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九章七夕乞巧光义惊魂 中秋立后匡胤伤神
第十九章七夕乞巧光义惊魂 中秋立后匡胤伤神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719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50:14  |  分类:

奇幻小说

“官家您可来了,娘娘病的可不轻呢。”宫女婵娟边迎驾边说,“前日官家差御医来诊治了,娘娘身体着实虚弱的厉害,现在根本起不来床。”

“意卿,意卿。”匡胤心急如焚,进到内室,看到意卿在床上躺着,苍白无力。子衿像懂事的小大人,在为母亲anmo。

“父皇,”子衿看到父亲,立刻跑上来,投入深沉的怀抱。匡胤吻了爱女:“衿儿,你娘的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御医来看过了啊,给娘开了好多好多药,又是什么清神益气,又是什么补肾养血,我不懂啊。娘说心口疼,我给娘揉揉。”子衿天真的大眼睛望着父亲,眸子里却充满乞求,“父皇说过会立娘做皇后的,父皇说话要算数啊。”

“嗯,父皇答应过你娘,会办到的。”

匡胤搪塞着回答,近到床前来看心爱的人。意卿平躺在床上,面色依旧苍白,但是很平静。

“官家,臣妾有疾在身,不能起身相迎,还乞陛下恕罪。”

“不要说这种话,你有病就要好生休息,朕今后下了朝就来看你。”

“官家还是要以国事为重啊。”意卿竭力显出开心的表情,“姐姐昨天来看过我了,带德昭一起来的,德昭他叫我娘了啊。”

“哦,是默贞教他的吗?”

“父皇,德昭哥哥和我都是娘生的吗?他不是大娘生的啊。”子衿不解的问。匡胤点点头:“是的,德昭是长子,但你娘却不是正室,所以你皇祖母就要你娘把你哥哥给你大娘,你哥哥长这么大,我们都没有告诉过他。”

子衿点点头,若有所思。

“官家,立后的事宜早不宜迟,你就立姐姐为后罢。她一定是母仪天下的好皇后,会比我更称职。”意卿柔柔的说。

“娘,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虽不是正室,可你是皇长子的生母,父皇最爱的是你,皇后只有一个,不能随便让人的啊。”子衿不乐意了,“父皇金口玉言,许诺过的事就一定要办到啊。”

“你小孩子家知道什么?立谁为后自有你父皇定夺。”意卿挣扎着想坐起来,匡胤忙用手臂撑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来。

“衿儿,这几天为娘病着,也没看你读书,该背的诗经背了吗?还有让你写的字写了吗?”

“衿儿当然背了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衿儿的名字在里面呢,字也都写好了呢。”子衿转身跑去拿她的字帖,“看,我写的好是不好。”

两人都开心的笑起来,心爱的懂事的女儿总是可以让他们忘记烦恼。

日子过的流水一般,由于匡胤的让步,光美和秋水赶在六月初六的黄道吉日完了婚,婚礼并不铺张,没有多少人祝福,但两个人是幸福的,只要彼此相爱,就以为一切都好了。

潘美和绣芸的婚礼,也恰是这日。

梦娴并不愿参加小儿子的婚礼,推说身体不适,却把自己关在宫室里嘟嘟哝哝咒骂了一番。作为新媳妇的秋水,挺着大肚子依例来献茶行礼。她也没有好声气。

牺牲了对意卿的承诺才能成全光美,匡胤心里始终有负罪感。

梦娴又在催促立后的事,匡胤心乱如麻。

“八月十五乃良辰吉日,可行册后大典。”赵普向匡胤进言,匡胤说:“可以,立后事关重大,要办就办的隆重一些,不可马虎。”

匡胤履行自己的诺言,每日下朝便到景安宫去陪意卿母女。这样的体贴关爱,意卿感到承受不起。

一想到她曾和光义在这张床上做过的事,她就感到恶心。这样的噩梦仍然纠缠着她,无休无止。

但醒来的时候,幸福分明就在身边。

默贞带着德昭来看她,德昭亲亲的叫她娘。子衿听话懂事,在她胸口疼痛的时候,一双小手揉的舒畅。

爱人的怀抱是她终身的家,她只有在他的怀中得到安慰。

她的内心,却被幸福挤压的伤痕累累。

“娘,明日就是七夕了,我们可以一起乞巧啊。”子衿一边临帖习字,一边向床上的母亲说。

意卿的精神已经好多了,可以坐在床上刺绣了。她竭力把心情放松。

“嗯,好啊,明天我们去御花园,乞巧祭织女。你父皇,你大娘和哥哥都会来,我们好好聚一聚。”

“哇,那该多快活啊。娘,到八月十五,父皇要举行册后大典,那时才热闹呢。”

“你这丫头,别多嘴了,好生写你的字罢。”

意卿有不祥的预感,也许会再次惊起噩梦。

七夕夜乞巧的古风,自先唐时便盛行于宫廷与民间。当然缘于牛郎织女的美好传说,这是一个属于妇女的节日。女子们在上弦月的月光下以瓜果设祭,在月光下用针线穿7个针孔,穿成便证明得到了织女赐予的巧手。

后宫对于七夕是相当重视的,默贞与意卿早早布置好了一切。大宋王朝的第一个七夕节,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宫女们排列成队,领取针线。设祭的案上燃香,袅袅青烟在月光下,绵远悠长。

意卿虽未痊愈,但今晚的心情实在好,换了新衣服,上了淡妆,眉心上还点了娇艳的梅花妆。默贞说:“妹妹,你这个样子真的好美,朴素天然。”意卿开心不已:“谢姐姐夸奖,我们一起去见官家罢。”

这一晚的月色,明亮皎洁,一弯银钩挂中天。御园里熙熙攘攘,到处欢声笑语,鸟啼莺啭。

意卿看到了熟悉的美好的脸,顿觉心惊肉跳。

匡胤正与两位御弟共坐而饮,有说有笑,好像从前的一切根本没发生过。

“光义,光美,你们如今都成了家,应该是可以好好做些事情了。朕希望我们弟兄三人可以携手并进,共同打造大宋的锦绣江山。嗯,光义,你的忆蘅差不多要临盆了罢,朕可以给你们的孩子准备礼物了。”

“谢皇兄关爱。”光义忙回道,“贱内不幸,三个月前失足,把孩子给摔掉了。”

“哦,这也太意外了。”匡胤感叹,“你们现在一定还和以前一样恩爱罢,很快会再有的。”

“谢皇兄,臣弟有事告退。”光义起身,深深施了一礼。

他所追逐的,那朝思暮想的背影。

意卿害怕看到他,逃难也似的向树荫深处而去,将自己淹没在茫茫夜色中。

匡胤不明就里,却看到爱女子衿,小燕子般飞奔过来:

“父皇,父皇,看我穿的针啊。”

子衿手举着一串针线,扑扑的飞进慈父的怀抱。

“父皇,织女赐我巧手了,你看,这都是我穿的吔。”子衿得意的将一条穿了七根针的线给父亲看:“儿臣可不敢欺瞒父皇哦。”

“好,很好。朕的衿儿真是心灵手巧。”匡胤一挥手,身边侍立的张德钧立刻将手中物事呈上。

“来,宝贝,这是父皇赏你的,摩侯罗。”

子衿欢喜的接过秀巧可爱的玩偶:“儿臣谢过父皇。”

子衿乖巧的溜下地,调皮的一笑,转身飞跑而去。

光义在黑魍魍的树影间,看到意卿瘦小的身影,掩面哭泣。

“姐姐,你不要哭了。我知道我伤害了你,可你是明白我的心的,我爱你,也爱我的忆蘅。你也相信,我们相爱没有错的。你爱皇兄,也爱我,可我皇兄他比我更对不起你,你不曾看出来吗?”

“你,你说什么?官家哪里对不起我?”意卿诧异的望他。

“他一开始就对不起你,让你为他苦守了四年,到头来只能给你一个妾室的名分,别的什么都不能给你。你还要为他十月怀胎,受分娩之苦生儿育女,我都替你不值。如今,你好歹也算是个娘娘,却连名分也没有。”

“我不要什么名分,官家宠我爱我,已经足够了。但是请你今后不要再来打扰。如果你还当我是姐姐的话,就回去好好对待你的忆蘅,做你该做的事。”

黑暗中,意卿的目光,幽幽如水。

“我会的,姐姐。我只是为你抱不平,你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你自己又得到了什么?我敢说他什么也不可能给你。如果我当了皇帝,一定会立你为后。”

光义将意卿揽入怀中,温柔地说。

“官家不是没有儿子,只要德昭和德芳能够平安长大,你想继位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事我也会让它可能。”光义并无顾忌,“我说过我会的,就一定会的,等到那一天,我会给你皇后的名分。”

“谢谢你,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可我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意卿在他胸膛上,柔柔地说。

“我们已经背叛了官家,我不希望继续背叛。我爱你,更爱官家。”

“既然背叛了,就别再顾忌什么。我皇兄他一开始就背叛了你。”光义托起苍白秀丽的脸,“你可真是太美了,太叫人心疼了,这世上只有我才是最疼你的人。”

滚烫的唇,又一次吻上冰凉的红唇,浓情。

滚烫的泪,禁不住从眼角滑落。他吻去酸咸的泪痕。

“娘,娘,你在哪里?”

子衿柔柔的叫喊,惊的她触电般从他怀中挣脱。

“快,你快走。别让我的孩子看见了。”

然而子衿的眼力太好,洪恩提了灯笼随侍在旁。

“娘,二皇叔。”子衿惊讶的差点喊出来。

光义逃难也似的钻进了树丛,消失在茫茫黑暗里。

“衿儿,娘在这里,不要喊。”意卿快步走出,尽力保持镇静。

“娘,今天衿儿乞巧乞到了吔。父皇赏我一个摩侯罗儿。”子衿快活地把奖品给母亲看。

“好,很好,我的衿儿真是心灵手巧。”

“娘,我们一起去见父皇罢。”子衿说,意卿心如鹿撞。

来到匡胤面前时,得到的依旧是那个眷恋的怀抱,让她愈发不安。

子衿心里藏下的事,不是幼小的心灵可以承受。

而她似乎知道,不说出来便可保护她的父母。

以后的日子,意卿重又与病榻汤药为伴。

立后大典如期举行。默贞并没有这样的渴望,但是现在的她,雍容华贵,仪态万方。踏在华丽的红毯上,默贞心里不知是甜,还是苦。

儿时她所得到的预言,如今真的应验了,她命中确有富贵,而且是母仪天下。但这是她应该得到的吗?她不敢抬头仰视她的丈夫,她明白他的心情。

在匡胤的幻觉里,凤冠下那张如花娇靥,是意卿。大宋的正宫皇后,是贺意卿,他唯一的意卿。可是一旦回到现实之中,匡胤会发现,牵着手的人,凤冠华服雍容华贵的皇后,是默贞,不是意卿。

他的诺言没有兑现,终于也成为了谎言。

一切没有兑现的承诺,到最后都会成为谎言。

一向诚实守信的匡胤,现在内心真是矛盾痛苦极了。

不做皇帝还好,身登九五之尊,面临的尴尬痛苦会更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