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六章撞灵柩宝仪哀故主 弄琵琶娥皇慰夫君
第六章撞灵柩宝仪哀故主 弄琵琶娥皇慰夫君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7:01  |  分类:

奇幻小说

天渐渐亮起来了,深宫里仍是一片死寂。

呜呜咽咽的洞箫,还没有停息。秋音清水般的眸子,缠满血丝,嘴唇已成了乌紫。

“秋音,你不要再吹了,你心里的苦我知道,可是我大哥他希望我们好好的生活下去,你不要再糟蹋自己了。”

秋音的手垂了下来。

“从今后,再也没有人能让我快乐和伤心了,最亲密的朋友,最爱的人都弃我而去,我还是要孤孤单单的生活。”

“不,秋音,你不是孤单的,你还有我,我和娥皇、嘉敏,都会帮助你,让你和以前一样愉快的生活。”从嘉挽住了秋音的肩。

“谢谢你,从嘉,忆蘅不在了,弘冀也不在了。我不知道我以后还要为谁生活下去。我该走了,我会来看你的。”

秋音起身,看着从嘉憔悴的脸,匆匆离去了。

从嘉感到茫然。

没有人会想到弘冀是怎样的抱憾而死,这世界有着太多遗憾太多无奈太多痛苦,但是没有人能够扭转这一切。生命本来就承担着不能承载的轻与重,生与死都只是弹指一挥。

“老天,难道真的是我做错了吗?要这样的惩罚我。弘冀有什么错?老天这么早就把他带回去。”

李璟呆滞的看着凄清的灵堂,语无伦次。慧如说:“老天总是不公平的,让无辜的人来顶罪。”

灵堂里一片泣声,宝仪将新采的白菊放在棺木上。

“爷,请你安息罢,凤儿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众人未及注意,宝仪的脑袋重重磕在了棺木上。

殷红的血,溅红了雪白的菊。

“宝仪,宝仪”从嘉一迭声呼唤。宝仪的脸是惨白的,无怨无悔。

“你还是个孩子,你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不可以轻生啊。”

宝仪还是没能如愿,醒过来时,对着镜子看到头上渗血的绷带,喃喃地说:“我要为你戴孝的,可是孝染了红,这不合适啊。”

娥皇把她紧紧抱在胸前。

所有的故事,都没有结局,然而都会告一段落。

经过了大风大浪的李璟,从痛苦中慢慢恢复过来,想要另做打算。他清楚自己的身体,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是该多注意了。没有了弘冀为他操持政事,李璟越发懒散,看到奏章就头疼。

“国主是否另立太子?”大臣们问。李璟说:“若立太子,从嘉是最合适的。”

钟谟进言:吴王年轻,并无意于政事,或许没有这个能力,不如立纪国公从善为好。李璟很不高兴,一道旨贬了钟谟的官。

“从嘉年轻,能力还是要靠锻炼的。”慧如讲,“如果我们能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君主。”

李璟说:“那我们该怎么做呢?他整天只知和娥皇在一起吟词抚琴,别的什么事也不管。”

“这件事让我去和娥皇讲,从嘉是最听她的话的。”慧如说。从嘉和娥皇夫妇早已迁出宫中,到自己的府第居住了,说是因为宫中的戾气太重,仲寓会被传染。

慧如事先并没有派人通知,她想看看他们生活得怎样。

当慧如走进府宅的时候,从嘉和娥皇都是惊喜的。

慧如说:“从嘉,你们在这里生活的还好罢。”娥皇说:“托母后的福,这里生活不错。”

侍女琉珠,抱着七个月大的仲寓走了过来。小小人儿粉妆玉琢,眉目如画,和他的父母一般清秀漂亮。

“好孩子。”到底是隔辈亲,慧如高兴地把仲寓抱起来,爱不释手。

娥皇看出慧如有事,便接过仲寓,交给琉珠抱去。

慧如说:“从嘉,你带仲寓去玩罢,我有话要和娥皇讲。”

“儿臣遵命。”从嘉说,“琉珠,宝仪,我们先回避一下。”

慧如便拉了娥皇的手到亭中坐下,娥皇说:“母后无事不会登门,有事尽管说罢。”

“娥皇,你果然冰雪聪明,如今朝中情势你们清楚,官家他没有精力继续理政了,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我们只剩下从嘉、从善、从镒和从谦了。从嘉居长,作为储君是理所应当。你是唯一可以为他作主的人,所以我和你谈这件事,是想要你帮帮他。从嘉不是耽于功利的人,这点我最清楚。”

娥皇心里一沉,平静的生活这么快就要被打乱了。她当初的预感果然不错,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是的,母后,现在从嘉应该担负起国家的重担了,我也希望他这样,我会好好帮他的。娥皇平淡的回答。如今情势所趋,从嘉作为长子,当挺身而出为国效力才是。”

“娥皇,你真是懂事的好孩子。”慧如面露喜色,“那你们停几日便回宫罢,官家想要从嘉代他监国。从嘉需要培养一些政治上的能力了。我相信你可以帮助他。”

“嗯,我会的,母后。”娥皇敷衍的回答。

她和他一样,都对政事毫无兴趣,像现在这样书画琴棋诗酒花的生活方式,都希望可以持久。

“现在我们终于要面对现实了,从嘉。”娥皇柔柔的说,“你和我都不希望的,可它还是来了。”

“这只能说是命运,我们都逃不脱命运。”

从嘉显的很淡然。

“我不希望做万人之上的君王,我没有君临万民的能力。何况我们现在已经向中原称臣。唐国剩下的只是一个烂摊子。我只会书画诗词,坐龙椅太不合适了。”

“父皇说过,古往今来所有的君主,没有一个生来就懂得如何治国平天下,这重担既然落在了你肩上,你就该勇于承担。”

娥皇盈盈如水的眼眸,闪烁睿智的光芒。

“我知道,朝中还有许多元老重臣,是一心保我唐国的。徐铉、韩熙载、潘佑,都很有能力。武有林仁肇、朱令贇,也都是忠君爱国之士。我唐国的实力依然还是很强的,至少在南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与我们抗衡。当初吴越王钱弘佐,小小年纪便那么有魄力,独自承担起国家重担,若非奸人所害,今日我们可能又多一个劲敌了。吴越国唯中原王朝马首是瞻,我们称臣也不过是为了保全自身。为了我们的幸福,你坐这个位子是理所应当。”

从嘉欣喜地将娥皇揽入怀中。

“你说的太对了,只要能求得平安,我们还可以继续这样生活,知足常乐,我们可以无所求。”

夜已深沉,夜风如醉。月也朦胧,鸟也朦胧,一切都在朦胧中。

“娥皇,再为我弹唱一曲罢,我想好好看看你。”

娥皇纤巧十指,拨弄琴弦,乐音清妙:

记得当时月朦胧,两心融一心共。车如流水马如龙,风情千万种,小楼东

习惯独自看夜空,一人看两人侬。是你把黑夜点亮,一张熟悉的笑容

大壁题诗山河梦,情是伊人最浓。水中月雾中花,只有唯一的你能懂

习惯独自看夜空,一人看两人侬。是你把黑夜点亮,一张熟悉的笑容

当阴霾的冬雾散去,一缕春晖降临的时候,宫中的哀伤还未淡化。

而周国的使节到了,这让李璟有些不安。

“大周特使,户部侍郎陶谷,见过唐国国主。”名叫陶谷的使臣显得很不友好,有些盛气凌人的态度。满朝文武无一人抬眼看他。

“我大周皇帝闻国主爱子新丧,特遣我前来吊问。”陶谷有幸灾乐祸的神情。站在父亲身边的从嘉,厌恶的看着他。

接下来的谈判让李璟感到无话可答。

“我们官家希望国主想开一些,既然唐国已是我大周臣属,为何国主还要死守着江南这块地方不放呢?到汴京接受官家册封,仍可安享太平富贵,有何不可?天下一统是迟早的事,如国主可以通力合作,便省去许多纷争,免得生灵涂炭啊。”

“割地称臣,交纳贡赋,我们唐国给你们付出的够多了,为何还要得寸进尺?”耿直的钟谟首先站了出来:“我们唐国虽小,国力也不强,但我们应该保留自己的主权。”

“主权?你们有什么主权,我周国两次讨伐江南,你们兵衰将弱,哪次不是割地求和,狼狈投降?天下本一家,你们唐国本就不应该存在。纳表献土,自然消亡有什么不好?做人家的臣属,偏安江南一隅,你们就不觉得丢人吗?”陶谷的口气依旧是轻蔑的,根本不把南唐君臣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唐国为什么不应该存在。当年朱温篡唐自立,搞的天下大乱。我烈祖皇帝乃大唐帝冑,在江南另立朝廷,天经地义。应天命而生,有什么不应该?天下人都知道你们周国是夺人家汉室的江山,还要把人家赶尽杀绝。”钟谟的倔性子,决定了他要一直据理力争。

“哈哈哈……”陶谷愈发轻蔑的大笑,“大唐帝胄?说的倒好听,天下人谁不知道,你们烈祖皇帝只是南吴徐温收养下来的,连家乡、父母都不知道的野杂种。还敢说是什么大唐宪宗皇帝之后,吹牛都不打草稿。”

如果弘冀在的话,一定会当场要了他的命。

一向冷静的韩熙载不动声色,他想,对付这样的人,需要用些手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