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伏魔 > 第四章 险象环生
第四章 险象环生
作者:司徒修   |  字数:4056  |  更新时间:2007-02-28 15:47:21  |  分类:

玄幻小说

为了对抗魔族,人类内部分为两派,一派便是以杨天霸这类人为代表的,主张发展军事工业,并加强士兵的身体训练,以达到对抗魔族的目的。一派便是以飞云观这类为代表的修真一派,他们认为,人类的身体无论怎么练都无法同魔族抗衡,所以主张研习自然的奥秘,利用自然的力量来抗击魔族,所以最初的一帮聪明人士便开始研究起自然的力量来,久而久之,形成了无数奇门妙法。可与此同时,人类的科技发展也能起到对抗魔族的作用,所以修真的原本目的便被人们所遗忘了。

飞云观在修真界中的地位并不高,倒不是因为他的武功不高,相反,他们的武功很高,但因为成立的时间很晚,在修真界没有什么资历,加上其掌门清虚道长又不注意宣传,所以,飞云观算不得修真界中最多也就算一个二流门派而已。

庆阳城一共有两座军营,一南一北。南大营主要是囤积物资,北大营主要驻扎军队,这是为了防守方便而设置的。城北大营,营帐朵朵,远远看去,便如同漫山遍野的蘑菇。帝国军制,之将军之下,设军长,师长,团长,营长,伍长,队长。三三三制,每队有士兵50人,三队为一伍,如此上升至团级,可增设一个特务营,编制同其他相同,逐层递推。庆阳城中,一共驻扎了100个军,分属于五个将军,即前军将军,后军将军,左军将军,右军将军及中军将军。在往上,由元帅和庆阳将军管辖。其余大概七十个军驻扎在四郡各地,一则保持地方稳定,二也可以作为预备队。

为了管理方面,军队以团作为单位驻扎,每个团之间用篱笆分开,单独训练。

此时,中军第一军第二师特务团大营正热火朝天,所有将士并没有按照规定的方法练兵,而是围成一个圈,看两个人摔跤呢。人圈并没有完全围住,缺口的不远处,一个青年坐在一把大大的藤椅上,悠闲的看着摔跤。椅子的旁边放了一张小凳子,凳子上有一杯清茶,还呼呼的冒着热气。头上是一把大大的遮阳伞,盖着了青年周围的许多地方。青年的旁边站着一个人,满眼谄媚的和青年说着不堪入耳的段子。

突然,人群里暴出一阵欢呼。青年不由一震,随即拖着长长的调子,对身边的人说道:“秀才,去,看看,那个混蛋又赢了~~”

“是!团长大人~”被称为秀才的马上钻出遮阳伞,弓着身子,呼溜溜的跑向人群,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同样谄媚的说道:“团长大人,又是哈哈赢了~他还说要挑战你呢!”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叫他过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他!”青年狠狠地骂道,朝天打了个长长的响指。众人听了,立马散开。青年冲了过去,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三秒钟便放到了哈哈,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遮阳伞里。哈哈是新加入的士兵,蒙族人,一身蛮力,摔跤的工读十分了得。哈哈傻傻的看着青年,半响才回过神来,道:“好厉害!俺哈哈服了~”众人见哈哈一脸菜色,不觉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军营中。

就在此时,一声厉喝打断了众人的笑声:“混账,这是什么时候?”众人一愣,只用了眨眼工夫便列队完毕。此人骂了一阵,对着身边的青年说道:“乐越,将军在大帐,有急事要见你,快去吧~!”

“是!将军~”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庆阳军中军将军蔡和。而这位青年便是我们的主角,乐越,庆阳将军乐进的儿子,杨天霸的外甥。

乐越刚进大帐,便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不觉心下一沉,心道:“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可没有干什么啊,除了上个月看邻居家的小芳洗澡外,我可没有再干什么了!”乐越看看父母,只见二人面色沉重,心里又泛起嘀咕:“哎……再想想我干了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对了,前几天,我还和隔壁团的张三偷了一只鸡!前天又和士兵偷了人家的白菜,昨天又捡了人家的鹅蛋!今天早上,我……”乐越越想越多,越想越怕,最后,干脆心一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问道:“老爹,老妈~!找我来干嘛!”

杨春一看儿子,不觉心中一痛,凄凄然问道:“越儿!你今年多大了?”

乐进的老婆杨春和乐进看法一致,认为乐越老是在军队里呆着,没有什么意思,应该派他出去历练历练,长长见识。两口子商量一阵,便叫丫头把乐越叫来。

“十八!”乐越胆战心惊的回答道,心想,好端端的老妈问我的年龄干什么,莫非是旁敲侧击想探我的口风?哼~门都没有~

“是啊,十八了,你看看这十六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从小不好好读书,非要跑到军队里去鬼混,幸好有你爹和姨父看着,今天才混到了团长的位置。”杨春神色凄苦,不觉流出一缕清泪来。

乐越虽然顽劣,却是个大大的孝子,见母亲一哭,便以为母亲是恨铁不成钢,立马跪倒,随即也跟着哭起来,道:“母亲,孩儿不孝,又惹你生气了,你责罚孩儿吧~”

见平日每个正经的乐越突然认真起来,杨春只觉得好笑,“噗哧”一声笑道,“谁说要责罚你了,只是你爹说要派你去做一件大事,我舍不得你而已……怎么?你又在外面惹了什么事情?还不给我从实招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见老妈变脸比变天还快,乐越心中叫苦,心道,妈的,这次又上当了。可是乐越是什么人,在军队里是出了名的滑头,立马说道:“哪有?我是看老妈伤心,以为老爸又欺负你了……”

杨春无奈的看了一眼乐进,说道:“老爷,你这儿子可不比当年你差,说吧,不然他说不定还要说出什么话来~”

乐进苦笑,对乐越说道:“越儿,为父这次派你去苍山请清虚道长来帮你姨父守城,你可敢去?”

乐越一听,迷惑不解,问道:“老爸,你和姨父不是最讨厌这些修真骗子的吗?”

乐进叹了口气,把自己的见闻及庆阳的情况给乐越说了一遍。乐越越听越惊,听到五十万魔兵的时候,居然神色大变,摊倒在地上,大口呼吸,久久不能平静。

“明白了?”乐进问道。

“明白了,儿子明日便点齐兵马启程,定在魔兵到来之前,把清虚道长请来……”说罢,转身就走,杨春喊都喊不应。乐越心想,可不能继续说下去了,不然就得露馅儿了。可是一想到五十万魔兵,乐越的心立刻变得沉重起来,于是马上回营,找了几个心腹将领一商量,决定带一支精锐小队上山。

第二天早上。乐越便启程出发了。杨天霸等人站在城头,遥望远去的乐越等人,叹气道:“唉~越儿长大了~”众人下城,处理魔兵事情去了。

乐越一行人,走了半日,便到了苍山脚下。乐越抬头一看,只见苍山险峻异常,高耸入云,转过头来,对众人说道:“真是想不通,这些修真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到这些地方来修炼,在自己家里修炼不是也很好吗?”众人也不懂修真门径,见乐越如此说,也跟着附和。

山高路险,马匹上不去。众人休息了一阵,便放弃马匹步行上山。一路上,山高林密,

路途艰难,众人走了半日,夕阳西斜的时候,方才走了一二十里的山路。乐越还以为自己走了很远,一问手下的人,顿时泄了口气。不觉回头一望,留在山下的马匹还清晰可见。

找了块稍微宽敞的地方,众人搭起帐篷,点起篝火,安顿下来。除了留下人轮番守夜,其余的人全都到头就睡,呼啦啦就到了第二天天亮。

旭日东升,山里被映得片片火红。乐越不经赞叹道:“娘的,秀才,快点吟诗来听听~”

被叫做秀才的人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谄媚的说道:“团长,这作诗可一直是你的专利啊。小人那些破东西可全是你教的~~”

乐越一听,高兴得很,说道:“哈哈。算你小子识相~听着,老子给你吟诗来~”众人听团长要吟诗,围观过来,只见乐越埋头苦思,嘴里不断的发出“安……安……”过了许久,乐越突然病笑道:“好了,老子承认,老子不会吟诗,我们还是上山吧。”众人一阵取笑,收拾好东西继续上山。

山路依然艰险异常,走着走着,众人便看到一块平地,平地里杂乱的堆着些石块,人多高,一眼望不到边。

秀才走到石堆前,东瞧瞧,西瞧瞧,也没有瞧出什么名堂来,转过头来喊道:“团长,可以走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众人一听秀才说没事,也便放心的走了过去。乐越心中虽然惶惶不安,却也道不出什么究竟,也跟了过去。

众人进来石堆里,才发觉不对劲,从外面看里面,清清楚楚,可一进里面,便只见雾气重重,伸手不见五指。乐越和一些老兵才明白过来,自己可能走入了人家布置得阵法当中了。心中一怒,骂道:“秀才,我干娘,看你他妈的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来了?”秀才为人,十分聒噪,要是平时,听别人这样骂他,早就开口还击,今日倒好,秀才硬是一声都没有啃过,先大家还以为秀才感到惭愧,后来才发觉不对,乐越骂道:“干你娘,秀才肯定走丢了,娘的。这里面什么都看不见。”众人听乐越骂道,心中一紧,自动的报名,果然发现秀才不在。一阵慌乱,纷纷叫道:“妈的,这个地方真邪门,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乐越出身将门,自然知道身陷阵中,一定不能慌乱,看众人逃走,没有办法,只得叫住身边的几个人,缓步摸索。可三转两不转,乐越身边的人也走丢了。诺大的石阵中,便只剩下乐越一人而已。

石阵中间,大雾弥漫,乐越心道:“妈的,死便死了,但是总的搞清楚是怎么个死法。”于是干脆坐下来,慢慢思考着石阵的来历。

布阵,最先发源周易,根据阴阳八卦的规律推演而成。其原理是用实物按照阵法的要求排列,以达到自然界的平衡状态,如果有外物入侵,则阵中的平衡被打破,便会产生种种异象,迷惑入阵之人,使其困于阵中。

阵法,又分为死阵和活阵两种。死阵之中一般充满杀气,入阵者若不精通阵法,必死无疑,而活阵则完全不同,里面只是一些平常之物,其目的只要是为了困住入阵者,让其知难而退。

乐越想到此处,心里便有了底,心道,看这种状况,自己可能进了山上道士们布下的活阵之中了。虽然生命无忧,可自己身怀任务而来,若退回去,岂不是太丢面子?幸好乐越曾经也学过一些阵法,只要按理推断,也许能够出去。只是,现在自己连人家布的什么阵的没有搞清楚,又怎么能推算出来呢?乐越苦想一阵,突然眼前一亮,四处摸索,摸到一块石头,顺着爬上去,站在石头上一望,才发觉自己周围,全是石头,想必已经走到了石阵的中心乐。再看自己的部下,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心道,罢了,反正是个活阵,想必他们也不会死,时间一长,自然能平安出去。只不过,自己身怀重任,还是继续向前吧。

乐越仔细的看着石头的分布及排列,吟曰看出些门道了,按理推断一番,也没有什么阻碍,于是跳下石头,进入茫茫的雾气当中,按照自己先前的推断,三转两转,竟然出了石阵。一摸口袋,竟发现干粮水壶都不见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