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六章情中情因情苦缠斗 错里错就错谐私通
第十六章情中情因情苦缠斗 错里错就错谐私通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231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45:54  |  分类:

奇幻小说

光义回到家中的时候,看见光美正倚栏等候。

“哥,你回来了,母后有对你说什么吗?”

“母后说,让你和那贱婢一刀两断,不要坏了我们帝王家风。”

“不,不能。”光美又惊又急,“我许诺过一定要娶秋水为妻,母后给我的订婚戒指我已经给她了,我不能言而无信。”

“你毕竟还是孩子,你应该懂得,世上原本没有什么诺言的,男人更不用兑现诺言。丢掉一个女人,就像扔破袜子一样容易。你也是皇室子弟,可以拥有许许多多女人。”

光义和蔼的看着光美,冰蓝的眼瞳寒光四射。

“你不相信诺言,可我相信,我爱秋水,非她不娶。二哥,求求你成全我们罢,我宁愿不当这个王爷,带秋水去深山野林里过平凡人的生活。否则我宁愿死。二哥,我求求你,秋水她肚里怀的孩子,也是你的亲侄儿,母后的亲孙子啊。”

“你给我住嘴!”光义大怒,“不是这贱婢,你嫂子她会小产吗?这贱婢害了我儿子,我饶不了她!”

“二哥,不要”

光义这一次很冷静,怕惊吓了心爱的忆蘅。

忆蘅软弱苍白,倚在床榻上发愣,手里拿着没做完的衣服。

“忆蘅,宝贝,我回来了,你好些了吗?”

光义温柔的靠到她身边,想求得一晌欢爱。

“你走开,我现在不需要你。”

忆蘅冷冷的面对,不复以往的小鸟依人。

“怎么了?宝贝,谁欺负你了?犯得着对为夫这样。”光义一边陪笑,一边伸开手揽住她的肩。

“来,亲一个,亲一个就什么都忘了。”

“你放开我!”忆蘅挣扎着,“你不是我丈夫,我也不是你妻子,我是被你抢来的。你放开我,放开我!”

两排贝齿锲进他的肩。忆蘅疯狂的叫骂着,如同被激怒的母狮,所有的怨恨像火山喷发一样发泄出来。

经历过一番挣扎,忆蘅还是弱势落败,粉色的罩衣和里面大红的的抹胸都被撕的粉碎,一头乌云散乱,憔悴不堪。

刚堕了胎的她精疲力竭,此时只有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嘤嘤啜泣。

秋水看在眼里,暗自流泪。

这世界为什么如此不公平?女人天生就是弱者,只能被男人奴役。男尊女卑为什么就是天经地义?

“秋水,你不要怕,等我皇兄回来,他一定会成全我们的。我们一定能够在一起的。”

光美扶着她的肩,温柔的安慰。

光义从房里出来,样子极吓人:衣服被撕的一条一条的,脸上有好几道手掐的血痕,头发乱得像柴窝……

冰蓝的眼瞳,还有火焰在燃烧。

仆佣使女们看到,都吓的不敢吱声。

“王爷跟娘娘向来恩爱,怎么现在成了这样,跟仇人似的。”

“都是秋水那丫头惹的祸,娘娘太护着她了。”……

“你们都给我住嘴!”光义一声怒吼,下人们立时鸦雀无声。

光义想不出更多的办法来拯救自己,想到的人只有意卿。意卿是他自幼便萦绕在心中的梦,近在眼前,伸手难以触及。

现在,又有重重宫阙隔阻。

但是为了见到她,他可以不惜一切。里里外外的太监宫女,用金钱就可以买通。太后最宠爱的就是光义,宫里没有人可以抗拒他。

“晋王爷人真好,长的那么秀气,待人又这么客气,怪不得太后和官家都那么喜欢他呢。”宫女们议论的时候,脸上都有陶醉的表情。

“要是可以服侍晋王爷,哪怕做奴婢也够了,折寿都值。”

光义每日在宫中与大臣们议论朝政,总可以看到宫女们沉醉的眼光。

于是在大臣们离去之后,光义去到了意卿的景安宫。

“晋王爷来了。”门前的小宫女忙施礼,光义给过她一枝发钗的好处。

“哎,我问你,贺娘娘在吗?”

“我们娘娘在沐浴呢,要不您先等等?”

“不必了,这个给你添点脂粉。”光义将银钱放到她手里。小宫女高兴的连忙拜谢:“谢王爷。”

景安宫总共只有四个宫人,一个管事的小太监,但主要是照顾子衿,意卿平日里并不怎么使唤她们。

光义的不宣而入,让浸在热水里的意卿大惊,花容失色。

“你,你要干什么?”

光义看清了眼前,濛濛水汽中,美丽洁白的tongti,半掩半露,不可言喻的绝色娇容,写满了惊恐。

这样美丽绝伦的画面,足以让他这样青春精力旺盛的男子血脉贲张,每一根神经都达到兴奋。

冰蓝的眼瞳,幽幽的光,从面部一直往下溜动,企图看到丰满娇好的胸部。可是意卿因为羞怯,两手紧紧抱在胸前。

即使一双纤白玉润的手,也足以让他心颤。

“姐姐你别怕,皇兄他不在,我来陪你。”

“不,不可以,你不能这样无礼。”

“没什么不可以的,姐姐,我想你,我想死你了。”光义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三步两步上前,一双粗大的温情的手,便将惊恐得令人心碎的脸捧在掌心。

“姐姐,你好美,我爱你。”

厚重的滚烫的唇低下去,吻上妩媚轻巧的樱唇,压迫她不能言语。

“唔,唔。”她使劲的摇着头,想要挣脱。

但是她也没有能力抗拒。光义将她从水桶里抱了出来,根本不顾她全身上下水淋淋一丝不挂,径直向卧室而去。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不要叫,不要叫,你想让那么多人都来看你的身子吗?从了我,我会让你快活的。”

意卿不能言语了,滚烫的唇继续抑止她的喉舌。

他将她向床上一扔,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

“多好的身子,多美的身子,白白让他受用了那么多年。今天,你终于是我的了,是我一个人的了。我爱你!我要你!”

意卿的身体已经绵软,任由他温柔的摆布。

眼泪,不由自主从眼角溢出。

这多年来只有匡胤一个人与她zuoai,却没有感受如此激烈如此狂野的快感,深心里隐藏的激情一瞬间迸发,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彻底的淹没,沉迷。抑止不住作为女人的本能,一声一声娇娇的呼唤,娇昵气绝。

“光义,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云收雨止,她的语音,游丝般微弱。

“因为,因为我爱你,我要你。如果我早生10年,我一定会娶你。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甜蜜的谎言,不仅仅是醉人的毒药,也是冰冷的杀人利器。意卿意识不到,她完全被蒙蔽了。在迷人的外表之下,隐藏了一颗多么阴险恶毒的心。

“和你在一起,我才能感觉到我是个真正的男人。”光义在她的胸膛上喘息着。

多年以前她第一次交付自己的身体,匡胤也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一样的使她意乱情迷欲仙欲死。她所面对的两个男人,是亲兄弟。

她已淹没在了qingyu的海洋里,无力抗拒,无法逃避。

“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可我们这样做本身就是错误。我背叛了官家,背叛了我的丈夫。而你不只背叛了官家,背叛你的哥哥,更背叛了你的忆蘅。”

“你们女人为什么都爱讲这两个字?什么叫背叛,我只是爱你,我想要你,我们相爱有什么错?就算背叛了全世界,我也不后悔。”

“我害怕背叛,可是我不得不背叛。”意卿呢喃着,吻他的脸。密密的细细的胡渣扎到娇嫩的脸,一丝丝的痛感。

光义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做出这样yinluan的勾当,给自己的亲哥哥戴上这样一顶绿帽子。也许并不是出于狂野的爱恋,更多的是怨恨和存心的想要胡作非为。

他的梦实现了,从小就一直所深爱的,他得到了。

“时候不早了,你快去罢,千万不要让人看到。”意卿已筋疲力尽。

“明天我再来陪你。”光义柔柔的说,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把她扶坐起来,为她披上衣服。

冰蓝的眼瞳幽光四射,黏在她身上不肯离去。

她是他的女神,从来不曾改变的美丽。

他只在冰凉的额头吻了一下,便匆匆离去。

意卿神情恍惚,深情的目送。

直到鼻青脸肿的子衿回到她面前,才如梦初醒。

“娘娘,奴才们该死,小公主今天从假山上跌下来了。看,头上磕了这么大个包,奴才照顾不周,罪该万死。”小太监洪恩跪在意卿面前,害怕地讨饶。

“行了行了,恕你无罪,快宣太医来罢。”意卿心疼地抚着子衿头上的包,“衿儿不哭,衿儿好乖乖。”

“娘,父皇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啊?衿儿想父皇了。”子衿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哭泣。

意卿心里一沉,她想到今天的事,顿觉一阵恶心。和小叔子干出了那种事,她已经不再贞洁了。也是因为今天的事,她没照顾好子衿。倘使匡胤回来,她又如何向他交代?

他许诺过会立她为后,失了贞节的皇后又如何母仪天下?

她不敢再往下想,紧紧的把子衿抱在怀里。

“衿儿乖,你父皇很快会回来,会给衿儿好多好东西。衿儿是大宋公主,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嗯,娘,衿儿是公主,那娘应该是皇后啊。衿儿要父皇封娘做皇后。”子衿一点也不顾忌疼痛,依旧天真的微笑。

意卿强忍着,不让眼泪流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