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奇幻小说 >情剑山河 > 第二十三章秋水自缢光美截发 意卿病终梦娴瘫痪
第二十三章秋水自缢光美截发 意卿病终梦娴瘫痪
作者:芙蓉愁色   |  字数:3782  |  更新时间:2014-04-06 05:39:53  |  分类:

奇幻小说

光美没有把孩子带回来,秋水的哭号自然没有停止。从秋水的哭泣中,光美听得到绝望。

“不要,不要啊!不要抢我的孩子。”

如此一天一夜,这可怜的女子一直处在疯狂的状态,不吃不喝,直到昏睡过去。

但是第三天早晨,王府上下都震动了:王妃的房门反锁,任谁也敲不开。有人拿了工具来才把门砸开。

光美一进去,立刻一头昏倒在地。

秋水娇弱的身体,正挂在梁上,荡荡悠悠。

“是你害死了她,是你害死了她!你要为秋水的命付出代价的,你明白吗?”光美还是头一次这样冲动的对母亲说,“现在她死了,你很开心是吗?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你把秋水还给我,把我们的孩子还给我!”

梦娴的脸色,霎时变的惨白。

“光美,你是我的儿子,为了一个丫头,你就这样对你娘说话吗?你是高贵的皇室子弟,你需要门当户对的婚姻,娘都为你准备好了合适的女人,可是你……”

“我谁都不要,我只要我的秋水。你这个老太婆!是你害死了她。”光美的眼中,似有火焰灼灼燃烧。梦娴有些恐惧,她不敢相信,她的儿子们都会为了她不喜欢的女人和她对抗。这些女人在儿子们眼中胜过天仙,对她而言却比魔鬼还要可怕。

“官家驾到!叩请皇太后圣安。”张德钧的一声禀告,让母子都吃了一惊。

“匡胤,你几时回来的?”梦娴匆忙起身,看到不只是匡胤一个人进来,身后还跟着默贞,默贞怀里抱着德芳,再后面跟着若岚,怀里也同样抱了一个婴儿。

“怎么,你们都来了?”梦娴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到若岚。这么好的姑娘本来该成为她的好儿媳的,可偏偏不是,那孩子也应该是她的,可为什么不是。

“皇兄!”光美哭喊着,跪倒在地,“这世上还有谁能为我作主?我的秋水,不在了。是母后,母后害死了她,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什么?”匡胤甚是惊骇,默贞也脸色大变:“秋水她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光美,事已至此,母后也知道对不住你。人死不能复生。若岚现在也在这。母后就对你们明说了罢,如果不是那么婊子,你们现在早就成亲了。光美,若岚是个好姑娘,她比那婊子强上千倍万倍,你为什么不理解母后的苦心呢?”

梦娴的语音,在颤抖。

“就为了这个你就要逼死秋水?”光美凶狠狠的瞪着她,“你别忘了,我和秋水的事是皇兄应允的,明媒正娶,不管怎样你都该承认她是你的儿媳妇,她还为你生了孙子。她现在已经死了,你还要这样说她!好好好,从今后我不再是你的儿子,我也不姓赵,我不当什么王爷了,剃了头发当和尚去,也落得清静自在。”

若岚惊讶的看着,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也会卷到这个漩涡中来。

光美冷冷的抽出佩剑,本来进入后宫内庭是不许佩带利器的,可是他带进来了,一手揪起一绺头发,挥剑欲上

“不,光美,别这么冲动”匡胤惊叫着,早有张德钧眼疾手快,扑过去死死按住了光美的手,“王爷,三思而后行啊,不要让太后再为您伤心了。”

“她为我伤心?她是让我伤心!放开我”

“母后,朕不在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您为什么要让秋水母子分离,她做错了什么?”匡胤向母亲求问。梦娴摇摇头:“不要问了,她是自己要上吊的,和别人没有关系。”

“若岚,你过来,把孩子给我看看。”若岚战战兢兢走上前来,梦娴看着熟睡的孩子,脸上的皱纹挤出一朵笑容的花:

“嗯,若岚,哀家告诉你,这孩子从此是你的了,他将来要叫你娘,哀家给他取名德琪,待到黄道吉日,你就和光美成亲,这样一切都好了。”

“不,不可以。”若岚的脸色,和梦娴一样的惨白,“我,我不要嫁给秦王爷,我可以继续照顾小王爷,可是这桩婚事我万万不会答应的,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谁?若岚,你还是个姑娘家,这种话不要胡说。”

“奴婢不敢对太后撒谎,奴婢心里只有官家一人,除了官家,我不可能再爱上别人。奴婢自知无法嫁给官家为妃为妾,唯求服侍娘娘,看着官家就好了。”

若岚的语音也在颤抖,不知为何竟会如此坦白。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匡胤万万想不到,当初仅仅一面的相见,竟又扯下这一段孽缘。

“不,不要这么说,朕的女人何止千百?不差你一个。你怎能如此大胆?”

“奴婢斗胆,奴婢不敢欺骗官家,更不能欺骗自己。奴婢并无非分之想,只不过不希望事情继续这样尴尬下去。奴婢求求太后,求求官家,不要再难为秦王爷,也不要强求奴婢,让一切到此结束罢。”

若岚抱着孩子跪在地下,低着头,语音还是颤巍巍的,却透出与众不同的真挚。

“你给我住嘴!把孩子还我。”光美已经挣脱了张德钧的手,转手从若岚手里抢过孩子:“乖,不哭,爹爹带你回家,找娘。”

默贞一直惊恐的看着,眼眶里是晶晶亮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朕的家务事,怎会如此难办?母后,难道真的都是您造的孽吗?朕无法责怪母后,可是……”

匡胤的表情,也是阴暗的。无可奈何的看着母亲,一挥袖转身而去。

“匡胤,你”梦娴感到整个世界都把她抛弃了。

“官家”

“官,官家为什么还没回来?我,我活不下去了。”意卿低低的呼唤,药力于她已经无用,她已一日未进茶饭了。等不到他回来,她是不会合眼的。

“娘,娘,你振作一点,有我们在这陪着你,我们一起等父皇回来。“德昭和子衿守在床边,不断的安慰。梦娴吩咐太医配制的药,意卿按日饮服,可是毫无效果。太医诊断说:娘娘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还是准备后事罢。

如果匡胤在的话,听到太医这么下结论,一定会把他掐死。

现在匡胤是心急火燎赶到景安宫来了。一进前庭,两个孩子就一前一后上来抱住了他。

“父皇,你总算回来了,快来看看娘,娘快要死了。”

“不许胡说。”匡胤疾步走到床前,看到苍白枯瘦半死不活的意卿,心酸不已。这还是他爱的那个美丽娴静的意卿吗?不过二十日小别,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意卿,是我,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看一看我啊。匡胤心里一阵酸痛,将双手托起孱弱双肩,像以前那样把她揽进怀里。意卿的双眼是紧闭的,从脸颊到双唇到全身都是冰凉的。匡胤的心一阵阵抽紧,意卿,你怎么可以不等我呢?你不要抛下我啊。

再多的言语都苍白无力了,匡胤将唇吻上了冰凉的苍白的唇,用力的亲吻,希望从他那强壮的身体里分出一些生命的力量给他的爱妻,使她醒转过来,哪怕只看上一眼,再说一句话也好。

我亲爱的人啊,那么久的等待你都可以等待,为什么现在却要抛下我离去呢?别走,别走,再睁开眼看看我啊。

意卿的眼眸张开了,蝴蝶般的长睫触到了匡胤的额,匡胤惊喜的看到了她眼里最后的一抹光彩。

“官,官家,你回来了。”意卿的唇角弯出了绝美的弧度,“臣,臣妾想是活不下去了,能,能再见到你,此生,无憾。”

“朕回来了,别说傻话。好好活着,我们还要一起生活,白头偕老,生生世世都不要分离。”

“不,没用了。”意卿的语音已经很微弱了,“官家,如果臣妾对不起你,你可以宽恕臣妾吗?”

“你有哪里对不起朕的?朕宽恕你,一切都宽恕你。”

“谢官家,臣妾还有最后一个请求,请官家恩准。”

“你说罢,朕都准你,朕是不会拒绝你的。”

“请官家以后,不要为难光义。光义是官家的亲兄弟,兄弟如手足,官家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难为他,好吗?”

“朕答应你,光义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的,你放心罢。”

“谢官家。”意卿最后的笑容,异乎寻常的娇艳,匡胤更加怜爱,粗大的温厚的手托住娇柔的脸。

“朕答应你,你也答应朕,别离开朕好吗?”

“怕,怕是老天,不留臣妾呢。”

“娘,娘,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两个孩子都跪在了床边,泣不成声。意卿吃力的把手伸向她的儿女:“来,让娘抱抱你们。”

子衿抢先握到母亲的手时,那只手已经冰凉并且僵硬了,

死神抱着她的灵魂走了,留下一个冰冷的美丽的躯体在他怀里。

萧瑟的秋风挟着满庭的落叶,席卷过满地的忧伤。谁都听得见落叶轻轻的哭泣。

梦娴苍老的躯体瘫倒在榻上,大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默贞忧虑的看着,心里五味杂陈。

匡胤高大挺拔的身形,出现在前庭黯淡的阳光中。

宽阔有力的臂膀,托着单薄的凄艳的一具躯体,长长的浓浓的发垂落至地,雪白的衣袂,和脸颊是一样的颜色。

“官家,妹妹她……”

“她走了,上天把她接回去了,从今后,朕只剩下你了。”

“是吗?”默贞禁不住,泪如泉涌。“妹妹她太命苦了,为什么上天对她这么残忍,连多一点的时间都不给她。”

梦娴翕动着唇,却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

她恨的女人现在都除掉了,可是她已经开心不起来了。

神明对待善人不那么公正,对于邪恶却是公平的。

光义从宫中回到家里时,脸色如夜一般的黯淡。

忆蘅一看到丈夫这种表情,便知又有不祥。

“发生什么事了?光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为妻陪你共饮如何?”

“我不高兴的时候,只有你能为我分忧。”光义宠溺的看着忆蘅娇美的脸,“我赵光义何其有幸,娶妻如你。可惜,要是我第一次认识的是你就好了。”

“你知道吗?意卿姐姐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真的,她走了。”忆蘅心里一阵恐惧,“死生各安天命,想来是上天召她回去,不必在人间受苦了。”

“我愿她能在天上得到安息。”光义将她揽入怀中,“现在我只剩下你了,我们今后好好的过。”忆蘅温顺的偎在爱人怀中,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

“你知道吗?我又有了,我还会为你再生一个儿子的,以后还有。我们要生好多好多小孩,子孙满堂。”

“嗯,会的,一定会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罢。”

母后如今瘫痪了,这对我更有利了。将来我一定要做皇帝。而我的子孙都可以做皇帝,做皇帝的焉有身死国外,尸骨不回之理?

光义以为自己的毒誓不会应验,他有足够的资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