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七章 飘渺灵光
第二十七章 飘渺灵光
作者:雪鸿   |  字数:10003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29  |  分类:

玄幻小说

不知过了多久,谢好、周明、刘林枫三人从入定中醒转了过来,虽然他们也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由于在为谢好疗伤,所以三人也不敢分心,只能全力救治谢好,而且他们三人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至此,等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杨玉海口吐鲜血倒在一边,鹰雪入定坐在床上,而且屋内还多了一个白胡子老头,不过他们三人现在没有空理会这些,他们三人还以为鹰雪没有什么大碍,于是,扶起了杨玉海急忙帮他疗伤,在三人的合力救治下,杨玉海很快就醒转过来,他本来的伤就不太严重。

  谢好、周明、刘林枫、杨玉海四人相视一笑,刚才所经历的一切简直是九死一生,对他们四人来说这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

  “玉海兄,刚才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你会把我们的能量全部吸收呀,要不是鹰雪把我们震的话,我们三人就变你吸光所有的真元了。”谢好对刚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现在在想起来还有些不自在。

  “是呀,你刚才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刘林枫和周明轻声地说道。

  “不会吧,我刚才没有什么呀,不就和你们一样吗?我也在入定调息呀,你们怎么这样问呀?”杨玉海有些莫名其妙。

  三人还说的时候,截天已经醒了过来,见谢好、周明、刘林枫、杨玉海四人正在聊天,于是站起来对四人说道:“快,快,看看鹰雪怎么了。”

  “鹰雪他不是在入定调息吧,你是什么人呀,轻点声,不要打扰鹰雪。”周明对截天不满地说道。

  “你们这四个混帐东西,你们看看鹰雪他竟然连异容术都已经不能使用而恢复成原来的面脸了,而且他气息全无,全身笼罩着一身死亡的气息,看来他已经全身经脉爆裂而亡了。唉,真是天亡我也。”截天现在已经完全感知不到鹰雪的气息,所以他知道鹰雪很可能已经身亡,那么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封印到天衍神剑,否则就只有消失了。

  “鹰雪,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谢好、周明、刘林枫、杨玉海四人也发现鹰雪的神情不对,按理说鹰雪比他们四人的功力都要高,为什么现在还没有醒转过来呢?四人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鹰雪发现他脸色惨白,呼吸全无,看样子真的已经气绝身亡了。

  “鹰雪,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呢?不会的,不会的。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刘林枫一脸不信地喃喃地说道。

  “鹰雪,鹰雪。”谢好、周明、杨玉海四人不噤唏嘘地叫道。

  “怎么了,怎么了?”屋外的唐彬和曾昭立听见里面的情形不对劲急忙冲了进来。

  “鹰雪他……”谢好对二人说道。

  “什么,不会的,这是不可能的,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都熬了过来,怎么会如此就……”唐彬和曾昭立二人有些接近疯狂地叫道,刚才还好好地一个人,怎么转眼之间就这样去了。

  “你们几个混蛋,你们怎么不死呀。啊!”曾昭立发狂似的抓住周明的衣领说道。

  “曾昭立,你别这样,冷静些。”唐彬想过来劝阻曾昭立。

  “啪!”的一拳打在了唐彬的脸上,“冷静什么,冷静什么呀。”曾昭立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他们五人之间的感情胜过了亲兄弟,虽然大家心里都没有说出来,但是五人都知道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亲兄弟了,从学校一直到今天,他们之间的感情根本就不需要用语言和行动来表达,现在鹰雪的突然离去,怎么不令他们失去理智呢,尤其曾昭立的性子最烈,现在失去理智,是谁也阻止不了的。

  且说小天与小金和小鸟三个在玩耍的时候,小天突然感到心里发凉,有一种死亡的感觉笼罩在他的心头,作为灵兽的直觉他知道鹰雪肯定出事了,于是他马上发狂似的往寨子里跑去,小金和小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小天往寨子里跑去。

  小天赶到房里的时候,刚一进门他就感知到了鹰雪被一层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嗷!”地小一声,小天发出了一声悲鸣,眼睛立刻变得血红,看样子他已经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了,而且现在的状态小天绝对是准备攻击的时候了,他可不管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杨玉海、曾昭立六人是不是鹰雪的兄弟,他只知道他的主人已经死了,而且肯定和这些人有关系的,现在他只想着替主人报仇,小天现在对人类已经非常的仇恨了,他的母亲就是在他的面前被人类杀死的,后来因为在鹰雪的影响下,才变变走出孤僻的阴影,但是现在他的主人鹰雪又因为这些人而死,所以小天对人类充满了怨恨之情,他准备对眼前这些人进行毫不留情的攻击。

  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杨玉海、曾昭立六人可不知道小天现在的想法,况且他们六人已经深深陷入失去鹰雪的悲痛之中,而截天正在对鹰雪进行仔细观察,也没有留心到小天的行动。

  突然,截天对大家说道:“大家不要悲伤,鹰雪可能还有一丝希望。”

  大家听到截天的话语立刻围了过来,小天听到了截天的话,也暂时放弃了行动,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大家稍安勿燥,鹰雪可能还有一丝希望,他的心脏部位被我用防护结界护住,现在还没有受到损伤,而头部虽然受到冲击,但是他本人并没有受到冲击,因为灵之星已经很好地护住了他的头部,虽然鹰雪的五脏六腑受到重创,这也无关紧要,现在的鹰雪只是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但是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很可能他这一睡就起不来了,还有就是鹰雪的左手可能要废掉了,因为手上的经脉全部被震碎了,肯定已经没有知觉了,要想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救人而后再说其他之事。”截天经过仔细的观察,发现鹰雪可能还没有死去,他可不希望鹰雪就这样死掉,他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押在了鹰雪身上。

  “那现在该怎么办呀。” 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杨玉海、曾昭立六人急忙问道。

  “你们在外面护法,我用圣洁之光试图唤醒鹰雪,记住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截天对六人说道。

  “是,我们就是拼死也要守住。”六人齐声说道,“小天,跟我们出去。”曾昭立见小天坐床不动,就准备带他离开,可是小天一转眼那双血红的眼睛与曾昭立的眼神一对视,看得曾昭立心惊肉跳的,其余五人也发现了小天有些不正常,他们竟然被小天的眼神看得心里发麻,十分的不自在。

  “好了,小天既然不肯出去也无妨的,你们在外面守住吧。”截天知道小天的能耐,所以把小天留了下来,自然小金和小鸟也留在了小天的身边。

  截天也不理会小天他们,坐在了鹰雪的身边,全力使出了高级的治愈魔法—圣洁之光,截天手上慢慢地发出金色的光芒,这团金色的光芒从鹰雪的头上慢慢地往下覆盖,笼罩了鹰雪的全身,鹰雪的身体笼罩在金色的光芒之中,那些受损的脏腑也慢慢地恢复了原状,等截天慢慢撤去圣洁之光后,却发现鹰雪被没有按他所想的那样醒转过来,只是脸色有些红润了,不像原来那样惨白。

  “怎么会这样呢?”截天不解地说道,“我看我也得先调息一下,唉,毕竟老了,使出这一么会儿圣洁之光竟然有些气喘了。”其实截天也已经尽力而为了,他身为元神是不能在体外呆得太久的,况且他的受灵之星的重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刚才给鹰雪设下的防护结界也是勉力而为的,现在又强行为鹰雪疗伤,怎么能叫他不累呢,所以他钻到鹰雪的膻中穴调息去了,等他调息完后再为鹰雪继续治疗。

  且说鹰雪受到天衍神剑中的巨大能量冲击后,人立刻昏死了过去,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飘飘荡荡地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好像是一个气团里,更形象地说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气体形的蛋,里面雾地迷蒙,鹰雪觉得里面好像有某种力量在召唤他一样,看是却没法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所以鹰雪极力想往里面挤去,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在召唤他,终于他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到达了气团的中心,里面好像是一个人,金黄色的人坐在里面,头发、眉毛、胡须、皮肤都是金黄色的。

  “真是奇怪呀。哪有全身都是金黄色的人呀。”鹰雪心里想到。

  “孩子很奇怪吗,噢,我感觉你应该不是空天灵界的人类吧,你应该来自另一个星球吧。”这个奇怪的人闭着双眼,也不见嘴唇动,应该是一种思维式的交流。

  “你怎么知道?”鹰雪有些心虚地问道,当然也是用思维交流的方式,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地球上来的。

  “呵呵,你不用害怕的,我对你没有恶意的,我已经等你很久了,不过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就不能帮上我什么忙,你还是回去吧。”说完那个奇怪的人突地睁开双眼,竟然是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发出夺目的金色光芒,鹰雪感觉到这种眼神有令人不可侵犯,甚至有一种想跪地膜拜的力量,正在诧异,突然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推动似的,一下子就从里面弹了出来,灵魂也就飘悠悠地来到了自己的身体旁。

  鹰雪出来的时候见到自己正坐在床上,好像在入定一样,鹰雪正准备融入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体好像变大了,还是自已经变小了,怎么只有几寸大小呀,而且任凭怎么也进不去自己的身体,好像坐在床上的那个人已经不是自己了,“难道自己已经死了,现在自己已经是传说中的鬼了吗?唉!”鹰雪悲伤地想道。

  其实鹰雪现在呈一种游魂状态,也就是元神出窍,如果不及时归位于本体,那可就真的要成鬼了,不过鹰雪却不知道怎么让元神归位,因为他自己是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其实现在鹰雪虽然不能从自己的头部和胸口挤进去外,因为这两处地方已经被灵之星和截天占据了,但是还可以从丹田进去,因为元神就是从丹田穴出来的,鹰雪从头部和胸口部弹出来以后,就放弃了,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也就不想再做偿试了。

  鹰雪环眼看了一下周围,小天伤心在坐在地上,小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小天、小金,鹰雪的眼神看着小金,却发现小金好像也能看见自己一样,紧盯着自己不放,看得鹰雪元神竟然一阵茫然,有些无法适从的感觉。

  突然,鹰雪觉得自己的元神好像被一种大力牵引着一样,又好像被封印了一样,竟然无法动弹了,随着这股大力慢慢引导着,移向一边,鹰雪只感到浑身舒畅,如沐春风,慢慢地全身都放松了下来,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小天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事情的异样,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就被人踢到了万丈深渊之中,陷在里面孤立无援,叫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最恐怖的就是竟然全身都无法动弹,而且连叫都叫不出声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刚才还在屋里,现在却被送到了这里,周围全是高山,一望无边,高不可攀,小天简直有些傻了。

  这时候,在屋里突地出现了一位全身金甲的魁梧大汉,身高高大,浓眉虬髯,最奇的就是他头上竟然长有两只角,他来到鹰雪的身边,牵引着正在熟睡的鹰雪元神,手上放着奇异的蓝色光芒,把鹰雪的元神引到头部,准备从顶门将元神灌注而入。

  “五成的功力竟然难以进入。”这位金甲大汉自言自语道,于是加大的功力,鹰雪的元神才慢慢地归位。

  “大功告成,干脆好人做到底吧,把你的手也复原吧。”他瞧了瞧鹰雪后,决定将他断掉的手也接好。

  “飘渺灵光。”随着这个人的一声轻喝,他手上的蓝光大炽,笼罩在鹰雪的左手上,随着传来的阵阵轻响,碎裂的筋骨竟然全部接上了。

  “收工。”他见鹰雪已经无大碍,只要调养几天就可以完全复原了,他转过身来准备给小天解除封印的时候,却发现小鸟正眼睁睁地看着他。

  “咦,我的‘幻影转移空间’竟然对小鸟没用,难道他对魔法免疫,这怎么可能,太不思议了。难道刚才是巧合吗?”这位金甲大汉诧异地说道。不过他顺手就把小鸟给打晕了,并且加上了封印魔法,刚才的事情在小鸟记忆里会完全抹掉,又解除了小天的封印,然后就神秘地消失不见了。

  小天从浑然中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是在屋里,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看到鹰雪后,也顾不得多想了,跳上了床观察了一会儿,见鹰雪好像没有被做过什么手脚,于是他就面对面地坐在鹰雪身边。

  鹰雪在迷迷糊糊中,觉得脸上热气腾腾地,他正在猜测自己在什么地方,难道已经到了阴曹地府,这也许是命吧,于是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哇,好大的一个鬼头呀。”鹰雪张开眼睛,突然发现眼前竟然一个巨大的头颅,在直盯着他,不由吓得失声大叫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外面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杨玉海、曾昭立六人,突然听见屋内发和如此恐怖的叫声,一时情急,也顾不得许多,急忙冲了进来。

  “啊,鹰雪你终于醒了,原来你没有死呀。太好了,太好了。”曾昭立激动地说道。

  小天见鹰雪竟然醒了过来,也摇着那颗大头,咧口笑道。

  “原来是你这个大头呀,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呵呵。”鹰雪现在才发现刚才的那个大头竟然是小天的,而且刚才觉得脸上热热的,原来是小天喷在自己脸上的热气,不由地在他头上轻轻地敲了两下。

  “鹰雪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六人见鹰雪醒了过来,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们几人之间的感情,除了周明和谢好二人之外,那是没得说了的,虽然平日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兄弟感情之类的事情,但是患难之时方才彰显英雄本色,其实大家心中,都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可以以性命相托的好兄弟,纵使自己以命换命也在所不惜,这比平日兄弟长兄弟短的那些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嗯!”曾昭立这个家伙最是冲动,竟然搂着鹰雪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哎哟!”鹰雪感到左臂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不由叫出了声来。

  “你怎么了,鹰雪。”大家齐声问道。

  “我的左臂怎么这么疼呀,好像断了一样。”鹰雪疼得直冒冷汗。

  “噫,那个老头不是说你左臂已经废了吗?应该没有知觉才对呀,难道是那个老头骗我们?”唐彬对鹰雪说道。

  “咦,怎么没见那个老头了呢?”经曾昭立一提醒大家才注意到,那个白胡子老怎么不见了。

  “哦,没看到他就算了吧,反正我也活过来了。”鹰雪知道他们所说的人肯定是截天,所以就岔开了唐彬等人的疑问。

  “是呀,既然鹰雪已经完全复原,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管他是什么人呢。看样子这老头也没有什么本事,就只会胡吹大气,下次看到他一定好好揍他一顿。”曾昭立倒是快人快语。

  “这帮臭小子。”截天在鹰雪的身体里听到曾昭立的话后,气得吹胡子瞪眼直骂不已。

  “对了,经过这次大劫,我们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尤其是我,让大家担心受累,真是过意不去。”鹰雪有些愧疚地说道。

  “鹰雪你快快别这样说了,要不是你,我们几个早就在地府相见了,你这样说,我们真是无地自容了。”杨玉海感激地说道。

  “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事情,就让鹰雪休息休息吧,他的左臂受到重创,我看他得休息好几天,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都出去吧。”还是唐彬看出鹰雪在和大家说话时,不时地皱着眉头,知道他的左臂肯定是疼痛难忍,于是就让大家都出去,别打扰鹰雪调休。

  “对,对,大家都出去吧,别耽搁鹰雪运功调息。”曾昭立把大家都赶了出去。

  “鹰雪你放心,我们都会守在屋外的,你只要我们一声,我们就会进来的。”杨玉海走出去时,又扭过头对鹰雪说道。

  “小天,小金,小鸟,你们三个怎么不出去呀。鹰雪真的像是个收容站,这小金和小鸟留在身边有什么用呀,他们又丝毫没有战斗力。”曾昭立见三只灵兽并没有想出去的意思,于是对小天,小金和小鸟发了几句牢骚。

  “嗷。”小天低吼了一声,吓得曾昭立马上就不敢说话了,小天现在的气势真的是有些令人害怕,而且他本来就对人类没有什么好感的,这种气势让曾昭立感到有些发慌,还是别惹他为好,小天的力量看样子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

  “没关系的,就让小天他们留在这儿吧。”鹰雪对唐彬六人说道。

  “那好,鹰雪,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出去了。”杨玉海说完就同大家走了出去。

  “主人,你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呢?而且你的左臂怎么也复原了呢?”截天真是想不通,明明鹰雪还在半死半活的状态之中,而且左臂的筋脉全部被震断,凭他的能力都没有办法将鹰雪复原,现在竟然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了,这不能不让他诧异。

  “不是吧,老爷爷,我还以为是你帮我魂魄归位的。”鹰雪又在用思维和截天交流。

  “原来你竟然可以元神出窍了,你见到过什么东西吗?”截天诧异地问道。

  “也没有什么了,朦胧之中好像见到一个金色的人,都还没有跟他说话,就被抛了出来,后来元神又进不了身体,正在这时又好像有一种力量控制着我的元神似的,如春阳拂体,非常的舒服,结果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醒来就成这样了。”鹰雪满脑子的疑惑。

  “怎么会这样呢?”截天也搞不明白了,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这样的怪事他也没听说过,不过他立即对鹰雪说道:“主人,你现在身体刚刚复原,尤其是左臂的筋骨才接好,你应该快些调休,用圣洁之光慢慢地修复手上的各条经脉,这两天,你最好哪里都不要去,就在这屋里安心地调养吧。”

  鹰雪按照截天所说的,用圣洁之光治疗左臂的创伤,现在的鹰雪处于一种虚弱的状态,但是却因祸得福,虽然身体受到重创,但是也受益非浅,巨大的能量已经使鹰雪经达到了超一流高手的境界,而且是战魔双修的超一流高手,虽然天衍神剑中的巨大能量,差点令他一命呜呼,但是‘祸兮福所依’,鹰雪也因此打通了全身的各条经脉。魔法方面,已经可以使能量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战列系方面,内力大增,已经炼成元神,(也就是通常道家所说的元婴期,成婴期和化婴期。)虽然还是初级阶段,处于元婴期,只能放不能收,不过只要再多勤加修炼,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元神出窍,神游寰宇了,不过这些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潜能可以挖掘,鹰雪所有的修炼过程,都是没有人指点他的,所以一切也只有全靠鹰雪自己慢慢摸索了。

  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六人在屋外守了二天后,鹰雪终于从入定中醒了过来,在重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状况后,动了动左臂,还是有些疼痛,‘伤筋伤骨一百天,’虽然鹰雪已经被那个金甲人将左臂接好,但是至少还要一个月时间的调养,才能完全康复,不过现在只要不运功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于是鹰雪打开了房门,走出了屋外,见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六人一动不动地守在门外,不禁非常感动。

  “你们也守了这么多天了,回去休息休息吧,我的伤势已经基本无大碍了,只要调养一段日子就会没事的。”鹰雪感激地说道。

  “鹰雪,你说的是哪里话呀,我们当然要守在这儿了,何况我们并没有感觉到累,虽然我们经过这次差点送命,但是我们也是受益非浅的,现在感到精力非常的充沛,丝毫也不觉得累,只要稍作调息,就会精神百倍,再守个两三天也是没问题的。”曾昭立兴奋地说道。

  “呸,呸,曾昭立你这个乌鸦嘴,为什么还要守两三天,难道你不希望鹰雪早点康复吗?不会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刘林枫翻着白眼对曾昭立说道。

  “你这臭小子,找打是不是呀。”曾昭立对刘林枫气呼呼地说道。

  “算了,算了,你们别闹了,既然你们都不累的话,就陪我去走走吧。”鹰雪对大家说道。

  “好呀,你想去哪里呀。鹰雪。”唐彬问道。

  “去看看弟兄们的训练得怎么样了。”鹰雪想去看看训练的结果怎么样了,于是就带着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六人和小天,小金,小鸟一起朝训练场走去。

  “嗯,看来效果还不错,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这样吧,我们七人负责轮流训练,每天两人去山下边榷巡逻,毕竟是我们绝地兵团接的第一桩生意,可不能砸了我们的招牌,其余的人就负责照看这些弟兄们。”鹰雪对谢好、周明、刘林枫、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六人说道。

  “好,就按鹰雪说的办,不过只要我们六人就够了,鹰雪,你的身体还没有复原,不宜过份操劳,这两件事情就让我们六人来完成吧,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的能力吗?”唐彬对鹰雪说道。

  “就是嘛,他们四人的能力我们还没有见识过,刘林枫、杨玉海、周明、谢好,来你们四人露一手让我们看看,究竟这次你们四人有多大的提升。”曾昭立迫不急待地说道。

  “也是呀,让我们看看吧。”唐彬也有些企盼地说道。

  “好吧,我们就来试试吧,反正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提升。”刘林枫也想知道自己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到底可以使用什么样的风系魔法。

  “好吧,你们几个就相互切磋切磋吧,记住要手下留情呀,不准伤人,等比试完后,我有好礼物送给你们。”鹰雪神秘地说道。

  “什么样的礼物呀,我有没有份呀。鹰雪哥。”曾昭立肉麻地问道,说完就想搂住鹰雪。

  “有,当然有了。”鹰雪边闪边躲地说道。

  “各位兄弟,大家先暂时停一下,让刘林枫、周明、谢好三位队长还有杨玉海总管四人比试比试,让你们看看离他们的差距还有多大,也好让你们长长见识,大家要仔细看呀。”曾昭立对大家大声地嚷道。

  “是。”众人其实见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停了下来,现在听说有精彩的比赛看,都围了过来,准备仔细观摩观摩。

  “让周明队长和刘林枫队长先上,请吧二位队长大人。”曾昭立临时客串了主持人。

  二人走到由人群围成的圈中,也不客套什么,就拉开架式准备攻击。

  周明全力摧开了天光盾,见自己竟然能够摧开天光盾,而且还是金光灿烂的那种,看样子周明已经达到战灵二级以上,连周明自己也觉得拉风,不禁有些得意。下面战列系的战士们见自己的队长竟然已经有如此高的功力,不禁开始大声地喊道:“队长,队长。”

  刘林枫见周明如此,也准备使出风系魔法,现在他觉得体内的风元素非常的活跃,而且他还发现自己体内不仅有风元素,好像还有一种元素,可以驾驭,难道现在自己已经可以同时使用两种元素了吗?可是体内的这种元素却似有若如,刘林枫有些纳闷地想道。

  “喂,刘队长别发呆呀。”曾昭立见刘林枫竟然有些发痴,不禁出声提醒道。

  刘林枫手下的法师见刘林枫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似的,也搞不清是什么状况,但是他们也大声为刘林枫加油喊道:“刘林枫,刘林枫。”一时间两个队伍气氛搞得非常的热烈。

  不管了,刘林枫见自己有些走神,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准备凝神聚气,放手全力一搏,随着他咒语的念动,风元素在他的身边越积越多,已经是呼之欲出了,于是他对周明说道:“周明,小心了。‘风之咆哮!’”

  一股巨大的龙卷风,朝着周明卷去,所到之处,卷起地皮两三尺之深,夹杂着泥土、石块把周明裹在了里面,周围围观的人群,见如此强大的风系魔法,已经被风刮得睁不开眼睛,于是纷纷朝后面退去,看得刘林枫这边的魔法师连声叫好,大家估计刘林枫的魔法水平最低已经达到地字九级或是天字初级以上,而周明的战列系的战士,却看得有些提心掉胆的,直道周明凶多吉少。

  周明见这股巨大的风柱朝他袭来,有心试试到底自己有没有能力抵御这样强大的魔法,于是连五灵步伐也没有使用,全力支持着天光盾,可是这股风柱的力量太强大了,把周明和天光盾一同转动了起来,虽然周明在天光盾里,但是也被卷得昏头转向的,尤为厉害的是这股风里竟然夹杂着冰系魔法,(这是一种复合型的魔法类型。)一支支的冰箭穿透了已经变了形的天光盾,射到了周明的身上,但是周明有‘天髓灵文’中的‘天髓心法’的内力护身,倒也没有对象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可怜了天光盾,被射得千疮百孔,像个马蜂窝,到处是洞。

  刘林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对周明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所以也就没有继续使出风系魔法,由于没有后招,当风势刚一减弱的时候,周明脚踏五灵步伐,瞬间就攻到了刘林枫的周围,刘林枫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剑已经架到了脖子上。

  “唉,我输了。”刘林枫丧气地道。

  “刘队长,你差点就要了我的命,如果你还继续施放风系魔法的话,我可就真是完蛋了。你看看我的衣服,上面全是窟窿。”周明对刘林枫低声地说道。“这局并不能算我赢,充其量也只是个平手,刘队长不是手下留情的话,我周明刚才就真的玩完了。”周明又大声地对大家说道。

  “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既然如此,那就两个第一吧。”曾昭立这个主持人见二人不分伯仲,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现在,由杨玉海总管和谢好队长比试。”曾昭立大声地点了杨玉海和谢好的名字,叫他们二人也露一手功夫,让大家瞧瞧。

  杨玉海和谢好二人见如此也走到了场中央,谢好对杨玉海抱拳行了一礼,然后就全力催开了天光盾,他的天光盾等级和周明的差不多,也是金光灿烂,差不多在战灵二级左右,见自己有如此功力,谢好脸上不由露出的一丝微笑,刚才他见到周明吃了一个暗亏,所以他可不准备冒然地硬接杨玉海的魔法攻击,他暗运天髓灵文的‘天髓心法’,脚踩五灵步,准备随时闪避杨玉海的魔法攻击。

  杨玉海主修的是攻防兼备的电系魔法,可以有效地阻挡战士的攻击,但是他现在可是感觉非常的糟糕,因为他现在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魔法元素的活动,这是怎么回事呀,刚才自己还感觉蛮好的,怎么现在身体里没有了任何电系魔法元素,而且这么多兄弟们在看着自己,怎么也丢不起这个脸呀,杨玉海着急地想道。可是体内的魔法元素还是在若有若无之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