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六章 九死一生
第二十六章 九死一生
作者:雪鸿   |  字数:10500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28  |  分类:

玄幻小说

小天和小金也见此处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想法和鹰雪也差不多,就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等他们三个走出洞外的时候,鹰雪伸了个懒腰,抬头一看,这只奇怪的小鸟竟然在自己的头顶上看着自己。

  “哇,你是鬼呀,怎么悄无声息的呀。”鹰雪被他吓了一跳,小天和小金也是一头雾水,刚才他们明明没有听见任何动静怎么这只小鸟就跟着他们出来了呢?

  这只小鸟拍了拍翅膀,然后站在了鹰雪的肩膀上,歪着头看着鹰雪。

  “小家伙,你难道是想要跟我走吗?”鹰雪好像有些读懂了这只奇怪的小鸟的意思。

  听鹰雪如此说,这只小鸟点了点头。

  “不会吧,我已经带了两只了,你还要跟我走,我可没有闲功夫管你的,如果你还是要跟我走的话,我也没有什么意见的,你明白吗?”鹰雪感到有些头疼,这只小鸟好像能够听懂鹰雪的话,他对鹰雪点了点头。

  鹰雪见状,于是他转身对小天和小金说道:“这件事情是全靠你们帮忙,解铃还需系铃人,这只小鸟既想要跟我走,那么照顾他的责任可就全拜托给二位了。”鹰雪一本正经地说道。

  “鸣呜!吱吱!”小天和小金一脸无辜样,“这可不能怪我,反正你们两个玩耍嘛,也不在乎多这一个玩伴,就这样吧。呵呵!”鹰雪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小天和小金。

  “嗯,我看这个家伙全身雪白,叫他小白也不是很好,不能以颜色论英雄,这样吧,干脆就叫他小鸟吧。这个名字多有个性呀,你觉得怎么样,小鸟。”鹰雪对那只小鸟说道。

  小鸟“叽叽喳喳,”地叫了几声好像也不反对鹰雪给他起的这个名字。

  “嗯,既然你自己都不反对,那就这样吧。小鸟,我们走吧。”鹰雪对那只白鸟说道,然后又对小天和小金说道:“走吧,以后你们可不要欺负小鸟呀。”小天和小金满脸委屈地跟在鹰雪后面,他们心里可是不太好受呀,还以为找到了个什么好玩的东西呢,现在竟然平白无辜地找了个累赘,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

  快要走回到了山寨的时候,鹰雪对小鸟说:“小鸟,你就跟小天和小金二个玩吧,我现在有事要回寨里了,去吧。”小鸟听了,就飞到了小天的头上,小天正满肚子的怨气没处撒,于是头一甩就把小鸟甩了出去,鹰雪见了对小天说道:“小天,你可不能欺负小鸟,不然我就把你装回须弥戒中,省得你给我找麻烦。”

  小天吐了吐舌头,连忙跑到小鸟处,把他顶在了头上,对鹰雪摇了摇屁股,和小金二个就跑开了。

  “这个家伙,真是的。”鹰雪无奈地说道。

  鹰雪回到山寨的时候,大家还在入神地修炼,现在倒是唐彬和曾昭立没有事情干了,现在他们二人由于魔法大增,已经能够自由地使用蹈空术在空中自由飞行,现在他们正在空中嘻戏,见鹰雪回来了,于是二人从空中降了下来。

  “鹰雪哥,你回来了,你看看我们两个还行吧。”曾昭立兴奋地说道。

  “当然行了,昭立兄都不行,那岂不是完了吗?”鹰雪也莞尔地说道。

  “对了,你们现在已经有如此高的魔法修为,怎么也不替大家护护法呀,现在大家都已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之中,如果大家受到惊扰,岂不是后果不堪设想,大家都是自己兄弟,你们怎么可以因为你们自己晋升到了高级魔法师阶段就在这里大吵大闹,而影响到别人呢?”鹰雪对二人轻声地说道。

  “我们因为刚刚学会蹈空术,所以一时忘形而忘记了,不好意思,鹰雪。”曾昭立有些汗颜地说道。

  “是呀,我们考虑是有些欠周到,不好意思。”唐彬也赧然地说道。

  “算了,对了,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们商量商量。”鹰雪对二人说道。

  “什么事情呀,鹰雪哥,你说吧。”曾昭立对鹰雪说道。

  “是这样的,我准备依法施为,将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四位兄弟的功力也提升上来,可是我实在是不有把握,而且你们也是靠运气,才勉强过关的,我想问问你们,当时你们是什么样的感觉。”鹰雪对二人说道。

  “这样当然好了,不过,你问我当时什么感觉,我当时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只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后来在你的提醒下,勉强守住灵头,然后就被你用一股强烈的气流主导全身,引导那些乱七八糟的能量沿着全身有序地运行,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就这样了,没什么心得的。”曾昭立倒是快人快语。

  “是呀,鹰雪,我们当时已经处于一种晕迷几近假死的状态,只是苦苦地守住一丝灵念,除了死亡的感觉外,哪里还有什么别的感觉呀,你应该比我们更加清楚呀。”唐彬有些无奈地对鹰雪说道。

  “我想也是,可是我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要是万一发生失败的话,岂不是终生遗憾。唉,当时的情形也是出于偶然,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抽柳柳成阴,现在要刻意去做反而没有把握了。”鹰雪叹了口气说道。

  “对了,明天你们二人一定要给我们五人来护法,届时我不希望受到外力的打扰。”鹰雪对唐彬和曾昭立说道。

  “没问题,我们一定全力以赴,你就放心吧。”唐彬、曾昭立二人齐声说道。

  “好吧,你们去到处巡视一下吧,大家现在都在修炼之中受不得惊扰,你们的任务可是繁重得很,大家的安危可就系在你们二人身上了,你们就能者多劳,多多费心吧。”鹰雪对二人玩笑地说道。

  “唉,命苦呀。在我们肩上压这么重的担子。”曾昭立对鹰雪不满地说道。

  “福兮祸所依呀,你们以为呢?”鹰雪对二人说道。

  唐彬、曾昭立二人除了叹气之外又能说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鹰雪就打开传送阵到了边榷上,径直走到李老板的店里,阿福见鹰雪来了急忙叫出了李老板。

  “鹰团长呀,昨天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们还在等您的答复呢!”李老板开门见山地说道。

  “行,李老板这件桩生意我们绝地兵团接了,边榷上的问题我们边锋战士全包了,你们只管放心地做你们的生意吧,至于其它的事情一切都由我们来解决。”鹰雪也不同李老板客气。

  “好,鹰团长果然爽快,我们以后各大商行的安全问题可全要靠你鹰团长了,还请多费心。我代表整个商会感谢鹰雪团长了。这是我们的契约,我们每年付你五十万金币,作为你对我们收的管理费,请鹰团长在这儿签个名。”李老板见鹰雪答应了,拿出一张纸对鹰雪高兴地说道。

  “哪里,哪里。对了,李老板我还想麻烦你一件事情,我想要找一些极品的水晶石,不知您是否可以帮这个忙。”鹰雪边签名边对李老板说道。

  “这个嘛,我陪你去方老板那儿。”李老板爽快地说道。

  “如此,那就多谢李老板了。”鹰雪见李老板如此客气,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啦,我们也不用再谦虚了,走吧,不然赶上方老板出门办货,我们可要等上一阵子了。”李老板对鹰雪笑着说道。

  “好,请李老板。”鹰雪对李老板说道。

  “好,走吧。”李老板带着鹰雪去了方老板那儿。

  “哟!什么风把李会长您请来了,还有鹰团长,快,快,请坐。”方老板见鹰雪和李老板亲自来了,急忙招呼道。

  “方老板,太客气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次是鹰团长想向你求购一些极品水晶石,还请你拿出珍藏来,可不要耍滑头呀。”李老板对方老板笑笑地说道。

  “既然是鹰团长亲自来,而且又是李会长点名要的货我怎么敢藏私呢?保证全是极品,请二位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取来。”方老板就转身走了出去。

  “这样麻烦李老板真是让我过意不去,多谢李老板了。”鹰雪对李老板感激地说道。

  “鹰团长说的是哪里话呀,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的,我们还得仰仗您呢?”李老板对鹰雪客气地说道。

  鹰雪还想说两句,这时方老板手里拿了一个锦盒走了进来。

  “李老板,鹰团长,本店最好的水晶都在这里了,你们请看看吧。”方老板说完就打开了锦盒。

  “好你个方老板,竟然真会藏呀,上次天风国的那个姓魏的把你的店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这批水晶石,你呀。”李老板对方老板卖他的面子感到很高兴。

  “既然是你李老板和鹰团长点名要的货,我方某人又怎么敢不拿出家底呢?”方老板谄媚地说道。

  “竟然有紫水晶,真是难得呀,方老板,我也用不了多少的,这五块紫水晶对我已经足够了。多少钱你开个价吧。”鹰雪对方老板说道。

  “这……”方老板倒不好开口了,他看了看李老板欲言又止。

  “鹰团长,既然是你要的货,你就拿去吧,还谈什么钱不钱的。”李老板倒是挺会做顺水人情的,慷他人之概嘛,反正又不是他的货。

  “这怎么行呢?这些紫水晶肯定是价值不菲。而且上次你们已经不收我的钱了,这样你们无论如何要收下。如果你们不说话的话,那我就按一万金币一颗付钱了。”鹰雪决定不再拿他们的好处,他已经不好意思了,人都是这样吧,吃软不吃硬。

  “这……”方老板觉得不是太亏,这些紫水晶市价可以卖上二三万一颗,如果倒到其他国家去可能会卖上十万金币以上,不过,它的成本也不是很高,一万一颗也有得赚。

  “既然鹰团长说了,那就这样吧,方老板不会令你吃亏吧。”李老板对方老板问道。

  “够了,够了,谢谢鹰团长。”友谊第二,赚钱第一,方老板见还有几块钱赚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李会长这个顺水人情他还是会送的,虽然些水晶石都是珍品,这样贱卖出去确实有些心疼,但总比白送要好吧。

  且说天风国的姓魏的那个负责采购的总管被鹰雪干掉之后,其余之人跑回国内之后,为了推卸责任,向其上级哭诉,说他们在边榷上是如何被人欺负的,然后魏总管又是如何带领大家为了捍卫天风国的尊严不惜拼死一战,但是敌人过于强大,所以不敌而死,魏总管牺牲了自己让大家逃了出来之类的塑造英雄的话语。

  人如果死了那就是最有说服力和最好的证明,不管他生前是个多么差的无赖或孬种,但是死后人们为让自己也沾一点英雄的光辉,于是在众人的吹棒下,这个本来不堪的人,却变成了一个传奇式的英雄人物,这就是为什么死人通常是英雄,而活人却永远成不了英雄的缘故,因为没有人会和一个死人计较的,但是活着人如果成了英雄,那岂不是引起大家的嫉妒,凭什么他能成为英雄而自己却不能成为英雄,这样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鸡飞蛋打,所以英雄还是死人好呀。

  众口烁金,在这些人的编造之下,魏总管的英雄事迹在天风国广为传颂,因为国家也需要这样的模范来推动大家爱国忠君的英雄,大家的推波助澜下,魏总管竟然被授予英雄勋章,家人也受到了国王的亲自接见,荣誉到达了极点。

  接下来就是如何为英雄讨个说法的事情,英雄这么惨烈地逝世,怎么能不为其报仇呢?在国民的强烈要求下和国王明确表态下,天风决定向边陲国发动军事攻击。

  这天早朝上,天风国的国王向群臣征求意见。

  “寡人准备向边陲国发动攻势,一举征服边陲国,以解我天风国的后顾之忧,扩大本国的领域,不知各位爱卿的意见如何?”

  “陛下,臣认为不妥,现在的边陲国四分五裂,各地将领纷纷割据,自立为王,如果我们现在出兵边陲国,遇到的阻力将不可预测,而且我们还有可能陷入这种混战当中,况且边陲国的物品并不丰富,可谓是相当贫乏,就算是我们占领了边陲国,到时候巨大的财政负担将接踵而至,包括军队的巨额军饷、安抚流民、各种维修费用,到时候将得不偿失,基于以上原因,臣认为现在出兵实在是不妥,如果陛下有统一边陲国的意思,不如坐观其势,等边陲国的形式趋于平缓之时,再出兵征伐不迟。”说话的是天风国的首辅季子贤。

  “嗯,季首辅的话与寡人的想法不谋而合,但是魏总管是为我天风国的英雄,如果不给他复仇,恐怕难给整个国民交待,此事又当如何解决,各位爱卿意下如何?”国王又问群臣道。

  “臣以为,我们应该对边陲国施加外交压力,勒令他们作出赔偿,这样既能给民众一个交待,又能显示我们天风国对边陲国并无觊觎之心,让他们放松警剔之心,为我们以后的统一大业奠定基础,岂不是一举二得。”季子贤对国王奏道。

  “这样,嗯,不知各位爱卿的意思如何?”国王有些犹豫不决。

  群臣一片哑然,季首辅的意见国王都没有采纳,他们也就闭口不谈了,何况他们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国王见此情况,也显得有些恼,“今天的早朝就到此为止吧,退朝!”国王不悦地说道。

  在一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祝贺声下,群臣们都陆续离开了,季子贤却仍旧站在大堂之中,国王见此情况对季子礼说道:“季首辅请跟寡人到书房一叙。”

  君臣二人走进了书房之中,“季首辅可是有何话对寡人说,但讲无妨。”

  “回陛下,据臣查悉,魏总管的死因并非如所说的那样,而是他在边榷上,自称为天风国的采购总管,强买强卖引起众怒,被一个叫绝地兵团的首领杀死的,此事臣必须向陛下禀报,如果陛下因为此事大举征伐,岂不是影响我天风国的声誉。”季子贤对国王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你在朝堂上极力阻止我出兵边陲国,如果此事属实,那我们岂不是贻笑大方。”国王不高兴地说道。

  “为今之计,只有将错就错,既然魏总管已经是英雄了,就让他继续当他的英雄吧,反下也没有人会跟死人去争什么的,不过我们天风国的人也不能白死的,所以我有个提议不知陛下是否同意。”季子贤对国王说道。

  “季首辅但说无妨。”国王说道。

  “我们天风国虽然师出无名,但是人也不能白死,但是我们不能动用官方的力量,却可以借助天魔门的力量,骋请他们去杀掉那个绝地兵团的首领,也好平息国民激昂的情绪,不过此事成功与否已经无关重要了,反正过些时日国民就会慢慢地将此事忘记了,但是现在却得作出一些姿态,不知陛下以为如何。”季子贤对国王说道。

  “嗯,这个提议很好,就按首辅的意思去办吧。”国王对季子贤挥了挥手说道。

  “是陛下,那臣就告退了。”季子贤俯首一拜就离开了。

  且说鹰雪告别了李、方二位老板后,就迳直回到了山寨,把刘林枫、杨玉海、唐彬、周明、谢好、曾昭立六人叫到了房里。

  “唐彬、曾昭立你们二人负责在屋外护法,记住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接近这所房子。”鹰雪对唐彬和曾昭立二人说道。

  “你说放心吧,我们纵然是死了也要倒在门口不让人冲进来的。”曾昭立毫气冲天地说道,他现在可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待唐彬和曾昭立走出房后,鹰雪对刘林枫、周明、谢好、杨玉海四人说道:“这次事情的严重性大家都知道的,我们面对的是不可预知的后果,至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只是希望大家全力以赴,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现在大家先运行内息,集中精神,保持空灵状态,守住灵头。”

  四人盘腿而坐开始各自的内息运行,鹰雪见四人已经入定,于是从须弥戒中准备拿出那五颗紫水晶,怎么只有四颗,鹰雪纳闷地想到,于是他又在须弥戒里摸索着。怎么就是找不到了呢?于是鹰雪把里面的东西掏出一部分,包括天衍神剑和一些能量石放在了床上,最后终于他找到了第五颗紫水晶。

  “好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大家面对面地坐着,双手相抵。”鹰雪对四人轻声地说道。

  四人两两相对,双手相抵,鹰雪见状,也闭目开始调息运功,灵之星在紫水晶的灵气触动之下,又被激活了,在灵之星的吸引下,五颗紫晶又被灵之星托起来了,呈一个圆圈型围绕在鹰雪的头部前,而且还有鹰雪放在床上的一些能量石也被托了起来,与五颗紫水晶的能量混在一起,形成五道紫色的能量线汇成一条粗大的能量线射入到鹰雪的印堂穴中,巨大的能量立刻在鹰雪的体内彭胀起来,鹰雪身上发出淡淡的紫色雾气,越来越浓,慢慢地把五人全部笼罩在浓浓的紫色雾气之中,于是鹰雪伸出双手分别抵在周明和刘林枫的后背上,一股巨大的能量朝周明、刘林枫、谢好、杨玉海四人身体的冲击而来,他们四人只感到体内五脏六腑好像同时碎裂了一样,痛苦难当,体内的能量毫无规章地乱窜乱撞,他们四人想集中力量控制体内乱窜的能量,但是却有心无力,这些能量根本就不听他们的指挥,这并非他们无能,而是能量实在太大,根本不控制不了,试想一颗紫水晶就可以让人吸收一至二年的能量,现在却五颗紫水晶的能量同时释放出来,鹰雪的做法虽然是可以让他们六人迅速提升功力,但是这样做的风险性实在是太大了,一口吃不成胖子。这样的巨大的能量鹰雪也感觉到吃不消了,可是现在的形势是骑虎难下,灵之星可不管那么多,也不管鹰雪受不受得了这些能量的冲击,它可是一直要把这些能量吸收完为止,现在才刚开始,能量的输入只会越来越大。那么鹰雪、周明、刘林枫、谢好、杨玉海五人在这样强大的能量支撑下只会爆裂而死。

  鹰雪虽然在五六百魔法师集体的能量输送下侥幸活了下来,但是当时是因为有截天帮他的忙,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鹰雪手持着天衍神剑帮他吸收了大量的能量,所以鹰雪才不会因为能量过多而亡,但是现在截天因为元神被灵之星重创,现在还在调息之中,他仅仅能够自保而已,根本就无法分担这些能量,而鹰雪现在的作用只是起到一个承载的作用,体内的能量根本就无法运转,只过通过他的上半身向四人传输而已,所以就只有鹰雪一人苦撑,何况这样巨大的能量使鹰雪也无法适从。

  周明、刘林枫、谢好、杨玉海四人已经达到了极限,他们全身的皮肤赤红,筋脉凸起,鼻息粗重,全身已经被汗水全部浸湿,样子痛苦极了,如果能量再这么输送下去的话,他们四人只会血管爆裂而死,鹰雪虽然不能看见他们的模样,但却能感觉到他们的痛苦。

  现在,除了鹰雪撤功以外,好像已经别无他法了,鹰雪也知道,只有自己收回能量的传输方可保住他们四人的性命,否则这样下去的话,只能是五人同归于尽,但是如果撤回能量输送的话,鹰雪就会因能量太过巨大而被冲击而亡。

  天衍神剑,天衍神剑,他不是能够吸收能量吗?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他呢?幸好鹰雪刚才把天衍神剑拿了出来放在了床上,于是,鹰雪撤下抵在周明背后的那只手,迅速地抽出了天衍神剑,把大部分兵能量都输送到了天衍神剑之中,果然压力倍减,鹰雪一下子感到轻松多了。

  由于鹰雪将大部分的能量疏散到了天衍神剑中,周明、刘林枫、谢好、杨玉海四人的感觉可不是那么好受,虽然能量的输送已经趋于缓和,但是体内积蓄的能量还是太多,这些能量因为没有主导能量的引导,所以体内的能量毫无规则地四处乱窜,四人犹如万只蚂蚁在体内撕咬,那感觉简直想让人去死了都还比现在舒服一些,四人慢慢地丧失了意识,进入到了一种混沌的状态,鹰雪也感知到了情势的不妙,他决定积蓄能量打通四人的全身经脉,但是事与愿违,现在有四个人,怎么能同时替四人打通经脉呢?鹰雪觉得自己这次实在是太冒险了,不过事已至此,鹰雪决定先行打通两个的经脉,于是他收起杂念,集中精力形成一股大型的能量柱朝周明和刘林枫的体内注入,引导他二人体内的乱流沿着丹田-会阴-鸠尾-夹脊-玉枕-百会-印堂-膻中各大经脉运行。

  周明和刘林枫只觉得二人要抓狂了,本来身体内的能量已经到达了极限,现在又被一股巨大的能量汹涌而入,二人只觉得一股热气朝胸口冲去,“扑”地喷出一口鲜血,人也几近晕迷状态,不过还好二人还死守着一丝灵头,这才没有因为一口气转不过来而就此死掉,鹰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仍旧引导着他们体内的乱流朝各大封闭的经脉冲去,一次次的冲击,周明和刘林枫二人,就清醒过来,而后又晕迷过去,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凿子在体内敲凿一样,只听见骨骼脆响,随着各大主穴的打通后,慢慢地二人已经感觉自己体内能够容纳的能量越来越多,在积各在主穴打通后,能量又散入四肢百骸,终于在鹰雪主导气流运转全身之后,体内的各处经脉都已经基本打通,鹰雪见此情况立刻停止了能量的传送,二人现在已经基本上能够自行运行能量行遍全身,还有些小关节未打通的地方,还得靠他们自己去打通,周明和刘林枫也明白鹰雪的意思,仍然闭着眼睛让能量行遍全身,他们知道现在已经基本上成功了,只要继续运功修炼就算大功告成。

  鹰雪撤回能量的传输后,立刻将手放在了杨玉海和谢好的背后,二人现在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的状态,形势已经危在旦夕,鹰雪手一放在二人的身上就感知到了二人的处境,大量积蓄的能量已经慢慢地失控了,如果不立即打通他们二人的经脉将能导入正途,疏散开来的话,二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鹰雪见情况如此危急,本来想自己调息一下,因为他自己的体内的能量也已经差不多接近饱和状态,因为他自己要控制输入周明、谢好、杨玉海、刘林枫四人体内的能量,不能多又不能少,而且要保持平稳,不能忽大忽小,所以多余的能量已经在他的体内集结,但形势已经不容许他调息了,鹰雪决定冒险一试。

  于是鹰雪努力集结了两条能量流,形成一股主导能量注入到杨玉海和谢好二人的体内,他们二人和周明、刘林枫一样,能量沿着丹田-会阴-鸠尾-夹脊-玉枕-百会-印堂-膻中,只听见骨骼脆响,能量流沿着各大经脉沿途而上,一处处的经脉被打通,然后又散入四肢百骸,但是二人的痛楚是绝对难以言表的,死亡的阴影时刻笼罩着他们,现在他们二人除了咬牙守住灵头外,只能任凭能量流穿过自己的身体,已经别无他法,因为这股能量根本就不听从他们的控制,如果不是鹰雪全力引导的话,二人早就因为能量太多而爆裂身亡了,即使如此,形势也是不容乐观的,稍有差池三人将死于非命,至少是二死一伤,鹰雪是走火入魔,而谢好和杨玉海绝对是爆裂而亡。

  鹰雪见能量已经基本上打通了谢好和杨玉海的各大穴道,剩下的一小部分关节他们二人也完全可以应负,于是鹰雪就准备撤去能量的输入,鹰雪刚有此想法的时候,杨玉海体内突然好像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样,大量的能量从鹰雪的体内急涌向杨玉海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呀。杨玉海,杨玉海。”鹰雪对杨玉海大声叫道,想唤醒他,可是杨玉海好像变成了聋子一般,任凭鹰雪身上的能量急涌而入,他也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些能量的存在,好像这些能量对他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由于鹰雪和谢好、杨玉海三人身体相连,谢好也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的能量通过鹰雪向外泄去,鹰雪见此情况,知道如果不把谢好震开的话,他也会被能量吸干而死,于是鹰雪集中左半身的能量,将谢好突地震开了,抛在一旁,谢好受此重创,口吐鲜血晕死过去。

  这时周明和刘林枫运功已经醒转过来,见此情况,立即将手搭在了鹰雪的后背上,想合二人之力帮助鹰雪阻止能量的外泄,可是二人的手一搭上鹰雪的后背,立刻感到身上的能量不由自主地朝杨玉海身上急泄过去。

  “你们快快撒手,先救谢好。”鹰雪急忙将二人也震了出去,二人见此,急忙将谢好扶了起来,谢好经杨玉海和鹰雪这一冲击,已经呈假死状态,如果不及时将其错乱的经脉复位,也许会就此而亡,周明和刘林枫不敢大意,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全力救治谢好。

  鹰雪现在的处境真是惨不言表,他虽然会天阳春雪的功夫,但是只有他吸别的人能量,何曾遭遇过如此情况,没想到今天被杨玉海倒吸了过去,开始他还有些无所谓,以为杨玉海根本吸收不了这么的能量,正好把他体内多余的能量全部输送到杨玉海的体内,自己正愁这股能量还吸收不了呢?现在也乐得送给杨玉海,可是形势越来越不乐观了,首先是多余的能量输进杨玉海的体内后犹如九牛一毛,杨玉海仍然不知疲倦地吸收,好像这点能量根本不够他塞牙缝的,而后就是五颗紫水晶的能量也被灵之星完全吸收掉了,都已经注入到杨玉海体内,鹰雪现在已经没有了能量的供应了,只能眼睁睁地任凭体内真元能量被杨玉海吸走,虽然他震开了谢好、刘林枫、周明三人,当时凭鹰雪的能力还是有能量收手的,但是鹰雪太过于乐观了,没想到形势会搞成这样,真是乐极生悲,本来一切都还算很圆满的,但是现在杨玉海已经紧紧地吸住了鹰雪,好像不把他体内的能量全部吸收外,不罢休似的,如果还是样无止境地吸收下去的话,鹰雪只有死路一条了,轻者功力全失,走火入魔,重者一命呜呼,就此含笑九泉了。

  鹰雪体内的真元能量急泄而出,虽然鹰雪现在想收手,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鹰雪虽然也曾经尝试用天阳春雪的功夫把杨玉海体内的能量倒吸过来,可是现在的杨玉海,好像也会天阳春雪的功夫一样,而且绝对比鹰雪的功力要深厚,尤其刚才大量的能量注入,已经使得他能力大为提高,现在的鹰雪已经变得越来越绝望,他哪能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杨玉海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刚才明明身体内的能量已经接近极限,现在却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有多少就可以装多少,随着体内的能量的慢慢流逝,现在根本没有人能够帮上他的忙,鹰雪的心就像被打入了冰底--凉透了。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不行,不行。”鹰雪心里又慢慢地鼓起了求生的勇气,他想起了自己的奶奶,村里的人,自己的使命,还有云杰、云双月、炎月兵团里的人,这些事情让鹰雪有了生存的勇气,但是随着体内能量的流逝,鹰雪的眼睛已经变得无神了,而且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突然,鹰雪的眼睛看到了身边的天衍神剑,他想到:这天衍神剑既然可以吸收能量,那么神剑中岂不是蕴藏有大量的能量吗?我只要运用天阳春雪的功夫把神剑中的能量吸收,如此一来,岂不是可以挽救现在这种局面吗?

  鹰雪也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他纯粹靠的是一种直觉来思考,他哪里能想到这天衍神剑中蕴含的巨大的能量,岂是他能够随受得了的,轻易导出神剑的后果会怎么样,不过这一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的,因为鹰雪已经开始行动了。

  鹰雪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草一样,其实就算是在水中抓住一根救稻草又有什么用呢?何况你还会因为这根草而送掉了自己的性命,鹰雪可没有想到这么多,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得救了一样,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主人,不行。”截天虽然还在调息之中,但是现在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知道导出天衍神剑中的能量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因为他曾经见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鹰雪天阳春雪的启动,一股巨大的能量从鹰雪的手上注入,流过鹰雪的身体朝杨玉海急涌而去,这样强大的能量流过,鹰雪只觉得五脏六腑全部爆裂了一样,整个人已经没有躯体,只剩下空空的灵魂,但是他知道这样强大的能量如果注入到杨玉海的体内他必死无疑,于是他下意识地收回了手,但饶是如此,还是有一小部分能量注到了杨玉海的体内,听见“啊”的一声,杨玉海就被这股强大的能量震得口吐鲜血,倒在了一边。

  截天在鹰雪体内也受到这股强大能量的冲击,急忙在鹰雪的心脏部位设下防护结界,随着这股巨大能量的袭来,截天竟然也被震飞出了鹰雪体内,晕倒在墙角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