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九章惜孤寡匡胤扶幼主 劝统帅潘美遇佳姻
第九章惜孤寡匡胤扶幼主 劝统帅潘美遇佳姻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471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8:34  |  分类:

奇幻小说

“坐好,坐好。”念慈两手按着宗训的肩,始终把他按在龙椅上。七八岁的孩子,正是活泼的年龄,一刻也不肯安静。

“三叔,我不要待在这,我要找子衿妹妹玩吔。”宗训被他的母亲按的实在难受,叫喊起来。

“官家不可如此,折煞微臣了。”匡胤忙上前躬身行礼。“君臣之间,不可如此亲密,乱了君臣之礼。”

“训儿别闹,你如今是大周皇帝,要学会怎么做。”念慈两手仍按着宗训的肩,“做皇帝可不能这样。”

“做皇帝?我为什么要做皇帝啊。”宗训一脸的迷惑。“像三叔这样威武这样勇猛的人不可以做皇帝吗,父皇为什么不把皇位传给三叔,却要给我呢?我还小,我不会当皇帝的。我要和子衿一起玩。”

“官家听话。”匡胤上前拍了拍宗训,“只要官家听话,好好的坐朝,所有的事情我们都会替你解决的。三叔会让子衿和你玩。”

“好好好,我一定听话,不乱动。”宗训高兴了,立马安静下来。

“启禀太后。”匡胤这才话入正题,“今我大周国势日盛,官家突然驾崩,臣恐江南及北汉会趁我主少国疑,前来进犯。臣请太后,准臣再整禁军,征集人马,以保我大周不受侵犯,积存实力。日后才有机会完成先帝遗志,一统天下。”

“先帝已经把大权都交给了你,你认为该怎样便怎样罢。哀家是女人,只主内宫,照顾好官家便是。”

念慈的眼色苍白,语音薄弱。

“谢太后。”匡胤心中一阵酸楚。他同情念慈,她并不是无情无义的女人,她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命运给她荣华富贵,却不给她幸福。

神啊,保佑她罢,保佑她们母子平安。我一定会保护她们,完成大哥一统天下的遗愿。

“点检大人,这可是你的好机会呀,千载难逢。你如今执掌兵权,只要你一声令下,那小家伙就得乖乖从龙椅上下来。你还犹豫什么,这是天意,我们大家都希望你做天子。“

赵普看着匡胤犹豫不决的表情,慷慨地劝说。匡胤毫无反应。

“是呀,哥,你不是一直想干一番大事业吗。可你就算打下了天下,你也得不到什么。那个七岁的小屁孩他懂什么,坐在龙椅上指手画脚,我们有什么必要保他?军师说的对,你一声令下,便可取而代之。”

“住嘴!”匡胤狠狠瞪了匡义一眼,“你年轻气盛,什么都不懂。我受先帝临终托孤,照顾今上孤儿寡母,怎能有废主自立之心?你想让你哥哥做一个不忠不义之人?我不能。”

“点检息怒。”赵普道,“这不仅仅是我和小将军的想法,我们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想当初蜀汉先主刘备,白帝城托孤于诸葛亮。后主刘禅同样年幼无知。诸葛亮手握军国大权,却不肯按先主遗言取代庸碌无能的后主。结果怎么样?虽屡战屡胜,最终病死五丈原军中,出师未捷身先死。点检大众您今日的处境,便如诸葛武侯,如不尽快作出决定,只怕结局会和武侯一样啊。”

“是呀,军师言之凿凿,合情合理。大人您尽快拿主意罢,我们都听你的。这个皇位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我们出生入死南征北战,为大周打天下为的什么?只不过想要凭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安享太平富贵而已。那小屁孩能理解我们的心情吗?你如果理解我们,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一干禁军将领,看着匡胤的眼神,满含期待。

看着弟兄们的信任与期待,匡胤感觉有些脸红。

“此事改日再议,让我好好考虑一下。今日已晚,大家都回去罢。”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婆婆妈妈的干不了大事。”匡义不满地叫喊起来。

匡胤充耳不闻,起身走出营房,径自上马,离去。

“也许现在还不是时候,小将军,不要怪令兄犹豫不决,他是把忠孝节义看得高于一切的人。废主自立虽是大势所趋,而且一定能实现。但对于点检大人来说,却是违背道义的。他需要时间好好考虑。”

赵普扶着匡义的肩,深有感触。

“军师是最有办法的,我们都拜托你了。”高怀德说,“要不了多久,我们一定要立赵点检为天子,那样我们才能够施展抱负,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

每一个人的信心,都寄托在匡胤身上。

多年前拥立的一幕,即将重新上演。

“点检大人请留步。”

匡胤驾马未出军营,便见一名小校立于马前,挥手。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匡胤勒住了马。

“属下潘美,有事要和大人讲。”潘美举起手中一块木牌,请大人看看这个。

匡胤接过木牌,乍一看,脸上立马蒙霜。

“点检做天子?难道说的是我,你不要造谣生事。”

“大人,我实话对您说了罢,这一切都是军师安排的。当初官家回师途中得病,军师便造了这块木牌,命属下亲手交与官家。官家太信任大人您了,就把军权交给了您。军师说过,大人您是真龙天子,迟早要取代他柴家江山的。”

潘美怪异的表情,冰冷的眼角隐藏着神秘。

“我是真龙天子?好,你不怕谋逆,我现在还不想谋逆。到我家去坐坐如何?”

“多谢大人。”

两人回到了赵府门前。开门的,恰恰是绣芸。

“姑爷回来了。”绣芸一边接应,一边眼神却盯住了一旁的潘美。

潘美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相貌堂堂,虽不及匡胤英武,但面目白皙,骠悍结实,具备让女性垂青的条件。

绣芸年纪也不小了,如果是一般闺门女的话早该出阁了。但这是第一次产生心跳的感觉。

“绣芸,你快去置办酒菜,告诉两位夫人和安人,我今晚有客,不和她们一起吃了。”

“是。姑爷。”绣芸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厨房去。

潘美不错眼的盯着绣芸的背影,痴痴然。

“大人,这位姑娘是……”

“内子的陪嫁婢女,绣芸。”

“大人府上的婢女都如此美貌,想必尊夫人更是绝色了。”

“你小子嘴还真甜。”匡胤笑言,“今日你到我家中来,饮酒须要尽兴。”

绣芸端着酒肴,一溜小跑穿过长廊,心情特别的愉快。

廊下的窃窃私语,引的她停下了脚步。

一丛深色的菊花背后,一对少男少女相对而立,深情的对视,两双手紧紧挽在一起。

绣芸惊恐的看着,不知所措。

那是匡美与秋水,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一起了。

绣芸的脉搏急剧的加快,待将酒肴送进花厅,冷汗已在满额淋漓。

匡胤还在和潘美交谈,但一听到她的脚步声,潘美立马抬起了头。

“绣芸姑娘,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你的脸色怎么这样?”

“啊。”绣芸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忙将手中物事放在桌上,“没事的,贵客不要取笑。”忙不迭掏出罗帕,揩起额头。

“厨房里还有个菜,待奴家去端来。”绣芸匆忙转身退了出去。

“绣芸姑娘可真是楚楚动人。”潘美赞叹道,“她年纪不小了罢,还没有许配人家吗?”

“她今年也有二十出头了,一直跟着内子。怎么,难道你看上她了?”

“先别提这个,大人。”潘美摆摆手,“您想好没有?属下这可是跟您掏心窝子说实话的。现在朝野上下,有几个人不支持您的?就连京城里说书的老郎都讲您是真龙下凡,天下注定要归您的。军师他说的很明白,您如果不快作决断,而是学诸葛武侯一样鞠躬尽瘁辅保幼主,那中原可就前途未卜了。南方我们已经征服了,可还有北汉、契丹呢。您是要继承先帝遗志一统天下的。可无论您能不能做到,这时势对您都是不利的呀。”

“此话怎讲?”

“先说您日后东征西讨,若能一统天下,您的功劳可就是前无古人,甚至可以压倒诸葛武侯了。可那小家伙他并不傻,还有太后照顾他呢。以后他长大懂事了,多半会忌您功高震主,难免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啊。换过来说,您如果不能一统天下,结果不是战死沙场就是亡国为奴,善终也会带着遗憾,不值当啊。退一万步讲,您平定了天下,位极人臣,官家也能对您言听计从,那也难保没有人在背后捅刀子。自己打下的江山该自己坐,为什么要和人分享呢?”

潘美说的很轻松,显出一副高瞻远瞩的神情。

“哼哼。”匡胤眼中射出犀利的光芒,“你小子是来做说客,这些都是军师教你的嘛。不错,这些利害关系我懂。我如今辅保幼主,是与武侯相似,但武侯掌权而不专政,出师未捷身先死,落得青史好声名。武侯的对手司马氏父子同样面对幼主,却不惜一切独揽大权,最终兵变高平陵夺取了政权,不也一样遗臭万年?我赵匡胤一生洁身自好,没有理由做不忠不义的事。”

“大人,此言差矣。”潘美饮了一口,“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也当遗臭万年。武侯正是因为太看重道义,对得起天下却对不起自己。司马家何曾为曹魏打下江山?与大人岂可相提并论。大周的江山如今也有一半是您的。古人云:盖棺论定。大人还是先自己坐上龙廷再说罢。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是干不成大事的。柴家的江山让一个七岁的小娃子来执掌,正说明气数尽了。”

匡胤的表情依旧阴郁,没有回答。

“大人,您可以认为属下这些话都是放屁,但属下是真心的,我们大家想法都一样。您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人生苦短,白驹过隙,抓住有限的时间做力所能及的壮举,是最实在的。不要因为有太多顾虑错失良机啊。”

潘美饮完了杯中酒,立起身施礼。

“属下告辞了,请大人代属下向绣芸姑娘问好,我喜欢她。”

潘美大步流星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匡胤看着那背影,心中翻起千重巨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