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四章情人会同赏元宵夜 相府劫痛告无礼人
第十四章情人会同赏元宵夜 相府劫痛告无礼人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666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42:50  |  分类:

奇幻小说

“儿臣叩见母后。”匡胤尽管做了至高无上的君王,母亲是唯一可以让他屈膝的人。

“快起来。”梦娴欣喜的看着金冠龙袍龙形虎势的儿子,她的梦实现了。匡胤刚出生时她就看到非一般的吉祥异象,满室红光异香扑鼻。所以起的乳名就叫香孩儿。据说身受天命主宰天下的人,出生时都会有一些神奇。匡胤少时曾有一位仙风道骨的道人到他们家借宿,与匡胤弈棋三盘,赌银200两。但是匡胤三打只有一胜,拿不出钱来,就说我日后若得天下,将华山给你。她至今还记得那道人名叫陈抟,华山人氏。

“皇儿,看来你这多年的苦心没有白费,上天总是眷顾有心的人。”梦娴挽起匡胤双手,“做天子可不是件容易事,大臣们可以给你披上黄袍让你坐龙廷,就难保别人不会贪图富贵,也找一个人给他黄袍。所以你要搞好和诸臣的关系,广施恩惠,让他们觉得你是最好的,才能继续效忠。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谢母后教诲。”匡胤惊讶于母亲会有这样的心思。梦娴出身书香门第,识文断字,治家极严。匡胤兄弟几人在母亲面前都温顺听话,极尽孝道。

“哥,你和母后都在啊。”光义疾步走进。新封了晋王的光义意气风发,青衫白袍金冠束发,愈发显的金姿玉质,清俊纯美。

梦娴说:“光义,你已避讳改了名,今后不可像先前在家那么随便,该叫皇兄才是。”

匡胤说:“没关系,亲兄弟在家里不用讲究那些,朕不介意这么亲切的称呼。”

“今后,我们兄弟要齐心协力,整顿朝纲。现在还存在的那些小国,不管是向我们称臣事贡的,还是与我们分庭抗礼的,一个也不能放过。天下分裂的太久,需要重新归于一统。至于北方幽云十六州,迟早也要夺回来的。”匡胤拍拍光义的肩,满怀信心。

“皇儿,以后天下的事你可以放开手去做了,母后年纪大了,应该含饴弄孙安度晚年。但是你立后是件大事,你该懂得嫡庶之分。啊,你三弟光美今年也已经十八岁了,是该娶亲了。正月十五乃是吉日,德芳要满月了,可以借这个机会,朝中谁家有待嫁的姑娘,都召进宫来饮宴,让母后好好挑选。”

“儿臣遵命。”匡胤的欣喜溢于言表。

新皇登基改朝换代后的第一个上元佳节,汴京城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人们相信正当盛年的新皇帝会大有一番作为,百姓会比从前过的更好。

皇次子满月的庆典,让宫中显得颇为热闹。

凡有未嫁千金的王公大臣之家,做母亲的都带了盛妆打扮的女儿来晋见太后,一个个满怀希望。梦娴已召了几名画师在侧,只要中意的就让画下来。

所以这一晚的盛宴,并非满月酒,而是选秀会。因为女人太多,匡胤与众臣都到崇元殿聚宴,男女分开。

光美并不知道这件事,满街花市灯如昼,手提彩灯等待相约的人。

“秋水,你看满街的彩灯多漂亮啊。我小时候在金陵,也跟姐姐姐夫,还有善妹一起看花灯。后来姐姐不在了,我也抱着宛儿,和我的秋音逛灯市,一年中总有三两次。这里的灯和金陵的不太一样,但是我也喜欢。”

忆蘅挽着秋水的手,行走在满街灯影人潮之中。

“娘娘是因为爱王爷才这么说的,有爱,一切都很好了。”秋水伶俐的接上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形容虽然不当,但忆蘅的确已经是高贵的王妃了。

“你个丫头,小小年纪就说什么爱不爱的,羞羞羞。”忆蘅笑着点点她的鼻尖。

秋水盈盈浅笑,一边下意识的四下张望,寻找等待的人。

“秋水,秋水,我在这儿。”光美在人潮中向她挥手。

秋水看到心爱的人,一身深蓝色的衣,立在街边,无论如何都只是个豪门之家的公子哥儿,没谁看得出他是皇家子弟。

“他在这等你,你怎么也不告诉我?我都两个月的身子了,出来走动也不太好。”忆蘅故作嗔怪,“现在要让你们单独在一起,我该到哪里去?王爷到宫里赴宴去了,我现在去也不合适。”

秋水面上一红,还未及答话,一名军官驾着马车已到了近前。

那人下车,打千作揖:

“娘娘,小的可找到您了,太后有旨,差小的送您进宫相聚。”

“哎呀,这真是太好了。”忆蘅笑了,“我是该去拜见太后的,秋水,你今晚可以自由了。”

“秋水谢过娘娘。”秋水喜笑颜开,忙不迭搀扶忆蘅上车。

车驾很快离开,秋水方才转身,向光美走去。

“秋水,你怎么才来?急死我了。看你和我二嫂一起来的,还以为你不理我呢。二哥叫我和他一起去拜见母后我都没去。”

“但是你误会了啊,娘娘知道我们的事,也愿意成全我们。我们现在不是很开心?”

秋水盈盈笑意,总是可以让光美心迷神醉。

“官家为什么让你和我们家王爷改名呢?你们是亲兄弟,名字本来就一顺儿的。”

“我大哥如今是大宋天子,我们虽是兄弟,名字不可以重的,重一个字也不行。避讳你知道吗?官家的名字无论哪个字,任何人都不可以用。当初石敬瑭在位时,有敬姓一族,因避讳只得改姓为苟。也有人比较聪明,改成姓文的。”

“真是太好玩了。”秋水忍不住格格开怀,好久才止住笑。“但是光字也很好听啊,你还是我的匡美。”

“我的戒指已经给你了,你一定要做我的正妃。”

满街灯海人潮,两人手牵着手,有说有笑,什么也不在乎。

没有注意到,一双怨毒的眼睛,正注视着他们。

绣芸狭隘的心胸,会被秋水手上美丽的戒指刺痛。

尽管依偎着心爱的人,她的眼中却不见幸福的光芒。

分别的时候,潘美一直把绣芸送到宫门外,依依不舍。

“我们一定能在一起的,绣芸。”

夜幕的遮掩下,他吻过她的唇。

绣芸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事,红宝石的戒指总在眼前跳动,刺痛她的心灵。

王溥到御书房来与匡胤议政时,一脸的郁闷。

“官家,老臣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事跟朕直说,受了委屈别憋在肚子里。朕会为你作主。”

匡胤两手放在御案上,表情威严并和善。

“官家请为老臣作主啊。”王溥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扑嗵跪倒在地。

“看你这是干什么,爱卿你可是当朝宰相,这使不得。”匡胤立刻起身将王溥扶起。“没有人要难为你,朕会为你作主。”

王溥感动得热泪盈眶,便尽情倾吐。

昨夜的惊魂一幕,至今想来心有余悸。

王溥每晚都会读书到夜半,不到戌时是不会入睡的。刚放下手里的书,仆人端上洗漱用水,就听见外面门拍的震天价响:

“里面有人吗?都死光了吗?还不给老子开门。”

谁这么野蛮,半夜上门,王溥刚端起漱口杯,这一惊把杯子也摔了,一家人全惊醒了,才半岁大的小孙儿哇哇啼哭。

仆人慌忙开门,凶神恶煞的造访者,满身酒气闯进院内。

这位不是一般的流氓无赖,还穿着军装铠甲,腰间佩刀,乃公门中人。

“哟,王巡检,大半夜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王溥虽然惊恐,但还是笑脸相迎。王彦升是京师巡检官,为人狂放,时常泡在酒楼喝到酩酊大醉。脾气也十分粗暴,文官们都不敢惹。

“王,王丞相。老子大半夜的上你这来,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王彦升一张嘴酒气冲天,王溥恶心得直想吐。

“有话进屋说,王巡检请。”王溥的涵养太好,加上念及同姓,毕恭毕敬把王彦升请进客厅。王彦升一屁股坐下二话不说,抓起桌上的水果就吃,毫无礼貌。

“来人,上茶。”王溥强压怒火,拼命装出笑脸。

“我说王丞相,这才刚刚改朝换代,新天子到底怎么样啊,你说。”王彦升跷着二郎腿,没半刻斯文。

“官家勤政爱民,礼贤下士,对我们这些前朝旧臣都很好,我们没有理由不效忠。”

“说的好听。你们这些读书人最会捣乱。官家敬重你们这号人,你们可不能为官家攻城掠地,拿着那么高的俸禄,我都不明白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心里想什么我可明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没有我们哪来的大宋天下,你们文人屁用不顶!”

欺人太甚!王溥气的脸色煞白,但是没有喊出来。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闯入别人私宅,而且这样蛮横无礼,再有涵养的人也气愤不过。但王溥忍住了,这厮手里有凶器,一旦恼火上来,只怕要血洗相府。

跟这种野蛮人没必要一般见识,王溥陪着笑脸说好话,又听这厮喋喋不休讲了一番粗话,无非强调百无一用是书生,要他不要有异心之类。王溥并不认为新的王朝有什么不好,只想继续效忠。

直到深夜亥时,才客客气气的把不速之客打发走,白浪费了一壶好茶和水果,一家人一夜没睡好觉。

匡胤听王溥说完,早已气得脸色铁青。

“这样的暴徒朕要他有什么用!白吃国家俸禄,还夜闯相府作扰,可恶之至!把王彦升给朕叫来。”

“官家,臣也参与拥立,于大宋有功啊。官家入城之时,是微臣迎驾啊。”王彦升一见到威严的君主,吓得体似筛糠,跪地求饶。

“你有功?你过大于功!”匡胤狠狠训斥了一番,而后说:“朕的朝中容不下你这种人,从今起将你削职为民,永不录用。”

王彦升吓哭了,一干文臣都感激的看着皇帝。

武人出身的皇帝,重视的却是文臣。

“王爷,属下这回可完了呀。王溥那老家伙一告状,官家就削了属下的职。属下如今是一介庶民,一家老小都养不活了呀。”

王彦升如丧家之犬,直奔王府,跪在光义面前哭诉。

“行啦行啦,你个没用的东西,本王是让你去相府试探一下,不是让你去撒酒疯胡闹的。这下好了罢,你自作自受,谁能救得了你。”

光义俊美的脸还是冷漠如常,不讲情面。

“王爷念属下忠心耿耿,请给属下一条生路罢。属下这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效王爷。”王彦升哭的更厉害了,鬼哭狼嚎。

“行了行了,别闹了,若是惊了王妃,本王饶不了你。”光义狠狠踹了他一脚,“从今后你随侍本王身边做个侍卫,本王不会亏待你。”

“谢王爷。”王彦升转悲为喜,叩头如捣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