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八章思告密绣芸受胁迫 议婚事匡胤难决断
第十八章思告密绣芸受胁迫 议婚事匡胤难决断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503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47:35  |  分类:

奇幻小说

匡胤看着意卿苍白的脸,心里越发怜悯。

“不,官家,臣妾无事。”意卿强迫自己的唇角向上,唇线弯出一个美丽的弧形,挂着愧疚与忏悔。

“让朕抱抱不可以吗?来罢。”匡胤忍不住将娇柔躯体拥入怀中。

原以为她一直会是他一个人的,他不知道这美丽的身体已遭他人蹂躏。

“官家,我……”意卿两眼一热,泪水如暴雨的倾泻,浸湿眷恋的胸膛。

她爱他,别无他法。

一女不可事二夫,她却真真切切和另一个男子有了肌肤之亲。

他们是亲兄弟,苍天就爱戏弄人间。

一个乱字,乱伦而yinluan。乱的她心乱如麻。

他的怀抱,宽容而温暖,她栖息的避风港。

懂事的子衿抱出了精心缝制的鸳鸯枕,塞满薰香的花草。

“意卿,你真好,朕要立后,非你莫属。”匡胤带着醉意对她说。

立后这两个字,在她心上又是一块千斤大石。

只要他不再离开,也许能够忘记噩梦。

匡胤醒来的时候,天色微明。意卿在他身边,睡的香甜,手臂平放在他的胸膛上,眷恋不已。

让她多睡会罢。匡胤心想,轻手轻脚起了床。看着心爱的满是泪痕的脸,心里万分怜爱,将手覆在冰凉的额上。

“意卿,我的意卿,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这多年来都不曾改变。我欠你的太多,现在加倍偿还你还来得及。”

匡胤在冰凉的额上吻了一下,便匆匆离去。因为亲征,早朝已休了许久,匡胤时常是顾不上吃早点便赶去,一坐半天。

但凡任何一个王朝的有为之主,都会把政事放在第一位。

绣芸走在宫室的长廊上,心中同样千头万绪。

证据被她紧紧握在手里,她想她有必要告发。

这贱婢可落到我手里了,让太后赐她一死,官家就是我们娘娘一个人的了。绣芸越想越解恨,脚步轻快。

“你给我站住!贱婢。”

这一声冷冷的呵斥,吓的她浑身一激灵。高大阴森的身影在她面前。

“把玉佩还给我,听见没有!”光义冷洌如冰的目光,恶狠狠瞪着她,“我就知道你要去向母后告密,坏我和意卿姐姐的名节。先前也是你,使得本王误伤了娘娘,你这张嘴可真是伶牙俐齿,挑拨生事是强项,让本王好好瞧瞧。”

光义一把揪住绣芸的衣领,绣芸吓呆了,一动不动。

“这嘴长的还怪好看嘛,红口白牙,可为什么喜欢告密?”光义冷笑着,一手掏出一把雪白匕首,在她眼前晃晃。绣芸的眼瞪的大大的,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记住,贱女人,今后你若再敢挑拨生事,于本王不利,你的舌头就别想再留在嘴里了。”光义放开手,“现在,把本王的玉佩交出来,然后滚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绣芸如逢大赦,忙不迭从袖筒中取出玉佩,恭恭敬敬双手奉上,转身如被猫放逐的鼠一般,一溜小跑而去。

她是女人,骨子里天生的柔弱胆怯,再狡猾的心机也会败在凶狠的男人的强权下。

一路跑回坤宁宫,她的脉搏越发的快,惊骇万分。

“绣芸姐,你怎么了?脸色好吓人,是不是病了?”若岚看到她,忙上前问候,“要不要叫御医来给你抓点药?”

“不,不必。”绣芸心里有鬼,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她现在只想尽早出嫁,逃开这些纷纷扰扰。

再怎么样和意卿翻云覆雨,她终究不是他的。给皇帝哥哥戴上这顶绿帽子,光义反而得到一种发泄的快感。

只是想到背叛两个字,光义浑身的不舒服。他和曹操的思路相仿,宁可背叛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背叛他。他所爱过的女人都害怕背叛,而又不得不背叛。

“王爷,您在想什么呢?现在要做什么?”侍从护卫王彦升问。光义说,什么也不做,备马,回府。

回去的路上经过市集,光义看到五光十色的商品,于是挑选了一对精美的珍珠耳珰,作为给爱妻的礼物。

凭直觉,光义相信忆蘅会原谅他。

回到府中,下人们对于久已不见的王爷,异常惊讶。肚子隆的高高的秋水,不无恐惧的行礼。

看到她的腹部,光义心中不免升起无名火:“娘娘现在还好吗?”

“娘娘很好,就是一直在思念王爷。娘娘说奴婢已经是王妃了,和她平起平坐。”

“我母后或皇兄没有下旨赐婚之前,你照旧是奴婢。”光义没有多理会,径直往忆蘅居室而去。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忆蘅居然一袭盛装,光彩照人。迎接他的笑靥,满面春风。

“你终于肯回来了,我好想你。”

光义太过于惊喜,还有一桌丰盛酒菜为他准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忆蘅,你肯原谅我了?”

“你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五月十八,我以前没告诉过你。”

“你的生日?天哪,为夫竟不知道。”光义狂喜的将她揽入怀中,“我们成亲一年半了,这是我最快活的时候。”

“你看,为夫刚好给你买了礼物。”光义从袖中取出珍珠耳珰,“和你真相配,让为夫给你戴上。”

“你把你自己带回来,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忆蘅将头倚在丈夫宽厚的胸上,心里甜蜜无限,“你看,这些菜都是我亲手做的,和你成亲这么久了,我知道你爱吃什么菜。”

两个人很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这一顿饭吃的很开心,知心的话儿说不完。忆蘅说:“我知道你这些日子在宫里做了什么,我不怨你。但是不管怎么看来毕竟是yinluan宫闱,乱伦悖德,于皇室声名不利。如今官家已回来了,你就不要再去了。”

“我爱你,也爱她,她是我皇兄的女人,而你是我的妻室,是要与我共度今生的人,我爱你只会多过于爱她。”光义看她的眼光,柔情似水。

忆蘅狂喜的倒在他怀中。

“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好像连我自己都找不到了,我没有一天睡好觉,一闭上眼就看见你。真的,没有你的日子多么不容易。我真怕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傻瓜,我走到哪里,都不可能忘了你的。我爱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也害怕会失去你。”

“是吗?”忆蘅从他胸上抬起头来,“那你会为了我,成全秋水吗?她和光美已经有了孩子,你能不能和我一样对待她?她是你的弟妹,也是我的妯娌啊。”

“这有什么难的?”光义很大度的笑了,“先前完全是母后的授意,绣芸那个贱婢告的状。我也是一时失手,把咱们的儿子都打掉了。其实,我弟弟娶谁是他的自由,我才不会干涉呢。意卿姐姐同样出身卑微,我哥照样对她一往情深。我们兄弟三人在这一点上是共通的。”

“我一定会为你再生一个儿子的,多年前有算命的先生对我说,我会多子多福。我们还要生好多好多小孩,子孙满堂。”

忆蘅在光义怀中,如温顺的小猫。任由他将她抱起,热烈的旋转。

旋转着,轻笑着,太多的甜蜜幸福,将年轻的恩爱的两人包围。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你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茫茫人海里

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在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当光美来晋见他的皇兄时,匡胤真的是大吃一惊,光美牵着手带来的是大腹便便的秋水。光美说:“请皇兄明鉴,我与秋水真心相爱,两情不渝,秋水如今已有了我的骨肉,希望皇兄能够成全。”

“这种事你应当自己作主,光美,你已经十八岁了,你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只要你真心爱她,不管她是金枝玉叶还是小家碧玉,甚至下婢奴隶,朕都不会反对。”匡胤的大度让光美和秋水都惊喜不已,连连拜谢。

“皇儿你不反对,哀家绝不能同意。”梦娴冷冷的声音不咎是晴天里一声霹雳,震碎幸福。

“光美,你怎么可以这样糊涂?这样出身卑贱的女人是绝不可能做你的王妃的,你如果听母后的话,还是快点把她打发掉。”

“母后,儿臣知道你的旨意不能违抗,可儿臣现在是秋水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亲,无论如何我是不能够背叛自己的妻儿的。母后当初既成全了皇兄,为何不能成全我与秋水呢?”

“住嘴!你既已成为皇室子弟,就该懂得尊卑之分,娶一个丫头做王妃,你不怕天下人笑话吗?”梦娴的镶金拐杖重重击在地板上,铿锵有声。

匡胤说:“母后,光美说的对,既然当年您可以容纳意卿,为何现在就不能接受秋水呢。儿臣是皇帝,一开口金科玉律,您就不要管了。”

“皇儿,你说的没错,可哀家是你们的生身之母,哀家的话你们不可以不听。再者婚姻大事,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光美的婚事只有哀家一个人可以作主,哀家不同意,你的圣旨也不济事。”

光美和秋水立在阶下,久久无言,感到希望并不光明。

“好罢。”梦娴的表情沉寂了很久,终于放开,“如果真让那丫头做光美的王妃,哀家也有一个条件,就是默贞必须做大宋皇后,独一无二的母仪天下。而且你必须搞的隆重一些。默贞这样难得的好女人,你不可亏待于她。”

匡胤的表情顿时低沉下来,曾经的诺言,如今却要落空。

“如此最好。”默贞表现如绝处逢生,“只要太后您老人家网开一面,成全这桩好姻缘,谁做皇后其实都没有关系,我想官家也不会反对。”

“你看,默贞多么明白事理啊。”梦娴高兴了,“除了默贞再没别人更适合做你的正宫了,她最能母仪天下。你是大宋天子,一碗水总能端平。”

匡胤感觉心里,隐隐作痛:“儿臣还有政事,儿臣告退。”

匡胤起身,匆匆离去,径往景安宫。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