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二章 返川
第二章 返川
作者:卒帅   |  字数:3181  |  更新时间:2007-03-05 13:43:48  |  分类:

玄幻小说

毒毒似乎觉得找宇煜房间里面的垃圾比两人聊天更加有意思一些,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仔细地擦着橱窗上的灰尘,心不在焉地说道:“说吧!我又不是没长耳朵。”

宇煜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烟叼在嘴边,熟练地点燃慢慢吐出丝丝青烟突然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似乎这在毒毒意料之中,仍在忙着手里的活:“知道,你是去日本吧?你们三兄弟一起去?反正不关我的事,打架不是我喜欢的,我不去你也不能强迫我。对了,你不是说你要过一段时间才去。”

“不是去日本,我真元出了问题,要回四川一下。”

“真元出了问题?”毒毒马上停下手里的活,擦擦手走过来坐在宇煜身边,焦急地问道:“究竟那里不妥?我能帮上忙吗?”

“你应该很高兴才是。”宇煜奇怪地看着毒毒:“我如果出了差错你就有机会解除你的奴隶身份了啊!”

“这奴隶也不错啊!至少还有这么大一个房子住。”毒毒脸上绯红一闪而过,接着问道:“去四川就可以解决你真元问题吗?我们明天就动身吧!”

“我师父在四川,他应该没问题。”

“你师父什么模样啊?凶不凶?”提到师父毒毒就来兴趣了,能在三年时间里把宇煜调教成一个高手,该是什么样的人啊?修道界虽然有不少办法可以瞬间提高一个人修为,但是那都是拔苗助长适得其反的事,一般没人愿意。除此之外就是苦修了,一个人的修为达到什么程度有部分原因取决于根基是否扎实。当然体质这些也是占很大部分因素的。

宇煜正要解说,突然看见俯身过来的毒毒脖子上领口敞开,胸口上那两只小白兔一览无遗,连忙侧过脑袋:“又穿这样的衣服?”

“不喜欢?那我明天裹一件棉衣上街如何?”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却没有起身的意思,反倒变本加厉地把胸口顶了上去。

宇煜深深地叹息一声:“随便吧!夜深了,早点睡吧!明天早上给我订机票去,身份证嗯……就用这个吧!钱在书桌抽屉里。早上起床不用叫我。”说完就急急忙忙钻进房间里去了。

毒毒面露诡计得逞的微笑,轻轻把上衣的扣子扣上,朝宇煜的房间望去:“怕我吞了你?”

※※※

“叮铃!”

门铃声把宇煜从美梦中吵醒,皱着眉头翻了个身,虚着眼睛看了看床头上的闹钟,又把脑袋整个缩进被窝里。但是那声音仍然不放过他,如耗梦一般始终在他耳边想起。

一弹身坐了起来,不耐烦地叫道:“毒毒开门!”说完又倒了下去。良久才回过神来,早上毒毒似乎说过她去买机票了。打着呵欠起来三两下穿上衣服。现在这副蓬头苟面、标准的邻家男孩的模样。如果拉出去告诉别人这是大名鼎鼎的‘螟毫’,绝对没人相信。

“还在睡觉?”门口俏生生的站着一个二十来说的年轻女子,一袭乌黑的长发柔柔地垂了下来,俏生生地立在门口,还未近身就闻得一阵清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这和毒毒身上那种浓浓的古怪香味不同。宇煜揉揉迷迷糊糊的眼睛一看却是他美丽的邻居——文妍。

他始终弄不懂面前这女子,但是宇煜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有股强大的力量,虽然文妍自称是教书的,而且宇煜也经常看见她抱着一本《宋词》在手,但是鬼才相信她的话,教师住得起独栋公寓?而且她还这么年轻,看来进入社会也就一两年,不是人人都像他宇煜这样做的是人头买卖。他们俩是先后搬进来的,不愧宇煜当年热心帮她拧了半天沙发、家具,他们俩现在关系虽然不是无话不谈,但也还相对相处融洽。

曾经有好几次胖子和阿文都表示要把家具搬过来陪着宇煜,以免他一人孤单。宇煜也不是笨蛋,当然知道他们的心思在面前这美女身上,所以坚决不同意。阿文和胖子两人一段时间曾经想起宇煜就骂!

“文大小姐,这么早有何指教?”宇煜作出一个滑稽的动作把她请进屋子里面。

文妍进门看了一眼屋子里井井有条的布置,惊讶地问道:“难得啊!你应该是为这屋子找了一个女主人吧!“

“又取笑我了。”宇煜避重就轻地笑了过去,刚掏出香烟才想起文妍不习惯这味道又收回去:“你不会是专门来看这房子摆设吧!”

“嗯…没有!昨晚我听着深夜你这里有动静,本来我以为进小偷了,起身来看却是你在整理东西,好像还有个人吧!我以为你们今天要搬家特地过来看看。”

“没有,我昨晚才出差回来,顺便我一个妹妹来北京找工作,所以就暂时住我这里,昨晚可能声音有点大,吵到你了吧!”宇煜从来都告诉文妍他在一家软件公司搞开发。如果她知道面前这位是一个靠砍人头起家的角色会不会马上吓得花容失色?

起身在冰箱里捣鼓了一阵还好,找到几片面包。估计是早上毒毒给他留下的,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挺有心的。端着面包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和文妍说些出差时候听来的趣事,面对着如此漂亮的美色权当早餐佐料吧!

准确说是宇煜在讲,文妍在听。宇煜平时并不是多言的人,但是在文妍面前却很放得开,宇煜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心里就怪怪的,面前这张芳容似乎见过,很熟悉,她的一个笑容,一个撩发的动作,甚至连她身上这股淡淡的清香都很熟悉。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宇煜在为自己寻求借口的同时,慢慢喜欢上了这位邻居,只是现在的他还不明白这份感情,说来好笑,他长如此大了却还未真正恋爱过,这让阿文、胖子他们好好的虚荣了几把,时常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挤兑他:“瘦马儿啊!今天你恋爱了吗?”

瘦马儿是阿文他们给宇煜叫的绰号,以前他师父没日没夜地逼他修炼,身体自然不能好起来。

当宇煜和文妍正谈得起劲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冷冰冰的声音:“你是谁?”

宇煜和文妍同时抬头,正看见毒毒站在门口,双眼直直地盯着文妍,凌厉的眼神如同一只猛兽发现了外来者进入自己地盘一般。朝毒毒招手两下:“回来了?这是我们的邻居,”又朝文妍说道:“这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呃……妹妹。叫她毒毒就是!”

“您好!我叫文妍。“文妍大方地点点头,微笑着招呼道。

毒毒没好气地瞟了文妍几眼,却像吃了火药一般马上抓过宇煜的手臂抱在怀里大声说道:“谁说是妹妹了?妹妹能有这么亲热?”待看到宇煜眼中寒光一闪时才不由自主地放了开去,那表情却像发现有个大个子要抢她的布娃娃一般,尽是无奈和不情愿。

文妍毫不在意地笑笑:“既然你们不搬家那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随时欢迎过来坐坐。”宇煜仍旧很有绅士地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文妍刚跨出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还要远行?可是西南方向?”

宇煜一愣,还没弄懂她究竟是什么意思,思索了一下还是老实地回答:“我老家在四川,好久没有回去了,进来特别想念父母,想看看他们。有什么不对吗?”

“我曾学过些许相术,刚才发现你眉角暗晦,其中隐隐泛出红光,而你名字中带木、火之气,此月主金!遇事返凶,恐怕有杀阀之祸!你最好还是暂缓时日。”说完又看了他几眼才转身出门而去。

“假学道!”毒毒朝着文妍背影低声骂了一声。

“不得无礼。”宇煜关上房门说道:“这人不是你能得罪的,我也琢磨不透她的来路,不过似乎没有骗我的必要。”

“别相信她的鬼话,又是暗晦又是红光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叠纸:“这是登机牌,这是保险单,这是成都大酒店的预定卡!这是……”

宇煜反复打量了她一会才疑惑地问到“毒毒吗?没认错人吧!原来你还有这优点?”

“是你没看出来吧!”得到宇煜的称赞她高兴得一脸灿烂,过了一会才幽幽说道:“非得要去四川?你那两个兄弟不是挺厉害的吗?他们也许能帮上忙。”

宇煜摇了摇头,这不是拔河,人多就能解决问题。说完看着登机牌上的时间。“下午起飞,想来该收拾收拾出发了。”

随后又和肥牛联系上,把坦申未死以及遭受忍者暗杀的事情说了一遍,争取这个月能收回钱,他也不是真想跑到人家国土上闹事。不过如有必要的话,他也不是胆小之辈。

宇煜连一件衣服也没带就出门了。

阳台边窗户上,一个身影默默望着小区水景边宇煜离去的背影,长叹一声轻声吟唱道: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

相传这是清朝年间一个风流和尚所作,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仍旧有人记得这和尚正是因为这首诗,至于他佛法有多深厚谁都不清楚,也不用去知道。人们对于爱情远远比其他关注要多得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