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一章儿女多情英雄难决意 倾心相许恶婢蓄险心
第十一章儿女多情英雄难决意 倾心相许恶婢蓄险心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325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9:35  |  分类:

奇幻小说

天虽然冰冷阴郁,孩子们的心却是火热的。

“子衿妹妹你在哪,我抓到你了。”宗训伸着小手在四处摸索,“让我抓到了可有赏的啊,我封你做娘娘好不好。”

“我不当娘娘,官家哥哥来抓我呀。”

子衿银铃般的笑声,悦耳动人。

看到父亲在面前,子衿立刻跑过去:“爹爹,抱抱。”

匡胤爱怜的将子衿抱起,却看到奔跑着的宗训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官家!”匡胤忙将子衿放下,两步上前扶起了宗训,“官家你没事罢。”

“没事啊,三叔。”宗训没有哭叫,自己伸手抹下了蒙眼的手帕,“子衿,子衿你好坏,将来长大了,一定要你做我的正宫娘娘。”

子衿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

“哎哟哟,奴才该死,这一转眼工夫怎么就让官家摔了。”张德钧匆匆跑上,“呀,幸亏赵点检在这,官家没摔疼吧。”

“我不疼,你也没事。”宗训很不在乎,“父皇在的时候对我说过,男子汉不怕疼,怕疼不是男人。”

“官家是真龙天子,怎么会怕疼呢?可奴才没把官家伺候好,失了龙足,磕了龙膝,奴才吃罪不起呀。”张德钧忙不迭给宗训拍龙袍上的灰。宗训很不高兴:“你不是男人,也像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

匡胤深情的看着宗训。

可怜的孩子,你为什么生为帝王?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

“子衿,我们去玩吔,德昭哥哥和小武躲到哪里去了?我们去找他们啊。”宗训拉起子衿的手,高兴的跑开去。

这孩子将来会有出息的,子衿可以交给他。

匡胤想,子衿以后会长大,长大会有一个男人来把她带走。

腊月的汴京城,洋溢在岁末的喜庆气氛中,人们纷纷在选购过年的物事,人人心情畅快。

匡胤带着一双儿女,也在市肆之中。儿女少不更事,喜欢的都闹着要。

“爹,这个花灯漂亮,我要。”

“爹,那一家的糖果好吃,爹爹给我买。”

“爹,我要……”

儿女们咿咿呀呀的欢叫,东西越来越多,跟随的两个亲兵手里越来越重。

匡胤什么也不多说,德昭和子衿要什么都给买。自己只有重重的心事。

“呀,点检大人怎么也带孩子上街来了,买这么多好东西。”

“啊,二嫂。”匡胤认出了眼前的女子,正是二哥郑恩的妻子陶三春。

“二嫂怎么一个人出来逛了?”

“小武他爹今天不是带他去宫里了吗?我可是闲不住,就自己出来了。”

“二嫂你也够辛苦的了。”

“不苦,我们家就小武这一个孩子,淘是淘,可也听话。哎,尊夫人快生了罢,这一胎肯定能养成。”

“谢二嫂美意,”匡胤感激的回答,“德昭,衿儿过来,叫大娘。”

“大娘好。”两个孩子都很懂事。

“哎,好孩子。”三春高兴地拍拍孩子们的小脑袋。“哎,我可听说,朝中的人对你都是一致拥护,想要立你当天子呢。”

“不,不二嫂,没有这回事,你是妇道人家,不可以乱说。”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小武他爹成天跟我说,一个才七岁的小娃子怎么可以坐龙廷呢。只有你赵点检才配坐这朝廷。哎,说实在的,你当皇帝,没什么不好,很合适。这些日子京城里都在传,东方日头下又长出一个日头,一日克过一日,要改朝换代啦。人人都说,最多到正月初一的正日,将立点检做天子呢。”

三春说的很轻松,大嗓门儿还那么洪亮。匡胤心惊胆战。

“二嫂言之有理,如果真是天意,我们只有听天由命。”

“这就对了嘛,人心所向,天命所归,你肯定是有天子命的。早作准备,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身登大宝。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个年代谁得人心谁受拥护,就可以穿龙袍坐天下,南面称孤。”

做皇帝,可以吗?没有人说不可以,相反人人都拥护。

匡胤想起多年前在中岳庙问卜,一祷不中,二祷也不中,三祷当天子,却意外卜中了。看来冥冥中自有天意,现在是要应验了。

“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早?看来军中无事啊。”

匡义在院中看到兄长牵马进来,语气不冷不热。

“你自从成亲以后,这一年来你到军营中去过几次?一月之中也不过十天罢,能不去就不去了。你这个右指挥使好清闲啊。”匡胤也没什么好声气,仆人将马牵到厩中去了。

“那有什么,大哥你马上要君临天下了,我们都可以跟着你沾光。”匡义很不在乎,“告诉你,我的忆蘅怀孕了,我也要做爹了,我得好好陪着我的女人。”

“强抢民女,不知羞耻。”匡胤恨恨道,自顾自回房去了。

“相公,这么早就回来了。”默贞坐在摇篮边,哄着新生的孩子德芳,看见亲爱的人便笑容满面。

“再有十天就过年了,没什么事了,我把军中安排了一下,这些天就不用去了,在家好好陪陪你们。”

“哦,那敢情好。”默贞说,“你确实也该休息休息了。”

匡胤坐下来,看着摇篮里沉睡的小小婴儿,笑容漾现开来。

深心里,波涛汹涌。

他还记得今天赵普说过的话:

“大人放心,回家好好过年罢。过了这个年,会有好戏看的。”

匡胤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没有回答。

但是四周人都报以期待的眼神,郑恩差点喊出来。

他随时可以搞这场兵变,但现在不是时候,大家都有妻儿老小,都想平平安安过个年。

现在,娇妻爱子就是全部。

“意卿为什么不和你在一起?”匡胤问。

“妹妹在她房里教孩子们读书,她忙的很呢。”

“哦,我去看看。”匡胤连甲胄也不及卸去,便起身出去了。

“姑爷的心就是叫那个贱婢占住了。”绣芸端过一碗温热的燕窝来,“要不是小姐宽容忍让,容下那贱婢,他只怕连一眼都不带看你的。小姐你知道吗?一山不容二虎,一国不能二主,这多年来你和那贱婢分享一个男人,多憋屈的慌啊。我跟了小姐你十几年,我完全看的出来。”

“绣芸,不要说了,他待我这么好,我已经知足了。”默贞说,“难道我嫁到赵家来是为了独占男人吗?一妻二夫是不允许的,一夫二妻自古就是天经地义的。绣芸,你不会是想嫁人了罢?”

绣芸的脸立时漫上了桃红:“不,小姐,我没有。”

“你岁数也不小了,记得你刚来服侍我时,也不过八岁,到如今十四年了,早该谈婚论嫁了。我不想让你留在我身边一辈子,白白辜负了年华。啊,绣芸,你告诉我,你有意中人了罢,我会成全你的。”

“不,不,小姐,绣芸不敢,就算小姐成全,也要禀明双亲才是。”绣芸将燕窝递上。她并不是默贞的娘家买来的,地道家生家养的奴才。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一家子好几口人呢。默贞边喝边说:“你父母不会反对的,他们不知道你的情况,但也都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归宿。姑爷帐下出色的武将不少,你就算做妾也不吃亏。你也看出来的,只要男人真心待你好,做大做小都没关系。”

“小姐待我的心意,我知道。”绣芸低低的说,“可是我不愿做小,我爱的男人,我不希望他有别的女人。我对男人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他爱我,如果爱我的话就该一心一意,不该再有别的想法。如果不能够完全得到,我宁愿不要。”

昨天她到市肆中去的时候遇见了潘美,彼此的一见倾心,让两人十分亲密的交谈。

她说:“虽然我喜欢你,可我怕你有家室,这样我们不能在一起。”

潘美说:“你多虑了,我少年从军,父母双亡,到现在我都没有成家。而你就是我要找的人。点检大人快要登基了,他会答应我们的事的。除了你我不要任何人。”

有了这句话,绣芸的笑靥便会绽放花朵。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潘郎。”

“如果你爱我,你应该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潘美伸出双手,抚上姣好的花一样的脸颊,掌心满是怜爱。将清瘦秀巧的脸,整个捧在了手里。

使刀弄枪的手,绣芸并不感觉粗糙,而是温润如绵。

“潘郎,你答应过我的,千万不要辜负我。”

然而走过那道长廊时,她又听到了甜蜜的窃窃私语。

“秋水你看,我给你的。”匡美从袖中取出一个红色锦缎的小盒子。秋水欣喜的看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晶莹美丽的戒指,血红的宝石闪着深情的光。

“这一定值不少钱罢,你哪来的钱?”秋水有些惊讶。她的主子也没有这样精美的首饰。

“不是买的,我过生日时我娘给的。娘说这是祖传的宝贝,传媳不传子,要我成亲时给新娘作聘礼。你就是我的新娘呀,它该是你的,”

“真是太漂亮了,我怕不配戴。”秋水羞涩地回答。匡美说:“你是我要娶的人,为什么不配?来,我给你戴上。”

绣芸看不到屋里的动静,但听得到呢哝软语。

她不再感到惊讶,心头却有无名火燃烧。

她有爱她的人,犯不着妒忌。可她的心胸生就像西蜀深山的羊肠小道一样狭隘。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潘美在眼前,把山盟海誓的信物给她戴上。幸福近在咫尺,不过一枚戒指的距离。

而现在,这一枚戒指,咫尺天涯。

“姑爷快要做天子了,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安人,就没有人会不愿成全我和潘郎了。”

绣芸咬牙切齿的想,静观其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