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二十一章诉私语匡胤撤坐椅 会情人光义发毒誓
第二十一章诉私语匡胤撤坐椅 会情人光义发毒誓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51:44  |  分类:

奇幻小说

九月初的一天早上,一片金边的绿叶,飘进意卿的窗口,像一只忧伤的蝴蝶,述说离情别绪。

“娘,娘,京娘姑姑她走了,她说她不能留下来陪你了,她留在宫里对于你和父皇是障碍。”子衿满面忧伤的走到母亲床前,“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父皇不是说要给她找人家的吗?”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不要强求。”意卿拉着子衿的手,把她揽入怀中。

京娘在她这里住了有些日子,她和她无话不谈。

京娘言语之中,虽然总是不愿表露。然而意卿冰雪聪明,她看得出京娘对匡胤的感情。

想起匡胤曾经陪京娘走过了千里之遥,一路辛苦把她护送回家。意卿并不吃醋,她知道匡胤有情有义,无论对谁都是一样的好,很少感情用事。

京娘愿去,就让她去追求她自己想要的生活。意卿觉得这是她的幸福,但又觉得这样对她并不公平。

也许爱情这件小事,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意卿经历了那么多,当然可以领悟得到。

“宝贝,如果上天真的不让娘留下来陪你和你父皇,你该怎么办?”

“娘,你说什么啊?娘吉人自有天相,老天怎么舍得把你召回去呢?衿儿天天给娘anmo,给娘煎药,你会好起来的。”

子衿天真的眼眸,水滢滢的闪光。

意卿深情的望着女儿。

“娘也舍不得你,舍不得你父皇,当然还有你哥哥,可是未来怎样?我们谁都看不到。”

“娘娘,药已经煎好了,太后专门叫刘太医为您配的,快趁热喝了罢。”婵娟端了热腾腾的药走过来。

“太后的美意我不知道怎么报答。衿儿,你代为娘去跟皇祖母请安罢。”子衿表现的很疑惑:“皇祖母以前都不把我们母女当回事,为什么现在这么大方?我看有问题。”

“不要胡说,衿儿,你皇祖母不管怎样,我们都不可以对她不敬。”意卿少气无力的呵斥,“管好你自己,不要荒疏了学业和女红,你母后和哥哥那边,你要常去。”

“衿儿明白,衿儿喂娘吃药好不好?”子衿懂事地从婵娟手中接过药碗,虽然很烫,但她咬牙忍着。

“娘,吃药,吃了药病才会好。”

意卿没法再多说话了,一口一口咽下苦涩的药汁。这大半年来,她已经消瘦不堪,戴了多年的玉镯在纤细手腕上都挂不住了,以前的衣服也是又宽又长。反正她床都下不得了,也没必要梳洗打扮。

她每天只祈盼匡胤到她这里来,陪她和子衿说说话喝杯茶,直到搂着她吻一吻。

她相信他并不是不在乎她了,他每天来都只和她讨论政事,不是和周边诸国的关系,就是眼下的朝政,家务事谈的很少。

匡胤说:“现在最揪心的还是这些朝臣。朕以为文治方是国策,但武臣占据优势太大,难保他们不会重蹈覆辙,再行废立之事,该如何安排他们,是朕的一块心病啊。”

“天下自唐亡以来,一直是武人当家,现在官家要推行文治,自是不易。与其说君势太弱,不如说是臣势太强。不想法削弱武臣的力量,文治怎么能够顺利推行呢?”意卿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匡胤说:“朕跟赵普也这么说过,他的想法也一样,不削弱武臣的力量,文治便不能行。朕要找到一个恰当的机会,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

“官家可真是亘古少有的帝王,与朝臣议过政还不算完,还要征求臣妾的意见。臣妾无权议政,官家不嫌臣妾妇人愚见吗?”意卿娇羞的回答,苍白的脸色已不见泛红。

匡胤爱怜地吻过冰凉的额:“朕盼着你的病快点好起来,帮朕处理内宫事务。朕想要成就唐太宗那样的丰功伟业,而你要成为母仪天下的长孙皇后。”

“我可比不了长孙皇后,姐姐才是,我充其量是个徐贤妃罢。”

意卿嘴上这样说,心里却还有许多愧疚。

她要的,不是他给不了。只因她一念之差,就必须一错再错。

“淮南节度使李重进又起兵了,朕恩威并施的,还是有人不识好歹。也难怪,武人以忠义当先,还没有领受我大宋的恩惠,也是情理之中。”匡胤合上奏折,眼眸中火花一闪。

“朕想这次又要出门了,李重进乃是先周太祖的外甥,也是个不错的人物,朕不希望他像李筠一样抱着气节去死。范卿家你意下如何呢?”

“官家圣断,老臣没意见。”范质年迈,眼花耳不聋,颤巍巍的回答。

“嗯,这事就这么定了,出兵就在这两天。”匡胤看着端坐在阶下竹椅上的范质,须发皆白,比已过世的父亲宣祖还要苍老。忽然间心绪一动,像是想到了一条捉弄人的妙计。

“范卿家,你上来一下,朕有悄悄话要对你说。”

所谓悄悄话,便是君臣父子间不便公开的小秘密。范质作为长辈,熟谙这等小把戏,便起身上前。方才立在君侧的张德钧迅速走了下去。

这段悄悄话,说的不过是前些时南唐与吴越遣使来朝的事,两国都已无法与中原分庭抗礼,唯有称臣纳贡以自保。南唐主李璟年岁已大,现在洪州颐养天年,由吴王李从嘉监国摄政。

匡胤小声说:“这个李从嘉与朕曾有一面之缘,对南唐尽量好一点。”范质似懂非懂。、

匡胤对南唐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和南唐的缘分也是扯不断的。

多年前,他还在流浪的途中,偶然遇到了正遭人绑架的李从嘉,便出手相救。

那时的从嘉,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天真纯洁,不曾受到一丝污染。

匡胤想要兵不血刃的取下南唐,南唐的那些人太值得他牵挂。仁善说过:希望后会无期。然而他依然想要收服南唐,想要再见到那玉雪可爱的小女娃。

这都是埋藏在他心里的一段久远的故事,别人是不可能懂的。

待得范质走下玉阶,却傻了眼,方才的椅子不知被搬到哪里去了。范质不好说出来,但似乎能感觉到,从今以后不能够再与皇帝对坐议事了。

“唉,范卿年迈,以后若这么一直站着,也够难为的了。不过……”匡胤暗自思忖着。

算了,先不想它,明日御驾亲征,该如何减少流血牺牲,让李重进心服归降。

“娘,父皇又出去打仗了,又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了。”子衿一边为母亲anmo,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而心里,却有不祥的预感。

“官家不能来了,希望也不要有别人来。”意卿喃喃地说,“衿儿你说,你恨娘吗?”

“娘,你为什么这么说?衿儿是娘生的,为什么要恨娘呢?子衿不解的看着苍白消瘦的母亲,水盈盈的眼里满是真诚。

“衿儿不恨为娘,那也不要恨你二皇叔,他待为娘是真心的。娘不希望他和你父皇闹矛盾。你要记住,没有你父皇和皇叔,还有许多人齐心协力,就没有今天的赵宋江山,你也不会成为万人之上的公主。一统天下的路,还有很长,要以和为贵,懂吗?”

意卿许久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了,苍白的唇一直在颤抖。

“嗯,娘,我懂,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意卿姐姐,你怎么样了?”

子衿惊骇的回首,高大俊美的身影正移步入内。

“二皇叔?”子衿害怕地低首,从床上下来,退到一边去了。

“光义,你怎么来了?”意卿又惊又喜。

“因为我想你,我不能没有你。”光义坐到床边上,伸手将她抱起来。

“好多日子不见,你已经瘦的这样了。我皇兄他是怎么待你的?”

“别,别说,这世上除了官家,没有人比你更爱我。我想一定是上天在惩罚我,不要我留下来和你们一起了。我只是一个人,不可能分成两半给你们兄弟。”

“我不许你这么说,姐姐,你是无辜的。上天不会惩罚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要看着你好好的。”

意卿吃力的伸出手,抚上光义俊秀的脸。

“有你这句话,我什么也不怕了。你能够如此眷顾我,我也算没没有白活。”

“我说过,如果我辜负了你,我的子孙后代,必定会身死国外,尸骨不回。”

她的手指探入他的口腔,感受到柠檬草一样的清甜气息。

“不,不要,你不会的,你的子孙后代也一样是金枝玉叶,怎么可能会死在异国他乡呢。”意卿连说话的气力都很微弱了,“我,我只是希望,你和官家,能够和睦相处,共同致力大宋繁荣昌盛。我这辈子,也就没有白活了,你们都爱我。”

光义再不多说,将她搂得更紧了。

滚烫的唇吻过苍白的脸,希望用自身的炽热,来温暖她冰冷的心。

“我不恨你,我只怕你们兄弟反目成仇,这样会伤害更多的人。”

意卿不愿成为忘情湖底的冤魂,她只要简单平凡的小幸福。

她听到他心跳的声音,像一团火焰在胸中燃烧,将她燃为灰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