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二章救佳人秋音涉险 送情敌仁善无心
第二章救佳人秋音涉险 送情敌仁善无心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553  |  更新时间:2014-04-05 07:55:05  |  分类:

奇幻小说

叶秋音义无反顾走出房间,解开自己的马。这一去,是否永不回头。

“秋音,你是要干什么?你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哪里,现在兵荒马乱,你连你自己的安危也不顾吗?”

林仁善一心劝说她所爱的人,陈明一切利害。秋音不为所动。

“虽是我和她退了亲,可在我心里,她仍是我的妻子,宛儿现在也生死未卜,你说我怎么坐得住?”

秋音一跃上马,马缰却被仁善死死拉住。

“你放开我,仁善,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的。”

“不要,你以为我就不紧张我的兄长了么?我跟你一起去!”

仁善脾气向来火爆,现下这样的情况,她最亲爱的人都让她揪心。

仁善跨上自己的马,和秋音并驾齐驱,一起离开了听潮苑。

秋音虽本身姓叶,却也姓萧,他出生才四个月便被送给给事中萧俨为养子。萧俨为人忠直,不为南唐中主李璟信任,因此被贬黜,郁闷而死。秋音秉潘安之貌,富子建之才,且文武双全。虽与太子李弘冀、吴王李从嘉交好,却从不愿入朝为官,只隐居在父亲留下的听潮苑,读书习武,以育花养蜂娱情。

自从四年前第一次见到秋音,仁善的心魂便被他尽钩了去,她是从未见过这般丰神俊逸气质典雅的男子。那一年她也才十四岁,与嫂嫂忆萍的妹妹忆蘅同年。自从嫂嫂难产死去,她便对原先视若姐妹的忆蘅,产生了一层捅不破的隔膜。

秋音的出现使这层隔膜更加深化,仁善看得懂秋音眼中的深情,对的不是她,是忆蘅。忆蘅一岁多就由父母作主许配给了秋音。徐家给萧家的订礼是一串宝石手链,一直戴在秋音的手腕上。而萧家的订物,则是一条水晶的珠链。

但是秋音再见并爱上忆蘅的那天,忆蘅就明确表示要退亲。宛鸿才出生不久,没有母亲,需要她的照顾,她怕自己嫁了人,宛鸿将会无人照应。仁善一心随兄治军,根本没心思放在这个小东西身上。

善解人意的秋音,毫不犹豫的把宝石手链还给了忆蘅,这让忆蘅感动万分,要把水晶珠链还给他时,他却婉言谢绝。他们的感情,也就从那一天建立起来了。

仁善恨忆蘅,不只因为秋音的心在忆蘅身上。更因为她一心效命的主帅,太子李弘冀也爱着忆蘅。

弘冀只为见过忆蘅一面,就对后宫佳丽再无兴趣。而忆蘅,对他充满了恨意。只为在宛鸿出生的那一天,她被他召进宫去,险些遭他非礼,回来时,姐姐已经出血过多,喊出了宛鸿的名字,便合上了双眼。

所以,忆蘅立誓终身不嫁,为姐姐抚养女儿。

在仁善的眼里,清纯如出水芙蓉的忆蘅,根本就是个祸水,是个妖精。

“如果她永远不回来,我也就少了一个冤家对头。可是宛儿必须回来,我哥哥他就这么一个骨肉。”……

此时的宛鸿,一直在赵匡胤的临时寓所里,平安而快乐。

匡胤每天忙完了军务,都会陪她玩一会。他在家时也常哄着女儿子衿。

宛鸿不知对他如何称呼,一直是“你”。

“你对我太好了,你能帮我找到爹爹和姨娘吗?”

宛鸿对匡胤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虽然他的胸膛让她眷恋,可最思念的还是亲人。

“现在战事吃紧,我要不了几天也该领兵离开此地了,我会派人送信给令尊,让他来接你的。至于你的姨娘,我已经派人去找她了,如果上天眷顾,应该很快就能找到。”

匡胤这番温柔的话语,可以让宛鸿获得暂时的喜悦。

匡胤不知道,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弟弟匡义,这些天行动有些诡异。

也没人知道他是去陪一个女人,是他的心爱之人。

匡义也注意到哥哥身边有个仙子般的女童,眉眼与他的女人有几分相似。这其中的一切他当然都知道,忆蘅把她家里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匡胤打发匡义去寻找忆蘅,匡义自然是装模作样去了,只说是人海茫茫,不知伊人何处。

“哥,我们很快要离开这里,带着个孩子终归是不方便。想当初晋朝宰相羊祜,仁服东吴陆抗,部下俘虏了吴将的两个孩子,羊叔子便派人把孩子给送了回去。那两个孩子的父亲感念还子之恩,后来便投奔了晋朝。我们现在是不是把这孩子给她家人送还回去。”

匡义一席话,匡胤点头称是。可惜他并不知道林仁肇如今在哪里。

“匡义,如果在我们离开之前仍找不到徐姑娘的话,对宛儿却没有一个交代。今天前方战报来说,官家已经计划横渡长江,直取金陵了。李璟已经答应退位,让位给太子李弘冀。我想你还是去见官家一面,捎书到金陵,让林仁肇自己或是他妹妹还是别的什么亲信来接宛儿就可以了。”

“哥哥果然好想法。”匡义觉得这样很好,他怕夜长梦多,决定今天就打发亲兵,把他的新娘送回汴京家中,交由母亲照管。忆蘅虽与他相处了这几日,却还不大屈从,总是哭。

天色苍白得没有一丝阳光。呜咽的箫声,在早春萧瑟微寒的风中,格外伤神。

秋音孤独地立在残缺的正阳桥头,手持一管青玉的箫,希望用箫声传递他的思念。

“你愿意吹,就在这吹上一阵好了,我知道你经常失眠,吹箫吹上一夜也是常有的事。”仁善素知秋音秉性,也不管他,就自顾自走开去,想找找这里有没有地方可以借宿。

越走越远,走出去十来里路,仁善只发现了一所孤零零的房舍。

她听到里面传出男女嘻笑之声,感到奇怪,就上前推开柴门。

命运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距离的远近,并不是问题。

只这一推,仁善大惊失色。床上一个少年男子,正拥着一个少女厮缠蜜语。

“善妹,怎么会是你?”忆蘅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仁善一眼就认出是忆蘅,一时也惊得眼珠子都突暴了出来。

匡义并没想到竟会有人搅散他的好梦,立时放开忆蘅,跳下床来抽出长剑:“你,你是何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奇怪,我的蘅姐怎么会在你这里,你和她到底怎么了?”

仁善虽然年轻,毕竟经过的世面比忆蘅多很多,这时显得比较淡定。

“那么,你是忆蘅的姐妹了。”匡义放下心来,“你的蘅姐已经是我的人了,你想怎么样?”

忆蘅羞愧万分,将袖掩面,不敢直视仁善的目光。

“没什么,公子可否报上名来?看你是否配得上我天姿国色的蘅姐。”

仁善赞赏地看着面目俊朗的匡义,只觉他端的是龙章凤质。

“在下赵匡义,在周国军中担任一名小小校尉,家兄赵匡胤,是周国皇帝的义弟,殿前都指挥使。”匡义很自然的回答,气定神闲。

“你就是那赵匡胤的弟弟,怪不得我看你有些面熟。”仁善点点头,匡义却有些不大自在,只因他面对的是个女子。

“怎么?姑娘认识家兄?”

“岂止是认识,一年多以前,在正阳桥头,还曾激战一场。”那次战斗让仁善终生难忘,便牢记了赵匡胤这个名字。

“原来你就是林虎子的妹妹,失敬失敬。”匡义心中倒又生出了些许敬畏。当初匡胤回师后,一再在家人面前说起林虎子和他妹妹的英勇,匡义年少,还不曾听闻世上有如此威武的女子。

“承让承让,既是故人的兄弟,我也就不客气了。”仁善此时心中却打起算盘,赵匡义既是这般形容俊美,英气勃发,倒也与忆蘅正是天生一对。如果忆蘅从此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再也不得与秋音相见,那么她正可乘虚而入。

一时间魔障侵上心头,仁善便作出了这个可能会让她悔恨一生的决定。

而且她从匡义口中,得知宛鸿正在赵匡胤身边,一切安好。

“我们可以作一个交易,赵将军,你领我和我的同伴去见令兄,接回我侄女,我就替你隐瞒此事。你就可以把我的蘅姐带回汴京,洞房花烛了。”

此言正中匡义下怀,连连对仁善道谢:“小生得林姑娘成全,不胜感激。趁现在还没人知道,我马上去办。”

仁善欢喜不尽,看看仍然呆若木鸡的忆蘅:“蘅姐,这可真是天赐机缘,给了你一个这么好的女婿。今后你我也许就不再相见,我不会忘了这些年的姐妹情分的。”

“善妹,你……”忆蘅欲哭无泪。

“你放心,我是宛儿的姑姑,我会好生照顾她的。她是将门后裔,以后也要为保唐国江山效力。”

仁善将手拢拢头发,冷冷的看着忆蘅。

忆蘅无言以对,泪珠却大颗大颗的滴落。

“你哪里去了?害我找你这半天。”

秋音在城门口找到仁善时,连连抱怨。仁善笑着说:“你急甚么?我找到宛儿了,她很好。”

“真的?”秋音大喜,“她如今身在何处?”

“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周国的大将赵匡胤么?蘅姐和宛儿失散,宛儿是他救的。”仁善拉起秋音的手,一看匡义正驾马而来,忙挥手道:“小将军你果不失信,我们现在就去见令兄。”

匡义领着两人到了营中,匡胤一听说是林虎子的妹妹来了,甚喜,对宛鸿道:“你姑姑来接你了,你可以回家了。”

“姑姑来了?”宛鸿吓了一跳,脸色顿时变得雪一般白,“为什么是姑姑?我不喜欢她,我要姨娘。”

说话间,秋音已踏进了房间,宛鸿脸上立时开出喜悦的花朵,跑着跳着奔向秋音的怀抱:“师父,师父,你怎么现在才来找宛儿?宛儿好想你呀。”

“宛儿,你是怎么和你姨娘走散的?”秋音把她抱起,脸颊紧贴着她的小脸儿。

不提还罢,一提起姨娘,宛鸿又忍不住哭了。

仁善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拉宛鸿的手,怕她会哭得更凶。宛鸿在家一贯是怕她的,即使她的笑脸也会让宛鸿感到恐惧。

仁善只想她和匡义的这个阴谋能够骗过所有人,只要忆蘅一到汴京,就永远也难回头。而秋音、宛鸿,乃至林仁肇,都会对她和匡义合谋编造的这一出谎言,深信不疑。

为了得到秋音的心,为了能够让宛鸿对她死心塌地,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