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七章为贞节意卿徒慌乱 恋君王若岚空付情
第十七章为贞节意卿徒慌乱 恋君王若岚空付情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809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46:03  |  分类:

奇幻小说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yin。

意卿心里无限的恐惧,夜里也要抱着子衿睡觉。

“多亏我今天摔了这一下,要不娘就不会抱我睡了。”子衿很高兴。

意卿抱着女儿,心里才有安全感。但是一闭上眼睛,白天的事就浮现在眼前。

罗帐忽然间被掀开,匡胤威严的面容呈现,手里提着剑,表情是怒不可遏。

“官家,你,你不可以……”

“朕必须除掉你们这对狗男女”

“啊”她仿佛看到血光四溅。

“娘,娘你怎么了?”子衿在她耳边叫喊。

“娘娘,娘娘怎么了?”洪恩和宫女们都跑到床前来了。

“啊,不,我没事,你们回去睡罢。”意卿很苍白。“刚才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娘娘没事就好,可把奴才们吓死了。”

“娘不是说有衿儿在就不怕了吗?娘好好睡罢。”子衿懂事地安慰母亲。

意卿抱着女儿,依旧心事重重。

光义再一次来景安宫的时候,依旧是只有意卿一个人。梦娴厌恶意卿,从不踏进景安宫半步。默贞忙于照顾德芳,生怕他再夭折,也很久不曾来了。所以光义到这里来有恃无恐。

意卿正坐在镜台前梳妆,从镜中看到背后的他,迷人的笑意。

“姐姐,你真美,我不认为这世上还有谁比得上你。”

“我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有什么美的?”意卿的回答很冷淡。

“天生的美人就好像一个水晶玻璃的艺术品,岁月的蒙尘掩不去天然之美。”光义轻薄地拈起一绺青丝,嗅闻发端清香。

“不过就是太脆弱,轻轻一摔就碎了。现在被冷落在这里,需要有人来抚慰关爱。”

“不,我没有被冷落,官家宠我爱我,只是他不会把全部心思用在儿女情长上而已。你家里那个水晶玻璃才是被冷落的,回去好好照顾她罢。”

“哟,我的好姐姐,怎么了?生我的气啦。”光义阴阳怪气,猛的从背后将她搂住,“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只是我现在需要你,要你陪我。”

“你,你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你喊罢,喊出去你就完了,母后她饶不了你的。”光义贪婪的吻她的发。

“你,你这是威胁。”

“威胁又怎么样?因为我爱你,我要你啊。就算我皇兄他知道了,他也不敢张扬。你不也说过,你爱我吗?”

意卿的心像被冰锥扎到,唯有再一次屈服。

他将她抱进了床帏去,再一次使她达到gaochao。床笫间的手段,他无师自通地胜过他哥哥。

但是意卿得到的痛苦,远远大于快乐。

“光义,我不明白,我们这样究竟有什么意义?不过给后宫徒添wuhui。我们都在背叛,背叛了天下人。”

“姐姐是怕我辜负你吗?你放心,如果我辜负了你,子孙后代必定身死国外,尸骨不回。”光义头脑一热,发下这样一个破天荒的毒誓。

“你,不能这么说,我不要你发毒誓,只求你为我保密,保全我的名节。”

意卿无话可说,失了贞节还要保名节。她坚信举头三尺有神明,天理昭彰,她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

“你走罢,不要被人看见了。”意卿起身,穿起衣衫,由他吻过她带泪的眼。

待他离去,她才好把脸深埋在被子里,痛痛快快哭一场。

爱,或者不爱,没有理由能减轻内心的负罪感。

天气越来越热,意卿的衣服裹得严严实实。她不敢让自己有任何轻佻的姿态。

越是装作贤妻良母,她越觉的自己在自欺欺人。她足不出户。

光义每天都会来与她幽会,使她在身体上得到满足。留有羞耻心的女人都会因为做了这样不名誉的yinluan勾当而羞愧痛苦,却又只能埋藏在心里。

她越是抗拒他,他就越是亢奋,仿佛要将所有的怨恨,所有的不快,都在她身上发泄出来。

于是那些噩梦每一夜都不断的纠缠着她。梦里血光四溅。梦娴的镶金拐杖敲击出可怕的声响,恶狠狠的叫嚣:“这个婊子玷辱了皇家尊严,杀了她!”匡胤的目光充满了冷酷,将剑刺向她的胸膛。

每一次从梦里惊醒,都只是她冷汗淋漓,身边的子衿也吓的够呛。

“娘,你是不是病了?召太医来给你看看罢。”

那些噩梦,她只能在光义的怀里忘记。光义说:“姐姐,你怎么瘦的这么厉害?你不要有顾忌,我安排很周密的,你要多保重。”

宫女们为她送来精致补品,她难以下咽。

“官家出征两个月了,大概快回来了。”绣芸说,“娘娘你得保重身体,不要让官家回来看了伤心啊。”

话中有话,意卿心惊肉跳。

她当然盼匡胤回来,她现在想扑进他宽容的怀抱里,忘记一切。

可是,心绪扎起一个死结,抑止美好的希望。

绣芸犀利的目光,可以看穿她的心结。

“娘娘,我看贺娘娘这几天好像有心事。”绣芸对意卿言讲。

“那有什么,想官家想的,她身体不好,我忙着看德芳,也没法去看她。”默贞说,“我今天让你送去的茯苓乌鸡羹,贺娘娘吃了吗?”

“吃倒是吃了一点,可是没多久又呕了。我看得出来,她不只是肠胃不好。她是心里有病,而且这病不一般。”

“哦,是这样。”默贞开始注意了。“景安宫离的太远,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住那里,难免太冷清了。”

“娘娘,你不要怨奴婢多嘴。奴婢看那个西宫一定与晋王爷有了私情,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忧虑。奴婢听景安宫的婵娟和映雪说,晋王爷这些日子每天下午都来,但最多一个时辰就走了。”绣芸是用自己的首饰买通了景安宫的宫女,才得到这点口风。那些个奴才有奶便是娘,她们的胃口永远填不满。

“你说的都是真的?默贞吓坏了,你为什么要跟我说?烂在肚子里你也不该讲出来的。此事只能再有你我知道,如果太后和官家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等官家回来,我就禀明,你可以出嫁了。”

“谢娘娘。”绣芸其实也很思念潘美。潘美随驾出征,两人很久不见了。

绣芸在黄昏时分来到景安宫,里外空空荡荡,洪恩和宫女们已奉命陪子衿到御园去玩耍了。

德昭、宗训和郑武每日都会在园中一同习武练射,子衿便同他们一起玩。这样光义就给自己造出了一个绝对的空间。

“里面有人吗?请问贺娘娘在吗?”绣芸故意大声问道。正沉浸在qingyu中的两人,像熟睡中被惊起的鸟儿一样,飞快的起身。

“这个贱婢,我怎么单单把她给忘了。”光义咒骂着,迅速穿起衣服。意卿说:“她在前庭,你快从窗户里走罢。”

几乎就在光义跳出窗口的一刹,绣芸走了进来。

意卿胡乱的披着衣服,云鬓蓬松,两颊泛红,惊恐的望着眼前诡异的面容。

“哦,娘娘刚睡醒呀,奴婢奉我们娘娘之命,来送补药的。这可是我们特地叫御膳房炖的,私家秘方。”绣芸边说边将手里的篮子放在桌上。“娘娘这怎么连一个使唤的人都不见呢?婵娟映雪这些丫头都干什么吃的,这会都出去玩了罢。”

“是姐姐叫你送来的吗?谢谢你了绣芸。”意卿拼命装作镇定,穿好衣服下床来,脸色依旧恐慌。

“贺娘娘这个样子,真是楚楚动人。”绣芸的语音充满了尖酸,“官家今日回来见了,一定爱的不得了。娘娘还是不要梳妆的好。”

“什么?你说官家回来了。”意卿非常的吃惊。

“是啊,今天未时才回宫的,打了胜仗呢。这会正在我们娘娘那休息,说是一会就过来。”

“啊。”意卿更加恐惧了,“那,那我该赶紧准备。”

“这药膳娘娘还是趁热喝了罢,补补元气,好有精神迎接官家。奴婢告退。”绣芸报以一个奸邪的眼神,一笑离去。

惊恐的意卿没有注意到,绣芸捡起了床边一块玉佩放入袖中。

她没心思多想,慌慌张张坐到镜台前梳妆,重又洗了脸,淡施脂粉,试图以良好的姿态来面对。

洪恩和宫女们很快回来,子衿兴奋地说:“娘,父皇今天回来了呢。”

她匆匆忙忙,指挥下人们打扫。

回到宫中,匡胤没有惊动别人,先到默贞那里去看儿子。德芳健康而活泼,匡胤很是欢喜。

默贞说:“能为官家养育后代,臣妾莫大荣幸。”

匡胤心疼地握她的手:“默贞,你瘦的太厉害了,为了孩子,你付出的太多。”

一个高鼻凹眼的清丽女子出现在默贞身旁,向匡胤盈盈下拜:“奴婢叩见官家,万岁万岁万万岁。”

默贞说:“官家,这是宋若岚宋姑娘,才进宫不久。”

匡胤仔细端详了一下:“是宋廷渥的女儿,朕见过的,她现在来服侍你了?”

默贞说:“是的,她父母把她送进宫来的。”

匡胤没有看出,若岚对他的眼神是多么的痴。

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所见男子并不多。

匡胤记挂着意卿,没待多久便往景安宫去了,他要给意卿一个惊喜。

一进景安宫的门,子衿像只欢乐的小鸟,扑扑的就飞进了父爱的怀抱。

“宝贝,你娘呢?”匡胤吻过爱女,有异样的感觉。

“娘这些日子身体一直不舒服,夜里老做噩梦,衿儿吓死了。”

“什么?”匡胤心中一紧,“你娘她病了。”

“臣妾恭迎圣驾。”妆饰一新的意卿从内室走出,躬身施礼。

“快起来。”匡胤伸手将她扶起,“你我是恩爱夫妻,不必如此。”

意卿垂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你怎么了?意卿。”匡胤惊讶于一向小鸟依人柔情似水的意卿会如此木讷,连句话都不和他主动说了。

意卿机械的抬首,像木偶一样,怔怔的表情。往日的满面chunse,荡然无存。匡胤看不出她的羞惭与愧疚,她比从前更加苍白消瘦。

“我的天,你病了,真是病了。”匡胤心疼地将她揽进怀中,“该不会是朕离开的太久,害相思病了罢。朕这不是回来了吗,今天晚上好好陪你。”

意卿感到仿佛千百根烧红的针插在心上,无从启齿。

她已经背叛了他,无颜再接受他的宠溺爱抚。

“不,不,官家,衿儿在这,还是不要这么亲密的好。”意卿触电般挣脱。“臣妾听闻官家凯旋而归,特地下厨备了几样菜,我陪官家共饮几杯罢。”

“哦,那可好,朕许久没尝过你的手艺了。征战在外,吃不好也睡不香,一到你这来就享福了。”匡胤感到幸福,将手搭在意卿肩上,相偕入内。

这一顿晚餐,菜色丰盈,佳酿醇美,匡胤看着心爱的人,享用的非常开心。意卿低低的一言不发,只管为他斟酒挟菜,自己吃的很少。

“意卿,你怎么连句话都不说?心里有事不要藏着掖着。朕是你的夫君,是你最亲的人,有什么不能与朕讲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