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二十四章和谐夜宫中度除夕 灿烂日野外行预演
第二十四章和谐夜宫中度除夕 灿烂日野外行预演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14-04-06 05:40:21  |  分类:

奇幻小说

建隆元年的除夕,一个很平静的晚上。代表匡胤登基已一年了。匡胤才刚刚从意卿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

“官家,明日便是初一了,您有什么安排吗?”默贞一边剥着刚从炭炉中爆出的栗子,一边温柔的问。

“本来打算带孩子们去冬狩,这个季节打猎应该别有风致的,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事,只得麻烦你了。把魏国夫人和郑王宗训母子,还有郑家二嫂母子都召进宫来罢,彼此都是亲戚,过年在一起聚聚。”

“臣妾明白,官家明日有事自去,我会照顾好孩子们的。表妹她失了太后尊位,倒落得轻松自在,现在一个人拖带两个孩子守节,也不容易。夕照那孩子如今也会说话了,我正想去看看呢。”

“明天一早就派车马去接,但是你尽量不要让她和光义相见,不然还会有麻烦的。朕全看你的了,朕相信你。”

“我会的,官家,喜喜兴兴的,臣妾不想让任何人不开心。”默贞轻笑着,将剥好的栗子送进匡胤口中,“以后官家自可安心治国,内宫之事,臣妾会为你打理好的。”

“有你,朕没什么可顾虑的了。现在是要放手去做的时候了。”

宫阙内外的炮仗声声,满天的烟花灿烂,匡胤听到孩子的欢声笑语,心里无限的幸福。子衿总算不会再哭了。

建隆二年的正月初一,天气是令人愉悦的晴朗。大宋王朝的君主,领着一班亲如兄弟的禁军将领,策马驰向茫茫原野,驰向明天的希望。

忠心耿耿的禁军将领们,无法猜到他们拥戴的君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皇帝给了他们所渴望的太平富贵,再没什么可奢求的了,只有尽忠报国以效君恩。

人马驰入树林,惊起未眠的小兽和没有南飞的鸟雀。匡胤说:“弟兄们都把本事拿出来罢,今天朕与诸位在此尝尝野味。中午到忘情湖边去,痛饮一番,看谁的猎物又多又好。”

武将们欢呼不已,驾马穿梭在林间,一箭又一箭的猎杀。

匡胤不动声色,没有参与猎捕的活动,独自策马向湖畔的故地而去。

依旧是记忆中的小木屋,绿篱绕舍,白鹅悠闲的行走,有单薄的清秀的女人,纺织不辍。

“京娘,妹子。”匡胤在柴门外叫着。

“官家。”京娘抬首时笑靥如花,连忙撩整髻鬟,上前迎接,“官家怎么会来看我呢?民女真是有幸啊。”

“别这样,朕是顺道来看看你,也没给你带什么礼物。”

京娘很不好意思:“爹娘他们都走亲戚去了,过年也没准备什么,没法招待官家,还望官家恕罪。”

“没什么,朕坐一会就走了。”匡胤随京娘进了屋,“这屋子收拾的不错啊,是你的功劳。谁要娶了你真是福气。”

“官家过奖。”京娘羞红了脸,炉子上的水壶正扑扑的冒着热气。京娘转身将水壶取下。

“我还是沏点茶请官家喝罢。”她很麻利的沏上了茶,从里间拿出一些干果,“穷家小户的,没什么招待官家。这是我秋天在林子里拾的,打算等官家和娘娘来了,吃个新鲜。官家为何一个人来了呢?贺娘娘她……”

京娘的印象里,还清晰的留着意卿温柔的脸。

“不要说了好吗?”匡胤心里的痛被触到了,“她不会来了,她回去了,上天把她召回去了。”

“哦。”京娘似是明白了什么,心里也酸酸的。就剥开几粒松子,用手帕托着敬给匡胤。“官家富有四海,什么都该吃过见过,这不过是些野意,官家请不要嫌弃。”

“妹子你太客气了,你一片心意,朕焉能嫌弃。”匡胤接过京娘手上物事,“你当初为何离开呢?你在宫里也可以照顾意卿,她待你有什么不好?朕还想为你寻一门亲事,难道你不愿意?”

“不,官家,京娘不希望给官家再添什么麻烦。京娘只想侍奉双亲,在这忘情湖边平平安安的生活,有吃有穿,生活过得去就很好了。京娘不想要攀龙附凤。”

“你还怕有人说你不贞洁吗?放心,朕为你做的媒没人可以拒绝,也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你的义父义母也不能跟你一辈子,难道你甘心做一辈子老姑娘吗?白白辜负了大好青春。”

匡胤以爱怜的眼神看着京娘,看到她桃腮带赤。

“官家的好意京娘明白,京娘不可能嫁人的,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有官家这样眷顾我,我不会接受一个以前从不认识的男人。官家若是真心待京娘好,就请尊重我的选择。”

京娘深沉的眸子,黑曜石的瞳仁在白水晶的眶里闪烁,真挚动人。

“朕尊重你,可是朕没有机会照顾你太多,以后有什么事尽可求朕,朕会帮助你的。”

匡胤起身,只在京娘头顶上抚摸了一下,便匆匆离去了。

多么温暖的手啊,京娘心里涌上幸福的感觉。

只要能这样默默的爱着,静静的守着,已经足够了,至少他心里还有我。

时近正午,一班将领在湖边的开阔地聚集,立春已过,鹅黄的草地上已有绿芽冒出了头,昭示着春的信息。

“大家都不错,除了朕没有人空手来的。好,现在大家肚子都饿了,可以享用了。”匡胤高兴的看着一众武臣,早有机灵的亲兵开始生火,把猎捕到的鸟兽开膛,放到生火的地坑里烤制。

这真是一顿别致的野餐,文人雅士们大致也想不到。武将们与皇帝在一起,毫无顾忌的大吃大嚼,在初春的阳光里尽情享受。今朝有酒今朝醉。大家当年都是并肩作战的好兄弟,此刻不拘君臣之礼。喝酒全用大碗,整架的烤肉刀割手撕,划拳行令之声不绝于耳。

酒喝了不少,诸臣都有几分醉意,匡胤突然开言。

“各位卿家,今天没外人,你们谁要是想当皇帝,现在动手把我干掉,我这帝冠龙袍就归他了,想要吗?”

一众武臣个个目瞪口呆。

“官家今天莫非喝醉了?要不何出此言。”郑恩悄悄问慕容延钊。慕容延钊说:“不像,官家的酒量谁不晓得,今天才喝了多少?看看再说。”

别的将领也都议论纷纷。

“朕就知道你们不敢,一年前,朕的黄袍是你们披上的,现在谁都有机会把它抢走。好啊,有胆拥立却没胆来抢,朕算是看透你们了。”

匡胤冷冷的看着他的这些得力将领,心里却是温暖的。

“官家不要错怪了我们。”年纪最长的慕容延钊站了出来,“官家和我们一样是武人,应该知道我们的心愿很简单,不是指挥千军万马独揽大权。仅凭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家庭就足够了。我们既然选择了官家,又怎么可能背弃呢?”

“慕容兄说的是。”另一个声音是高怀德的陈词,“我们如果不钦佩官家,不信任官家,当初在陈桥驿,就不会给您披上黄袍。人生天地间,无始终者非君子也,我们连这条命都是官家的,绝不可能背弃官家。”

“官家,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并没有别的想法。”

“官家……”

看着武臣们真挚的表情,像受了委屈一样,匡胤反有些过意不去。

“没什么没什么,朕怎么可以猜忌你们呢?大家都是好兄弟,应该以诚相待。你们都是真心拥戴朕的,朕不可以亏待你们。”

“谢官家圣恩。”武臣们转悲为喜。

“我就知道官家是和我们开玩笑的,官家不会这么不讲情分的。”郑恩一高兴就瞎咋呼,“我们与官家是正经八百的结义兄弟,官家还叫我一声二哥呢。”

如果三春在这的话,少说也得赏他三个耳光。

“行了行了,热酒也烫不住你冷屁股。”高怀德吼了他一嗓子。

大家都开心的笑起来。匡胤更是笑的阳光灿烂。

那个伟大的计划,已经可以实行,没有阻碍了。

建隆二年,六月,南唐元宗李璟崩于洪州。

噩耗传回金陵的同时,远在汴京的宋皇也得到了消息。

“李璟完了,从嘉必定会即位的。也不知这个只会吟风咏月的孩子会把南唐搞的什么样。”

匡胤暗自嗟叹,当年记忆中的小小少年,是多么的柔弱可怜。

但愿总有一天,我能够再见到他。

南唐国丧,整个金陵城都挂起了白幡,一时间缺失了色彩。

慧如从洪州护送灵柩回来时,已经哭的没了眼泪。

李璟这一生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但最爱最珍视的只有她。

慧如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年她十三岁,还在池州,在春日甜蜜的阳光里,初见她这一生命定的夫婿李景通。尽管遵从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她第一眼就认定了他,只为他的笑容,似春天的阳光一般温暖。

那一年的仲秋,她成为他的新娘。第二年便有了弘冀。这许多年来他们生活的那样恩爱那样幸福,虽然九个孩子有四个夭折,但是留住从嘉,已是万幸。从嘉生来就具有吉祥的重瞳,是帝王之相。谁说不是呢?就在他出生的那年夏天,一家人尚在徐州,一个多月连绵的阴雨,浇的人心都是凉凉的。待到七月初七从嘉呱呱坠地,便雨过天晴,李家的好运似乎从那时便开始了。徐知诰很容易便废了南吴皇帝取而代之。李景通为孩子取名为从嘉,寓意便是“事事从意,嘉运连连。”

现在的从嘉,要继承他父亲留下的这一片江山了,南唐占据有江南的广大国土,得天独厚的地利,还可暂安一时。

“母后,您就放心罢,从嘉他心地慈善,一定能够担负起国家重担的。我也会好好辅佐他。这一年多来从嘉把朝政打理的井井有条,臣民百姓无不赞他仁慈啊。”

从娥皇真挚的目光里,慧如看到了希望。

“好孩子,从嘉只要有你,应该没有什么顾虑了。”

丧事一切依制进行,南唐虽为附庸,但隔着长江,大宋无论如何不会监视着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