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亡者无双 > 楔子神龟呈洛书
楔子神龟呈洛书
作者:卒帅   |  字数:4478  |  更新时间:2007-02-14 16:01:37  |  分类:

玄幻小说

天水不单单是水,同时也是地名,一个名副其实的地名。

一道绸缎般的匹练从空瞑的九天之上倾洒下来,夹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和震耳欲聋的声响在群山之间轰鸣,尽悉注入如明珠般的天水湖。没有谁知道这道匹练为何独独注入此处,就这样日夜不停地倾注下来,似乎想要把数百里的天水湖填满。

“造物之神奇果真另世人侧目,如此壮观的飞瀑日夜不停竟然不能将他注满。”弥漫的水雾中,一个身形九尺的男子径自站立在突兀出来的一块巨石上。此人面呈赤铜,大鼻朝天,眼如铜铃。随手在旁边一捞,把悬崖上一棵如腰般粗壮,曲曲盘旋的痕纹古松连根扒起,在手里如旗帜般摇晃挥舞着:“儿郎们,仆求开始。”

语声如惊雷霹雳,陡然压下天水的隆隆声势响彻云霄,那永不停歇的匹练天水也在那声吼叫下微微一顿。

“吼!”

四下突然响起一连串的百兽吼叫,此起彼伏如远方的山峦,连绵地传相远方,原本静寂的四周人影憧憧,无数高大的身影迅速从四面八方聚集在湖边大坝,和他们首领一般打扮,只是在腰挎间用树叶、包皮等物粗糙地围了一圈用以遮羞。

无数飞禽披着各色的羽毛在天空盘旋展翼,树林中一双双绿森森的眼睛不断地闪没,穿云裂日的长啸完全淹没了震耳欲聋的瀑布声。

“今我伏羲氏统率百族抗天命,归请这鸿蒙世道次序正位,以求世间奇书,不论成败,纵形神俱灭或粉身碎骨以自甘愿,为后世子孙蒙求万世千载太平。”

在他的话声中,那些人影从水雾中纷纷显身,毫不畏惧耳边天威的咆哮、怒吼,一到湖边大坝上,便迅速跪伏在地上,从怀中掏出几片甲骨,闭上眼睛喃喃地叨念起来。

一团团的黑云从天边慢慢汇聚,随着下面仆求的人数的增加,黑云愈加浓烈,原本还是晴空烈日,酷暑高阳瞬间竟然凉风习习。

“喀----喇!”

一道电舌突然出现在云层顶端,厚重的乌云似乎不堪重负,像落在地板上的鸡蛋一般被轻易地撕裂开来。“噗”!下边匍匐的人根本无法承受这自然界最原始的威力,连和本命息息相关的心血都震出来,点点的鲜红如三月的扬花,缤纷地溅落在面前的甲骨上。旁边陆续传来同伴的闷哼或惨叫。

“继续,不要停顿!”站立在巨石上的男子焦急地看着下面自己的族人一个个扒在地上,连忙高声叫道。只见他双手缠绕,艰难地结着手印,一道道金光从他指间渗透出来,天地间气息陡然一转,人人都感觉到一份凝重充斥着四周。

“大家不要停下来,那样我们会前功尽弃的!为着我们不再被那些风、火、雷、电困扰、为着我们子孙能真正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为着我们百代千孙永世的明天!”

那道电舌也同样没有停止,尽管那道金光把周围几千里的天地灵气都抽拨过来,但是这也根本不能阻止它的对于下面那些敢逆天的生物的制裁,这道雷电乃是混沌初成的时候在混沌界酝酿千万年的太古阴雷。

天水愿意即人间之水天上来的意思;这里是天、地、人相通点。这是天地初分,瓜熟落地时的脐带。所以才有太古阴雷守护。据说这湖底有一物,乃当今世界的根源,只要持有此物,当能驱使天地神鬼。但是始终被这九天飞瀑所压,不得面世。

也许这就是天位者担心这奇物面世不能在维持眼下这情形的根本原因。

终于有人在他号召下,重新捧起跌落的甲骨,配合着首领布发出的那道金光催发自身本元,旁边那些原本已经灰心的众人也把钢牙一咬,捡起甲骨全力配合执行遮天计划。

原本散裂开去的乌云也渐渐从四方合聚,天色也都黯淡了下来,受到此间五行灵气的号召,那些游荡在天地间,也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的生命体也都纷纷助阵,一时间愁云惨淡,天摇地晃。

这似乎更加恼怒了那道神雷,粗壮的雷光在空中陡然散开,如古树的根须一般在空中交错网织,化为利爪,所有那些鬼魅在还未靠近的时候就被那狂暴的混沌之力撕裂,但是更多的魍魉却聚集过来,似乎消亡正是他们毕生追求的神邸,义无反顾地冲了过去。

天空中那些飞鸟也都纷纷团成一片缤纷的云彩,盘结在下面那些人们的头顶,也许这样能让他们暂时地缓解一下神雷之力,赢得宝贵的时间。

“兽王,难道你还想看我更多的儿郎死去?我告诉你,错过这次机会,我们、你们、妖、兽、魔…大家全部再休想重见天日,休想再在这世间、这山林逍遥,还不助我!”最后一句话却是狂吼出来,那些如磐石般在神雷浩大声势下都只是微微颤抖的山石,却经受不起这蹦山穿石的声浪,不断从万丈高的山顶摇塌下来。

“吼…”一声沉闷的啸啵在山林间传了开去。

在这声音中,无数的走兽纷纷仰天长啸,一颗颗大小不一的珠子从嘴里激射而出,朝雷网中间那道雷柱中飞射而去。

但是仍旧只能稍微延缓住那雷势,无数的内丹在接触它的瞬间就被混沌力撕裂得支离破碎,一头头的猛兽在自己内丹破碎的瞬间,连呜咽一声都来不及就如泻气的皮球一般,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今天能在这里来的,无一不是佼佼者,可以说在座的全都是不世之才。但集合数个种族,千万生灵之力,竟然也不能和一道神雷抗衡,那要是连续九道神雷下来呢?

那名男子站立在石台上的也不敢怠慢,不停地催动念力,一块块的甲骨在他身边不断悬浮、飞绕,但彼此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看了一眼还在下面面前坚持的族人,心中一阵惨然,那牺牲了的数千儿郎却是自己的手足兄弟啊!这叫他如何回去向那些弟妹、嫂子、亲人们交代?抬头望着离地面仅有数十里的神雷,拳头紧紧地攥着,果断地叫道:“遮天!快,遮天!”

说完双臂上振,甲骨尽悉飞上空中,却不再像那些前者一样撞向雷柱,反而没入那厚重的乌云中,下面那些族人也同样把手中大大小小、残缺不全的甲骨通过念力射入云层中。

被融入真元的乌云瞬间膨胀,阻隔住了外界所有光源。大地完全陷入黑暗中。人们彼此间个清晰听闻旁边身影,但是却不能见着任何物体。

“喀----喇、喇!”

被隔断联系的神雷如进入锅底的泥鳅,丝毫没有先前的气势,但是威力仍旧再!肆虐地在黑暗中疯狂地扭曲着自己的身体,把那些挡住自己去路的山峰、飞鸟、魅魉…。统统抓个形神俱灭。

“就现在了。”那站立在石岩上的族长冷静地突出一口气,同时心中也在倒数着,谁也不能真正地把这九天遮盖,其实天上那乌云并不是真正的云团,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还隐隐透着金石玄光。

那是大鹏的双翼,摇扶于九天的金翅大鹏!只是背光的一面根本看不到任何颜色。

最多能坚持一息,超过这个时段那阻隔的神雷将会脱困而出,到时就真的前功尽弃。

毅然地从腰间反手扒出骨刀,往右腕一划,鲜红的液体喷洒而出,连忙抛开骨刀,左手竖立剑指,口中却念道:“本源一气为精血,化作金光断急流。疾!”,在右臂弯两点几下,血液陡然间如同受到惊吓的游鱼,直直地朝对面的瀑布飞射而去。

短短的几个字,却好像耗尽自己全身力量,一待自己手腕上的鲜血凝化为金光,在天河的根部团团围困的时候,马上收回手腕,说也奇怪,原本像喷泉一般的鲜血竟然嘎然而止。

那男子斜斜地依在石壁上,此时天空竟然飞溅下来零星点点的光点和黑物,不少树木、生灵来不及躲避,竟然被它截为两半,却是大鹏身上被雷电烧焦、打掉的羽毛。头顶那片乌云也变得异常稀薄,隐隐已经可以看见阻隔住的光线了。

“龙鱼众,还等什么?给我截流!”那男子抓起先前抛落在地上的骨刀往水里投去,刀上还残留的一丝血迹竟然把数千里天水湖染红大片。

受到那丝精血影响,湖面平地起浪,数十米高的涟漪层层叠叠地涌向天河根部又瞬间在飞瀑下灰飞烟灭,无数的鱼儿像接到长官命令的士兵,托着他那团金光不断翻跃,许许多多根本连见都没有见过的,甚至怀疑这些生灵是否属于鱼类范畴的水族看见在急流下被冲得魂飞魄散的战友,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瞬间又重蹈前面战友的覆辙,但是后续的队伍却又瞬间添补上了空缺出来的位置。

只看见无数的水族生物跳跃而去,把金光朝更高的方向顶去。翻花出白白的肚子煞是壮观!

“哗啦…。”在一声巨响中,天水湖湖水陡然暴涨,把那些还没反映过来的人群、走兽瞬间淹没,如一个胃口大开的猛兽,甚至包括树木、山石都一一吞下肚子。

那人族首领双袖一振,人如怒矢般,迅速窜上更高的一座山峰,他根本就没有料到那家伙出来会有如此大的动静。

四周迅速变为汪洋,那些托着天水的鱼儿也跟着水长船高,天空那头金翅大鹏早就被神雷劈得不知晓去了何方,是否存活下来也不得而知,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原本劈向族长的神雷也中途改道,纷纷劈向那翻天的波涛中。一道道比房间还大的水花在雷电下从湖面爆出,但是这确根本无济于事,就族长知道,一旦封印松散,那么那神兽并不是谁能控制的,即使是孕育有混沌力的太古阴雷也不行。

一座山峰渐渐湖出水面,这时间雷电更加狂暴,天空同时出现三道雷电,三条粗壮的电舌,直直而下,如擎天的光柱托起天地这片广袤的空间,全都集中向那座山峰而去。

湖面渐渐有各个种族的族人尸体飘浮在上面。这次行动的首领也在那三道雷电与山峰的撞击发出的冲击力下,被掀出好几公里远,现在他所有的法力真元早被撞乱,就连简单的漂浮术也不能施展出,就在刚刚要跌落水中时,身子陡然一紧,被什么东西抓住。回身一看却是仅存下的一只金翅大鹏。

雷电由三道增加为五道、七道、九道。

在这一场与天对抗的斗争中,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是那座山峰始终没有被压垮塌,似乎连丝毫损伤也没有。

不过这片土地却成为一片汪洋,密密麻麻的树木上挂着各种生灵的尸体,也不知道远在万里的那些族人时候也被波及。

哗!

那首领还在为自己族人担心的时候,从面前又陡然冒出一物,然后只感觉自己身子一紧,人就飞到了半空中。

玄龟?

被抛到数公里的上空,那首领终于一窥这座水中冒出的山峰的真实面容。不错,连日来被神雷轰击的正是一只玄龟,至于那座山峰!却是它的背甲了。

而整个龟背背整齐地划分为九块区域,似乎上面还刻有字样,但是没等他仔细辨认,人就急速地往下面跌落。

“鹏鸟,助我!”大鹏也不愧为天地间神物,在他说话的瞬间就已经接住了他,也来不及在慢慢看刚才魅看明白的字迹,连忙催促到:“快!没时间了,带我上龟背。”

等降落到龟背才知道世间神奇,这里居然自成一世界,山川、河流、树木、湖泊、游鱼一一俱全,也不知道玄龟潜伏在水中千万年,这些山石树木是如何生长的。在这其中竟然找不到先前和神雷较量的丝毫痕迹。

瞬间就醒悟过来,这一切恐怕都要归功于摆放在自己面前这小小的几片贝叶吧!

颤抖地捧过龟背正中规规矩矩摆放着的那几片贝叶,这个九尺余高的男子终于把欣喜的眼泪尽情地倾泻下来,包括他和旁边的鹏鸟,那些千千万万尸体还漂浮在旁边的所有生灵,说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数人的生命、血泪终于换来生灵的崛起。

轻轻抚摸着贝叶表面,最上面铁笔银勾地刻着五行字:

载九履一

左七右三

二四为肩

六八为足

以五居中!

也就在他拿起贝叶的那一刹那,周围山石一震颤动,那些连神雷下也不曾动摇分毫的山石却因为小小几片贝叶易主而不可节制地颤抖,垮塌!

“快!我们离开这里”那男子说完跳到大鹏的背上,其后一道影子夹着金光冲天而起。

一飞冲天的不只是那一人一鸟,人类从此也告别蛮荒时代,在经历不懈努力终成为了这颗美丽星球的主人,迎来了启蒙时代。

伴随着洛书的出现,一匹龙马也随后显身黄河,身负河图!从此一个名为华夏的民族,一个自称“龙的传人”群体,屹立在了世界最美丽、最神秘的东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