嘴巴张得老大,半响没有回过神来。等到他反映过来,乐越早已摊倒在地,人事不省。

“大哥?你是怎么了?”少女和中年人看着小道士,笑盈盈的说道,“这小子喝了洗髓泉了?”

小道士站起身来,抓住脸皮一扯,竟出现一张看似苍老,却十分矍铄的脸。道士点头,道:“他回答出了太古三问。天纵奇才~”

中年人和少女也是惊讶万分,看看像死猪一般的乐越,心里有说不出的嫉妒。

~~~~~~~~~~~

许久,乐越幽幽醒来,只见眼前的房间里全是些新奇的东西,从来没有见过。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如温柔的少女亲吻着乐越的脸。乐越想挣扎着爬起来,却觉得身子一软,才想起自己不知道哪来的力量,跑了这么多的山路。不经有点佩服自己了!

就在此时,房间门被人推开,进来一个娇艳如花的女孩子。见乐越醒了,呵呵一笑,说道:“你醒了,我这就去告诉师傅~”说罢便转身出门。留下一脸傻样的乐越呆着房间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