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六章 昆仑来人
第六章 昆仑来人
作者:卒帅   |  字数:3344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11:04  |  分类:

玄幻小说

毒毒完全搞不懂。这叫做好兄弟吗?一听说打架就准备拍屁股走人,而且找个理由都找得这么烂,疑惑地把目光投向宇煜。

宇煜脸上仍旧露出淡淡的笑容,好像这些全都在他意料之中,良久才长叹一声:“人各有志,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你们了,可惜了那些日本妹妹啊!对了这两张光碟是我在一个不起眼的音像店淘到的,这可是经典啊!相信你们没看过,送你们了。过几天我就去日本依样画葫芦。”说完就朝毒毒打个眼色,匆匆离开了房间。

“你这是什么意思?”毒毒快走两步跟上来问道:“没想到你这样不老实,居然有你这样的人,送礼送A片。不过你根本不用舍近求远,那些矮子国的人有什么好,我一条腿可以达到他们胸脯。”

宇煜毫不在意地瞄了一下毒毒修长的双腿,老实说如果她没有那乱七糟八的功夫的,宇煜早就把她给拿下了,只要是男人不能不对这个尤物动心的。随即一笑道:“嘿嘿,没什么意思。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估计等他们看完影碟的时候就会回心转意。”

果不其然,在他离开咖啡厅不到一小时,胖子、阿文几乎是同时打来电话,意正严词地诉说了日本人从有历史记载起到今天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并作了深刻的自我批评:人的一生应该怎样度过?要给自己以后留点回忆,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不为虚度年华而悔恨,在子孙满堂的时候我阿文(胖子)能骄傲地告诉后辈,自己曾经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革命中――为人类最最伟大事业而奋斗,为解救苦难妇女而舍身喂虎!

“这就是你的兄弟?”毒毒一边熟练地掏出钥匙擦进门缝一边回头说道:“不过挺有意思的,不就是去日本玩女人嘛!偏偏说得如此义正严词,我毫不怀疑他们当时满脸都写着国仇家恨。”毒毒这女子似乎脑袋里少了一点什么,如此漂亮的女子竟然说话这般直接,毫不遮掩。‘玩女人’这话是一个美女应该说的吗?

“等等。”宇煜一把抓住毒毒正要拧开房门的手,一本正经地问道:“你这房间的钥匙还有别人有吗?”

“你是说……”凝气中期果然不是路边办来的假文凭,毒毒也很快发觉了门房后面似乎藏着无边的凶险,如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妖魔,从这气势看来对方也有不输于宇煜的修为。他在心理里默默地盘算着最近究竟是什么日子,接二连三地遇到高手。

“不知道是不是男的,要是能被我吸纳了元阳,那我的功力不是也达到合气期,也许合气后期也难说,那样我就可以摘掉脖子上的项圈了。”眼骨碌乱转的毒毒在肚子里不断盘算着,可是这话却不能说出来,她身后这男子也不是善良之辈,翻脸就无情。毒毒感觉身边似乎就卧着一只老虎,连睡觉也不得安稳。

看着毒毒茫然的表情宇煜就知道对方一定是不速之客,她肯定是不认识的。心中诧异道:“莫非是崆峒的人找上门来了?没这么快啊!崆峒距离这里有好几千公里,就凭昨天那小白脸能飞多远?莫非是日本人?”

思量了一会实在找不出个理由实在不想在乱费脑筋,反正人家已经找到地盘上来了,还不如大方一点,干脆地朝毒毒挥手示意她开门。也暗自提聚起体内真元。

门在打开一条缝隙,屋子里原本汹涌的气势在瞬间消失无踪,毒毒迷惑地摆了几下脑袋,真怀疑自己先前是发生了错觉。

突然发现沙发上正笔直地坐着一个青年男子,一身蓝黑的中山服连一点褶皱也不能找到,剑眉微微上挑不怒自威,浑身流转着一股股浩然正气。

对于这个男子宇煜并不陌生,虽然彼此之间已经有进一步的了解,但是却从来不曾真正拜访过对方只能说彼此有些神交。

“宇煜?不,也许我应该称呼阁下为螟毫先生,东皇集团第二杀手、堂堂神州暗杀第一人,来到兄弟地盘也不打个招呼,这要是让道上兄弟知道还不指着我脊梁骂?”那男子抖抖身上的中山服站了起来,朝身边沙发作了一个很潇洒的动作,示意宇煜坐下来。

“胡钍!你这是要当孤胆英雄?”宇煜根本不因为他能找到这里感到奇怪,只要天眼想得到的东西,哪怕是城市里的一只蚂蚁,他们同样能揪出来。再说这里也不是很隐秘的地方,他也不是十分隐藏自己的行踪。“不过你真的给了我一点意外,我怎么也没想到你是一个修道者。“

“你不也一样吗?我们俩昨天在国经大厦彼此面对面居然也被你瞒了过去,你现在这张脸没有易容吧?真人要比照片有气质多了。”

“谢谢!”宇煜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掏出一枚暗器在指尖不住地翻滚:“我可不认为你是特意来称赞我的,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即使你我都知道坦申是我杀的,但是没证据的情况下你是不能奈何我的。”

“谁说没证据?”胡钍像变魔术一般从怀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端正地放着一柄精致的匕首,虽然隔着一层塑料,但是仍旧清晰地反射出墙壁上那一组吊灯,即使是外行人也能分辨出是一柄好刀,遗憾的是在匕首刃上被涂了一层厚厚的白乳,想必是有人认为刀刃太过锋利怕伤人的原因。

胡钍把匕首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轻轻端起一杯清茶:“毒毒小姐,不好意思我没经过你的允许擅自动了你的铁观音。”随即有朝宇煜说道:“你以为易了容,带了人皮手套就不能留下痕迹?但是这匕首却是一直跟随你的,不可能不留下你的气息,而我又很有运气,居然在墙壁上轻易地发现了它,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宇煜朝毒毒招手示意她为自己也同样来一杯茶:“哪又如何?这样你只能激怒我,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就范?你应该知道这样于你没有半点好处。而我则可以屁股一拍立马走人,天大地大你如何找我?”

“是吗?”胡钍冷笑一声,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膨胀,迅速地覆盖了整间屋子,五柄飞剑从他袖口间激射而出,径直飞到茶几上空不断交错旋转,一道道细细的五色真元把剑身重重包裹,看上去就是一道道自然的螺旋纹。

气势逐渐加强,茶杯和茶几不断地震动,发出啵啵的声音,而杯中的茶水却丝毫不见动静,但是这份真元的把控确是宇煜望尘莫及的,也许他可以一掌把墙壁轻易破开一个大洞,但是却做不到这样细腻的把握。

“唔!”毒毒实在承受不住那剑身发出的强大的迫力,慌忙祭起琵琶全力抵抗。她实在弄不懂为何简简单单几柄剑毫无规则地翻滚几下就让自己差点现出原身,人类的修炼实在太奇怪了,明明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水平,却能通过一个阵势发挥出合气中期的水准,难道这就是修道的本源力量?

宇煜凝神地盯着那五柄飞转的小剑。更难得的还是那五柄剑所组成的一个阵形,单单是剑阵运转就有这么强横的气势,这可是凝气中后期才能抗衡的水平,要是剑阵全力运转起来,恐怕不到合气后期不能抵抗吧!

宇煜手指间暗暗扣着三根毫针,一待不对劲就要马上打出去,他对自己手中的针有信心,苦练数年可不是纸糊的老虎,吓人不是他的本意,而且体修者本身就是以强大的破坏力作为最大的资本,而且还是在如此近的情况下。

一个名词突然在宇煜脑海中闪过,失声地叫了起来“五行剑阵?你……你是昆仑剑派的人?”

相传天地初分,鸿蒙混沌化作一气为太清,后分阴阳,最后经过漫长岁月衍化为五行。而世间万物无所不容五行中。

其后昆仑有位奇人发现世间之数终究不离五五之说。酸、甜、苦、辣、咸之五味;宫、觞、角、子、羽之五音;红、黄、橙、绿、蓝之五光等,而这一切又都概括为金、木、水、火、土五行。

可以说简简单单一个五行就概括了世间的一切,众所周知道家讲究九说,认为九乃数之极,而道门的分支昆仑却世代秉承五五之说,因此彻底脱离道门自成一系。虽然以后的昆仑门内一部分人仍旧一身道袍,口宣‘无量寿福。’也彼此称呼对方为道兄,但那只是一贯秉承的传统而已,已经没有多少实质意义。

胡钍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讶:“想不到居然还有人记得昆仑,既然你知道这是五行剑阵,相信你也知道他的威力了吧!我想知道你现在时候仍旧固执地以为我不能拿你怎么样。或许你震散自己静脉和我回去是明智的选择,否则连性命也不保。”

随即宇煜也明白过来,微笑着把手里扣着的针收回。如果胡钍真要对付他那么就不会和他说怎么多废话了,疑惑地问道:“既然你不打算用剑,又何必把他拿出来?昆仑不是封山了吗?你什么时候入得昆仑门下?”

“这些都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胡钍丝毫没有收回剑阵的意思,只是收敛住真元让剑阵在空中自由穿梭:“也许我现在有一个更好的选择,估计你也乐意。”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报纸,随手扔在茶几上,正面迎着硕大的一个人物半身像。

“张世洋?”宇煜实在弄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可是今年最大的新闻啊!我今天也看了这则报道,他似乎卷了政府近二十亿钞票。可是这似乎与我无关,难道你会以为我会和这事有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