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五章 “螟毫死了”
第五章 “螟毫死了”
作者:卒帅   |  字数:3365  |  更新时间:2007-03-05 13:44:50  |  分类:

玄幻小说

除了那只蝴蝶仍旧在场中飞舞,其余一切都处于凝固状态。

宇煜现在只能无助的当一名旁边者,努力想回过头去看看旁边这位声音的主人是否和声音一般美丽,却发现自己根本连眨眼的权利都没有。但是他知道他不用死去了,关键时刻总是有人插手帮忙,看来自己还有福将命相啊!

此时百年已经显露出他妖兵的实力,刀身精光暴增,带着无可比拟的戾气强行撕裂了整个凝固的空间,从刀尖处激射处千万道血红毫光如一根根纠结的毒蛇狂暴地奔向宇煜,准确地穿透他的胸口,血腥弥漫了整个空间,宇煜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如此峰回路转,本来以为自己今天赢了,却没想到却成为最大的输家。身体被一道道的血光洞开成千疮百孔的漏斗。

在妖兵之下将形神俱灭这是宇煜知道的一种结局只是没想到来得这般迅速。他也只能无助地在百年强大的冲势下,身不由己地朝山下坠去。洒落出的鲜血如朵朵的花瓣,如此清晰地印在雪地上。

耳中传来一声闷哼,他努力想睁开眼睛,想在看看生活了二十二年的人世,想看看家中父母那殷切的面容,想看看宇痕倔犟的眼神,想看看……想看的太多太多,入眼的却只是一片空冥飘渺的烟云。

那女子怎么也没想到是这般情形,那妖兽手上的兵器太过诡异,竟然能震碎了她的真元,自己内腑也遭受强烈的破坏,擦擦嘴角的血迹朝旁边奄奄一息的三郎望了一眼。冷冷地说道:“我不想杀人,你如还能活下去就走吧!不想活可以朝我点点头,我倒可以成全你!”

三郎挣扎着掐了一个灵诀,百年瞬间变回原样跌落在地上,弑神连忙上前,一手抓起百年,一手夹着三郎,几个起落间已经从稍微疏缓的坡面下去。

两行清泪逐渐爬上了那女子脸颊。她无力地坐在地上朝天空悲呛地呐喊:“为什么?你们告诉我为什么?我追逐他四世,四世却都与他擦肩而过,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他的罪孽我都曾替他偿还。我如若不救山下那些生灵,不会耽误时间更不会让功力受损,但是为什么却换来这样的结果?你们告诉我为什么?当初是我不对,我不该主动爱上他,但是男欢女爱这有何不妥?我并不是如你们所说知道他要轮回才特意引诱他堕落的。爱情是没有任何功利性的,你们没有七情六欲所以不会知道爱情的美妙,除了整天像死尸般坐忘还能干什么?为何真挚感情却老是受到你们置疑?”

声音如子归啼血,生生催人心肝,然而天空已然恢复了原先那丝平静,默默不语。那女子哭得累了又才沙哑着嗓子默默叨念着那首感动自己两世世情缘的诗句: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宇,你能听得到吗?你曾经告诉我,这是你最喜欢的诗句,其中道尽人世间最伟大的一种魔力,让世人如此狂热却从来不曾后悔的魔力,尽管遍体鳞伤!然而我们却总是要殊途各异,我也经常在你面前吟念,但是奈何你已经没有前世记忆,我不怪你!我们惊天动地的浪漫却许注定比别人要付出太多太多,这一世我们又只是擦肩的过客,但是我拥有漫长的岁月,我可以为你等待,只要你还愿意,我愿陪你到宇宙的洪荒,看看这天际的尽头是否真如此绝情,我不后悔我们的相遇,你等我,明年的今天,还是在这里,我们同归殊途!”

那女子又独自在高耸的山峰上暗自伤神一会才哀怨着跳上蝴蝶,在山峰上盘旋反复片刻,突然停身办公长袖连挥。山峰一块石壁瞬间融化,露出一块平整的冰上,挥泪在上面留下几行字迹才黯然而去。

天空仍旧平静如从来不曾有过任何波澜,山下集镇中一个女子无神地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人世间这么大,自己却是一个多余的存在。若不是家中父母尚健,还有一些事情不得不处理,自己就永远葬在那圣洁的天地里和宇煜不离不分。

当她行至一座小石桥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桥下清澈的鱼儿自由自在地在水中摆着尾巴,偶尔有行人倒影印在水面惊惶失措径自散去,忽而又聚拢来。看着这一切她呆呆地说道“还是你们好,简单地追逐嬉戏,永远不会有烦恼,即使被钓者带走也会很快消亡,我却空自保留数百年记忆,苦苦守着这相思的煎熬。”

旁边突然想起一个声音“姑娘,算命吗?”

她漠然地摇摇头继续看着水中游鱼。

那声音却不易不饶地说道:“唉!现在年轻人啊,总是不相信造化一事,比如几天前的一个年轻人吧!本来命冲太岁,却固执不听信我老苍头的话,如果他换一个方向的话定能因祸得福。我一直就在这里呆着,倒想看看他什么时候回头。”

那女子突然转身看着坐在路中央的老先生,见它一身衣服千疮百孔,浑然不顾老苍头身上阵阵恶臭,一把抓住他急切地问道:“老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是说他还有可能……”

老苍头挥开抓着自己的手臂,突然把上衣一扯,露出满身的恶疮,有好多还在涓涓往下流着淡黄水散发出阵阵恶臭,甚至有的疮上还有白色的细小恶蛆在蠕动。那女子不觉一阵皱眉,连忙陪理道歉:“不好意思,我刚才抓疼你了。”

老苍头又把衣服裹回来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看对方无法回答又自言自语地说道:“就是因为我这张嘴泄漏了太多天机,因果如此我也不怨恨谁,我干我喜欢干的事,至于老天要如何就由他吧,我不曾后悔……”

那女子急切地打断对方的话问道:“老先生,我是想问你刚才说到那人还活着吗?”

“这我不知道,说来他本已经不应该存留世间,却血肉俱全,福祸难测!不过他端是一个角色。”如果宇煜有灵听得这最后句一定知道是在讽刺他,因为他曾毫不犹豫地结果了他的性命。“谁留着他都是一个麻烦,我看他应该是命硬之人。”说到这里就嘎然而止,不肯再多说一句,任凭对方如何央求。

无奈之下那女子只好掏出几张人民币放到他面前。那人一看那花花绿绿的面额眼睛一瞪朝旁边一个酒馆望去。良久又才回神过来说道:“鉴于你给了这么多钱,我还是给你一点忠言吧!你要知道虽然人生并不是一部悲剧戏曲,但是你是否感到自己似乎永远活在悲剧的时代,在这当中,你追求的幸福、理想和横逆而来的遭遇似乎比常人都还多得多。是这样吗?但我还是要奉劝一句,凡是不要太早地对一段缘分下定论,不要用无缘来扼杀它,老天对每人都是公平的,就如同我,靠泄漏天机生存,而它却让我满身疮眼却苟活于世。却不知道我若没有它早饿死成路边尸骸,凡是都需要坚持下去,也许奇迹就在你坚持的旅途前方等你,你已经错过了很多次机会,何必要如此疲于奔波?”

不管面前这老头是否说的真话,但是她现在正需要这样的话语来支撑,需要一个等待下去的理由。只要和他有关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她都能承受,而等待是她最不在意的,她拥有最漫长的生命,承受无数次轮回的痛楚,也只因为当初他一个漫不经心的许诺。

激动地跪倒老苍头面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九下,再次起身的时候却看到老苍头正在专心致志地数着手里钞票。她知道再也不能问出什么来了,只好起身离去。背后传来老苍头那悲凉的叹息:

入世寻情蝴蝶缘,似水红颜恣意怜; 往昔情尽勿悲切,今世再续来生缘。

那女子转头再次疑惑地望向老苍头,她总是觉得面前这个老人有些奇怪,除去那具皮囊,应该是一个非凡人物,但是却为何沦落到现在这般境地。怀着满腹疑惑渐渐离开这片神地,这片夏末还夹杂着寒意的西领雪山。

※※※

螟毫死了!

胖子接过阿文递过来的报纸,看着上面头条新闻第一反映就是给宇煜打电话,结果始终没有打通,两人又匆忙赶到宇煜住处。这次,也是他们唯一一次不是冲着宇煜的美女邻居而来的。二话不说直接踢开宇煜的房门,正看见毒毒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不住地流泪,面前摆着一个非金非银的项圈。

“宇煜呢?叫他出来?”阿文一脚踢开面前的茶几,冲到毒毒面前叫道。

毒毒呆呆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阿文他们不是傻瓜,毒毒这副模样已经很明显地告诉了他事情的结果,不过还是想亲口听她说一遍。胖子更是一把抓住她胸口上的衣服把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没听见我兄弟在对你说话吗?回答啊!他是不是在楼上睡觉?”

他多希望毒毒能随他的话一起点头,可是毒毒却指着沙发上的东西说道:“这是主人为我带上的青瑶锁,在昨天它自动掉开了。”

她已经说得够委婉了,胖子他们也不是白痴,听说青瑶锁自动解开霎时便僵在那里久久无言,任由手上的人软软地掉回沙发。青瑶锁是一种通过本命真元来束缚对方的东西,要想破除也很容易,就是找一个修为比下本命真元的人修为还高的人强行破开,在或者对方本人自愿解除上面的本命真元烙印,但是毒毒说是自动掉开的那么就说明这锁的主人本命真元已经消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