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第二章 千万暗花(下)
第二章 千万暗花(下)
作者:卒帅   |  字数:4966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03:34  |  分类:

玄幻小说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命令颁布了下去,办公室如同机器一般高速运转了起来,发现没有遗漏了后才坐下来朝方敬摊摊手:“我想,现在你应该把那个纸团交给我了吧!”

“拿去”方敬好像一点也不留恋那纸团,随手抛过去又说道:“你现在还不宣布给大家?你知道一个日本人,一个像坦申这样的风云人物来我们这边进行商业投资,全世界都把目光盯着我们,而他却被人暗杀在这里,我们在国际上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在我看来你根本就是玩忽职守,不配领导天眼三部。是在拿我们的外交在玩弄。”

“我不是已经要他们调查去了吗?”胡钍把纸团展开看了一眼,才放心地在手心揉成一团扔进旁边的垃圾箱中,纸团一离手便划着碎屑纷纷扬扬洒落下去,那张纸如同被裁减上千万次一般,最大不超过小拇指指甲盖。胡钍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悦的神情完全写在脸上,再怎么说,他还是这个小组的组长,却被一个下属这样训话,即使是菩萨心里也有三分火气。

“我是说向上面反映这事,你应该知道我们或许拿那个家伙没有办法,应该叫第五组那些人来。难道忘记了,我们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恐怖主义进入到大陆来吗?”方敬仍然跺跺不休地说道。

“够了!”胡钍突然拣起桌面上两只飞镖把玩着,镖针上青白毫光微微一吐,划着两点寒星一左一右自分为两边从方敬耳旁擦过,居然神奇地又聚合成一柄,钉在方敬身后的圆心镖靶上:“我是这里的组长,我需要你提醒?五组?那全是一些不劳而获的家伙,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事我自己有想法,实在不行我自己出手,不劳你操心。”

方敬不甘心地说道“可是,你以为你是那个混蛋的对手?别以为……”

“报告!”门口传来一声有力的口令。

“2307?这么快就回来了?”

“组长,这是你需要的资料。”那个编号为2307的男子很干脆地递过一个文件夹,胡钍挥手示意他下去后才打开看了几眼无力地闭上眼睛:“果然如此!”

北京市的七月似乎特别的炎热,空气中夹杂着的浑浊的泥土味,太阳把街道照射得白晃晃的,虽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但是这时候仍旧没有多少行人在外面走动,别说是行人,连一只狗都见不着。

一辆崭新的三菱跑车缓缓停在一家咖啡店门前,从车里钻出一个男子,二十来岁,在全民补钙铁锌的今天,他那接近180cm的个子不算出众,五官也比较清秀,典型的南方人体格。

似乎他也不愿意多在太阳下暴露,反手关了车门就钻近咖啡店里,也没有取下脸上墨镜的意思,直接找了一个靠近街道的角落,随意点了一杯咖啡,搅拌着浓醇的香味,尽情地享受着店里那低沉舒缓的萨克斯和冷气。

也许有多数人和他一样,喝咖啡并不是主要目的,来这里还是感受气氛,打发一些无聊的时光。所以一般都不会高声喧哗,偶尔和朋友彼此交谈都显得异常小声。

可是总有不和谐的声音破坏这份宁静。一阵烦躁的铃声彻底打破了咖啡厅的气氛。

那男子毫不在意身边各个方向投过来的责备的眼神,拿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对方就辟头盖脸地骂道:“宇煜,你他娘的什么意思?现在北京市至少有二十万人知道有人接了千万暗花,明天要把日本来的那个矮子给灭了,好多势力的人都在抱着手膀准备看明天好戏呢?你怎么老喜欢做这种傻事?哪有你这样下手的,坦申那老色鬼估计一害怕就不会来了。你要想清楚,任务失败了,老子可不会可怜你,一碗泡面也不会施舍的!只有阿文那呆子才会被你鼓动着瞧热闹。”

“我怕他不来?”那个叫宇煜的男子很温柔地说道,让旁边那些人以为他是在对恋人说话,轻缓得即使座在对面的人也只看见他嘴唇在蠕动,声音根本就没有听到半点。“我不会跑到那个岛国上去干掉他啊?方正我手上最近快揭锅低了,一千万个不是小数目。你应该对我有信心,对了,我叫你给我准备的东西如何?”

一说到‘东西’,先前那如熊吼的声音顿时呜咽了下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大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大家伙,你以为是在西方那些乱七糟八的国家啊?别说M99了,就是快淘汰了的M16都没有。”

宇煜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他知道胖子绝对不会让他赤手空拳地去完成目标,用玩笑的口吻说道:“你不是要我拿一柄中龙冲上去把?”中龙是他们几个对45-70厘米范围内的砍刀的统称。

对方随即又把声音提高了一点,兴奋地说道:“我一个朋友说今天晚上有货要从海边过来,他说可以给我弄一把黑星过来,只要到时你把它处理干净,别让局子里的人发现就可以了。”

“你果然又是这样,我就不明白你每次给我吹得天花乱坠的,在大陆我干那几单,若不是靠吃老底,我死好几回了。”宇煜无可奈何地说道,但是他又不可能把胖子怎么样,当初他们几兄弟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连对方屁股上有几颗痣他们都清清楚楚。

胖子仍旧在电话一头大咧咧地说道:“谁不知道你是九条命的猫啊!没关系,死了再活过…”陡然意识到,宇煜似乎不喜欢别人说起他这事,连忙转换话题:“我叫那兄弟多弄点壳子就是了。”

壳子也是道上的黑话,即子弹的意思。不过道上的人一般不喜欢“黑话”一词。通常情况下他们都用‘行话’来解释。他们认为黑话是局子里的人对他们不理解的概括。

“我记得某人曾经拍着胸口保证,即使是阿帕奇也能弄来玩玩。”宇煜其实根本就没有责怪胖子的意思。

几年前他们还在那个小地方的时候胖子找到他,拍着胸口说道:“瘦马儿,哥哥我要去外面赚大钱了,先拿三百路费来。”

“能不能拿一次不提钱的事?”宇煜惊讶地反问道:“你还能赚钱?”

胖子老脸一红,嘿嘿地干咳几声:“别用那种眼神看人好不?好歹我也是蜀山的九代弟子。”

宇煜像看猩猩一般盯得胖子极端不自然:“靠贩卖那个自称蜀山长老的师父给你的狗屁膏药。”

“别把话题扯远了。”胖子脸红得更像路边的交通灯:“等我赚到钱了,俺们哥三个一人一大奔,三十米长的那种,里面全堆一群日本妞来当奴隶。你要多少美女直接说。”

一席话把宇煜感动得热泪盈眶,当场拍胸口说下了至今都让他后悔的一句话:“你就是我亲兄弟啊!我全力支持你的事业。”

胖子把大腿一拍:“哥哥啊,我等的就是你这句,快先掏三百来,车子要开了不等人的。”

为了表示兄弟同心,宇煜在痛定思痛后表示要和胖子一起闯荡天下,其实是怕那贼小子一去不回,找不到人要帐。

结果到车站一看,原来是阿文那小子也在,一问才知道他也是被胖子用一车美女的空头支票给拐上贼船的。

三兄弟就这样一起离开了生活了尽二十年的山区,迈出了人生第一步,彼此如同手足,没有不尽力帮助对方的说法,现在三兄弟也算有个窝了,但是每当说起还钱的事,胖子总是支吾躲闪过去。

宇煜也知道在大陆,即使是弄一把三八大盖或猎枪都是异常艰难的,能有一把黑星,那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而且他那不负责的师父一直就告诫自己,不能过分依赖于这些高科技。有时候还是靠自己双手来得稳妥。

“算了,电话里面不安全,言多必失!我会换一个号码的,到时再联系,老规矩。还有,再帮我准备一套衣服还有证件。”宇煜说完就准备把电话挂上。

“等等。”胖子在那头急着叫道:“从现在起,你要小心自己的行动,某些人已经猜到,接这笔暗花的是你‘螟毫’了,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显山露水了,连老虎在捕猎前也要把爪牙藏匿起来。这是兄弟对你的劝告。”

宇煜没有听完就直接盖上电话,心里暗暗想到:“这胖子,他娘的咋越来越像一个老妈子了。”一边想一边把手机里面卡取出来,换上早就准备好的一张新卡。像这样的卡他口袋里还有好几张。

“先生,不介意我在这里坐一会吧?”一个穿得衣冠楚楚的男子托着一杯咖啡站在他旁边,躬身轻轻垂问道。看那副神态心中也已经有点明了对方来路。

宇煜稍稍偏着脑袋,微微拉下一点墨镜,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神。那站立一旁的男子似乎感觉自己就如同被剥去所有衣服,赤裸裸地伫立在冰天雪地一般。自己毫无保留地站立在那里,也许已经有几个世纪那么长久。宇煜稍稍偏着脑袋,微微拉下一点墨镜,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神。那站立一旁的男子似乎感觉自己就如同被剥去所有衣服,赤裸裸地伫立在冰天雪地一般。自己毫无保留地站立在那里,也许已经有几个世纪那么长久。

幸好那双眼睛一瞬间就恢复常态,让人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也许先前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里没人?”打量了对方一番看着那没有一点褶皱的一副和发型心中已有一点明了,冷冷地说了一声,又把头扭向一旁,目光投向窗外,似乎外面正站立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女。

那男子说了声谢谢点头坐下来也顺着把目光投向外面那辆三菱上啧啧地赞叹道:“那是先生您的坐骑?真漂亮,看得出来是从日本进口的改装车。从刚才的声音我能大概地听出来,是四缸四驱二冲程的,引擎的转速可高达每分钟10000转,快赶上F1的标准了!”

宇煜把头扭向一边根本就没有理会对方,其实他一点都不知道二冲程是什么,每分钟10000转的速度和F1有什么样的差别,只是这车跑起来的确舒服,如果有条公路一直延声到大洋对岸的美国,他有信心在明天这时候已经到了美国领土。这是上午从阿文那里抢过来的,那小子当时的表情,就好像谁抢了他老婆一样,拼命地罗嗦着要注意这,注意那的!

右手仍旧轻轻地搅拌着杯中的咖啡,对于来意不明的人,他一般不会随便答话。

“先生是那里人?”对方仍旧不死心地继续问道。

实在烦不过这只苍蝇,宇煜冷冷地反问道:“你认为呢?”

“浙江人?”那男子用字正腔圆的浙江口语问道。

见宇煜没有理睬他又马上换一种腔调问道:“四川人?”

“你有完没完?”宇煜把手中勺子重重地放在桌上,稍微提高一点点分贝说道:“是不是你们日本人都他妈这么无聊?没事老学别人的方言。像老鼠一样偷偷摸摸的,到底有什么事你直接说了就是?”

他一句‘日本人’把咖啡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连那些轻声交头接耳的情侣也停止交谈。甚至连在大厅中央那悠扬的奏萨克斯也微微微微停顿一下,随即又马上恢复刚才的婉转。

谁知道那男子一点也不惊异自己身份被对方一语道破,他反倒怕对方是一块木头,只要能说话那就好办,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这正好说明我们日本对你们这沉淀了数千年悠久文化历史的深刻认识。”

“深刻认识?”一丝冷笑在宇煜嘴角挂起:“你是神州人还是我是神州人?你们花上世世代代的心血也永远不能了解这块土地上孕育出来的东西,没事还是乖乖滚回老家吧!”

“别那样偏激。”显然对方的涵养似乎已经深得神州正统的儒家思想温、良、恭、谦、让五字真传,毫不在意宇煜那极端不礼貌的态度:“这正是你们中国人的劣根性,不愿意承认别人比自己强,我们日本平均每人一生要拜读你们四大名著3.5次,《孙子兵法》、《四书》、《五经》、等等更是不胜枚举,你们平均每人能完一遍的比例连我也无颜说出口,我自信我对你们的了解不会比神州任何人差。”

宇煜把头一偏,不屑和他争论这些。同时也等于无奈地默认了对方的说法。他自己曾经就抱起红楼梦狠读了一气,不过最后还是跑到梦里和金陵十二钗嬉戏去了。

那男子一看宇煜不再说话,更加得意,用勺子蘸了咖啡在桌面上写下一个方方正正的宋体字:“我们对于你们那时所拥有的灿烂文化表示深切肯定和赞美!你们那时的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可惜现在…”

后面没有说出来的话意思颇让人费解。

“现在?现在我心情不好,你最好闭上你的嘴,你已经耗尽了我今天所有的礼貌,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宇煜冷冰冰的话从白森森的牙缝里面崩出来,霎时周围气氛迅速凝固,如六月飞霜让人不寒而栗。

可惜对方似乎是一头倔驴,不撞南墙不回头:“现在?请恕我直言。现在你们中国人拥有这世界最美丽的河山、最富饶的领土却不思进取,自甘堕落,你看满大街人们身上的衣服、汽车、电器有大半是我们勤劳的大和民族创造,还剩的大半属于欧洲国家过来的,而那些卖不起的也想方设法仿制、走私一些品牌,真是虚伪的民族!属于你们的东西在那里?包括你那辆车!你看你现在喝的东西、听的乐器都不属于你们自己?不如加入我们大日本国籍,将有无数你意料之外的福利。”

宇煜冷冷地瞥了一眼桌上那个‘唐’字,取下眼镜直直地看着对方,像和尚念经一般径自念道:“……我们兹此命令日本政府及日本军将领总部立即释放由日本国拘留的所有盟军战俘及本国的离心分子,并给予他们提供保护、医护,照料及直接咚椭(盟军)指定的地点…谨此向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国、共军将领致敬!向所有在抗日战中为国捐躯的战士致敬!”

宇煜话一出口,那男子脸上马上显露出一片闹羞之色,不单单是那男子表情丰富,在座的所有客人全都停止手上的事情,甚至连正中央那乐器师也停止了吹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