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三章 目标!坦申(上)
第三章 目标!坦申(上)
作者:卒帅   |  字数:3635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04:21  |  分类:

玄幻小说

这里多为中国人,在所有中国人的记忆中,永远有一块无法磨灭的记忆。那就是数十年前全民爆发的抗日、反法西斯战争。无数神州英烈,热血儿女前赴后继,舍生取义,杀身成仁。而宇煜刚才那段文章正是日本帝国主义被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在失败的耻辱下不情愿地签订的降书。虽然后来很多日本军人为避免军事法庭制裁,先后自杀,但是历史上只留下他们无数的骂名。

“好!”不知道谁最先鼓掌,整个屋子里噼里啪啦掌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宇煜突然又扔下一个重磅炸弹,“谁能把外面那辆车帮我砸了,车里十万现金是他的。”说完从口袋里掏一串钥匙放在面前的桌面上。

众人一愣,在宇煜再次点头确认后,才像发疯了一般,不管车里是否真的有现金,至少痛快地砸了价值上百万的日本名车,这绝不是随便可以遇上的,高叫着:“砸了日货”,愤怒地冲了出去。

看着外面那些在尽情发泄的人们,宇煜又才带上墨镜:“知道接下来你会得到什么待遇吗?来自日本的尊敬先生”

“你不能动我!”那男子突然发现自己面前这青年似乎是一个疯狂的人,惊恐地拿出一个红色证件:“这是我在你们国家的暂住证,连你们政府也无权处置我,我属于大日本公民,你这样会引发国际声讨的。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你敢动我一下,我便大肆向媒体报道,到时你便有得无数麻烦。”

宇煜优雅地掏出一方纸巾,仔细地擦着自己面前餐具上的所有指纹,慢条斯理地说道:“这对那些善良老百姓有一定震慑力,但是…”宇煜微微停顿了一下,把嘴唇送到对方耳朵那边轻轻说道:“对我螟毫无用。”

那日本男子顿时脸色死灰,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你便是神州第一杀手—螟毫?”眼中充满无尽的恐慌和置疑。

不知道什么时候,宇煜手中已经多出一根发丝在他指尖处发出一点点流光,那截发丝便在流光中慢慢飞升。宇煜露出一个三岁稚童般纯真的笑容:“算你回答正确!这是奖励。”

外面那些愤怒的人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尽情发泄心中不快的时候,一个身影从门口走出,并迅速消失在街道另外一头。

※※※

“各单位主意,在华西街52号咖啡厅里发现一名死者,死因不明。估计为R国国籍,怀疑是疾病突发,当场死亡。请在这区域的巡警迅速赶到现场。OVER!各单位注意,…”

※※※

胡钍放下手中的放大镜,望着镊子上那一根细长的银针吁了一口气:“死者是被这从左胸胸膜刺入,并穿透心脏和背脊,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可指正痕迹,应为速度过快,连一丝血迹也没有。不错,这正是我们老朋友‘螟毫’的金字招牌,唔…这家伙转性了?没有把对方变成一具干尸。”

“那这个人怎么交代?”旁边那个殡仪馆的馆长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他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年轻人是什么来头,不过他那双招子可亮堂着,就连上面民政局的官儿和旁边那些人陪着他来这个晦气的地方,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嘿嘿…日本人啊!先前法医不是宣布了结论吗?心脏病突发,神仙也束手无策啊!难道还要我们对他降半旗哀悼?随便烧了吧!至于骨灰嘛,你们外面那几株是茶花吗?该加肥了。”

虽然螟毫那家伙让天眼所有人都浇头烂额,但是办事的手段还是让胡钍比较欣赏,绝对干净利落。随即对旁边公安局长询问道:“当时咖啡厅的一干人等都还在吧?需要麻烦你们了,帮忙让他们统一口径,或者干脆忘记这件事,还有那些电台记者也要通知一下,什么该报道比如砸了日本国车,什么不该报道,相信这对于你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还有,您们应该对那些喜欢冒风头的势力比较了解,麻烦您帮忙配合一下,明天无论无何不允许他们的人出现在二环线以内,没有任何理由。”虽然胡钍用的是您,但是却怎么听怎么像在下达命令。”

随后整个北京市警笛长鸣,在一次谈心后那些狐鼠虫蚁全都销声匿迹。

※※※

七八辆全由日本车组成的车队直接开进市区国经大厦十五楼的停车场。还未等车停稳,旁边早已等候多时的各个电台、报社的记者们就在你推我攘的间隙里拼命地按着快门.

“坦申先生,作为你此次中国之行的特别护卫,我需要再次提醒您,我们已经得到确凿证据,一千万暗花并非虚言,而且这次接受任务的正是东皇的第二杀手‘螟毫’,此人伸手了得。武技惊人,尽管我有自信能够对付他,但是还请您授予我们特殊权宜,如果场面无法控制,可能我们会对阁下有一点点的不礼貌行为,但是这绝对是为了保证你自身安全,这点还请原谅。”一个穿戴衣冠楚楚的年轻人把头埋在胸口,朝面前那个老头说着,用的居然是异常标准的普通话。

“嗯!“那个被称为坦申的老者,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表示听到了对方的话,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从旁边车里陆续下来数十人西装墨镜的家伙,有的一下车就分散在四方或挤进人群,还有部分人迅速把最中间那辆车包围起来,等耳边传来那些混入人群的同伴的回复后,一人才上前,轻轻拉开车门,但是眼睛却仍旧直视着人群,那对面的一团团炫目的闪光灯似乎根本对他们不起作用。

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保镖,日本人矮小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但是这几人全都顾客奇大,双肩特宽一立在那边便如同泰山上的磐石一般丝毫不再动摇,显然都是有不俗的身手。

闪光灯更加疯狂了!

那些记者们最擅长的就是捕风捉影和打听风声,早就知道有人来取对面那个在闪光灯下露出和蔼笑容,频频向他们招手的那个老头的人头。再看看他身边那些保镖凝重的表情,那无一不表示今天将有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在这里诞生。

他们甚至在脑海里已经把明天的新闻标题已经想好,比如:日本‘丰碑’中途夭折,千万暗花引来‘螟毫’;上帝!世界级杀手光临我市……

还好,这年头科技进步了。相机可以不用胶卷,要不然,就这会的时间就要闪掉不知道多少人民币。

他们是记者,不是圣人,也许也会悲天悯人,但是在和自己新闻资讯有冲突的前提下,肯定会选择本质工作,他们恨不能天天都有大型的流血事件或者恐怖活动什么的,那样观众、读者还不天天追着他们的报纸、报道跑?

一个穿着工装的中年男子一看坦申下车,马上堆起笑脸迎了上去:“坦申先生,欢迎您的到来,我是国经大厦人力资源部主人,姓张。”说完马上递上去一张名片。

可是周围那些重重叠叠的保镖始终用身体把他隔得几米外,也没人伸手去接那张似乎很精致的名片。姓张的男子便尴尬异常地愣在那里,闪光灯下汗水吧嗒吧嗒滴了下来。

旁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地说道:“张先生,电梯在那里?带路吧!”

“好!请随我来。”那姓张的男子讪讪地收起名片,右手一引作了一个请的动作,心里可把这群眼睛望着天的混蛋骂了个狗血淋头。嘴上却还是解释道:“坦申先生下榻我们这么是我们的荣幸,早在昨天晚上我们便封闭了整动大厦,隔离了所有闲杂人……”

一行人分作三批上到大厦第三十层,那边早有今天和他们签约“丰碑”汽车在中国生产销售的代表在那里迎接。

“坦申先生,欢迎你来到中国,市委招商引资办办公室主任在那里等您,请随我来吧!”说完先转身推门而入。

坦申看着身后那个男子似乎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也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在门口的一个男子马上把手横生:“先生请止步!”

那个所谓的特别护卫把眉毛一挑,伸手就要去抓横在面前的那只手腕。

“住手!“坦申马上制止道:“宫半戒,你还是留在外面吧!里面全是一些商业大亨、政府要人,你们这样提枪握刀的人不会喜欢那种场合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就留在这里吧,估计那些讨厌的狗仔也会陆陆续续上来,你好好钉在这里,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混在里面抓时机。”说完就进去了。

宫半戒无可奈何只好留在外面,想来也是,那些政府的官门一定不愿意看见陌生人随便闯到里面去,无所事事下吩咐那些手下都精神起来也防突发事件。

“吱嘎…”身后那厚重的红木大门被推开,两个穿着把背脊挺得笔直的军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一边说话一边大步走出来。

“咦!”最右边那个比较年轻的军人看着前面这一群五大三粗的人把楼道塞得满满的,威严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门口那两个守卫人最后锁定在宫半戒身上,高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聚众闹事。”

旁边那两个守卫似乎像木桩一般站立在那里,看那架势,即使面前摆着两枚核弹,只要对方没打算进去,他们也不会作任何表示。

“我们是坦申先生的护卫,我们的职责就是守卫在这里。”宫半戒从来对中国的军人没有半丝好感,印象中的中国军人似乎不能算严格的军人,做得最多的还是像商场里面的保安那类型的工作,他们都知道中国军人根本没有多少地位,即使某人钥匙掉下水道了也可以打个随意地把他们招呼过来。

“守卫?”那最先说话的男子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严厉地说道:“这里是中国,不是你们日本,就是你们首相来这里也没有资格说这两个字,中国的领土上也不需要别人来执勤,这是逾制。”

旁边和他一起来的那个稍微高一点的军官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好!我姓陈,你们还是散去吧,把过道挤得水涌不通给别人老大麻烦,我知道你们这是职责所在,要保护坦申先生,但是还请您们遵守我们中国的法规。里脉络还有我们市委的一些领导,他们那个都比坦申尊贵吧!放心,有我们在便连一只苍蝇以不敢飞进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