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十章怀忠义匡胤掴亲弟 思前情念慈会故人
第十章怀忠义匡胤掴亲弟 思前情念慈会故人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748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9:20  |  分类:

奇幻小说

“默贞,意卿,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想背叛大哥,可大家都想要我做天子,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在自己的内宅中,匡胤可以把心里的矛盾,向亲爱的人诉说。

“相公你不要多虑。”默贞温柔的提示,“我们是女人,本不该管男人的事。可我们爱你,不希望看到你在这个夹缝中艰难的选择。先帝待我们赵家不薄,我们是不能过河拆桥。我表妹年纪轻轻就守寡,还要带着两个孩子,那份艰难可想而知。她身为国母,就要承受比一般人更多的压力和煎熬。她如果不是太后的话,也许不会活的这么累。我想既然大家都拥戴你做天子,证明你是深得人心的,和先太祖皇帝一样。你为什么就不可能顺从民心呢?”

“姐姐说的对呀。”意卿接着说,“自古以来,寡母幼儿坐朝执政,非铁腕女主不能成事,往往都容易被权臣利用了去,她们自己也活的很苦很累。其实有一个能让太后幼主信任的有能之士接过政权成为新主未尝不可。改朝换代不必经过流血牺牲,帝位自然易主,其实也是对太后幼主的拯救。让她们可以不必肩扛江山社稷。而现在这样的人,非相公你不可呀。”

“你们说的也有道理,但我想太后是不会答应的。朝中的老臣也都会反对。官家年幼,但说的都是实心话,他也不想这样,只想无忧无虑的嬉耍。我们的子衿是许给了宗训那孩子的,我怎么忍心去抢这孩子的龙椅呢?

“抢就抢,有什么不可以的。“

冷冷的声音忽然入耳,匡胤看到了匡义狂傲的脸。

“意卿姐姐说的太对了,这龙椅你不坐还有谁能坐?抢过这把龙椅,就像从小孩子手里抢过一块糖一样简单。先前石敬瑭就说过,天子宁有种耶?兵强者可为之尔。这个年代造反夺位算个屁事,要了他柴家江山,我们也不会亏待他孤儿寡母。哥,你不要再妇人之仁了,早作决断,我们能干一番大事业的。”

“一派胡言!”匡胤气得脸色铁青,劈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白玉般的脸颊,顿时现出五道红痕。

“你,你敢打我。”匡义手捂着火辣辣的脸,怒目而视。

意卿及时捂住了因惊讶而张大的嘴。

“啊”默贞禁不住突如其来,昏厥的向后倒下。

“姐姐”意卿慌乱的扶住默贞。

“你快给我出去。看把你嫂子吓的,她都六个月的身子了,要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的起吗?”

匡胤恶狠狠瞪了弟弟一眼,转身忙去搀扶爱妻,两个人一起把她扶到床上。

“默贞,你有没有好一点。”

匡义悻悻的退了出去。心中千般恼,万般恨,一发都涌将上来。

冬夜萧瑟的风,不只是寒冷,像刀子般剜着脆弱的心。

忆蘅将自己整个人裹在红色锦被里,还是瑟瑟发抖。

当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时,她就感到寒冷。

“夫人。”秋水端着香炉站在床边,“你冷吗?有秋水在这陪你。”

“是秋水,不是秋音。”忆蘅心里喃喃自语。

吱呀一声,门开处,一个身影幽灵般飘进屋里,冷洌袭人。

“夫人,二爷回来了。”秋水说。忆蘅立刻坐起身来。

匡义二话不说,坐到床边上飞快的把鞋蹬掉。随即将忆蘅揽入怀中。

忆蘅感到温暖流遍全身。

“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我好怕哦,没有你在,我好冷。”

“怕什么,我才出去了一会。来,宝贝,给我亲亲。”

“你,脸上这是怎么了?”忆蘅看到他脸上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大惊。

“没什么。我哥就是喜欢打人。”匡义并不在乎,“他根本不把我这当弟弟的放在眼里,只有你疼我爱我。”

“你哥哥也太过分了,”忆蘅心疼的抚着光洁的脸颊,“还疼吗?”

“不疼,亲一个就好了。”

忆蘅将朱唇迎上,轻柔的吻着。

“你哥哥向来是很疼你的,为什么今天出手这么重?你哪里惹了他?”

“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不要管。咱们睡罢。”

“那,我给你洗洗脚,秋水,去端盆热水来。”

秋水羡慕的看着这对恩爱的人,返身奉命。

“如果也有一个男人像这样宠我爱我,我该多么幸福呢。”

她立刻想到了匡美,脸红心跳。

阴冷的汴京城是那样的寂寞,毫无生气。灰蒙蒙的天幕,仿佛苍天也那么悲怆,随时会哭泣。

念慈独坐宫里,心情和窗外的天空一样冰冷。看着摇篮里粉妆玉琢的小生命,她得到安慰。

我为什么要做太后?我活着也和死了一样。

可是为了儿女,她还是得活下去。她才只不过21岁啊,国家重担扛在她的肩头。

有时夕照睡了,她安静的时候,就会想起多年以前那个春天的下午,那一年她十五岁,及笄之年第一次走出家门,遇见了天使般的他。那时她的心跳有多狂烈啊,她必须承认她从那一刻起就已经爱上他了,女孩子的手帕不是随便送人的。她到现在都不认为自己是错的。演武场上的纵横驰骋英姿飒爽,是怎样的刻骨铭心啊,至今想来历历在目。

“娘娘,禁军右指挥使赵匡义将军求见。”张德钧轻声禀告。

“什么?”念慈灰暗的眸子闪出光芒,“他来了,他要见我吗?”

“是,娘娘,他说有要事与娘娘相商。”

“快宣他进来。”念慈喜出望外,“怜香,帮我看着孩子。”

念慈飞快的坐到镜台前,梳洗上妆。因为守孝,她许久不曾梳洗。

睁开眼,我的天空一片星海。还以为,这里就是爱你的未来

为什么?黑暗之中充满期待。却传来,更多沉默的无奈

忘不了,爱只剩下手心里的温度。才知道,幸福只是短暂的幻影

匡义,是你来了,你终于肯来看我了。

匡义立于殿外,看到念慈穿戴的很整齐,白衣白裙,鬓边簪着白花,愈显清丽脱俗,忧愁满面。

相隔了五六年,匡义的面貌并无多大改变,冰蓝的眼瞳依旧凛洌摄人,肌肤雪质的洁白。只是身材已高,渐次成熟,远非当初青涩的少年郎。

“臣赵匡义,拜见娘娘。”匡义依制行礼。

“不要这样,匡义。”念慈忙伸手搀扶。“谢谢你还记得我,还可以来看我。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改变。”

“没变?”匡义冷笑,“我怎么可能没变?我不是从前的小孩子了,我知道我没资格和太后叙旧情。”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匡义。”念慈幽幽的说,“你和她,过的还好吗?”

“谢太后关心,我和我内子现在过的很恩爱,她明年会生下我们的后代。她的品貌,绝不在娘娘你之下。”

“哦。”念慈点点头,“这样就好,我希望你幸福。”

“谢娘娘,臣担当不起。”匡义还是冷冷的,“我说过,我没资格和您叙旧,我今天来,是有要事相商。”

“那,我们出去谈好吗?”念慈说,“这里耳目太多。”

腊月满庭零落残芳,一见便心生凄凉。

迎着萧瑟的落叶,念慈和曾经的爱人并肩而行。

“我真是没想到,我还能和你一起散步。”念慈的心里,怦怦剧跳。

但是匡义的话让她迷茫。

“我也知道你不想这样,做皇帝的母亲对你来说是一种煎熬。所以你应该放弃,把你的孩子从龙椅上抱下来,让我大哥来坐。”

念慈下意识的咬着唇,亲爱的人再次将她推进深渊。

要她放弃并不难,可自古以来没有这么轻易将江山拱手让人的。

“不,大周的江山是先帝打下来的,我不可以背叛先帝。”

“没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龙椅要有人来坐,可也要看适合不适合。你让那小家伙从位子上下来,好比哄走他手里的一颗糖,何况他不会在意这颗糖。”

“可惜,皇位,大周的政权不是一颗糖。”念慈说。

“任何世人眼中的名利诱惑都只是一颗糖。”匡义说的很坚决。“这颗糖的归属是人定的,你可以选择。”

念慈没有回答,低低垂首,心绪乱如麻。

耳边传来孩子的嬉笑,念慈抬首,看到几个孩子正在追逐嬉戏。

着黄袍束金冠的宗训,笑的那么开心,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皇帝,蒙着眼睛在捉猫猫。

“子衿,子衿,不要跑,我抓到你了。”

“你看,他只知道玩耍,他在意子衿比皇位还重,又何必强求他坐这个皇位呢。我不想让你的痛苦延续下去。”

“也许你是对的,可我已经没有自由,没有未来了。”

念慈幽幽的回答,两人一起走进花亭。

“五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我们最后一次相见,诀别。那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证明你曾爱过我。”

“我爱过你,我承认,但那是过去,你还沉溺在那场美梦中不能醒来。那时我也还小,不懂男女情事,是你主动的,不是我的选择。而现在,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冰蓝的眼瞳,幽幽的光,像一把冰刃刺进念慈的心房。

“匡义,你说的一切我都明白,你已经不爱我了,你想要大周的江山也没有人能阻拦。但是我求求你,看在我们相爱一场,你给我一条生路罢,背叛先帝,我必定不得善终,生生世世必受诅咒。”

念慈顾不得国母之尊,扑嗵跪倒在匡义脚下。

“你快起来,堂堂太后向臣子下跪,成何体统?”匡义将她扶起,“若我不念旧情,现在我就可以劫持你,我自己做皇帝。可是有我大哥在,他是绝没有谋朝代位之心的。”

“先帝与你大哥是结拜兄弟,先帝临终将国事交付于他,他也不会背叛先帝的。”

“背叛?你为什么老跟我提这两个字,难道你就没有背叛过我吗?女人是最容易背叛的,你舍得背叛你爱的人,为什么就不敢背叛强占你的人?你到底有没有自尊?把你自己当什么了。”

“他没有强占我,是我自愿的。从我嫁给他那一天起,符念慈就已经死了。我只是若慈生命的延续。”

念慈水盈盈的眸子,饱含着哀求。

匡义冰蓝的眼瞳凝视着,冷笑。

“我就知道,女人心海底针,所有的女人都爱骗人,越漂亮的女人就越虚伪。看来我今天白来了,到底你是太后,我是臣子,我跟你说什么都没有用。”

匡义转身大步流星走了出去,留得一个无情的背影。

“匡义,你不要,不要啊”

念慈仿若跌入万丈冰渊。

我走在迷雾花园里,寻找爱走过的记忆。半清醒半迷醉,来去的痕迹

梦醒忽然发现,已经不是原来自己。一颗心徒留下错误的相遇

落花有意流水太无情,有缘相遇擦身又分离

琴声悠悠辗转到天明,最爱的人你在哪里

落花有意流水太无情,最爱的人你在哪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