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四章 目标!坦申(下)
第四章 目标!坦申(下)
作者:卒帅   |  字数:4202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05:25  |  分类:

玄幻小说

“不行!”宫半戒固执地摇头说道。“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也不会离开我们自己的岗位,这是我们的职责。”

看着日本矮子居然如此固执,那军官不由满脸怒气:“我再说一次:这是在中国的领土上,没有特勤部门的批文,你们没有执勤的资格,请尊重我们的法律,否则我将通知地方执法部门给予你们强行驱逐出境。”

“嘿嘿!你们中国人就是懦夫,从来不敢正面应付困难,除了依靠人多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凡是有血性的人都不会对这样的话无动于衷,更何况是当兵的血性男儿,那表情严厉的军官果然被激怒了,揭下军帽递给同伴:“我今天就让你教教我这个懦夫应该如何应付麻烦,小矮子来来,我们过两手。”

“算了,我们没必要再这里和他们呈匹夫之勇。”那个姓陈的军官连忙上前拉住同伴说道:“难道你忘记了?外事上面不能起任何争端,这是上面一直申令的,立一动手便要进军法处。”

那稍微矮一点的军官一拍脑袋:“我差点忘记了。我希望你们能遵守和尊重我们中国的法律,请你们配合一下,否则我就真的向地方执法机关报告了。” 说完就欲离开

“临阵脱逃的懦夫,我再没见过一个比你们更善于找借口的国家和民族了。”

口口不离懦夫,而且还把它和国家扯在一起,即使忍性再好的菩萨估计也要发火吧!

那军官显然是个火爆性格,一听这话马上冲上前去:“矮子,来我们过两手,输了的才是懦夫!”

宫半戒看着对方跃跃欲试地不断在空中挥着拳头,一看那架势就知道是擒敌拳,这是在中国军队中最普及的拳法,进入部队头一年就要练习这套拳,他曾经和中国的退役的海军陆战队队员较量过,这的确是一套实战性特别强的拳法,不过要拿来对付他,还根本不够看。连忙一摆手:“不着急,我们添点彩头何如?”

“悉听尊便!” 看着那个军官一副自信满满的口气。

宫半戒眼睛一转:“我们职责所在,让我们不守卫这里是不可能的,不过要是我输了,我们自愿退到走廊尽头。要是你输了,那…”

“输了我当场学三声狗叫,不再管你们的事情。”那军官果然是个急躁的性格,不等他把话说完抢着进攻上前。左臂陡然伸出手掌握成拳头快速攻来,右手直拳紧接着如影随途。眼神死死地锁住对方,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变了,如一柄出鞘的利刀。

“原来还真有两下。”看见对方干净利落的起手式,宫半戒也收起先前的轻视之心。旁边一个手下也不知从那里便出一柄武士刀,双手捧了过来:“宫半先生,您的刀!”宫半戒斜斜瞟了自己的长刀一眼,他一声所学都集中在了这上面。事实上,即使是同时应付十个端着冲锋枪的普通人,只要长刀在手他也能轻松解决。

冷兵器有时候并不输于科技。

但是他没有身手接刀,一挫身便迎着对手而上,双手连绞死死地封住对方攻击,可是那军官并不是傻瓜,在他刚伸出手来抵抗的同时右腿迅速横踢出去,夹带着的呼呼风声让宫半戒确信,如果自己不后退的话,肋骨一定会断上几匹,他亏在出招微微有些迟,使得现在处于被动状态.

这时楼道对面那些记者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楼层,看见先前那些保镖和一个军人动起手来,马上意识到这里面可以进行大作文章,拼命地按闪光灯,而楼道并不宽阔,使得后面那些记者什么也拍不到,就拼命地往前挤,根本无视那些架在前面的长刀。

那军官一见得有人从上来,连忙放弃自己的决好进攻怔怔立在那里。旁边那姓陈的军官连忙上前低声说道:“那些记者上来了,不能再打了,军人擅自动手会给社会带来不小的负面效应的。”

那些保镖们终于知道几十年前,他们拥有那么多先进武器却输给了这个步枪都不能普及的国度,原来中国人真的不怕死!再锋利的刀锋也不能让面前这些疯狂的记者有半点退避。

那军官连忙脱下身上的外衣抛到一边,双拳夹着呼呼风声又攻了过去。好像宫半戒的退让闪避在那军官意料之中,右脚落步,左直拳迅速跟着身子粘了上来,右拳紧跟在后面。

“不能退,给我钉死在那里。”宫半戒看着那些手下不停地退让,愤怒地叫了出来。一面要全力应付这个兵蛋子,一面还要顾及身后,一不留神被对方一个冲拳轰在肚子上,退出好远。

“刀”旁边那个替他拿刀的同伴把武器递到面前,好心地说道。在宫半戒恶狠狠的注视下,那捧刀的男子又怔怔地把手缩了回去。

肚子被对方那一拳轰得翻江倒海般疼痛,拼命地揉了几下:“你这是擒敌拳?”他对中国的武术多有研究,现在回忆起来,即使是他不分心,对方那最后一拳还是无法躲过,只是有准备的情况下,也许肚子要好受一点。

对方那最后一拳隐隐有点太极推手中‘如山似壁’的味道,不过速度却异常快捷,直接把他左右的退路全部封得死死的。

“难道你还以为这是散手?你还不配!”那军官也不乘胜追击,摆好一个标准的格斗姿势,双眼如电般盯着他:“用刀吧,我时间有限。或者你干脆退到走廊尽头去,还有把你们刀也要全部收起来。”

“在日照大神的庇佑下,胜利是不会属于你们支那人的。”说完首先抢攻了过来。

“支那人?”那军官不怒反笑:“我今天就让你后悔说出着三个字。”说完一个转身侧踢,右腿如一座大山般劈在宫半戒肩膀上,把他死死地压跪在地上。旁边记者们更是大声叫好。日本人当众下跪啊!如果今天那个拿了一千万暗花的杀手不来,那么这场面就是明天的头条了。

一脚把对方蹬出老远,冷冷地说道:“还是让我看你有些什么真本事敢如此不知礼数吧!拔刀!”在最后一声暴吼下,整个楼层都感觉到在隐隐颤抖。

“混蛋!”宫半戒陡然夺过自己武士刀,双手握着长长的刀柄,疯狂地朝对面劈去去,一个楼道,即使再宽也有限,整个楼道都被他手里亮晃晃的刀光充塞着。 层层叠叠的刀影如沸腾的油锅一般不停地翻滚着。

空气里不断传来如布帛般碎裂的声音,一道道无形的气流带着刺耳的声响迅速朝这边划过来。

“刀气?难怪敢如此嚣张,不过如果你就仅此而已的话,那么对不起,恕不奉陪!”说完伸出双手,右手前探,手背向着宫半戒,左手掌根抵住右手掌根,古怪地朝前一推。

两人中间迅速卷起一阵微风,风中有细微的压力涌来,宫半戒在遂不及防的情况下,手上长刀微微露出一丝破绽,但又迅速复原,宫半戒正在担心对方会趁机而入,那想对方却马上收手,叠加在一起的双掌漂亮地一翻,平伸着又再次积压过来,宫半戒不愧为日本的新秀,马上意识到对方双掌下,那古怪的压力将会更大,马上把所有劲道都催到手腕上,做好最充足的准备,取迎接那传说中的‘真气’。

那想却什么都没有,反倒是自己力量不均衡甚甚地朝前栽了一下,但是刀花却仍旧守如磐石,那军官却像被大神上身一般,竟然不知死活地把双手往刀圈里面撞。

“啊!”

“小心。”

旁边有几个记者看得清楚,连忙好心地提醒到,说实在的,他们都不愿意看到中国人输场,特别是输给日本人。

宫半戒似乎已经看到胜利在向自己招手,正要手下用力但是刀下突然觉得空空的,这绝对不会是应该有的感觉,心中一警,马上意识到不对,可是一切都晚了,对方那双手如魔鬼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对方双手交叉向上一托,死死扣住的手腕前后一翻,一阵清脆的骨骼破碎的声音传尽宫半戒耳膜。不等他有任何动作,对方已经快速换掌在他胸膛轻飘飘一拍。

等旁边所有人都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武士刀已经被对方反夺下来,亏得宫半戒了得,果断地把双臂往前一松马上又后拉,脱出了对方的控制。

刀是武士第二生命,被别人空手夺取这无疑是巨大侮辱,可是自己双手齐断也就没法在战斗了。那个脱下军服的男子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输了。”

“混蛋!”老羞成怒的宫半戒有苦说不出,如果不是他连续对对方计算出错,绝对不会是这样,也是对方态狡猾了,明明有破绽在他面前却不要,反而作出一套花里胡哨却没有任何时机效果的招式吓唬人。正准备动手时候,身后想起一个声音:

“住手!”

宫半戒把眼光投向记者群中:“又是一个讨厌的兵蛋子?”

“宫半先生,请容许我说两句,先前你们两人的交手应该是对方胜利,还请您遵守承诺,带属下退到走廊那边。这里已经够乱了,担心被有心人利用。”

“你又是谁?”宫半戒警惕地看了对方一眼问道。

“我姓胡,单名一个钍字!这是我的证件。”说完把一个证件递过去,他们一般对外不会轻易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多会准备一个普通的军官证。

宫半戒仔细地看了一眼,他不敢不仔细,从人群中过来的都值得怀疑。在确定了一番后才侧身让过。

胡钍一般把证件重新装进口袋,一边朝对面那军官问道:“兄弟好身手,不知道是那个部门的。”

“谢谢夸奖,向我这样的身手,在我们那里根本排不上号。”说完伸出五根指头,看来他们也顾忌着一些什么,显然没有直接回答胡钍的问话,又把自己的证件掏出来递给胡钍道:“我叫刘洋,这是和我同一部门的兄弟,叫陈川”

胡钍大略递看了一眼对方的证件,马上上前握手道:“原来都是一家人。不知道兄弟发现什么异常没有?相信你们也听说了那一千万暗花的事。”

刘洋不冷不热地和他握了几下手说道:“谁和你们部门是一家人?你们三部出了名的精打细算,得,我还是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吧!我刚从里面检查了出来,暂时还没有发现异常,既然你们也插手这事了,那外面就交给你们处理,后会!”说完朝他点头一笑,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先生一般,大摇大摆地带着自己那个同事走进大门。

“他们五队还真是吸血鬼,不知道又到那里去挖来的两个高手,虽然没看见另外那个姓陈的动手,不过行走间脚下点尘不惊轻入柳絮,估计也不会差到那里。”方敬不满地朝胡钍说道。

“嗯!那个叫刘洋的家伙功夫不错,看他眼神内敛精光,钻拳快若电花,虽然打的是地道的擒敌拳,但是我敢肯定其中柔和了南派十二弹查,怪了,五队的人怎么就吸纳江湖人物?这家伙下手很重,那日本人已经内腑破裂,挨不过明早上?”胡钍看着那些日本人驱赶着记者退到走廊尽头才面色沉重地说道。他总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但是始终不明说出个所以来。

“你说,宇煜那家伙是不是不敢来了,你看看人家几十个人把这里堵得个水涌不通,就是苍蝇要路过这里也得掉一对翅膀下来。”

胡钍仍旧在想着刚才的事,把所有的事全部梳理了一遍,仍旧理不出个所以来,心里总觉得堵得慌随口说道:“别人肯定不敢,但是他不同!还没听说过有螟毫不敢的事,想想人家‘神州第一刺客’头衔是浪得的?上次美国那石油大王的事你不会忘记了吧?他放出风声要在三天后的午夜12点前取走别人的脑袋,吓得维斯那孙子藏到红贝蕾部队去,以为进入军方就安全了,结果还不照样被他准时取走脑袋。现在都还没有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家伙是有点狂妄,十足的一个疯子,哪有他那样明目张胆的杀手。”方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