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八章 一体双魂
第二十八章 一体双魂
作者:雪鸿   |  字数:10549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30  |  分类:

玄幻小说

谢好看杨玉海的脸色不太对劲,于是就卸了一半的功力,朝着杨玉海攻了过去,杨玉海

  无法只好硬着头皮仓促接招应战,谢好一攻过去发现杨玉海根本就没有抵挡的能力,于是他踩着五灵步伐和杨玉海游斗。

  “喂,杨玉海你怎么了?”谢好在游斗中低声问道。

  “我好像失去了能量一样,我现在身上一点魔法元素都感觉不到,难道我已经丧失的全部的功力!”杨玉海也轻声地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结束这场战斗吧。”谢好见如此情况知道再斗下去,迟早会露馅的,他将天光盾全部化为碎片,顿时万点夺目的金光映得众人眼睛都花了,大家纷纷闭上了眼睛。

  等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杨玉海和谢好二人站在场中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是谁赢谁输。

  “嗯,好,这局也算是平局。”曾昭立这个主持人也看得心知肚明的,他和鹰雪、唐彬、周明、刘林枫五人修为比大家的修为要高得多,所以是看得非常明白的,要不是谢好将自身的天光盾震碎,洒下夺目的金光,杨玉海此战肯定要吃亏的,不过他们却不知道窨发生了什么事情,杨玉海怎么变成毫无抵抗力的样子。

  “现在我们请我们的鹰雪总教头为我们颁发奖品,大家欢迎。”曾昭立这次好像变成聪明了很多,趁大家还有些疑惑的时候,及时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大家一听,曾昭立的话,也就把心思转了过来,看看鹰雪到底给他们六人发出什么样了奖品,大家的眼神齐刷刷地朝鹰雪射来。

  “你这个家伙。”鹰雪轻声地对曾昭立说道,然后大声对大家说道:“好,既然他们的功力已经达至如此境界,那我也该兑现我的诺言的时候,魔法师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每人一套‘龙之圣甲’,战列系的周明、谢好每人一套‘玄铁战甲’。”

  “什么?传说中的战甲,这怎么可能呢?”听鹰雪一说,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鹰雪怎么会有传说之中的战甲呢。自从“一天四神”与‘绝天神侯’一战神秘消失后,传说中的‘龙之圣甲’与‘玄铁战甲’就随之神秘地消失了,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寻找这传说中尊天圣者的宝藏而送命,而这批宝藏最令人心动的地方不是那些财宝,而是这批最珍贵的盔甲,如果有谁能得到这批盔甲的话,那么称霸空天灵界是不会成问题的,当年‘绝天神侯’的神侯卫队与‘一天四神’的身披‘龙之圣甲’的卫队的传说至今仍然为记人们记忆犹新,他们分别成为着空天灵界之中最强的战士与法师的代名词,每个人小时候都听长辈说过这件事情,只要能拥有这种盔甲,就是空天灵界最强的人,这种思想已经深深植入每上人的心中,想不到现在这两种盔甲竟然会同时出现在鹰雪的手中。

  鹰雪从须弥戒中拿出了两套玄铁战甲和四套龙之战甲,递给了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谢好六人,六人接过盔甲后,激动不已,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怎么老天这么眷顾自己,竟然可以拥有传说中的盔甲,大伙见鹰雪真的拿出了两套黑色的盔甲和四套白色的盔甲,这和传说中的盔甲的颜色非常的吻合,大家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家都纷纷围了上来仔细观看,开始大家还传来传去地观看,周明、谢好、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六人也不是太计较,到后来竟然有人开始试穿,唐彬等人见状,就想要回盔甲,可是这么多人争来抢去的,他们六人竟然挤不进人群,情况变得越来越糟,有人竟然为此大打出手,鹰雪见又出现了这种情况,于是对着人群厉声喊道:“快快住手,都给我住手。”

  鹰雪见大家根本没听进去他的话,仍然还在争抢,就对曾昭立说道:“用你的水系魔法让他们清醒清醒。”

  曾昭立见自己的盔甲竟然被人家穿着,本来就是很生气的,听了鹰雪的话,就使出了高级魔法—潜龙出水,一条水龙出现在众人的头顶,虽然没有进行魔法攻击,但是却化为大雨从大家头顶浇了下来,给众人来了个醍醐灌顶,大家被浇了个全身湿透,这才从喧闹中安静下来,见鹰雪一脸怒气地看着他们,众人这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竟然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没有记住上次能量球的事情吗?竟然为了一件盔甲就大打出手,我们大家都是兄弟,而且大家都是穷苦之人出身,我们没有什么背景,只有靠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的路,大家也是非常清楚的,我们如果这样容易内讧的话,以后的日子岂不是很容易就被敌人离间,大家既然是兄弟,那么兄弟之间应该相互信任,相互关爱,怎么能为一件盔甲而大打出手呢?你们为了个人的贪欲竟然与自己的兄弟大打出手,这样的人品,这样的行为,这样的队伍,能成什么大器,不仅是丢了绝地兵团的脸,而且作为边锋战士的一员,我都为你们感到羞耻,你们都走吧,既然你们如此胸无大志,你们就此离开吧,还好现在绝地兵团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趁早解散,不然以后如若成名之时再解散的话,更加让人看不起,你们这样的品性,以后也只有沦为盗贼,你们记住以后为匪为盗,烧杀抢掠,不要撞在我的手里,否则,我艾启鹰雪必定毫不留情地斩杀。”鹰雪一脸怒气地说喝斥道。

  众人被鹰雪骂得全部俯首低头,一脸惭愧,鹰雪见大家都低着头,全场静寂,鸦雀无声,又对大家说道:“好,既然你们不走的话,那我走,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以后互不相欠,我再次强调,你们到外面后不得用绝地兵团的名号和边锋战士的名字,如若为盗为恶,残害无辜,我艾启鹰雪必定杀无赦!”鹰雪说完,就举步往外走去。

  “喂,大家还不拦下总教头。”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大家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围住了鹰雪,“请总教头留下,请总教头留下。”大家单腿跪地围住了鹰雪。

  “鹰雪哥,请你务必留下,如果你走了,大家岂不是都散了吗?你也不希望大家为匪为盗吧。”曾昭立也走了过来对鹰雪说道。

  “是呀,鹰雪,虽然大家是犯了错,但是你总得给个机会让我们改正吧,如果你一走了之的话,大家又能去哪里呢,只有在这里继续为盗了,大家好不容易有今日的局面,你难道就希望我们又变成从前的盗匪吗?”唐彬也走了过来对鹰雪说道。

  “是呀,鹰雪,请留下来吧。”杨玉海、周明、谢好、刘林枫四人也对鹰雪挽留道。

  “请总教头继续留下来,教导我们。以后我们绝不再犯,如有再犯任凭处罚,绝无怨言,请总教头留下来!”大伙见鹰雪已经有不走的意思了,大家都齐声对鹰雪恳求道。

  “好,你们要记住今天的事情,还有今天的承诺,大家都快起来吧。”鹰雪见众人如此,本来也不是真心想走,也就顺台阶而下了。

  “是,总教头。”大伙见鹰雪已经答应留下来,都站了起来高兴地答道。

  “其实,你们也不用着急的,来是我是准备给你们每人都发一套盔甲的,只是前提条件是你们必须在这一两个月内迅速提升你们的功力,到时候我会亲自来考察的,只有最强的人才有资格穿上这套盔甲,否则纵然你们纵然得到了这套盔甲又有何用,却不能保住这套盔甲,到时候反而因为这套盔甲把命送掉,岂非得不偿失。”鹰雪停了一下又对众人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天风国的人被我杀了,他们岂会善罢干休,他们在最近肯定会来找我们的麻烦,现在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现在如果不勤加修炼的话,到时候我们只有任人宰割的份,纵然有最好的盔甲,也是浪费白搭,岂不便宜了别人,所以我现在要你们抓紧时间练功,等你们有能力穿上这套盔甲的时候,我自然会发给你们的,大家都不要急,我保证每人都有一套的,我要让绝地兵团和我们边锋战士的名头传遍空天灵界的每一个角落,让你们的名字永远留在空天灵界。”鹰雪雄心壮志地说道。

  “是,总教头。”众人被鹰雪的话,激励得毫气冲天,大家对鹰雪的话,是丝毫不会怀疑的。名留青史,这是任何一个人最大的梦想,而且加上鹰雪保证每个人都会有一套传说中的盔甲,这样的诱惑力对大伙来说,是多么的诱人,故而大家对鹰雪所说的话充满了憧憬,大家都暗下决心,要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迅速提升功力,因为鹰雪已经将所有的修炼心法,全部都传授给他们了,现在只要假以时日就可以突飞猛进,以后好跟着鹰雪南征北战,建功立业,大家纷纷幻想着自己以后的英雄形象,脸上充满了向往之情。

  鹰雪见大家都在入神地遐想,于是招呼杨玉海、周明、谢好、刘林枫、谢好、曾昭立六人走了回去,路上鹰雪对杨玉海说道:“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好像失去了功力似的,要不是谢好应变的快,刚才可就糗大了。”他们七兄弟都是非常随便,所以鹰雪与他们六兄弟说话的时候也不会顾忌什么。

  “是呀,刚才的情况的确是有点出我意料之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谢好也关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呀,刚才我体内的魔法元素竟然一下子全部都消失了,什么魔法都使不出来了。”杨玉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感觉到自己一点能量都没有了。

  “太不可思议了,竟然有这等怪事?”曾昭立奇怪地问道,唐彬和刘林枫二人也感觉到非常的奇怪。

  “你刚才一说我倒记起来了,上次我帮你打通全身经脉的时候,你体内的能量本来已经接近饱和,但是突然之间却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一样,我把所有的能量都输入你的体内都好像没有效果一样,而且我怎么唤你都没有醒过来,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最后只好导出天衍神剑中的能量,却差点让我一命归西。”鹰雪对上次的事情仍然记忆犹新。

  “是呀,要不是鹰雪将我们及时震开,我们早就被你吸干能量而死了。上次你是怎么搞的呀,按理说,你的功力应该比我们几个要高呀,可是为什么你却无法使出魔法了呢?这岂不是太奇怪了吗?”谢好奇怪地问道。

  “是呀,我们也差点被你吸干了。”刘林枫和周明也是印象非常深刻的,因为他们对被杨玉海吸能量的事情现在还心有余悸。

  “不会吧,我怎么好像没有什么印象呀,我只记得当时,鹰雪给我灌输能量的时候,全身就像要爆炸了一样,难受极了,后来经脉都打通的时候,我就入定了,之后我醒来的时候,大家都倒在了地上,鹰雪却……总之,我吸你的功力,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呀。”杨玉海被大家说得一楞一楞的,急忙说出了那天的情况。

  “算了,这件事情就说到这儿吧,既然杨玉海体内的能量枯竭,那就由你和周明二人明天去边榷买些能量水晶,给杨玉海补充能量,顺便查探一下天风国的动向,还有就是到边榷的商会里看看那些老板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料理一下,以你们现在的能力,是不会吃什么亏的,况且你们现在都身着玄铁甲和龙之圣甲,不过不要泄露了你们盔甲的秘密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鹰雪对大家说道。

  “好的,没问题。”周明和杨玉海高兴地答道。

  “喂,怎么不让我去呀,太不公平了。”曾昭立不高兴地抗议道。

  “这个也要争吗?每二人一组,三天一轮换,还怕你没有机会去山下吗?现在更重要的是你要负责将手下的弟兄们的训练工作做好,否则,到时候因为没有通过测试而穿不上盔甲,那不是丢了你昭立兄的脸吗?而且你手下的那些兄弟不是要怨你吗?”鹰雪对曾昭立激将地说道。

  “嗯,这个也是呀,我会全力抓好这些兄弟们的训练的,不会让他们因此而通不过测试而穿不上盔甲。”曾昭立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真乖,有志气。”鹰雪对曾昭立说道。

  “你个臭小子。”曾昭立就想踢鹰雪。

  “哎!我是伤兵呀。”鹰雪指了指自己的左臂,对曾昭立说道。

  “算你小子走了狗屎运,这次就饶了你吧。”曾昭立见鹰雪如此也只得做罢。

  在边榷上,天魔门的人正在李会长的房里坐着,这群人行事倒是挺神秘的,全部都蒙着脸,有十来个人,全部都是黑衣蒙面,李会长哪见过这等阵势,早就吓得腿脚发软,瘫在地上直打哆嗦。

  “你就是这里商会的会长李老板是吧,告诉我们,那天杀害天风国魏总管的那群人在哪里,不然的话有你好受的,哼哼。”有个黑衣人对李老板狠声说道。

  “他们是绝地兵团的人,他们是受骋保护我们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落脚,不过他们每天都会来山下巡视的,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可能明天会来吧。我只知道这些了。”李老板还是挺讲义气,没有出卖鹰雪他们。

  “好,就先留着你的狗命,明天他们要是不来的话,我就拿你开刀,什么绝地兵团,听都没听说过,走吧。”原来那个黑衣人不耐烦地说道,看样子他好像是这些人的头目。

  “大哥,叫我们来对付这些我不见经传的小角色,简直是大材小用嘛,希望他们快些来,好让我们完成任务后快回去,这个鬼地方,找个妞都没有,真是闷死人了。”另外一个黑衣人对着他发牢骚道。

  “去,去,罗嗦什么,轮到你指手划脚了吗?”那个为首的黑衣人烦燥地说道。

  “今晚就住在这儿算了,明天看看他们来不来,你还不去给大爷们准备饭菜,想不想活了呀。”那个为首的黑衣人对李老板喝斥道。

  “是,是,马上就去安排,马上就去安排。”李老板哪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的人呀,急忙吩咐阿福去准备饭菜。

  第二天早上,周明和杨玉海二人穿着新盔甲,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高兴地走下了山,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执行任务,而且是代表整个兵团执行任务,虽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是他们二人是第一个执行任务之人,所以大家都很羡慕他们,而且又穿着这么拉风的盔甲,好像为了炫耀似的,他们竟然连传送阵都没开,干脆慢慢地走下了关岭。

  二人下了关岭,到了边榷上的时候,已经日上三杆,二人在边榷上吃过早餐,然后才慢慢地赶到李老板店里,他们慢慢地一路走来,可把李老板害惨了,那伙黑衣人认为李老板在骗他们,把李老板和阿福一顿好扁。

  “李会长,李老板。”杨玉海和周明二人到了李老板的店里,没有见到李老板的人,还以为他人出去了,二人正准备先行离开去买能量球的时候,那伙黑衣人押着李老板和阿福两人从房里走了出来。

  “喂,你们就两人就是什么绝地兵团的人吧?”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对杨玉海和周明二人阴阳怪气地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杨玉海见李老板在他们的手上,倒也不好轻举妄动。

  “是就杀了你们,不是就从这里滚出去,免得老子动手,这都不懂。哈哈哈。”另一个黑衣人站出来嘲讽道。

  “是,我们就是绝地兵团的人,你想怎么样呀。有种就跟我来。”杨玉海对着这些黑衣人说完,然后就和周明二人走了出去。

  “杨兄,我们真要跟他们打吗?”周明有些担心地说道。

  “这关系到我们绝地兵团的声誉,我们还能退缩吗?我们回去怎么向鹰雪交代呀,当然要把这些人解决掉了,你现在已经功力大增还怕这些人吗?”杨玉海给周明在打气。

  “我会怕他们,去。”周明也被杨玉海说得跃跃欲试。

  “好,我们找个宽敞的地方把他们解决掉,这里是我们保护的地方,是不能开打的,快走吧。”杨玉海边跑边说道。

  “你们有种就别跑。”后面的那群黑衣人紧追着杨玉海和周明二人。

  一行人跑到了边榷场外,杨玉海和周明二人停了下来,回过身来对着那伙紧追不舍的黑衣人站着。

  “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跑得还蛮快的嘛,现在怎么不跑了,好就让大爷们给你们送行吧。”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对着杨玉海和周明二人狞笑道。

  “对方人太多,我们先隐藏些实力,让他们产生轻敌的情绪,我们再逐个击破。”杨玉海对周明轻声说道。

  “好,没问题,分了,每人五个。”周明也有同样的想法。

  “上,弟兄们。”为首的那个黑衣人招呼着那群黑衣人,围住了杨玉海和周明二人。

  “坏了,杨玉海忽然觉得自己昨天好不容易从能量球里吸收来的能量,现在一使用魔法,竟然发现自己体内的魔法元素,正在慢慢地变弱。”杨玉海不由急出了汗。周明由于全心对敌,也没有察觉到杨玉海的异状。

  那些黑衣人可不管这些,他们有一半是魔法师,有一半是战士,把杨玉海和周明分开围住。

  周明现在的实力应付五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然而一下子要取胜一时半会还是办不到的,毕竟他的对手是天魔门的杀手,虽然只是些中低级杀手,但是这些人临敌经验非常丰富,而周明虽然也是打过大仗的,但是由于功力一下增强,对自己的功力有些不适应,力度估计不足,往不能全力施为,他们六人之间的战斗呈胶着状态。

  杨玉海可就惨了,放出了一个小小的电系魔法后,体内的能量就像被吞筮了一样,全部消失了,魔法师不能使用魔法了,这在临敌中,只会是死路一条,不过这些人倒一下没有要杨玉海的命,他们还想戏耍他一番,也没有用刀剑砍杀,因为他们发现杨玉海简直是不堪一击,所以打算把他折磨而死,先是一顿拳打脚踢,杨玉海一爬起来,就被人用脚踢倒,这些黑衣人就大笑不止,幸好杨玉海身上的‘龙之圣甲’,抵御了不少的冲击,饶是如此,杨玉海也被踢得浑身是伤。

  周明抽眼看了一下杨玉海,觉得他的情况好像不太妙,不是这样吧,装得这么逼真,这家伙要搞什么鬼呀,周明心里嘀咕道。他忽然想起上次的时候,杨玉海不是也发生过这种情况吗?“不好,他有危险。”周明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立刻踏出五灵步,放开手脚用剑全力开始攻击,突然发威,一时间黑衣人的阵脚被打得大乱。

  “你们快去对付那边那个小子,这个不中用的东西,让我再逗他开开心,就过来支援你们。快去。”那个为首的黑衣人对其他对付杨玉海的四个黑衣人说道。

  杨玉海这边的四人黑衣人也过去帮忙,周明以一敌九,压力大增,虽然奋力而战,亦只能勉强打个平手,自保都已经成了问题,更别说去求援杨玉海了,只能眼睁争地看着杨玉海被那个黑衣人踩在脚下。

  “臭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吗?快起来呀,起来打呀。”那个为首的黑衣人用脚肆意地凌辱着杨玉海,想把杨玉海的尊严彻底地击破,然后再动手杀掉他,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杨玉海眼神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杨玉海被那几个黑衣人侮辱的时候,开始还想作些反抗,但是后来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一个废物,连稍作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任凭这些黑衣人肆意地凌自己,要知道作为一位魔法师或是一位战士,有什么样的情况比现在还糟糕,毫无反抗之力地任人凌辱,而且连求死的事情都掌握在别人手中,这对一位魔法师来说是最大的侮辱,头可断,血可流,人却不可以受辱,任谁碰到这种情况都会充满了满腔的怒火,怨恨之心充斥整个心灵。

  恨,恨,我好恨呐!杨玉海现在就是这个心情,心也变得极度的冰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杀掉这些人,哪怕是自己死了或是同归于尽亦无所谓,慢慢地杨玉海的心灵,被一层黑色之气所笼罩,这层黑色之气,慢慢控制住了杨玉海的身体,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此话一点也不假,杨玉海的眼睛现在就变得越来越邪恶,眼睛里竟然闪烁着淡淡蓝色的邪光,那是一种令人看上去十分邪恶的眼神,不过,那个侮辱杨玉海的那个黑衣丝毫也没有注意到杨玉海的转变。

  “你个臭小子,怎么躺在地上不动了,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吧。”那个黑衣人又是一脚把杨玉海踢得一丈余远,杨玉海被踢以后,全身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这时候那个黑衣人才注意到,杨玉海身上竟然冒出了丝丝的黑气。

  “咦,怎么着火了吗?”那个黑衣人还以为杨玉海身上着火了才冒烟的,“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黑衣人看见杨玉海一动不动在躺在地上,也觉得这么折磨他,丝毫显示不出他的水平,一脚把杨玉海踢得飞了起来,想让杨玉海自己爬起来,然后再慢慢地再折磨他。

  慢慢地,杨玉海爬了起来,低着头站在了离黑衣人一丈远的地方,他现在体内的邪恶能量还没有完全控制住他,如果此时黑衣人想逃也许还有一丝机会,但是这个黑衣人却像是在看戏一样,瞧着杨玉海的一举一动,他可不认为,杨玉海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危险,所以也就毫不担忧在站在了杨玉海的面前,而且还没有准备动手的意思,他想看看杨玉海究竟能玩出什么样的新花样来。

  面对敌人,任何轻敌思想和错误判断都是致命的,各位,想必记得杨玉海在李奉天府中与鹰雪他们一样共同战斗以前,曾经被首辅杨之龙抓住过的事情,当时杨之龙曾经要秘魔门的坛主,对杨玉海施展催魂大法,想要杨玉海乘鹰雪不备之时,将鹰雪杀掉,但是直到杨之龙被鹰雪全部围歼之时,那个秘魔门的坛主施展催魂大法的时候,杨玉海当时虽然有一些晕炫,但是,很快就苏醒了过来,并将那个秘魔门的坛主砍成重伤,那个坛主直到现在也弄不明白,自己的催魂大法怎么会失灵,当时明明杨玉海已经中了他的催魂大法,杨玉海的当时的功力、定力是不可能逃脱催魂大法的。

  这并不是他错,也是不他的催魂大法失灵,而是他实在是最倒霉的人了,因为平常之人是很难逃脱这催魂之法的,在唐彬、刘林枫、曾昭立三人中,他随便选择一个,鹰雪就绝对难逃过被自己兄弟杀害的厄运,但是他却偏偏选中了杨玉海,不过虽然如此,杨玉海也没有逃脱他的催魂大法,但是,杨玉海却比平常之人多一个灵魂罢了,这也就是说杨玉海体内藏有二个灵魂—一体双魂之人,催魂大法对这种人也是无可奈何的。

  秘魔门坛主的催魂大法,虽然对杨玉海当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他却唤醒了杨玉海体内的另一个灵魂,当时杨玉海的另一个灵魂是以一种沉睡的方式寄存在杨玉海的体内的,杨玉海的能力根本无法激活他,但是催魂大法却将他苏醒过来了,而且所有的邪恶全部被他的另外一个灵魂所吸收,杨玉海的另一个灵魂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样,谁唤醒了他,他就以谁的意志为导向,当时,是以邪恶的灵魂唤醒他的,所以这个灵魂就变成邪恶的灵魂,不过,当时的灵魂还是非常地虚弱的,因为他没有吸收到多少能量,而杨玉海本人也没有多少的能量可以供他的另外一个灵魂吸收,所以这个邪恶的灵魂,又慢慢地又进入了龟息状态,等待机会的到来,找机会吸收能量,好化为实体,脱体而出。

  但是杨玉海的另一个灵魂却没有再逮到机会吸收能量,只能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