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八章 抱朴子(上)
第八章 抱朴子(上)
作者:卒帅   |  字数:3488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12:06  |  分类:

玄幻小说

“哟!这位哥哥火气闷大了一些啊!不过小女子就是喜欢哥哥这般强壮的男人,这样才更有味道,唉!别躲啊!小妹帮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毒毒站在屋子中间,不断地变换着弦,一阵阵的音浪从她手指间流出,忽而如千军万马齐鸣,时而又如同一对情侣窃窃私语,正当那忍者放松心情要沉迷其中时,忽然音弦一改又划着铿锵的杀阀。对方那黑色的忍者服却如被刀子划过一般,一点点地撕裂在空气中,露出里面白白的肌肉。

那男子却如同一个被操纵的木偶,在空中不停地挥斩着手中长刀,无数的月牙光刃急奔而出,有的飞向头顶,有的独自在空中盘旋着似乎在追逐着风里藏匿的精灵。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被对方察觉到的,现在完全陷入了被动。

“鬼轮斩!”那忍者等得抓住毒毒的一个破绽,连忙腾出一只手来飞快拔出腹部的另一只短刀,猛吼一声双手疾抡,从两柄刀上带出尺余长的光华,如两条邪恶的蛟蛇相互呼应着朝毒毒奔去。

“哥哥还真狠心下手伤害小女子不曾?这可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毒毒嘴里虽然还在俏皮地说笑,但手指却在不断拨动音弦。她的琵琶不是主攻法器,但是防守却是一等一的厉害,不慌不忙地朝前面一挡,自音弦出迸发出更强烈的青光,把那俩道奔来的刀光阻拦在外面:“这可是小妹的嫁妆,还入得哥哥法眼吧!”

“唧咕叽咕……”身后突然想起另外一人的声音,空气中突然闪出一道黑色的身影。

匆忙间回头却看见一柄长长的武士刀闪烁着白森森的寒光朝自己后背刺来,琵琶虽然是一等一的法器,防御远远出任意料,但是它不是锅盖,不能真正把自己全身覆盖,背后当然就成了空门,回救不及的毒毒绝望地闭上眼睛。

在闭眼的那刹那,她发现了一道更亮丽的光华。虽然不大,也就一只铅笔长短,自楼梯口处奔出,但是她却知道自己不用死了,因为知道是宇煜出手了。光华在她明亮的眼眸上映射出比夜空烟花还绚烂的光芒,但是瞬间又消失掉,就如同它出现一般突然,连眼睛也来不及捕捉到一点痕迹。

紧接着身后传来一声闷哼,空中跌落下一名忍着,毒毒一挥琵琶逼退正面的男子,回身只看见一套宽大的衣袍里面躺着一具还在迅速失水的尸体,在几秒钟后,对方彻底变成一具干尸。

相信沙漠上失去水份的茄子也要比眼前这家伙好看一些。惊异地看着楼梯口那冷面如霜的宇煜,这还是人吗?只要被那东西挨在身上,体内生机将迅速被夺走,连自救的机会也没有。看来宇煜还不是一般的危险。估计自己的琵琶在对方那个什么针下面连抵挡的机会也不会有,因为那速度太快了琵琶纵然属于上品法器也是枉然。

宇煜漠然地看着地上的尸体,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调:“黄雀是吧?看来黄雀也有被螳螂反咬一下的时候。三郎,既然来了何不痛快现身?你应该知道这对我没任何作用。”

话音刚落对面的墙壁突然冒出一股黑不见光的浓烟,一道亮丽如水晶的刀身从浓烟中直奔出来,刀光一现间天地霎时颤动,窗外天空瞬间乌云翻腾乌云如同一只只咆哮的走兽张牙舞爪地向这边涌来,天地似乎在下一刻就要倒塌下来。一道闪电如灵蛇般吐着恐怖的信子。至天空斜斜劈了过来。隐隐的怒吼至刀身处传了出来。

宇煜大惊之下慌忙躲过从浓烟中奔出来的那道刀影,惊骇地看着身后的墙壁被那刀影像撕纸一般撕裂一个三尺余长的口子:“你解开百年中的凶灵了?”

“不错。”一道身影从浓烟中慢慢走了出来。妖刀百年又变回了普通武士刀的模样,被三郎提在手里:“拜阁下所赐,不但让我恢复了弑神,而且还解开了刀上封印,你这只螳螂也不用在辛苦躲藏了,现在是黄雀捕食的时候。”

“毒毒自己逃命。”宇煜不负责任地丢下一句,把涵光掠影发挥到极至,身子幻化出三道残影分别前面三道窗户上撞去,解开百年上面的封印,引出凶灵是什么概念?虽然不能和崆峒印这类的顶级法宝相比,但是至少也是上品宝贝,光是它出鞘时候所引来的天地灵气波动就不是宇煜敢想的。

“想走!有那么容易?”三郎暴吼一声突然把手中长刀朝窗口投掷而去,双手食指中指迅速伸出,其他手指相互盘结在一起,嘴里叽咕唧咕冒出一段难听的音节,空中的百年发出上百道毫光把整个窗户封得严严实实。

空中传来宇煜的冷哼:“我要想走,天下没有谁能够阻拦我。”最后几个字人的时候人已经抢先飞出窗外。想当初七杀老祖乃经天纬地奇才,他的成名身法函光掠影有岂是易于之辈?而且七杀门本来就是以体术见长,用得此法更是相得益彰。虽然宇煜只发挥了它百分之一的威力,不过已经不亚于普通子弹的速度了。

三郎看着宇煜驾着精光朝外面飞去,连忙召唤出弑神,跳上弑神肩膀上紧跟在宇煜身后。

两人一逃一追,彼此都不是弱者,谁也不能奈何谁。两道影子以常人肉眼难以辨认的速度飞快地在空中掠过,只留下尖锐的破空声。

宇煜根本就没有顾得面别方向,径自把他往郊区引,城市他是不敢去的,那里人口密集,而且在弑神面前太脆弱了,不比一张纸的衡量重上多少,只能往人烟稀少的地方引。

渐渐有些吃不消了,他在不断地耗费着真元,而对方却气定神闲地站在那怪物肩膀上,一消一长高低立判。但是他却不能停下来,那样他将遭受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最终还是不得不停下身子,一头钻进前方的树林。

三郎也紧跟着降落在地面上,妖刀交付到弑神手中,受到真元刺激,弑神瞬间膨胀成三米余长。好多树木还不能达到它的半腰,如砍脚下的杂草一般随手一挥就是大片的树木倒下。

三郎酷酷地抱着膀子,站立在弑神的肩膀上冷冷地看着扶住一棵大树喘息的宇煜:“你已经无路可逃,还是伸出脖子让我一刀结果了你吧!这样大家都爽快。”

“螳螂?黄雀?”宇煜扶着树干,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你们无非就是找一个借口,一个为坦申复仇的借口,以满足你们外交上的胜利,看来我还是卷到政治这狗娘养的玩意里面了。不过别以为我会束手就擒,要我命还不容易?来拿啊!”说完脱手就是三溜半尺来长精光从指尖飞出,分别朝弑神头、腰、腿部打去。。

弑神把手里妖刀百年抡成一个风火轮,百年不愧妖刀之名,无坚不摧的螟毫竟然无功而返,发出一连窜的叮当声,反震在他旁边的树干上,看着逐渐枯萎的树枝,冷冷地说道:“这就是中华道术?雕虫小技,你还有什么拿出来让我瞧瞧!”

“嘿嘿……别急,我今天会一一满足你的好奇心。”说完又打出三道精光,随即拔出两柄匕首,一正一反地握着紧随飞针后面朝弑神奔去。

“嘿嘿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住黔驴技穷,道术也不能耐我何,难道你武术还可以凑效?”三郎依样画葫芦又用同样的招式隔挡回去。

宇煜抓住机会陡然拔高身形从弑神头上高高越起,落在背后,双脚朝拿怪物后腿弯蹬去,这一脚集了宇煜全部真元,虽然现在消耗得十之八九,但是也足够开碑碎石了,弑神遭受突然打击,双膝不由自主地朝前面跪去。

“要糟!”站在肩膀上的三郎暗呼一声,正待应急却看见一道身影从弑神头顶掠起,对方人在空中不慌不忙地在弑神额头一拍。

正待跪下的弑神只有任凭摆布地翘起硕大的头颅,把整个脖子暴露在宇煜面前,这正是宇煜一连窜动作的结果,他本可以用匕首从背后捅弑神后心的,从左肩押刺入脊椎毛细血管,那样这个大家伙将马上丧失行动能力,或者匕首不偏不斜刺进去,把心脏刺个对穿孔。

这套动作他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了,甚至连对方得所有反映也会计算在其中,但是他却临时改变主意了,因为刚才那两脚他却像踢在了钢板上一般,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果断地放弃后背,抢先攻击所有生物共同的弱点――颈部!

三郎看见的正是宇煜越过弑神头顶的时候,这一系列动作说来慢,却是在瞬间发生,被妖刀百年隔单开的飞针还在空中空自发出呜呜的声响。

“来得好!”三郎暴吼一声突然拔出腰中另外一柄短小的武士刀,双腿一弹舞出一连窜的刀花朝宇煜撞去。

匆忙间宇煜连忙提聚真元迅速侧身,送出一股真元包裹住左手匕首,如流星般仍旧朝弑神脖子射去,右手连番划出一道道红光试图阻拦住三郎的挽救。

弑神不愧为日本修道界的顶级妖兽,在极短时间内已经反映过来,双手一撑又人立起来,夹着宇煜真元的匕首只能徒劳地在他胸墙上发出一声巨响,无力地掉落下来。

“可惜!”宇煜在心里暗自叫了一声,如果三郎反映稍微慢上一点,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也足够了,也许现在局面就不会是这样了。

陡然运起函光掠影,迅速抓向快要坠地的匕首,这是他眼下保命的家伙,少一柄就少了一份机会,而现在他真元几本耗尽,不然施展出秘魔麾天手也许还能拖延上片刻。

“哈哈……受死吧!”三郎一看宇煜自己钻到脚下连忙指挥弑神提脚踏去。

宇煜看也不看扬手又是三枚螟毫,虽然他的螟毫每根都价值不菲,不过眼下是保命时候,没命再多的针也用不出去。

弑神在几天前就被螟毫从脚底穿透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是间隔不久。也不见它昨屈膝动作,庞大的身躯就破空直接上躲过飞针,那灵巧的动作和它庞大的身躯根本就不成比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