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七章 修道者(下)
第七章 修道者(下)
作者:卒帅   |  字数:3506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06:55  |  分类:

玄幻小说

背后的剑诀声让宇煜不得不放弃手里的猎物,反正对方已经失去战斗力。正要回身,耳中首先传来利器割开空气的尖锐的声音,如果还想完整地走出这动大厦,那么他就只能躲。

可是那柄长剑似乎长有眼睛一般,如影随徒地跟在身后。

这时窗外上方突然想起一阵叽里咕噜的日语,想来是那些日本人已经找来的。再不离开,那么他将陷入异常艰辛的局面,真元提到极限,迅速从墙上扒出那柄匕首,眼中寒光一闪:“五队果然卧虎藏龙,今日所赐,来日将尽数奉还,告辞!“

说话间人就往外面闪去,虽然他的匕首不是凡品,但是也就比一般精铁好上那么一点点,和自己小命比较起来,还是不要为妙。

“想走?”一道金光从张铁指尖迸发,朝空中悬浮的三才阵一催,一道电网再次从剑身发出,如蛛丝一般纵横交错,迅速朝门口笼罩而去。

“给脸不要脸!”人在空中的宇煜突然一回手朝张铁一指,一道比蛛丝更细、比闪电更快疾的血光从食指射出,瞬间已经消失在空中。

“螟毫!”张铁陡然察觉到一点细微的疼痛从左手传来,随后整个手臂如花朵一般迅速枯萎。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自己身上这件法衣的防御力,即使是步枪也不能破开这件衣服的防御。然而自己却连这古怪的暗器丝毫踪迹也没发现就着道了。长剑一转果断地朝手臂斩去。

看来这也是‘螟毫’这名号的得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可以肯定是眉须针一类的歹毒法器。他们修道者几乎都有一件保命法宝,高明者如修炼第二元神,除非对方同时把本尊和分身都毁灭,否则都能像传言中的那样重塑肉身;普通修道者也有自身修炼或长者所赐的宝物,用来防备突然事故。体术者肯定也不例外。 这飞针估计便是宇煜的保命家伙了。

而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身影在电网停顿的那一霎那闪出门外,并迅速消失。

宇煜不敢作稍微的停留,一口气跑到五环外的一家宾馆才停了下来。

“我需要休息,请任何人也别来打扰!”抛给前台一句话就钻进了房间,现在最主要的是疗伤,雷电之力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承受下来的,即使是修道者也不敢拍着胸口保证。

若非因为他本身作为一个修体者,肉体抗击力远远大于那些整天跪着拜三清、佛主的家伙,估计早就 被劈成一节焦炭了。

他也不敢去找胖子和阿文,自己行踪也许被别人掌握了,只要一天不能把右手上的阿魏消除,对方就能一直掌握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现在去找他们肯定是要把他们拖下水的。虽然有胖子和阿文两人帮助,他可能现在就毫无所惧地在茶楼里面喝茶,等着对手找上门来。

但是他相信品自己一人照样能把事情解决好,不理会阿文在电话那头的咆哮,关上手机坐在床上静静地思考着,他需要把最近的事情整理一下,杀死一个替身还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替身的身体里有阿魏?难道是别人专门给自己设的套?五组那些人看来也是难对付的角色,随便遇见两个都可以让自己挂彩。

每一个门派的创造者都不可能是庸才,也许他们之间会有一些不同的机缘,导致他们彼此发展的方向不同,成就也就不一样,但是这世上没有一个白痴会成为门主级别的人物,即使是白痴门也不行。

七杀门的开派祖师也不例外,被称为经天纬地的奇才,如他认神州第二那绝无人敢反对,,虽然好多修道者不愿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但事实终究是事实,你可以不承认,可不面对,但是它不会因为你的回避而扭曲事实。

七杀祖师一手创造出来的《神鬼迷簶》连当时的神州第一高手――魔主殊途也抚掌赞击,“若非吾传承于师门《琅缳阙策》,余当属第一人。”

宇煜作为当今七杀门唯一传承者,当然不能不会,不但会,而且还还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突破了第一关。

无论是何种修炼形式,其实都属于修道范围,只是追求的目标不一样。

宇煜把全部意识沉浸在元神中,用神识仔细检查着全身筋络,那道雷电几乎把他全身真元劈散,而且又经过一番全速催动真元,若是再遭受一道雷电,估计他现在只能像死猪一样瘫在地上任人宰割。

眼下他只能像一个清道夫一般小心翼翼地把那些紊乱不堪的真元修复、归位。

在他身边慢慢有些血红色的薄雾从身体里散发出来把他笼罩,又慢慢地从眉心处钻入体内,就这样周而复始。

“咄!”宇煜眼中精光一闪,右手陡然伸出,剑指翻飞间,一道三寸余长的血线从指尖冒出,在离开他自身半米外时候已经不能再发现,因为它已经完全溶入空气中,连半点声音也未发出。

可怜墙壁上那只壁虎,莫名其妙地遭受无妄之灾,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钉住尽管剧烈挣扎却不能成功地从墙上跌落下来,生命力急速下降。

宇煜看着那只壁虎被自己针尖附带的真元吸干了所有生机,在下一秒中已经如一具干枯了数月的标本被钉在墙上如同装饰一般。

宇煜疑惑地看着十指指甲盖下那一丝若隐若现的如盘龙的血线:“这样也能突破壁障,现在应该达到凝气中期的水平了吧!”说完从墙上拔出那根通体晶莹剔透的细针。

宇煜在针上的造诣绝对不逊色余他在兵器、拳脚,相反它最擅长的确实这个,他在师父那里学艺三载,其中就花费了将进两年的时间来驾驭它们。从最初的五寸长的钢针穿报纸到现在的情景,其中的苦楚没有谁比他更能体会。

为了能更好、更精准地掌握好发力点、力道,他把两只手都涂抹上强性粘合液,然后附带着外面的假皮层一起撕扯下来,甚至连指甲盖也拔掉,然后将双手浸泡在软红冰珀中,天天承受着阴毒的侵蚀。现在宇煜的一双手可是刚可洞石,柔能绕夷。

当然这绝对不是他愿意的,他师父在着里面充当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威逼利诱,坑蒙拐骗,只要能让他坚持下去,甚至还许诺下了许多好处。

血刹幡、太虚神镜、妖魔血刃、轩辕剑、翻天印、九天都篆阴魔大法、大衍销魂姹女功…..凡是修道法宝参照篇书中提到的好家伙它师父全都一口答应下来,只要他肯坚持下去,就作为奖赏全部给他。

就这般在眼泪鼻涕中练成了秘魔麾天手。当宇煜勉强能把口诀背下来的时候,它师父便一把把那几页草纸给撕毁了。这似乎也不是七杀门的功夫,因为在所有典籍中,宇煜并没发现关于秘魔麾天手的只言片语。每次问起的时候,那老家伙总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神色说道:“自有源头活水来。”老实说,宇煜和他一起生活了数年,唯一听到他哼的就是这句诗了。也仅仅这么一句而已。

他现在也不能忘记当时他捧着师父递过来的秘魔麾天手的练气总纲时,激动地说道:“我一定练好飞针,不让您老人家失望。”的时候,他师父脸上那明显的失落之情和无边的愤怒。“飞针?这是秘魔麾天手,天下独一无二的修道奇术,不是让你用来绣花的。小小飞针怎能登大雅之堂?”当时他师父马上暴走,两人讨价还价了半天,在宇煜保证不会耽搁了麾天手的修炼的时候,才要回了先前许诺给自己的那些顶级法器。

最后兴高彩烈地抱着那些许诺给他的顶级法器、奇书把玩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那些全他妈是仿制品。望着那个一脸阴谋诡计全堆在脸上的老头,宇煜有时候怀疑他师父本职是不是贩卖盗版光碟的。

“究竟是谁出的一千万暗花? ”宇煜疗伤完毕后拨了一个熟悉的电话首先就劈头盖脸地问道?

“螟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不停喘息的声音,宇煜皱着眉头把电话从耳边拿开了一点点,这声音真的让人感到难受,虽然宇煜没有见到过‘肥牛’真人,平常都是电话、网络、或通过其他途径联系,他们东皇自成一套方式。

凭声音宇煜可以猜测到接头人至少不下一百公斤的体重,这也许还是比较保守的猜测。

“对!”宇煜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你告诉我谁‘相中’了坦申?”

“你现在还在北京市吧?”对方没有直接回答他,却说了一句眉头没脸的话出来:“现在北京电台新闻1台有条很有意思的消息,我正在看呢!”

“不要挂电话!”宇煜嘱咐对方的同时已经把电视打开。

正是整点新闻。日本当局发言人召开记者招待会,对来华签约而不幸遭受恐怖袭击的坦申作了哀悼,并对中国政府提出置疑,身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国,却出现如此事件,像这样的国家根本无权担任常任理事。随后就是一大堆不知所云的数字报告。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这次任务是不是日本人下放的?”宇煜根本没耐心看这些。

政治这玩意不是他能玩的,那不是你功夫好就可以涉及,没有比干那样的七窍玲珑心和王熙凤般的交际手腕是会处处碰壁的。

“没看出来吗?日本这次抓住了中国的辫子,这样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加入常任理事,而且还可以进行‘加强反恐怖组织,全民皆兵训练’这类型的东东。”一句话对方是分开为几段说的,间隙中那喘息显得异常痛苦,好像被别人拨皮去了一般。“我也在想,我们是不是被那些恶心的日本人算计了。我也不知道雇主是谁,不过你的钱应该还是不会少一个子的,我帮你催一下。”

看来肥牛也不知道坦申具体的事,有气无力地把遥控板抛在沙发上:“可能我们白忙活了一场,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坦申根本没有死,也许雇主就是他本人,那样的话,他现在一定在喝庆功酒,一千万,这不是小数目,人家会白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