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二章问前途贤妻进良言 共出征弟兄劝决断
第十二章问前途贤妻进良言 共出征弟兄劝决断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14-04-05 18:42:09  |  分类:

奇幻小说

匡胤来到意卿的房间时,她在手把手教子衿写字,德昭不知跑到哪里玩耍去了。

“手稳一点,啊,对了,横要平竖要直,这样才能把字写好。”意卿是个好教师,一丝不苟。

匡胤立在门口静静看着,一脸笑意。

一页纸写完,意卿松开子衿的手,抬头。

“相公,你回来了。”意卿苍白削瘦的脸漾满柔柔的笑,上前相迎。匡胤揽她入怀,吻了吻。意卿说:“军中没有事了,我们可以好好过个年了。”

匡胤抱起她放到床上去,

子衿看的有点害羞:“爹,娘,我去二叔二婶那里玩了。”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意卿,让我好好看看你。”匡胤深情的凝视着心爱的人。“说实在的,意卿,我不想当皇帝,做了皇帝会有太多太多的烦恼,和你这样恩爱的机会也会更少。”

“如果你真是生有天子命,那是躲也躲不掉的。”意卿柔柔的回答,“我不怕我们不能恩爱,我只怕你一旦身登九五之尊,会忘记从前的患难,耽于享乐,不与民谋福,不履行做天子的职责,那样即使做了天子也毫无意义。当然,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我只是知道,大家都拥护你,你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

“你是我最爱的人,你比谁都了解我。”匡胤的手指穿过绵长的黑发,“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待的,这场兵变,在所难免。我不会让任何人失望,但是有人仍在猜忌我。”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倘若当时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世上原本没有假设,一切总要等到发生了以后才知道是什么。你不必害怕,冥冥中自有定数,一个人生前身后总会有褒有贬,毁誉参半,活着能担待得起,对得起天下,就已足够。”

意卿纤纤柔荑,在伟岸的肩上温柔的抚摩,揉捏。

匡胤心里一阵感动,一把将心爱人揽入怀中,两臂环得紧紧。

“我真是太幸运了,能得到你这样有胆有识的贤妻,这辈子我知足了。意卿,我一直都对不起你,让你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我。将来我若登基,你就是我唯一的皇后。”

“你说,你是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姐姐多一点?”意卿从宽厚的胸膛上抬起脸来,眼色如水。

“我说过的,我赵匡胤今生今世只爱贺意卿一人。默贞她只是父母为我娶的妻室,你才是我心中唯一的妻。这些年来,她为付出的也很多,但我说不上对她有没有情,我的全部都是你的。”

“这样对姐姐太不公平了,我没有理由把你一人独占。”意卿搂住他的颈项,脸颊靠在肩头。

“其实,我从来都希望你是我一个人的,爱本身就该是专一的。可现在的局面,不是谁的错,是命运把姐姐安排到了我们中间。姐姐她比我好太多了,待你我都那么温良和善。我不敢说她是为了你才待我好。她比我更爱你啊。”

“我不管你们谁爱我更多,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就算我以后做了皇帝,对你对她都会更好。我无法把自己分成两半给两个人,这一碗水能够端平,在于我们三个人共同的努力。”

一个人不管面临着怎样重大的抉择,抑或别无选择的接受,总不能惊惶失措或犹豫不决。波澜不惊的醉在如水的温柔里,心情和无风的湖水一样平静,宠辱不惊去留随意。

除夕夜过去了,一个无风无波的夜,家家户户无论富贵贫贱,都可以享受合家团圆的快乐。

年初一一早,按制要举行朝会,庆祝新一年的良好开端。由于上一年刚经历了国丧,今年会宣布改元。

皇帝幼小,朝会要由宰相来主持。三位宰相范质、王溥、魏仁辅皆坐在主位。范质年长,地位最高,有绝对发言权。

宗训本来最讨厌这样的场面,老老实实静坐着多么难受,可母后早就教导过他,坐在龙椅上不许乱动,大臣们说完了才许开口定夺。

年幼的孩子没有决断的能力,只能听任大臣的摆布。古来幼主多半形同傀儡,可怜又可悲。匡胤看到宗训迷茫的表情,暗自叹息。

事情总是在始料不及的时候突然发生。

“军情急报!急报”奏事兵飞跑如电奔入大殿,手举着黄封军报,跪在了玉阶下。

“刚才接到边关飞鸽传书奏报,北汉与辽国闻我新主登基,联合举兵进犯。”

“有这等事?”范质大惊,“拿来我看看。”

奏事兵递上黄包裹,范质接过打开,取出小纸卷,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如果真的没事,也没人会在这个时候恶作剧。”范质将书信交给王溥,起身奏报:“官家,太后,北汉与辽国联军来犯,我们须要派兵抵御才是。”

“又要打仗了啊,母后,大过年的也不让人安生,真讨厌!”宗训很不高兴,“我还说让三叔带子衿来陪我玩呢,这下要泡汤了。”

“皇儿乖,这样的事必须要你三叔出面。”念慈哄着宗训,“赵点检,哀家不能主事,出兵之事,你就听范大人王大人的罢。”

“臣遵旨。”匡胤躬身施礼。王溥道:“赵点检又要辛苦了,这个年过不得了,你还是速速整军出征好了。”

匡胤点头,施礼,表现的很恭敬。

眼里,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阴沉的笑。

范质王溥并非老眼昏花,都没有看到。武将们个个心里如同明镜。

未来的发展,清晰可见。

匡胤率领十万禁军出发了,在大年初三。王溥说:兵贵神速,一刻不可耽搁。

有敌情吗?敌人到底有没有袭来。匡胤心知肚明,感到好笑。

“哥,我们兄弟又可以并肩作战了。”匡义显的十分愉快,意气风发,从前在乎的儿女情长一发都抛在脑后。

“其实你不用跟来,你的忆蘅有孕在身,需要你照顾。”

“我为什么不用跟来?我知道你用得着我。”匡义一脸的轻松。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匡义,先前我们和爹一起出战的时候,真是让人怀念。如今爹不在了,你还听为兄的话吗?”

“长兄如父。哥,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如果没有你的提携,我恐怕现在还在家里吃闲饭呢。我也是武将,报效国家是天职。”

“这就好。”匡胤十分欣慰,亲兄弟之间没有什么隔阂解不开。

大队人马行走的并不慢。兵法说军人日行至多三十里。而按周朝步军速度,一日四十里也不止。

黄昏时分,大军需要停步休息。

“陈桥驿已到,就地安营休息。攒足了劲明日好赶路。”匡胤传令下去,自己便与众将领进了驿中。

“走了一天,大家都累坏了,坐下来喝两杯解解乏罢。”匡胤说。

一干将领都显得不太高兴,各自心事重重。

“你们都怎么了?朋友,现在我们是在出征。”匡胤有些疑惑。

“大人,我们的心情你是知道的。”先开口的是王审琦。“我们都是随先帝一起出生入死破阵杀敌的,按说你的功劳最大,做天子理所应当。可如今皇上年幼,他能理解吗?要我们说,现在我们就可以为你披上龙袍,让你在这里登基。”

“是呀,大人,这没什么不可以的,禁军的主力部队我们都带出来了,没有后顾之忧。再说我们大家都支持你。你别想不开,做皇帝有什么不好,该你的就是你的。你做了皇帝,我们才不吃亏呀。”高怀德与匡胤关系最好,也是最敢直言相谏的人。

匡胤依旧是面无表情,嘴唇动也不动。

“要我说,现在就把点检大人扶上皇位,连老天爷都支持的。”郑恩霍然起身,“我到底还是你二哥,你不会连我的话也不听罢。”

“大家都这么支持我信任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匡胤自顾自斟了一杯酒,“现在我很累了,大家还是一起喝酒罢。”

“喝什么喝?大人不了解我们的苦心,我们有什么心思喝酒。”

年纪最长的慕容延钊,已是面有愠色,捏紧了拳头。

“既然大人还没想清楚,我们都出去,让大人一个人清静的思考罢。”

慕容延钊一句话,众将领纷纷起身。

“哎,,三弟,你可别把大家都得罪了。”郑恩好心地提醒一番。

“哟嗬,这没人陪我喝了。”匡胤自言自语,“多好的酒啊,内子专门给我带的,怎么大家都走了呢。看来我只有自斟自饮了。”

匡胤向来不喜独饮,而现在也只能斯人独醉。

不知是疲倦还是其他原因,一向酒量过人的匡胤,只饮了一壶便倒卧醉乡之中。

“嘿,我哥他醉了,把他扶进去休息罢。”

匡胤被匡义和潘美搀扶进了卧室,倒头大睡。

驿中人,心中事,彻夜无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