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四章知真相匡胤无奈 完大礼忆蘅认命
第四章知真相匡胤无奈 完大礼忆蘅认命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574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5:44  |  分类:

奇幻小说

已是三月天气,阳光温暖而妩媚,忆蘅早起,想要到院子里走走。

手里还拿着匡义送她的象牙梳子,这东西对于她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水晶珠链。

头发没有挽好,她边走边梳头,院中的碧桃花,飘落漫天粉红的雪。

忽见面前一个荆钗素衣的年轻妇人,手持了大大的扫帚在清扫庭院。

那妇人抬头看见她手里的梳子,表情是那么的惊愕。

忆蘅也注意到了她的神色,还以同样的表情。

她感到吃惊,是因为那妇人惊艳出尘的姿容,不以绫罗脂粉点染,生定天姿的秀丽。

对方痴痴看了她一会,便又转身去继续她的工作。

忆蘅想起默贞对她说过,匡胤还有一房妾室,是他终生所爱之人。那女子,名叫意卿。

眼前又飞奔过那玉雪可爱的小女娃儿,才方起床,头也没梳,衣服也没穿好。

“娘,娘,你怎么一大早就出来做这些粗活?这些有下人做的。”

“子衿乖,娘不做这些,安人看了要生气的。”那妇人俯下身,将手抚起小女娃的脸颊,“快去叫何妈给你梳头洗脸罢,要不一会安人看见,又要骂人了。”

“嗯,娘,我去了,待会你又要去给家里人做早饭呢。”子衿点点头。

忆蘅知道,那妇人就是意卿。好歹也是个妾室,却如同奴婢一般。

五月间,匡胤和匡义兄弟随驾回师。

“娘,忆蘅她还好吗?”匡义回家一见到母亲就问忆蘅如何。

“你呀,到底是心疼着你媳妇儿。”梦娴欢喜的看着她最爱的儿子,“她在房里等你,你快去看看她罢。”

“什么?忆蘅。”匡胤一听这个名字,脸色大变。“她是宛儿那孩子的姨娘,你找到她时她已经死了?”

“现在我没必要隐瞒你了,哥,我喜欢忆蘅,是我把她藏起来的,打发手下把她送回来。现在我就要和她成亲了,她也是你的弟媳妇,你就不要管了。”

匡义一脸的轻松,起身来向母亲施礼:“母亲大人在上,孩儿告退。”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匡胤脸色发白。

“这到底怎么回事?匡胤,告诉为娘。”梦娴本也是冰雪聪明,看得出这里面有玄机。

“娘,这事我也不好和你讲,匡义这回做得太过分,简直就是强抢民女……”

匡胤如实告诉母亲这一路来的事情,梦娴只是微笑着倾听。待匡胤一口气说完,脸色也没有改变。

“你都说完了?这有什么?既然匡义骗过了他们,人家也不会来打这场官司,这么漂亮的姑娘你上哪找去?匡义得了这么个好媳妇儿,是我们赵家的喜事。你爹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娘,你也太惯着匡义了。”……

“忆蘅,我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匡义一走进房间,就看见忆蘅坐在床上做女红,看见他进来,噤若寒蝉.

“你,你回来了。秋音他还好吗?宛儿还好吗?善妹和姐夫都还平安罢。”

“你已经是我赵匡义的人了,就不要再想着你的那个叶秋音,和你的家人了。”匡义上来就将她揽入怀中。

“你是我的,我不想失去你。我要你做我的新娘子,你不可以离开我。”

她在他怀中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如果你胆敢不从我,我一定要你好看。”

他又一次吻上那温柔的红唇,霸道地用唇舌侵占,控制她的呼吸,不到窒息便不会停止。

苍白孱弱的俏丽身影,飘飘然出现在门首,无言相望。

心里千头万绪,好似一团乱麻。

良久,他从她身上起来时,看到门首苍白美丽的脸。

“姐姐,你。”他有些不知所措。

她返身退去,留得一个沉默的背影。

“她是谁?”忆蘅问。

“她是我姐姐,是我爱过的人,可我和她现在是叔嫂之分。”

“哦,你给我的那把梳子,就是她送给你的?”忆蘅仿佛明白了什么。

“我和她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我只有你了,忆蘅。”

他仍旧用有力的臂弯环抱着她,她很温顺,像乖巧的小猫。

“默贞,你要搞清楚,徐姑娘是被匡义抢来的,她心里一定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我们不可以逼她。”匡胤说,“趁她还没有和匡义成亲,我也暗渡陈仓,把她悄悄送回去好了。”

“我想你想错了,相公。”默贞平静地回答,“我看得出来,她对匡义是有感情的,我们还是成全他们。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内幕,只想她能和匡义好好过下去,我们这个家兴旺和谐,公公他老人家在天之灵才能安息啊。

“哼,妇人之见。”匡胤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徐姑娘是为了抚养她姐姐留下的孩子,才立誓不嫁人的。秋音都跟我说过了,她和秋音自幼订亲,而且真心相爱。如果不是为了她在她姐姐灵前许下的誓言,她和秋音也许早就成亲了。匡义逼她,如果她不从就杀了她。你说她一个弱女子,仅仅因为怕死,她能不从吗?”

“事到如今,我们也不能怎样了。”默贞说,“安人已经把一切都在置办了,下月初八是良辰吉日,就要办喜事了。我们应该真心祝福他才是。匡义是你的亲弟弟,他要做的事,你不该强迫他。”

“我不强迫他,可他强迫可怜的徐姑娘,我们又该怎么办?”匡胤还是有些怨气。“这是我们赵家的家务事,也许我本不该管的,可是我答应过宛儿的事,却给了她那样一个结果。我现在知道了真相,你说我心里能好受吗?”

默贞看着匡胤苍郁的表情,两手揽住了他的肩。

“我知道相公你是讲信义的人,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现在就连官家也知道匡义要娶亲了,我们只能这么下去。”

“嗯,你说的倒是道理,我们只有这么做了。”匡胤挽住默贞的手。

“你是最了解我的,你识大体顾大局。你嫁给我这么多年,付出的太多了,我总觉得对不起你。”

“我们是恩爱夫妻,不用讲这些话的。”默贞笑言,“这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这个家团团圆圆和和睦睦,像安人希望的那样,每一个人都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匡义是有些任性,但他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们不应该难为他,或许这真的是他的幸福。”

“是啊,我也在想,每个人都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希望匡义能够给徐姑娘幸福。只是我一想到宛儿那孩子,我就觉得对不起她。”

宛鸿洁白甜美的笑容,已经永远铭记在了匡胤的深心里。

赵家二公子的婚礼同样热闹非凡,赵家多年来兴旺发达是有目共睹,是世人眼中的政治暴发户。赵家几兄弟个个一表人才,娶妻自然不会错。

忆蘅懵懵懂懂披上了嫁衣,像个木偶一样让人推来搡去,机械地拜了天地。

随着第三声交拜之后,忆蘅看到了那张俊秀的脸,冰蓝的眼瞳,温柔的注视。四周一片赞美之声。

他的眼神告诉她,我会一辈子待你好。

她的心情,此刻已平静下来。

接受命运,她已经决定了。只要他爱她,她就会留在他身边,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她顺从地进了洞房,脸上竟没有了愁色。

她的身下是锦绣的床铺,她伸手可以摸到床铺上绣的精美的并蒂莲花,戏水鸳鸯。

“五年了,我的誓言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我背叛了姐姐姐夫,也背叛了秋音和宛儿,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泪水似断线珠子,叭哒叭哒坠落一地。

“怎么你又哭了,我的心肝。”

一双温柔的手,揽住曼妙的肩。

“做了我的新娘子,你会幸福的,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你就好好的啊。”

她仍旧像个木偶任他摆布,任他爱抚,一句不曾应答。这是她必须接受的命运。

交杯共饮之后,他拥吻着她,宽衣解带。

这一夜彻底改变了她的生命,从少女蜕变成了少妇。

一夜间,他进入了她的身体,三次。

殷色的落红,在身下绽出奇异的花朵,凄怨可怜。

“我,我终于得到你了,从今后我绝不辜负你。”

如果他说的一切情真意切,或许她的心会颤的更厉害。

然而他不在意,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思念。

喜宴结束,宾客都已入醉乡,一个个打着酒嗝散去,留下一屋的杯盘狼籍。

“大爷,外面有个女叫花,说想要见您。”家丁进来通禀。

匡胤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意卿扶着他:“一个女叫花,有必要去见吗?给她点钱和吃的算了。”

匡胤说:“她为什么要来见我?我还是出去看看,说不定是故人。”

门外,立着一名蓬首垢面的女子,长长的发遮住了脸面,肥大的衣衫破破烂烂,一双掩在乱发下的眼睛还是晶莹闪亮。

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她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

“你,你是谁?来找我有什么事?”

她慢慢仰首,看着他,眼中闪烁奇异的光彩。

她缓缓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就说罢,不用吞吞吐吐。”

她只是张着嘴,很久,到底没吐出一个字来。

“说罢,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她突然转过身去,用袖子掩住了脸,哭起来了。

“你什么意思?说话啊。”醉醺醺的匡胤,大惑不解。

“这位姑娘,如果你需要什么,我们可以施舍给你。你不用这样。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意卿和颜悦色。

“不,不,不要。”她泣不成声。

“你看,我们府上今天办喜事,我们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快快乐乐,可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看上去羞愧万分,像逃难似的拔腿便跑。

“看来没什么,我们回去罢。”意卿说,“你醉得不轻,回去休息罢,明日还要入朝。”

“你说,刚才那个女叫花,是不是像我的义妹,京娘啊?”

“京娘?”意卿有点惊讶,“听你提起过,可是我从未见过她。”

“但我是不会忘记她的,她是我的义妹。”

匡胤想起许多年前的流浪生活,从南方回来的路上,救了一个女子。她与他同姓,名叫京娘,和父亲一起流离失所,当时正被强人追逐。他打散强人,救了她,并一路把她送回家中。

此后,便再也不曾相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