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三章 蝶现(上)
第三章 蝶现(上)
作者:卒帅   |  字数:3325  |  更新时间:2007-03-05 13:44:11  |  分类:

玄幻小说

四川不愧为‘神的后花园’之称,群山连绵把它紧紧捧在手心,这里和北京不一样,入眼无一不是盎然的绿意,青青的山峦间闪烁着一颗的明珠,那就是久负盛名的天府国――成都。

宇煜却没有心思停下来驻足观赏,随着修为的提高,他心中却越来越不安起来,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究竟那里出错,暗自猜测估计那些日本人真把自己当螳螂了,这么远也跟上来。那三郎凭借着一只妖兽能把自己像老鼠一般戏弄,看来当独行侠是要吃亏的,有机会还是多发展几个拳脚弟子吧!匆匆在成都停留了一宿就起身。

目的地便是距离成都不远处的西岭雪山。

※※※

刚进入山区就感觉阵阵凉意,远处的雪山还没有拳头大,寒意却无孔不入地传了过来。雪山脚下有个小小的集市,集市上人群攒动,接踵并肩,虽然是个小集镇,可是叫卖声、讨价还价声络绎不绝热闹非凡。当宇煜行至一小石桥处,正看见一个乱糟糟的老头当中而着,旁边竖着一杆蓝旗,无非就是书着他算命看相如何如何准确之类的,反正这样的人在那里都一抓一大把。

想起在北京时候文妍朝自己说的那番话,收起正要绕开的脚步,他虽然不是标准的修道人,但严格算来却是修道的一种,有些事还是不能不信,随即走到那老头跟前问道:“算命吗?”

那老头爱理不理地睁开浑黄的样子,把宇煜打量了一下,眼仁一番:“小伙子,我耳朵不好,能靠近一些说吗?”

宇煜皱皱眉头,别说靠近一点,就是站在这里也让他心里极为不舒服现在已经打算走开了。对方身上散发出阵阵的异味,闻着这味他就知道面前这老头身上一定长有恶疮,可惜那瓶益元丹没有带在身上,随即从怀里掏出几张钞票递过去说道:“这钱拿去看医生吧!”

那算命的老人并不伸手接钱,注视了宇煜良久突然开口道:“小伙子,大难临头了啊!你这月命冲太岁,如果现在回头朝东面走的话,那将柳暗花明!”

宇煜心中突然冒出一个稀奇的念头:莫非眼前这人就是传说中的隐士高人?和文妍说的有些近似。他把那老头看看又不像,随即想到使是高人也不至于在自己身上长出千疮百孔啊!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面容,但还是仍不住朝那老头问道:“哦?可否有个说法?”

“说法?嘿嘿…….”说完干笑着望向他手里的钞票,引来宇煜又一阵皱眉:“拿去拿去,本来就是给你的。”

那老人爽快地接过他手里的钱,仔细清点了几次才咳着嗓子说道:“看你尘土苟面,鞋染扬尘,看来是外地来的吧!可惜好不好偏要来这里送死!”

一席话把宇煜脸上的笑容说得全部收敛起来,话声也冷了三分:“老先生,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随心所欲的说啊!”

“年轻人不相信?”老头似乎老得犯糊涂了,也不看对方脸色仍旧津津有味地说道:“这本来就是一副死人相嘛!可否把你手伸过来让我一瞧!”

宇煜实在不想和他纠缠下去,一大早的就被人拉着说些死活的事情,弄得心情也乱糟糟的,冷然地拒绝道:“不必了,我还有急事待办。”

那老头突然伸手抓住他衣摆:“别着急,我收了你的钱,自然要说得一些话,就一俩句不会耽搁你的时间,你也可纯粹不放在心上。”

集镇上的一些常客从这里路过,都远远的绕行:“看,老苍头又在诓人了。”

宇煜实在纠缠他不过,只好伸手过去:“希望你别再说些我不喜欢听的话!”

那老头用脏兮兮的双手把着伸过来的手臂,连叫道:“我省得,我省…”接着再没有下文,似乎被人突然捏住嗓子一般,宇煜明显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在不停颤抖。

老苍头努力干咳几下,用结结巴巴的腔调问道:“小哥您今年贵庚?”

“属虎”宇煜脸上明显升起不耐烦之色。

“你还活着?这是断纹啊!你早该离开人世间,为何……”话没说完就从身上掏出刚才手下宇煜的钱:“这钱我没福收下,还是拿回去。不过奉劝你一句,在这一世作留恋千万不能沾染杀戮,否则…”

宇煜眼中精光一闪,一道微不可及的毫光从右手指尖飞射而出,直直地没入老苍头的胸口冷冷地说道:“我说过别说我不高兴的是,天让你活,却自招横祸。”

那老苍头一直呆呆地跪坐在路中央任凭凉风呼呼地刮过,直到宇煜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也没能在抬头一次。

“窗含西领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是杜甫的绝句,不知道他老人家当年是在那里看见窗前的西领,不过时过境迁的今天西领雪山已经成为了人们假日休闲的去所。

不过却有一处人们始终无法攀越,那就是雪山的主峰――阴阳涧。此处终年都被厚厚的云层笼罩,阴阳涧始终如一位羞涩的少女,从来不把她的面纱揭开,大方地让向往者门一睹芳容。

当年,师父似乎和自己分别的时候说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似乎要找什么秘密,更玄乎地透露说和宇煜本人有关,反正那不负责的师父嘴里的话都需要反着来听,宇煜也就从来没放在心上。宇煜来这里也是抱着唯一的希望。

除开这里,他不知道还能在那里找师父,天大地大人海茫茫如何找!

带了一点水和干粮就朝顶峰出发,他不敢直接运气真元飞身直上,这么高的山,上面还覆盖着酥软积雪,即使把他真元淘尽也不可能飞到顶峰,况且这主峰上的罡风极为厉害,人在空中还不是任它摆布的?还好,出来前带了一柄雪锄,自己体内真元的确也还充沛,只要稍微有点节制还不至于突然就出问题。就是这样也让他不得不停下来歇歇。

看着脚下皑皑的白雪和若有若无的云雾让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距离,抬头望望上面,却灰蒙蒙的一片,心中暗想:“估计在过三四小时就能到了吧!希望那老家伙在上面,要不然我可没法下去了。”

再向上爬了一段时间来到一个稍微平缓的地方歇了下来,这里已经没有浓云遮挡了,在阳光照射下,雪壁入眼尽是片片的金黄。山风抚来全身衣襟随风飘舞,似乎在竭力想挣脱束缚自由在天地间。

天空蔚蓝如水,极目远眺还看见天际初闪出一片淡淡的蓝光,似乎肉眼能够望见处就是天地的尽头。心神不由自主地扑扑颤动,面对如此美景谁能不激动?

这是否就是天外仙境?人们一心修道、修佛抛却了身边的万千红尘一心求道,只是为了眼前这般纯粹的美?宇煜陡然察觉自己刚才这一闪而过的念头似乎包含了什么?连忙静下来想把握!这也许就是修道的最本源的追求,但随即就笑笑:“我不是修道之人,我已经没有飞升的机会,何苦来庸人自扰?”

可惜!

也许老天真的很公正,像他这般双手血腥之人也能飞升,那不是留给世人耻笑的话柄?又也许老天爷觉得如此轻易堪破天道不能显尽自己的威严。

宇煜却不知道,刚才那瞬间的悸动却是修道人入真境的最后一道心魔,这不是随便一个人看见什么景色,抒发一下感叹就可以得来的,没有一定仙缘何来心动?跨过这道门之人自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挥手之间翻云覆雨、移山填海尽显神通。

奈何好事多磨,天意难测,谁有能一一把物?

他刚站起身,脚下的积雪陡然颤抖起来,随后传入耳朵的是一声低沉的吼叫,如九幽魔神的愤怒!叫声中充满了不可一世的霸气,似乎想透过山腰中层层黑云直冲九霄。

糟糕!宇煜暗叫一声,他对这声音可不陌生,三郎那弑神每次出来的时候都要叫声两声,以显示自己那声超强的破坏力,这已经是它的招牌了。估计那弑神也在山下正朝这方向追来。要说按照三郎一贯的做事风格,不可能大马金刀地追上来,应该是他本身修为不行,无法地方山腰上的罡风,才不得不召唤出弑神。

看来对方今天也是志在必得。连忙提聚真元,眼下不能再有所顾忌了,双手在积雪上轻轻一拍,人如凌空大鹏掠翼而上,直飞顶峰。 即使是这样,下面的吼叫声仍旧时而响起,一些突兀出来的积雪再也不能承受这一声比一声更加宏亮的吼叫,在它淫威下簌簌发抖,继而散落下来,慢慢朝下方滑去。

宇煜看在眼里心中一动。手里抓出几个雪球,辨着声音传来的角度滚去,别看现在是拳头大小,但是雪质松软,很容易被沾付上。

那三郎正得意地站立在弑神肩头,直直追着阿魏留下的气味追了上去,突然看到弑神手臂插进去的雪壁上不断颤抖,抬头正看见一个门板大的雪球正对着自己滚来,连忙手忙脚乱地指挥弑神躲开,别说被它砸中,现在身边这古怪的风把人快连皮肉一起吹掉,只要被头上雪团一砸必然会跌落下去,几千米的高度纵然有十条命也不够他摔。

可怜山下那些在浅雪处滑雪的人们,正兴高采烈地嬉笑、玩耍;头顶突然响起几声闷雷般的吼叫,有几个人甚至夸张地被震得眼耳出血,紧接着脚下地面开始颤抖,数个入房屋大小的雪球呼啸着朝这边压来。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自然界被人们予取予求,但是一但自然界发怒,人在他面前只能束手待毙。

一场浩劫就在眼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