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二十章思天下匡胤慰娇妻 游郊野京娘逢义兄
第二十章思天下匡胤慰娇妻 游郊野京娘逢义兄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724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51:05  |  分类:

奇幻小说

“意卿,我们走罢,回老家洛阳,回到洛水边去。那里才是我们的天堂。”

匡胤坐在床边,透过碧纱的窗,仰望那朦胧的一团冰轮。苍白孱弱的意卿在他身边坐着,吃力的用小刀将苹果的皮一圈圈削下,嫩白的果肉凸现出来,映现朦胧的月光。

“官家你说哪里话?今日的大宋天下,得之不易,政局未稳,天下未定,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意卿苍白的目光,温柔而无力。

“朕不是那个意思,朕早有迁都之意。在汴京生活了这么多年,朕觉的这里地势过低,在黄河之下,并不是什么兴龙之地。怎比得老家洛阳,虎踞龙盘,北依邙山南临洛河,易守难攻,好地方啊。朕就不明白当初石敬瑭怎么会把都城迁到了汴京。洛阳经过这么多年战乱,已经十分破败了。如果把都城迁回洛阳,重新营建,该是一件泽被子孙的有利之举,你应该可以理解的。”

“官家的心思,臣妾明白。迁都是个不错的主意。臣妾也想念家乡,想念洛水,想念夹马营。其实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我们可以无牵无挂,带着德昭和衿儿,回到洛水边,平平安安,过我们自己的生活。那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意卿将削好的苹果切作数瓣,用牙签挑起,一瓣递给匡胤。

“朕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朕几次和臣工们商议迁都,意见都没有取得一致。大臣们毕竟在汴京住的太久,都把好好的洛阳忘记了。那么就定洛阳为西京罢,我们的根在那里,是不可以忘记的。”

“嗯,我懂,我真的是想回家乡去看看。洛水边的芦花,现在该飞起来了罢。我想要和以前一样,让你为我削一支芦笛,我为你吹一支曲子。”

意卿温柔的将头靠进匡胤怀中,动情地说。

“嗯,朕答应你,一定会的。回家乡去太远了,朕不能贻误政事,明天天气好的话,朕带你去忘情湖散散心罢,就朕一个人陪着你,连德昭和衿儿也不要带,享受一下我们两个人的空间。”

“谢官家。”意卿感动的找不出更多言语,只是紧紧的拥抱,强打起精神把过去的一切都忘掉。

惨白的朦胧的月光,照见甜蜜的恩爱,照见意卿甜美的笑靥,照不见心里累累的伤。

匡胤用柔情编织的纱布,可以为她包扎起心灵。

暖暖的秋天的阳光照射在忘情湖上,湖面波光粼粼的一层金光,蓝蓝的天空涤荡着如绵如丝的薄云,扫尽秋天无尽的烦忧,一点一点的漂散开来。湖畔的树林、草地,满目浓郁的绿。草地上点缀着灿烂的野花,各色各样,连绵成片,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流露妩媚的风骨。

绵绵的草地上,两个人并排坐着,感受清新的阳光和风。意卿依旧把娇美的头颅靠在匡胤肩上,手里拿着野花和枝条,细细的编织。

“今天只有我们两个到这里来,本不该谈政事的。意卿,你常说朕要把天下时时装在心里,不要把时间都浪费在儿女情长上。可是现在这样,朕突然觉的特别放松,好像把自己都溶进了天地自然。朕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忘情湖了,一切愁情烦事,都可以忘记了。”

“不是忘记了,如果忘记,必然会失去。”意卿柔柔地说,她知道在这湖底沉睡着一对钟情的冤魂。兄弟之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但是为什么会选择毁灭?三个人都在这里结束了,为什么?

意卿想起那段凄美的传说,又想到自己,心里又隐隐作痛。

那是因为爱,爱的太深,太重,便酿成了罪孽。爱本身是无罪的,但是愈深愈重,忘记了伦理纲常,就成了最美的罪孽,但还是可以宽恕的。

意卿的心,在颤动着疼。

他那么的爱她,她犯下了乱伦的罪孽也可以得到宽恕,为什么不继续用她的爱来回报?

她手里的花环已经编好了,她要给她的真命天子戴上。

“有你,我什么都不怕,你是我的天,是我生命中的守护神。”

波光粼粼的湖上,雪白的鹅不时划着水掠过,划起涟漪圈圈,意卿看到了一个纤弱的女子,长长的浓浓的发遮掩了面容。

她大约也看到了他们,垂着首飞快的从他们近前跑过去,像躲避灾难一样。

看来她就是那些鹅的主人,她吆喝起她的牲灵:“咯咯咯……”

“京娘”匡胤一声惊叫,他听出了她的声音。

而她充耳不闻,飞快的逃开了。

匡胤顾不得身边的意卿,起身追赶上去,三步两步就赶上了她,并且抓住了她的手。

“妹子,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不回答我?”

“不,官家,你认错人了,我从来不认识你。”她拼命想挣脱他的手。

“朕绝对不会认错的,你是朕当年结拜的义妹,赵京娘。朕亲自送你回家的,你的腿受过伤,现在还有些不太灵便。”

匡胤看着幽幽的眸子,满含深情的泪光。

“朕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可是朕明白你心里一定有苦衷,否则你不会这样躲着朕。你不用怕,有什么难言之隐都说出来,朕不会怪罪你。朕是大宋天子,有权力为你主持公道。”

匡胤两手搭在京娘肩上,目光饱含了真诚。

“官家”京娘两膝一弯跪了下去。

“我,我对不起你,我有罪。”

“不许这么说,朕相信你是清白的。”匡胤将她搀扶起来。

意卿远远的望着,又惊又喜。

两人随着京娘,来到了湖畔的一处茅舍前。

“京娘,你回来了。”正坐在院中纺织的老妇人,温柔的招呼着。

“是的,娘,我们今天有贵客了。”京娘低低的回答。

“贵客?”老妇人惊疑的看着眼前衣冠楚楚的男女,已知来历不凡。

“娘,这是我和您说过的我的义兄,当今大宋官家。”

“啊。”老妇人惊得倒身便拜,“民妇无知,不知官家驾到,罪该万死。”

“不要这样,老人家。”匡胤忙将老人搀扶起来,“朕今日微服出游,不要拘于礼节。”

“……就是这样,我娘过世后,哥嫂为了钱财要把我卖给人家当填房,我逃了出来,一直在流浪,在汴京的街头乞讨,受尽了屈辱折磨。我也在街头见过义兄凯旋归来,可是我没法相认,我是个可怜的叫花子,会给义兄抹黑的。”京娘抹着眼泪,叙述她这几年来的遭遇。

“那么,那年光义成亲之日,到我们家门前来的女叫花,一定是你了。”意卿有所回忆。

“是的,嫂子,我走投无路,是想要去求告义兄。可是那天看到你们家正在办喜事,我就有点犹豫了。我当时又冷又饿,如果我开口乞讨,会有人把食物赏我,可是我一想到义兄在这里,就忍不住想见他。”

“朕当时虽已醉了,可仍然认得出你,你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呢?”

“我如果说出来,义兄你一定会把我领进门的。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大喜的日子领个叫花子进门,是多么不吉利的事情。我又怎么能这么不仁义,我当时哭出来了,我只有离开。”

意卿感动的看着京娘,这事她依然记得。

“我走了以后,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哭着哭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可是我醒来,却有人给我喂水喂饭,我身上还盖着棉被。原来是一对好心的老人救了我,他们就是在这忘情湖边,牧鹅务农为生的。”

“所以你为了报恩,就认了老人家做义父义母,是吗?”意卿轻声的问。

“是的,我已无家可归,两位老人家无儿无女,就收我做了女儿。我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我的责任就是为爹娘侍奉晚年养老送终,不想再去打扰任何人了。”

“朕是你的义兄,你受了这么多的罪,吃了这么多的苦,朕怎么可以不管?你的兄嫂如此狠毒,害你落到这步田地,朕一定要为你报仇的。”

匡胤坚毅的目光,让京娘心里暖暖的。

几天后,汴京城里闹嚷嚷的,人们争相到午门外去看行刑。这大约是新皇登基后第一次公开行刑,处斩的人是一对嗜赌成性穷困潦倒的夫妻,据说手脚还不干净,偷过同村许多人家。

曾经迫害她欺凌她的人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是京娘并不开心。

“妹妹,你的仇报了,可是你为什么不高兴呢?”意卿不解地看着京娘,“我和官家说过了,你今后可以留在宫里和我们一起生活,人间的荣华富贵你都可以享受。”

“不,不可以,我不能这样。”京娘忽然间跑了出去,径奔上书房。

“妹妹,你”

“娘,京娘姑姑怎么了?”子衿不解的问。

“官家,求求你饶了我哥哥嫂子罢,他们有罪,但是罪不致死啊。”京娘急匆匆冲进上书房,一头跪倒在匡胤脚下。

“妹子,你这是干什么?”匡胤下座扶起京娘,“你的心太好了,那两个罪人怎么值得你为他们求情呢?把你的善心收着,这是他们应得的下场。”

“哥嫂待我再不好,毕竟是我的亲人,我没有权利这么做。”京娘哭喊着,“我只求官家放他们一条生路,否则我一辈子都会不安的。以怨报怨,我实在不能。再说他们也罪不致死,为什么一定要用极刑呢?”

匡胤长叹一声,粗大的温厚的手覆在京娘头顶上。

“你说的对,这两个人虽然害的你沦为乞丐无家可归,可律例上也没有规定这是死罪。朕如果这么草率的要了他们的命,可能也会招人非议,现在赶快刀下留人罢。”

“谢官家。”京娘眼里有感激的泪。

匡胤为京娘的归宿犯难。京娘说:“让我回到忘情湖边去罢,那里才是我的家。我要和我的爹娘和我的白鹅在一起。”

匡胤说:“这怎么可以?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朕要补偿于你。朕封你为御妹,再为你寻一门亲事不好吗?”京娘摇摇头:“不,我不要,我的义务还没有完成。我不可以嫁人的。”

匡胤分不出太多心为京娘的事筹划,意卿在这个时候病的更厉害了。八月秋燥,她的唇总是干裂着,要说一句话都很困难,嗓子眼里总是有痰堵着。而且月事也开始紊乱起来,虚弱的已无法起床。

“我怕是活不下去了,妹妹,你代我照顾衿儿罢。我会跟官家说,让他纳你为妃,我知道你爱他。”意卿在迷迷糊糊中拉着京娘的手说。京娘的心怦怦跳着:“不,不可以。”

京娘不敢欺骗自己,在她的内心,一直压抑着那份情感。从遇见匡胤的那一刻起,她已经知道她的希望她的梦想要寄托给谁。无奈寄托的结果只有断送,她收获的只是一个破碎的梦。

她不渴望荣华富贵,但是渴望的人不能靠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