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二十五章承父位从嘉更名 探臣心匡胤笑语
第二十五章承父位从嘉更名 探臣心匡胤笑语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906  |  更新时间:2014-04-06 05:43:14  |  分类:

奇幻小说

秋音到宫中来见从嘉时,从嘉说:“秋音,依照祖制,我必须把名字改掉,你能帮我想想,哪个字比较好呢?”

“国主是七月初七所生,属土命,五行缺火,名字中必得一个火字,最好是单字的。”娥皇说。

秋音思考了许久,提笔写下一个“煜”字:“没有比这个字更好的了,有火又有日,你表字重光,名字极是相配。”

“这太好了,秋音,我真佩服你的巧思,这名字我喜欢。”从嘉说,“从今后我不再是李从嘉,我是李煜,李重光。”

是的,从此后史册所载南唐后主,是李煜,李重光。从前的李从嘉,已经一去不复返。

“秋音,现在你可以答应我入朝致仕了罢。我需要你来帮助我呀。”秋音点点头,“那我还能带宛儿吗?我住的那么远。”李煜说:“你可以无诏不入朝,我有事宣你你再来。”

“那就没必要封我官职了。我无心名利的,你也知道。”

“我知道,可那礼部侍郎的职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你来补空,还可有一份俸禄。你守着令尊留下的那些薄产度日,也怪不容易的。如果你受了这个官职,也是一举两得呀。”

“谢国主,我不想把自己劈成两半,一半给你给朝廷,另一半给嘉敏和宛儿,我已经够累了。”秋音冷冷的回答,虽然他与李煜多年交厚,如伯牙子期,但他看不起他的懦弱,他的优柔寡断。

“我只希望你能够担负起国家的重担,让唐国能够延续下去,这是你必须做的。如果你想要的只是风花雪月,又何必君临万民?”

李煜留秋音在宫里饮酒,说起许许多多的烦心事。

“也许你的人生真的是错位了,以你的才华资质,完全可以成为与李杜齐名的文人,可你为什么要成为这么已经沦为附庸的王朝的君主呢?一切都是命运,我们都逃不过命运。”

“你说的是,秋音。”李煜苦笑,“一直都是命运在左右我们,我们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我既然已经监国这么久了,那就只好延续下去,这是我必须做的。”

“好罢,我们不说这些了,从嘉,你马上要举行登位大典了,你想要怎么做呢?”秋音无奈的笑。

“我也在想,按祖制当着龙袍,立金鸡大赦国内,但唐国已是北方赵宋的臣属,我这么做岂不是逾制?”

“没有人拿着刀逼你不能那么做,你是唐国的君主,你完全可以照你想的去做。”

秋音真诚的目光,让李煜仿佛燃起了信心。

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好像就能够看见希望。

六月初,南唐国主的即位大典如期举行。

李煜信心满满的穿上了龙袍,戴上十二旒的珠冠,很有气势地走上帝座。他相信自己是个君主了。

没有立年号,也没有立庙号。自从保大16年称臣以来,南唐一直是用北方王朝年号。

但是一众大臣齐呼:“国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赦国内,分封后妃诸臣,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娥皇理所当然成为国后,宝仪终于也成为了保仪,也就是侧妃的名分。

纳宝仪为妃是慧如的主意,娥皇不反对,她已年届十八,也该嫁人了。但不做侧妃又能做什么呢?她没有意见。李煜没有别的女人,一后一妃该是可以的了。

慧如本当尊为太后的,但碍于她的父亲名钟泰章,避讳之故,尊号为圣尊后。

先前旧臣,不论文臣武将,在朝者皆有分封。秋音不管怎么拒绝,这次也不得不接受了礼部侍郎的官职。林仁肇说:“贤弟,为兄这几年为宛儿拖累了你,如今国主对你委以重任,你须要操更多的心了。”

“谢林兄,国主许我无诏不入朝,我可以把宛儿照顾好的。”秋音笑言,“这礼部侍郎的官位于我无所谓,我只是占用罢了。”

“谈什么占用不占用的,你既已受封,我相信你会担起这个责任的。”

秋音相信,做什么事都要秉着责任心。

南唐的未来还有多远?秋音对于李煜,还存着希望。

“启禀官家,南唐主李煜,已于近日登基。大典甚为隆重,律制一切如常。”

匡胤在上书房时听到宰相魏仁辅奏报,不免一惊。

“李煜就是李从嘉,他已改名了。他的登位大典,还保持旧制?”

匡胤把登基说成是登位,他一直视这些小国为自己的臣属。

“是的,官家,潜伏在金陵的密探回报说,李煜举行大典时,穿的是和您一样的龙袍,而且在宫中立起金鸡,大赦国内。”

“什么?”匡胤的脸色立刻黯淡下来,眉心拧出了一个疙瘩。

“官家,这李煜已为我大宋臣属,他无论如何不可以这么做。”

赵普静静的说,看到皇帝的表情,隐含着愤懑。

“啪!”

案上青玉的獬豸镇尺,落在地板上,碎裂成一地的坚决。

总有一天,我会消灭他的,一定会的。

匡胤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文臣们似乎也都可以明白皇帝的信心。

建隆二年的夏天,仍然相对平静。

武将们不会想到,皇帝召见赐宴,是要做什么,可能绝不是喝一顿酒吃一次饭那么简单。

而且听闻如今太后卧病在床,将不久于人世。

武人大都是粗人,遇事想不了太多,执掌着禁军最实际的兵权,个个都是拥立当今天子的功臣,他们从不以为皇帝会拿他们怎样。

但是匡胤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要怎么说。

人生一世,总有无穷的压力顶在头上,上至帝王下至平民百姓,都要承担着压力。匡胤作为帝王,需要承受的压力比别人重的多。

而匡胤的内心,却很明白他的压力来自哪里。

来自他的那些文武大臣吗?不会,自古只有君施压于臣,再大的权臣也不能施压于君,至于那些篡位之臣更不用说了,只是为君去压而已。匡胤对默贞说:“朕现在心里很乱,不知为什么竟觉得会辜负了一心一意辅保于朕的这些弟兄。”

默贞温柔的笑着:“官家既已想好了要去做,就不应有什么顾虑,自古明君是不会负臣的。”

如果意卿还在的话,她会说一些古时君臣相处的前例:汉高祖唐太宗在登位得天下后无不把矛头对准了功臣,要想巩固政权,不拿功臣开刀是很难的。何况这是个武人当道的年代。匡胤相信石敬瑭说过的名言:天子宁有种耶?兵强者亦可为之尔。

每一天,匡胤都会去母亲那里看看,梦娴瘫痪在床很久了,语言能力也丧失了。

这个一辈子要强的女人怎么也想不到,神明会这样的报应给她。现在只有最贴心的次子光义守在她身边。光义不是不希望母亲好起来,更希望母亲可以开口说话。但是梦娴似乎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只能用表情和亲爱的儿子交流了。她表达最多的就是:孩子,你回去罢,你的妻子需要你的照顾。

光义明白母亲的意思,回答:母后,您放心罢,忆蘅很好,她很快会为您生一个孙子的。

待母亲熟睡之后,光义会偷偷去一趟景安宫。那里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只少了一个人而已。子衿独自守着母亲留下的宫室,仍由洪恩和四个小宫女服侍。

看到她的皇叔,她依旧是面无表情,只顾做自己的事。光义也不搭理她,只是坐到床上去,追思意卿遗留的气息。

难道她真是不可饶恕的dangfu吗?不,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生来就愿意不干不净。她的命错了,哪怕她的出身环境稍稍改变一点,也会是出色的贤妻良母,足以母仪天下的贤后。门当户对的世俗,害了多少无辜。

匡胤进来的时候,看到他坐在那里,若有所思,面上不免有了愠色。

但是子衿把这种僵局打破了,她总是坐到父亲的膝上,汇报自己的课业,还拿出字帖和绣作来邀功。

光义起初还有些惊恐,但很快就镇静了,他相信自己不会有事的。

正是由于这样的有恃无恐,使得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天气依旧那样的炎热,但皇帝为武臣们准备的酒宴,甚是丰盛。

这样的聚宴不是一次两次了,君臣之间不拘礼数,推杯换盏猜拳行令。有伶人乐师吹拉弹唱,宫姬歌舞助兴。宋宫中未设教坊,歌舞文艺方面自是简陋,不过没有人关心。匡胤虽也是马上皇帝,却无唐太宗之风雅,不可能编制出恢宏的秦王破阵乐。

酒已饮至半酣,匡胤猜忖着开言的时机。

但是不能不说了,一开始都说要一醉方休的,现在该是最佳的时机:

“列位爱卿,朕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武臣们立刻竖起了耳朵。

“官家有言训示,我们为臣子的自当洗耳恭听。”

慕容延钊作为长者,先行开言。

“不,不要把朕看的那么高高在上,朕言语若有失当,你们都可以提出来。”

匡胤看到樽中的琥珀色液体,闪着诱人的光,便端起来一饮而尽,立起身来:

“这自古以来的开国皇帝,都是马上打江山,朕却是被你们大家拥立上台的。我们都是好兄弟,朕不怕坐不稳江山。只是登基这么久了,朕居然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群臣的表情,霎时紧绷起来,似乎有危机感降临。

“官家此言何意?”慕容延钊平静地问。

“朕不肯猜忌你们,却又无法对你们放心。因为君臣之间实在是难以捉摸,一想到才过去的那个乱糟糟的年代,朕不能不担心,有朝一日,还会有人重蹈朕的覆辙。”

“我们一心辅佐官家,官家大可不必疑心。”

匡胤走下了御座,依旧用和善的目光扫视他的臣僚。

“不见得罢,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们的部下贪图富贵,也会把黄袍加在你们身上的,到那时又当如何呢?皇帝谁不想当?只割据区区幽燕之地的刘守光还非当皇帝不可呢。这黄袍加到了身上,八成就谁也不想拒绝了。”

满堂的武臣立马跪倒了一片。

“官家所言有理,臣等绝不敢背叛官家。但是管得住自己也管不住部下,兵权都握在我们手里,一旦三军哗变,我们自己也无能为力呀。官家救救我们罢。”

“求官家指给臣等一条明路罢。”

匡胤粲然一笑:

“要想逃脱这种危机,其实很简单,归根结底还在你们手中的兵权。各位何不交出兵权,到地方上当个大官,多置些良田美宅,买些歌儿舞女,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人这一辈子,就如同白驹过隙,说完就完了,为什么不趁着有限的时间,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呢?”

这话仿佛是给武臣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心思缜密的慕容延钊和高怀德,都不像其他人,他们一直没有说话。

憨乎乎的郑恩,居然还哭出来了。石守信王审琦之流还在不断的叩头:

“谢官家明示,谢官家明示……”

“好啦好啦,大家都起来罢,没事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什么也别怕,朕和你们闹着玩的。”

匡胤微笑着伸开双臂。

多么完美的计划,实施的这样简单利落,这样的干脆。古往今来大概没有一个帝王可以在杯酒谈笑中解决问题,但是匡胤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明天,明天还有无限的可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