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五章护弱婢忆蘅失妊 寻旧爱光义探宫
第十五章护弱婢忆蘅失妊 寻旧爱光义探宫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733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45:44  |  分类:

奇幻小说

三月的春阳,总晒的人懒洋洋不想活动。

忆蘅的腰围越来越粗,四个月的身孕于她已经不轻松。身边有乖巧的秋水服侍。亲爱的丈夫更是一刻都舍不得离开。

自匡胤即位,光义更名,她陡然身价百倍,升格成为王妃娘娘。光义待她更是怜爱有加。忆蘅心里,不知是甜,还是苦。这样的幸福无所适从。

“你一定要给我生个儿子,生好多好多儿子。”光义搂着她时这样说。

“我会的,为了你爱我,你待我这么好。”

她承认,她真真切切爱上他了。秋音白衣黑发,在心里已成为一个淡淡的影子,恍若隔世。

但是一唤起秋水,便不由自主的想起秋音。

第一次爱的人,总是不能忘记的。

天气转暖以后,秋水的身体明显衰弱,和忆蘅一样的苍白消瘦身体乏力,有时恶心干呕。

“秋水你怎么了?你一定是病了。”忆蘅很关心的问。秋水少气无力:“娘娘,我已经两个月没来天癸了。”

“什么?”忆蘅大惊,“你也有了。”

“是的,那天晚上我和他……”

“你太冲动了,这要是让太后知道了,你就完了。”忆蘅忧心忡忡。“太后断不会答应你与光美的婚事的,连做小的可能都不大,你却……这孩子你不能要啊。”

“娘娘,求您救救秋水罢。”秋水扑嗵跪了下来,“我承认我做错了事,可是我不后悔,我和光美真心相爱,我肚里这孩子就是见证。我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只要我的光美。”

秋水抽抽泣泣的说着,泪流满面。

“别哭,好妹妹,我明白你的心。我不敢保证我能够成全你,我会为你尽力的。”忆蘅忙将秋水扶起,“我会为你去求王爷,太后最疼的就是晋王爷,也许我可以帮助你。”

“多谢娘娘。”秋水感动的扑在了忆蘅怀里。

“不哭,不哭,小心别伤了肚里的孩子。”

光义从宫中回到家里时,一脸的杀气腾腾。

忆蘅正坐在床上做针线,为将来的孩子裁制新衣。

她看到他的表情,吓了一跳。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秋水呢,那贱婢在哪里?”光义冷冷的回答,一面四下里搜寻。忆蘅看到他手里的马鞭,心惊肉跳。

“娘娘,参汤好了。”秋水端着一盅滚热的汤刚走过来,一看到她的主子凶狠狠的目光,吓的呆若木鸡。

“贱婢,我买你来是要你服侍娘娘的,你竟如此大胆。”

“光义,你这是干什么?别吓着秋水,她肚里还有孩子呢。”

“孩子?哼,这贱婢勾引我弟弟,不知廉耻,我今天要她的命。”

“啊”秋水惨叫着,毒辣的马鞭没头没脑向她抽来,手里的参汤也落了地。一鞭比一鞭更狠的抽下来。

“你住手”忆蘅发疯似的奔上前,扑倒在秋水身上护着她。

“你滚开!”光义疯狂的叫骂着,又一鞭挥下去

“啊”

这重重的一鞭,是抽在忆蘅身上,鞭梢击过肚腹。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秋水顾不得疼痛,翻起身来。

光义惊愕的变了脸色,手里的鞭子落在地上。

“忆蘅,忆蘅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来人,来人哪。”

忆蘅秀美的脸全无血色,惨白。

待到御医赶来,忆蘅已经流产了,床边血糊糊的一大盆。

“都是我不好,我害了娘娘。”秋水泪雨婆娑。

御医诊过脉后说:“娘娘身体太虚弱,如不好生调养,以后恐怕就不能够生育了。”

“你一定要为娘娘好生调治,她若有个闪失,本王饶不了你。”

“是,王爷。”御医唯唯诺诺。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滚!”光义看到秋水还跪在床前。

“奴婢要服侍娘娘。”

“秋水,秋水,你没事罢。”昏迷中的忆蘅呼唤着,伸出苍白无力的手。

“娘娘,我在这,我没事呀。”

“你没事就好,我真高兴我能保护你。”忆蘅的嘴角漾出笑意。

“娘娘不要说了,是我害了娘娘,小王爷已经去了。”

“不,你没有错,我不会怪你。”

“忆蘅,你还护着这贱人。”光义一把将秋水推开,“本王当初花钱买你,是看你可怜。如今我们赵家已贵为皇族,怎么可能让你这样出身卑贱的丫头玷污皇室的血统?你最好识相点,自己把你那个孽种给弄下来,看在娘娘份上,可饶你一命。”

“王爷今天就算打死我,我也没有怨言,可我不能自己打掉孩子。这孩子的父亲,可是王爷您的亲弟弟啊。秦王他爱我,我也爱他。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光义,如果你再伤害我的秋水,我会和你拼命的。”

忆蘅的语音,决绝。

“母后,您说让儿臣解决掉那贱婢,可儿臣失手,一鞭竟把自己的儿子打掉了。忆蘅她现在情况很不好,甚至不愿理我了。”

光义坐在母亲面前,十分沮丧。

“这个小妖女,不知用的什么妖法,把哀家的儿子和媳妇都笼络住了。”梦娴叹息着,光美才和她吵了一架,跑回去照顾秋水了。

“太后,您不要这样,得饶人处且饶人,秋水她怀的毕竟是赵家的骨肉,是您的亲孙儿。如果打坏了她,不是会让更多人受伤害吗?官家御驾亲征,才走了没几天,晋王要为官家主持朝政。多一些不愉快的事,又有什么好?以和为贵,才可以让官家放心啊。”

默贞总是在适当的时候进言相谏,化戾气为祥和。

“默贞言之有理,光美年轻,很容易会让狐媚子迷了心窍,犯错误也在情理之中。”梦娴点点头,“既然忆蘅现在出事了,光义,你先回去照顾她。那小妖女权且放她一马,等以后再收拾她。”

“好的,母后,儿臣告退。”

光义方才走出宫室,绣芸取了香炉走进来。

“太后,娘娘,这是吴越国进贡的上等沉香,很不错呢。”

“行了,你个长舌的丫头,昨日若不是你在太后面前进言,哪会生出这些祸事来。待官家班师,你也该出嫁了,以后还是少说话为妙。”

默贞嗔怪的时候,态度也很温和。大宋方立,还有些旧臣不愿归顺,后周开国功臣李筠就起兵反叛了,匡胤御驾亲征。

“怎么了娘娘?难道奴婢说错话了吗。奴婢一切都是为了太后,为了整个皇家啊。”

“绣芸,你是最忠于哀家的,哀家的孙子没了是意外。你若不及时进言,哀家至今怕还蒙在鼓里。绣芸,这个赏给你,日后你出阁时,哀家另有重赏。”

梦娴身边的侍女送上一副镶着珠宝的钗环,绣芸欣喜地接过:“奴婢谢太后恩典。”

绣芸始终以为自己没有做错。

光义在宫院里见到了久违的意卿,她比从前没有多少改变,连发髻的样式也是一如既往,华丽的衣裙光彩照人,使她看起来还像个君王的妻子。子衿和她在一起,母女俩提着篮子在采撷花朵。

“娘,这些花儿我们做什么用呢?采这么多,用来沐浴吗?”

“好好的花儿,沐浴用就太浪费了。这个玫瑰花儿啊,我们用来酿酒,你父皇最喜欢喝了。还有这么多香香的花瓣,可以用来装枕头,让你父皇睡觉会好舒服。”

“嗯,娘,父皇现在去哪里了啊?好几天没来看我们了。”

“你父皇登基不久,前朝还有些旧臣反对他。所以你父皇要去平叛,会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看我们了。”

“娘,我想知道父皇会不会立你当皇后啊。父皇待你和大娘一样好,可是皇后只有一个,父皇会立你还是大娘呢。”

像有蜜蜂的毒刺叮到了意卿的心。

“好衿儿,其实对于你父皇,对于大宋天下来说,谁做皇后都没关系。只要你父皇能把天下治理好,做一个好皇帝,就一切都好了。做不做皇后娘不在乎的,懂了吗?”

“衿儿,衿儿快来啊。”德昭手里举着色彩鲜艳的风筝,兴奋的奔跑过来。“二娘,你们在采花啊,衿儿和我一起放风筝好不好?”

“好啊好啊。”子衿笑的脸颊开出花来,“哥哥,我们一起玩。”

每听到德昭的这声“二娘”,意卿的心里就不由自主的疼痛。

德昭是她第一次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却一直叫她做二娘,从来不知她是他的生母。

意卿低低垂首,一只温厚的手抚在肩头。

盈盈回首,看到温情的俊美的脸。

“光义,你怎么会在这里?”

“姐姐,好久不见,我想你了。”

“你现在有你爱的人,她很快会为你生下后代,你不必再来找我。”

“孩子?”光义苦笑,“孩子已经没了,我太对不起我的忆蘅,她现在一定恨我。”

“她是你的妻,她为什么恨你?你待她好,她会爱你。”

“不管她是爱我,还是恨我,现在都不重要。姐姐,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我想你一定寂寞。”

光义情不自禁的挽住她的手。

“你的手真美,还和以前一样,能写漂亮的字,能绣好看的花。”

“你不可以无礼,我是你哥哥的妻子,你哥哥是大宋天子。”

意卿的心,怦怦剧跳,两颊泛红。

“我不管你是谁的妻子,你是我爱的人,从小我就认定你了。只恨我没有早生十年,不然娶你的一定会是我。姐姐,我爱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光义意乱情迷,将唇贴上苍凉的额。

“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意卿没有拒绝,娇羞的脸艳若桃花。

过去的美好,总会在忆蘅的梦里出现。

只有在梦里,她才能回到金陵,回到听潮苑。

白衣黑发的秋音,满庭飞花之中,舞剑翩翩,是永远磨灭不去。

他向她微笑,春风似的醉人。

“姨娘,姨娘”小小的宛鸿飞鸟一般向她奔过来。

她伸出手,拥抱她所爱的。

然而眼前一下子黑暗下去,什么都不见了。

“秋音,宛儿”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

睁开双眼,秋水在身边。

“你还好吗?光美有没有来看过你。”

“托娘娘的福,我没事,光美今天一直陪着我。”

“那就好。”忆蘅感到欣慰。

“王爷下午去宫里了,大概快回来了。”秋水说,“我怕的是太后不肯成全我们,娘娘不要再为我伤心了。”

“秋水,我刚才又见到我的宛儿,和我的秋音了,我不敢相信,这仅仅是一场梦,他们都以为我死了。”

“娘娘你不要再想了,只要娘娘幸福,秋水也能安心了。”

“秋水。”忆蘅拉着她的手,把她抱进怀里,“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太后随时都有可能害你,我怕我不能保护你和你的孩子。”

秋水的眼泪涌了出来。

“娘娘待秋水恩重如山,秋水死也知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