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九章 黄雀(下)
第九章 黄雀(下)
作者:卒帅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07:50  |  分类:

玄幻小说

“说来说去还不是不想兑现,不过既然知道了雇主,我想我能够亲自收回的,你们来了,那就留在这里吧!”话刚说完,身上血雾猛然浓郁,像一团散不开的浓云。匕首自动跳起盘旋在那云团之上,发出妖艳的红光,一道道的精光流窜于最表面。

“出来吧!弑神!”随着三郎的叫声,一道黯淡的身影伴随着如北极熊般低沉的咆哮声至他灵台处冉冉升起,并急剧膨胀,瞬间已经有将进三米高,把整个屋子充塞得异常拥挤。这是宇煜才看得清楚,那怪物竟然浑身上下如同裹着一层铁皮一般,一个头颅就有面盆大小,嘴里不时有涎液滴落下来,说不出的恶心。

吼…

那怪物随口低声咆哮一下,宇煜却感觉似乎有道闷雷在自己耳边想起,脚下的楼板也在不住地颤抖。伸出一只手像玩泡沫纸堆一般随手把一堵墙壁推倒在脚下,隔壁一对小情侣正自缠绵,那想祸从天降?一个大家伙就把他们对面的墙壁撕裂开来,只有颤抖地蜷缩成一团,如小白兔一般无助地望着眼前的景象。连那怪物提走他们脑袋时候才慌乱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然而已经晚了。

“什么怪物?”宇煜哑然地退出老远,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人体内饲养有妖兽灵体,而且还可以实体化,养妖兽需要花费大量的精气,而人妖共寄一体只能导致一种结果,那就是被妖兽吞噬了本身意识,成为一具行尸。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什么‘弑神’在自己面前把隔壁那对情侣的脑袋拧下来,塞在嘴巴里吧唧吧唧叫着,血液如同被挤压过的番茄汁,顺着那两颗头颅的发丝从它嘴里飞溅出来。

众所周知,任何妖兽的意识体远远高于人类,这就是为何走兽在经历一定的岁月后,都能吸纳天地间充斥的灵气,化为人形。而人若没有名师指导、丹药辅助、典籍解说,在百年后终将空余一句皮囊,魂归黄泉。

然而眼前这小子就是例外。

吼!整栋大厦都在那一声咆哮中动摇,一柄足足有一米长的窄刃弯刀出现在那弑神手上,刀身同样不断流转着精光,如奔腾不休的江水附嘱在表面。

宇煜不敢小看这轻飘飘的一剑,慌忙往后跃去,可是有人确不愿意,背后三柄武士刀交织出一片绚烂的刀网把他三面的退路都封得严严实实。

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和弑神作正面的搏斗,但是看那怪物举手间就把头上的壁顶划开一道巴掌宽的缝隙,露出平整的钢筋截面和小颗粒般的卵石。

宇煜是体修者没错,不过他确不会自大地以为他现在可以凭借肉体和这大家伙抗衡。那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那剩下的就只能有一种选择――从背后突围。

“天啊!妖……妖怪!”头上那个被劈开的缝隙中有双惊恐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楼下这一切,那结结巴巴的声音估计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知道弑神第二次咆哮时候发出的气浪把他掀到墙角,才幡然醒悟,惊叫着抛出了房间。

手中匕首划着一道长虹,夹带着一往无回的惨烈之气朝那三柄武士刀撞去。匕首本来就不是和别人斗狠的兵器,但是宇煜却必须这样做,他必须这样,时间对他是极端不利,稍微犹豫都将让他陷入异常被动的局面。

“螟毫,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如果你聪明的话,现在加入黑龙殿还不算晚,若是在执迷不悟,那么你的名字将成为过去。”三狼悠闲地说道,可是手里却没有停顿,指挥着弑神朝这边杀将过来。

在刀网中强行撕开一道口子,人就往窗台那边闪去:“嘿嘿,挣扎?这个词我可不怎么喜欢,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想要我脑袋的话,很简单,跟着来吧!”

说完就从六楼上直接跳了下去。

吱!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刹车声,那辆轿车的主人把脑袋伸出车窗外,朝突然从空中坠落下来的一个男子叫骂道:“你神经病啊?要自杀上电视塔跳吧!”

原本跑出几米的宇煜突然灵光一闪,一把抓开车门朝那女子恶狠狠地说道:“下车,现在。”

“抢劫?”那女子像看小丑一般盯着眼前这个脸上的凶恶明显就是装出来的男子,媚眼如丝般地望着宇煜,把娇艳如花般的脸蛋微微抬起:“请问劫匪先生,你难道忍心这样粗暴地对待小女子吗?”

一句话说得甚是楚楚动人,是男人都会觉得宇煜这样的行为比在鲜花上涂抹粪便还要难以让人接受。

回头正看见三道矫健的黑影从他刚才的地方飞身而下,虽然媚看见三狼的身影,但是他敢肯定对方一定跟在身后。

躬腰钻近车里,一屁股坐在那女子大腿上,踏着油门就往郊外方向开去。

“难道你妈妈就这样教你对付女孩子吗?”声音里根本就听不出来有不悦的成分,反到是那女子努力地把本来就穿得比较低的胸脯抵在宇煜的后背上:“可爱的劫匪先生,我们这是去那里?恐怕最后一个宾馆也被你错过了,看来今晚我们只能在荒郊野外渡过一段难忘的时光了。”

宇煜察觉到有两团软软的东西在后背不停地摩来擦去,如灌满水的气球一般,很舒服!。心驰神拽下让他有几次都差点把车开到路边的沟渠里面。

若在平时,宇煜绝对不会拒绝这女子的热情,但是现在这情况可不是享乐的时候,不情愿地把身子虚空抬起,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说道:“快座到旁边去,我的耐性有限,不排除直接把你从窗外扔出去的可能。”

“哟!你这是唱的那一出?”那女子不经意地瞟了一下后窗,接着微弱的后车灯,隐隐可以看出几道影子紧跟在后面。这时油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到了那片红色区域,甚至前面的路都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晰。而后面那些人居然用双腿赶了上来。眼中闪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又迅速一闪而没,回复了极端妩媚懒散的语气:“开慢点行吗?我不能动弹了,你能帮我一下吗?”

伸出一只手把安全带解开,头也没回地抓住她的脖子,像提小鸡一般把她扔到旁边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汽车在公路上高速行驶,B市郊区山路虽然到还平坦,但是确有点多弯。果然,在一个大弯处时候,那三名忍者至空中斜斜飞掠过来,成品行站立在宇煜前方。胸口起伏的波动证明了他们这一段时间剧烈运动对于体能的消耗的确不小。

这正是他想看到的,虽然宇煜有把握摆脱对方,但是那绝对是暂时的,他身上留有阿魏的味道,对方找到他只是时间问题。既然这样还不如多消耗对方一点体力和真元,那样应付以来更加轻松一些。

发动机高速运转的轰鸣声从身下传来,把刹车踩得死死的,三人一车成一个尖锥般对立,彼此都没有任何动作。那女子惊慌地看着从天而降的三忍者,最终还是把目光移到旁边这个男子身上。

一只手轻轻地把她脑袋按到方向盘以下的座垫上,天空隐隐传来一股妖异的真元波动,一道深冷的晶光从身后的高空迅速朝这里接近。

他知道,那个三郎也追上来了。可是他不清楚为什么他反倒落后了,照这速度,应该早就追上来了啊!

猛地一放煞车,深灰色的夜空下车身闪过一道亮光,以眼睛都还来不及反映的速度迅速朝最中间那名忍者撞去。

谁知道对方毫不畏惧,手中武士刀一闪出鞘,人却轻轻跃起,刚好是超过车身整体一点点高度,向下的刀身突然加速,穿过挡风玻璃插在两人中间。

汽车穿过三人的包围马上停了下来,宇煜抓过遗失在车里的长刀,再拍拍那女子的后背:“现在把车交还给你,一直向前开,只需要二十分钟时间就可以看见一个岔路,右转、那是进入市区的方向。”

“唉!”对方叫住已经打开车门,准备下车的宇煜:“我的车被你弄成这样,难道你就这样拍屁股走人了?男人果然不喜欢对自己所做的任何事负责。”

宇煜没有心情去和她多费唇舌,眼眉一耸叫道:“快走!如果你还想见着明天的太阳的话。”像这样不知道好歹的有钱人他见得多了,没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把车门重重地关上:“马上离开这里。”

“可是,可是他们会飞,那是人吗?”对方仍旧不死心地说道:“要不你还是上车吧!他们不一定能追上来的。”

宇煜突然运转动真元,全身突然涌起一片血雾,双腿一弹,人如插上了翅膀一般冲上高空,她用自己的行动告诉那女子,自己也不是普通人。

武士刀的前身即为中国唐刀,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可以不精通十八般兵器,但是却不能不会。

宇煜师父对于‘会’有特定的解释,比如现在这手漂亮的花刀。

看到汽车只留给俩团红色的尾灯渐行渐远才说道:“很高兴三位竟然如此配合,真的追赶上来了。那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上路吧!”

最后一个“吧”字如炸舌春雷,响彻再静寂的山谷,在三人一愣的时间里,武士刀带着一缕红光划着弧形朝三人奔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