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三章感深恩宛鸿空许愿 绝初衷忆蘅问前情
第三章感深恩宛鸿空许愿 绝初衷忆蘅问前情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935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5:20  |  分类:

奇幻小说

秋音无法相信,忆蘅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匡义说: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我们都无力回天。

匡义让秋音和宛鸿都看到了那具满脸血肉模糊的女尸,唯一可证明身份的就是颈上的水晶珠链。

“这水晶珠链,除了姨娘,别人都没有。师父你是知道的,这是姨娘,真的是--”

宛鸿抑止不住悲痛欲绝,哭得死去活来。周围这许多人,劝也劝不住。

“宛儿,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姨娘要是活着,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子的。”

秋音抱起宛鸿时,她气若游丝,一歪头便昏倒在秋音怀里。

宛鸿是七个多月早产生下来的,先天本就不足,因而体弱多病。

秋音想:今后我一定要好生照顾她,陪她一起长大。

两天后,秋音已经抱起了一只装有骨灰的瓷坛,他要带宛鸿和仁善一起回去。

匡胤在残缺的正阳桥前,为他们饯行。

“宛儿,再见了,你是有情有义的好孩子,能和你相遇是缘分,我会记得你的。这一别,又不知何时再见了。”

匡胤怜爱的看着宛鸿天真的脸,掏出手帕来为她拭泪。

“谢谢你。”宛鸿翦水大眼,流转醉人的光,“我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的。待我长大了,我会来找你,用一辈子来还你。”

“是吗?”匡胤觉得好笑,四五岁的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不可思议,“好啊,我等着你,你说话可要算数啊。”

“会的,等我长大了,我会变成江上的鸿雁,飞过长江到北方去找你,你等着我,我一定能学会飞的。”

你等着我,等我长大了,我会变成江上的鸿雁,飞过江来找你。我会用一辈子来还你。

秋音将骨灰坛放下,把宛鸿抱到马上去。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秋音,你真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可你偏偏生在江南。你若到我周国来,必将大有作为。”匡胤挽住秋音的手,动情的语音透着惋惜。

“南唐虽然腐朽,可毕竟是我的根,我不能背离。虽然我们只相处了这几日,但你的英勇豪气让我敬服。你与从嘉,一文一武,都是当世绝代的人物。我想,以后若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

“秋音,如果我们真的灭了唐国,你会恨我,恨我们的国家吗?我想以后我们应该还可以做朋友的。”

“天下一家,哪里还有什么南北之分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大势所趋。天下自唐末以来四分五裂,百姓流离失所骨肉分散,所期盼的就是一个统一。你们周国皇帝雄才大略励精图治,力图天下归一。我想你是投对了明主,如果我将来不恨你的国家,那是因为你。”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秋音,宛儿这孩子以后拜托你了。如果你没有来,我想她会成为我的女儿。再见了,秋音,我会记得你的。”

匡胤眼中那一抹赞许之色,让秋音永远无法对他产生一丝的恨意。

“秋音,我们走罢,既然注定了要离别,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仁善已经不耐烦了,催促秋音快快上马。

“林姑娘,你相信我们后会有期吗?”匡胤突然对仁善喊了一嗓子。

“在我有生之年,我希望后会无期。”仁善对匡胤的态度并不友好,回头甩给他一个轻蔑的眼神,便腾身上马,一骑远去。

她还是太年轻,心高气傲,如果不能够理会世事收敛一些,一定会吃亏的。匡胤心里想着,回头看到匡义正在近前,冷笑挂在唇边。

“哥,你以为这丫头将来会是我们的敌人吗?”

“她是,但堪与我大周为敌者,只有她兄长林仁肇一人。”

匡胤深知南唐朝中乏人,除了已经崭露头角的林仁肇,其余皆庸碌无能之辈。太子李弘冀虽一心振兴国势,残酷的现实却容不得他。

忆蘅被匡义安排的车马先行送回了汴京。匡义给母亲写了一封信,告诉母亲他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妻子,要母亲赶快为他们操办婚事,不久后他就会回来。

汴京一天天的近了,忆蘅明白她终于要为人妻了,她的誓言破灭了。

“上天啊,请你惩罚我罢,我是贪生怕死言而无信的人,请保佑我的宛儿,还有我姐夫,还有秋音,保佑他们平安罢。要怎么惩罚我我都没有抱怨的。”

望着茫茫前方,忆蘅无言的祈祷。她只觉得自己的罪孽,几生几世也偿不清。

看着腕上的宝石手链,光彩依旧。忆蘅心中千般悔,万般恨,无法回头。

于是又想起那一年,在街市中与秋音初见-

她只是到街市去买些菜蔬,为家人做晚饭。不巧又碰上了骑马的少年。

“姑娘当心”

“啊”

她抬头,已是不及,扬起的马蹄让她不知所措,跌倒在地,手里的篮子落地,滚出老远。

秋音下马将她扶起,帮她捡起散落一地的青虾和菜蔬,只是鸡蛋全都摔碎了。

上一次骑马撞到她的人,害她失去姐姐。忆蘅从来也不愿去想他,只是秋音让她无法抗拒。

那天晚上,秋音在她家吃了晚餐。林仁肇得知秋音便是忆蘅订过亲的未婚夫,当场就要她和秋音择吉成亲。

她不能违背在姐姐灵前立下的誓言,断然拒绝,要求退亲。

秋音是那般的善解人意,把订亲的宝石手链还给了她,毫无强求。

以后的几年,秋音便常到林家来,送给她和仁善各种天然的礼物,是听潮苑出产的花粉、蜂蜜和各样水果。

宛鸿渐渐的长大,秋音便陪她玩耍,教她读书识字,吹箫抚琴。

忆蘅希望宛鸿能够快快乐乐的成长,无忧无虑。可如今一切都已成空。

她与仁善自幼一处玩耍,亲如姐妹。直到秋音的出现,打破了曾经的美好。

她知道仁善爱秋音,爱得比她更深百倍。正因为如此仁善恨她,想要忆蘅从她和秋音的世界里消失。

她想:如果爱情是不能够分享的东西,而她恰恰又无法接受这份或许不属于她的感情,那么就把它让给最需要的人罢。作为一个女人,她渴望生活,渴望爱。然而爱于她是那么虚无飘渺。

匡胤和匡义的母亲杜氏,此时正在家中端坐,为两个月大的孙子缝制新衣。

杜氏闺名梦娴,是个知书达礼、家教严厉的妇人。当年匡胤和匡义的父亲赵弘殷生逢唐梁战乱之世,浪迹天涯,投身在洛阳夹马营的杜家做佣工。梦娴看上了他,便自主下嫁给他,果然她有旺夫之相,赵弘殷后来效命后唐,做到禁军飞捷指挥使,两年前随驾出征淮南,在滁州患病去世。梦娴便一个人顶起了这个家。

梦娴生有五子二女,除了早死的长子匡济和幼子匡赞,现在还有匡胤匡义和他们的弟弟匡美。弟兄三人都在朝效命。

“安人,门外来了一驾车,有个好漂亮的姑娘,说是有事求见。”使女绣芸急匆匆跑上前厅禀告。

“哦。”梦娴放下手中正做着的活计,绣芸把书信交上去。梦娴拆开细读,脸上渐渐绽开一朵喜悦的花。

“绣芸,快把徐姑娘请进来,别让人家老在外面待着。”

绣芸行事爽利,无一时便把忆蘅带到了厅堂上,忆蘅羞羞答答,向梦娴跪下施礼。

匡义是梦娴最爱的儿子,他所要的就是梦娴所要的,他爱的也是梦娴所爱的。

“好标致的姑娘啊,过来让我看看。”

忆蘅忸忸怩怩走过去。梦娴拉过纤小的手,细细端详:“这双手长的真好,一看就是做女工的。这脸蛋长的也俊,到底是江南出美女啊。告诉我,你多大了?属什么的?”

“我,我是壬子年生的,十八了。”

“你叫忆蘅,好好听的名字,是哪两个字?”

“忆是回忆的忆,蘅是草字头下平衡的衡。”

每次提起自己的名字,忆蘅都不免想起年少时遇到过的那个女冠,对她说过的话:“忆蘅,好名字,水上飘零,无根无凭。依小姐面相来看,命中也有大福大贵,而且多子多福。只可惜红颜薄命,幸福难以长久。”

那时的她,少不更事,并不理解那仙风道骨的女冠所言何意。

也就是那女冠走后不久,她被一驾飞驰的马撞倒,于是她的命运就此改变。

马上的那个金冠黄袍的少年男子,也许是对她用情最深的人,却是她终生所恨之人。

他是南唐的太子--李弘冀,也只有他,知道自己背负着振兴南唐的重任,不似他那诗赋风流的父亲和弟弟。

只因他爱上了她,就注定受一世的忧伤折磨。

匡胤和匡义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梦娴便让匡胤的妻子默贞照顾忆蘅。

默贞出身名门,是周世宗皇后的表姐妹,生得端庄秀丽,为人自是温婉贤淑。

她打发贴身的陪嫁使女绣芸,给忆蘅打扫了一间上好的厢房暂住,一切都安排妥当。

忆蘅望着眼前这个一脸和气的美丽妇人,真不知如何向她开口。

默贞倒是很热情,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问她是怎么和匡义认识的,家里还有什么人。

她当然不敢如实相告,只是搪塞说,她的父母亲人都已在战乱中死去,是匡义救了她的性命,因此上以身相许。

“匡义他已经快二十岁了,是该娶妻成家的了。若不是我那若慈表姐去世得早,也许念慈表妹现在已经和他成婚了。这世间的姻缘,就这么捉摸不定。”默贞感叹了一番,也把这个家里的事都告诉了忆蘅。

原来匡胤少年时,和邻家的女孩贺意卿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因两度改朝换代,家里境况一直不好,十八岁那年他为了保护意卿,打死了后汉大将韩通的儿子恶少韩威,被迫离家浪迹天涯。

后来后周太祖郭威黄袍加身被拥立为帝,他作为郭威麾下得到提拔,而且他与郭威的养子,如今的世宗皇帝柴荣又是自幼相识的结义兄弟,父亲也再度被起用。这时的他也早就过了结婚成家的年龄,准备和苦等了他四年的意卿成亲。可是梦娴瞧不起意卿卑微的出身,死不同意这门亲事,硬是逼着匡胤与默贞成了亲。

“你知道吗?在我和他成亲的那天晚上,他没有和我同房,他逼我把嫁衣凤冠都脱下来,拿着就去和意卿洞房了。安人不喜欢意卿,为了不让她破坏我们的婚礼,把她锁在了后楼上空房里。相公他真是有情有义的,他可以不顾我的处境,坚决和他喜欢的人成亲。我理解他,所以我怕安人发现我们没有圆房,就把自己的手指割破,把床上的喜带染红。我想,如果我没有那么做,他也就不会理解我,和我像现在这样的相敬如宾。”

“是吗?”忆蘅像听故事一样,虽然她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姑娘,怎么也不敢想像新婚之夜独守空房的感受。

“后来,意卿就生了她和相公的第一个孩子,叫德昭,现在已经六岁多了。安人得了孙子,这才同意让相公纳她为妾,但是要她把德昭给我。她又给相公生了个女儿,叫子衿,今年也已经四岁了。”

一说起孩子,默贞就一脸幸福的模样。

“我现在也为相公生了个儿子,叫德坚,才两个月大……”

“娘,娘,弟弟醒了,肚子饿饿,娘快去--”

稚嫩的声音,一个六七岁大的男孩儿飞奔入室,后面还跟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儿。

忆蘅一时无语凝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