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五章 机缘巧合
第二十五章 机缘巧合
作者:雪鸿   |  字数:10135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26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走到了关岭脚下,打开了传送阵,回到了寨中,见大家魔法师基本上都已经醒来,而战列系的却还在打坐练功,于是鹰雪走到了魔法师这边,对大家说道:“既然各位都醒了,那大家都跟我出来,过来领能量球吧。”鹰雪打开了包袱。

  “哇,竟然有不少的蓝晶石,还有一些紫晶石,这个方老板也够大方的。”鹰雪看着这些晶石都有些吃惊,虽然鹰雪不知道这些晶石的价钱,但是却知道这些晶石一定是价值不菲。

  原来这能量石也是分几种的,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些是一些基本的晶石,以紫色为最好,但是晶石一般叫做能量石上面又分为宝石,也是赤橙黄绿四种颜色,以绿色宝石为最,再上面就是水晶石也叫晶石,也是青蓝紫三种颜色,以紫色为最,紫水晶的能量各位已经见识过了。最好的就是钻石,以紫金钻和七彩钻为最好,成色最好蕴藏的能量就越多,当然威力也就越惊人,这都是魔法师们争相抢购的物品。

  众人见了有如此多的能量石和晶石,不由争先恐后地开始争抢,鹰雪开始还对大家说道:“不要抢,不要抢大家都有的。”后来见到众人都像是怕自己吃亏一样,一抓一大把,而且还有些人干脆大往自己身上塞,鹰雪气愤得不得了,这时那些战列系的有些人见到这边好像在争抢什么东西,也都跑了过来,见到原来是争抢能量石和晶石,而且魔法师们竟然跑到了自己的前面,干脆就从直接魔法师的身上抢晶石,为此有些人已经开始动手了。鹰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大喝一声:“全部都给我住手。”

  众人吃了一惊,不由都停下手来,鹰雪一脸煞气,以犀利的眼光在众人脸上扫过。“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啊!就为了这些能量球就让你们变成这样,你们可知道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啊,是兄弟,兄弟你们明白吗?就是相互扶持、相任信任、相互关照,你们明白吗?在战斗中最值得相信是什么人呀,你们也是参加过战斗的,你们难道连这点都不知道吗?战斗中最值得以命相托的人就是--兄弟,如果以你们现在这样的行为,还算有兄弟感情吗?还有一点关顾心吗?如果这样的话,在战斗中我们岂不是一盘散沙,一遇到困难情况,大家岂不是都作鸟兽散了吗,还谈什么勇往直前,拼死战斗到底,你们知不知道羞耻呀,马上把怀里的晶石都给我放回到包袱里,快。”鹰雪对大家厉声说道。

  众人听了鹰雪一席话,都感到非常惭愧,自己刚才的行径实在是不太入流,低着头把自己怀中的晶石全部放到了包袱里,鹰雪提着包袱对大家说道:“你们全部跟我到大堂里来。”

  鹰雪走到大堂前,把包袱丢在了寨主的椅子上,对众人说道:“现在我决定宣布四条规定,希望大家遵照执行,如果有谁嫌太严厉或是不近人情的话,就请离开我们绝地兵团,我绝对不会阻拦。”鹰雪见大家都默不作声,于是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就当各位默认了。如果各位如有触犯的话,我绝对严惩不怠。”

  “一、不准奸淫虏掠。二、不得恃强凌弱、恣意杀戮。三、不得是非不分,善恶不明。四、兵团兄弟之间不得内讧,尤其不得以武力解决,要相信自己的兄弟,在任何时候不得弃兄弟于不顾。以上四点如有违者,必定严惩,绝不姑息。从今天点这座大堂就叫做‘兄弟堂’,希望大家像亲兄弟一样相亲相爱,一团和气,做到一切以兄弟的利益为出发点,大家有没有异议。”鹰雪大声地说道,然后纵身跃起在大堂梁上写下了‘兄弟堂’三个大字。

  “没有。”众人齐声地喊道,刚才的事情,现在回想起大家都有些汗颜,本来这些晶石就是给自己的,可是自己却起了贪念和私心,其实这些晶石自己一下子也吸收不了那么多,但是却只想多拿两个,实在是惭愧不已。

  “好,这包晶石就放在这把椅子上,要拿就自己来取,但是却不得贪心,希望大家记住今天的事情和今天所说的话,引以为戒。现在大家来拿晶石,回去继续修炼吧。”鹰雪见众人都已经有悔意,语气了也没有刚才那么严厉了。

  于是众人各自取了晶石,到外面自己三五成群地开始修炼起来,鹰雪见大家如此投入也就不便打扰,想到唐彬和曾昭立的伤势,就走到了二人的房里。

  “今天感觉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鹰雪对二人说道。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还真得感激你老人家呀。要不然我们的伤势岂会在一夜之间就差不多痊愈了。”曾昭立对鹰雪说道。

  “是呀,这次真是要谢谢你了。”唐彬也说道。

  “自己兄弟谢什么呀,我给你们带来了两块蓝水晶,你们就在这里练习一下吧,也许会对你们的伤势有帮助。”鹰雪掏出了方老板给他的两块蓝水晶,丢在了床上。

  “哇,蓝水晶,这么珍贵的水晶,鹰雪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唐彬惊讶地问道。

  “哦,是别人送的。”鹰雪对二人说道。

  “这东西也有得送吗?这很珍贵的,是谁送的呀。”唐彬想问个究竟。

  “不就是上次那个能量球店的老板,他说是为了感谢我上次替他解围,所以才送的,而且这次买的一千个能量球量一分钱也没用,他们商会的会长也就是我上次在那里买粮食的那个李老板还要聘请我当他们的名誉顾问,保护他们的安全。”鹰雪对二人说道。

  “喂,有没有搞错呀,要谢也要谢我呀,上次是我替他们出的头呀,要不是我,鹰雪能出面吗?怎么把我给忘记了呢?”曾昭立愤愤不平地说道。

  “谢你什么呀,谢你被人揍得像个猪头吗?真是人不知什么(脸丑),马不知什么(面长)。”唐彬懒得跟他废话。

  “他们这些生意怎么会如此好心,鹰雪,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居心呀。”唐彬对鹰雪说道。

  “对,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据我分析,他们绝对是居心叵测,不得不防呀。”曾昭立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分析了,真是天下奇闻呀。”唐彬戏谑地调侃道。

  “去,就你能,我就不行吗?什么玩意呀。”曾昭立不太高兴。

  “好了,不管他们是什么居心,到时候再说吧,我明天就去回复他们,这也算是我们绝地兵团接下的第一个任务嘛,再怎么说也不能砸了我们边锋战士的名头呀,你们说是不是呀。”鹰雪对二人微笑地说道。

  “闲话少说,让我来帮你们来治疗一下吧,让你们早日康复,好参加我们的训练,提升战斗力,不然你们到时候连属下们都打不过,还不丢死人吗?”鹰雪对二人说道。

  “说得有理,这话我爱听。”曾昭立夸张地说道。

  “去,别吵了。”唐彬见鹰雪已经摆好了架式,准备替二人运功,唐彬急忙叫曾昭立闭嘴。

  三人又被一层白雾包围了,鹰雪使出圣洁之光,为二人治理受伤的经脉,这时灵之星又开始不安份了,因为鹰雪运功已经激活了灵之星,它像一条贪吃的章鱼一样,慢慢地伸出触角,把床上的那两颗蓝水晶吸了起来,升到离鹰雪印堂处,然后就开始吸收能量,“不好,”鹰雪感到体内的能量又开始急剧上升,可是现在又在给唐彬、曾昭立治伤,又无法运功调息,要知道这普通的一颗蓝水晶就足可以让人吸收个一年半载的,何况这种蓝水晶又是极品,魔法师如果得到这种极品蓝水晶,不知道可以增加多大的魔法伤害力,最恼人的是这次鹰雪又不能运功,只能让能量在体内膨胀。

  而这时截天又侦测到灵之星有些异动,他以为可以趁灵之星吸收能量之际,想乘机完全控制鹰雪,如意算盘是打得不错的,可是灵之星虽然是死物,可是它却挺忠于职守的,诚然,它没有截天老谋深算,但是他受灵神之命,也就是灵神的全部真元能量化成的灵之星,又岂会轻易放弃他的领地,何况截天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本身是元神,而元神之类东西碰到灵之星这等灵性之物,岂不是像老鼠见猫,所以截天刚刚准备侵入时,灵之星见到有异物入侵,就狠狠地给了截天一下子,元神受到重创,截天几乎昏死过去,急忙缩到鹰雪的膻中穴中调息。

  鹰雪全身本来就已经充满了能量,就像被堵住的洪水一样,现在大堤突然一垮,能量急泄而出,从印堂经过膻中,又被截天堵住,于是大量的能量分往鹰雪的双手而去,鹰雪实在是无法控制,所有的能量立即往唐彬和曾昭立身上涌去。

  “哎哟!”曾昭立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不要说话,专心运功,否则我们三人今日就会命丧于此。”鹰雪急忙提醒二人。

  唐彬和曾昭立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如若经脉逆行,轻者走火入魔,重者一命归西,所以二人急忙闭口不言,专心炼功。

  大量的能量急涌而出,鹰雪倒是像一根水管,承担着过水的职责,灵之星这边把蓝水晶的能量吸收一点,能量通过他的身体不断涌向唐彬和曾昭立二人,如此强大汹涌的能量不断地输入二人的身体,可是二人身体的容量有限,对此毫无办法,这些量又排泄不出,只能在二人身体里乱窜,唐彬和曾昭立疼得全身抽搐,汗如雨下,鹰雪急忙对二人说道:“守住心神,放松全身,让我来引导你们体内能量的运行。”鹰雪现在已经能够收住能量传送,这时蓝水晶的能量也差不多被灵之星吸完,鹰雪急忙聚起蓝水晶的能量化为二道主气流注入到二人体内,引着他们体内的能量沿着全身的经络运行,沿途原来那些没有被打通的经脉被这股强大的能量纷纷打通,丹田-会阴-鸠尾-夹脊-玉枕-百会-印堂-膻中然后又折回到丹田,在这些主穴打通后,剩余的能量又往手脚几处大穴涌去,经过反复多次冲击,唐彬和曾昭立二人终于在鹰雪的帮助下,打通了全身的各处穴道,而这股强大的能量也慢慢地安静下来了,他们二人的身体基本上已经能够容纳下这些能量了,鹰雪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睁眼一看,这才发现浑身已经湿透,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鹰雪又看了看唐彬、曾昭立二人,发现他们也是浑身湿透,鼻息沉重,而且满脸通红,青筋凸起,可见刚才的痛楚有多剧烈,鹰雪也是紧张异常,心想,要是刚才他们二人挺不过来的话,岂不是会全身暴裂而死。

  过了半晌,唐彬与曾昭立才回过神来,慢慢地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舒畅,魔法元素异常活跃,全身充满了力量,无法宣泄,只想找个地方发泄一番。

  “啊!”曾昭立大叫了一声,倒把鹰雪吓了一跳,还以出了什么事情了。

  “嚷嚷什么呀。”唐彬也被吓了一跳,对曾昭立喝斥道。

  “我想打架呀,你陪我去吧,怎么样。”曾昭立现在感觉自己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只是体内有种想找人对打的冲动,鹰雪他不可不敢找,只好对唐彬挑衅道。

  “好呀,谁怕谁呀。”唐彬现在的感觉也和曾昭立一样,二人一说立即跑到了外面,摆开阵势,就开始打起来。

  “火风暴。”唐彬也想试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进步,所以尽全力施为起来,这过这次好像有些过了头,发出的并不是火风暴,而火系高级魔法—风暴火龙。

  “不是吧。”曾昭立感觉形势有些不妙,但他也不甘示弱,也倾尽全力施出他最拿手的魔法,“倒卷水帘。”但是这次也出乎了曾昭立的意料之外,使出的并不是‘倒卷水帘。’而是水系的高级魔—潜龙出水,只见一条水元素组成的透明的水龙直奔唐彬所发出的那条全身通红的火龙而去,水火相互克制,这就看谁的魔法伤害力高了,强者为胜,就是现在最好的写照,可是他们二人的魔法力却不相上下,而且二人谁也不肯认输,所以这两条水火双龙也就在空中战个不停,远处正在打坐的那些兄弟们见了这种情景都跑过来围观,杨玉海、周明、谢好、刘林枫等人也跑了过来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运用这种高级的魔法,等他们过来一看,竟然是唐彬和曾昭立二人在使用这种水系和火系的高级魔法,不由有些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二人怎么能够驾驭这种高级的元素灵物,怎么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变强了这么多,如果是真的话,大家都愿意被人揍一顿,然后在床上躺上两天。

  唐彬和曾昭立见大家都赶过来围观,不由有些得意,围观的人越多,他们二人就越是得意,搞到后来他们干脆连架也不打了,驾驭着两条龙在空中翻跟斗,于是这场比试也就变成了他们二人的表演秀,大家只见一条水龙和一和火龙在空中到处翻舞,所到之处房屋都被毁,连地皮都被掀起,可惜唐彬与曾昭立二人已经沉醉在其中了,杨玉海等人想制止他们二人的时候,鹰雪也发现事情大大地不妙,于是急忙对二人叫停。

  “别再耍了,不然我们今天晚上就没有地方睡觉了。”鹰雪终于发现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唐彬和曾昭立二人并不是在表演,而是在拆房子,而且已经拆得差不多了,这些房子本来搭建得就并不是特别结实,如果再拆下去的话,今晚大家铁定都得睡在草堆里了,鹰雪见势不妙急忙出言阻止。

  “糟了,玩出火了。”唐彬对鹰雪叫道。

  “我们收不了手了,怎么办呀。”唐彬、曾昭立二人这才发现虽然自己能够放出火龙、水龙但是却根本收不住手。

  “你们快快停止能量的输出呀,截断水火元素的来源,它们就会消失的,这样自然就可以了。”鹰雪急忙对二人说道。

  “好,好。”二人立刻停止使用了元素释放,水火二龙没有的能量的供应,慢慢地消失在空中。

  “好险呀。”鹰雪说道。

  “唐彬、曾昭立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提升到了天字级的魔法师的阶段,你们竟然可以召唤水龙、火龙了呢?”杨玉海对二人说道。

  “这有什么呀,我们是天才呀,所以自已就悟出来了。”曾昭立这臭小子,真是有点人不知什么(脸丑),马不知什么(面长)。

  “唐将军厉害呀,曾将军厉害呀。”大家还是以原来的称呼尊称唐彬和曾昭立二人。

  “哪时,哪里,兄弟们过奖了。”唐彬和曾昭立二人被大家吹得晕呼呼的。

  “唐将军、曾将军也不用谦虚,以你们的能力完全可以晋级为天字级魔法师了。”杨玉海、刘林枫等人恭维道。

  “相信你们过不了多久,也会和我一样的。”二人有些得意忘形,笑得合不拢嘴。

  “二位将军太谦了,相信以你们的能力,把这些房子重新竖起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相信我们晚上依然可以住的,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建房了,我们先走了。”杨玉海和刘林枫一溜烟地跑开了。大家见状也都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也帮不了你们了,自作自受。”鹰雪耸了耸肩,头也不回地走掉了,留下唐彬和曾昭立二人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像二个棒捶。

  “他们这是妒忌,完全是妒忌,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建房子嘛,我相信没问题的,你说呢,兄弟?”曾昭立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而且他才发现自己的工作量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于是对唐彬说道:“彬哥,你也有责任的,这下全靠你了。”

  “少废话了,干活吧,跟你在一起总是没有好事。”唐彬无奈地说道。

  “什么呀,你不也是一样吗?如果你不放那条火龙,我又怎么会放出水龙呢?”曾昭立不服地说道。

  “我现在终于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唐彬现在也懒得说话,闷不作声地开始重新整修房子。

  鹰雪离开二人后,找了一块草坪躺着,仔细地想了一下刚才的事,隐隐觉得自己脑中好像灵光一闪,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但是仔细一想却又什么没有感觉到,而且越想越觉得糊涂,干脆什么都不想了。

  “不过刚才既然可以全部吸收蓝水晶的能量,而且从自己身体中流过,全部输送到唐彬和曾昭立身体中,打通其全身经脉,那那么依此就可以打通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的经脉从而让其晋升为高级法师和战士,这个办法看来挺管用的。不过还得需要耗大量的蓝水晶不知山下还有没有货,明天再下山一趟,顺便也回复李老板,就算是我们绝地兵团接下的第一个任务吧。”鹰雪自语自语地说道。

  于是他爬了起来,把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四人找来,对他们说道:“刚才唐彬和曾昭立二人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你们都是兵团的头领人物,又都是我艾启鹰雪的兄弟,我虽然想打通你们的全身的经脉,但是也是要征求你们的意见的,而且刚才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是机缘巧合,如果你们也想如此让我施为的话,其中的风险你们也应该知道的,后果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如果你们想赌一把的话,明天我就下山再去找一些蓝水晶,这样的话,理论上就可以了吧。如果你们不愿意,此事就此做罢。”鹰雪有些担心地说道,因为他对此事也毫无把握。

  “我们对你有信心,生命有命,富贵在天,怕什么呀,我们来来就是烂命一条,你鹰雪兄可是身价百万呀,既然鹰雪哥你都不怕,我们还有什么顾虑呢,我们又岂会贪生怕死吗?兄弟们,你们大家的意见呢?”杨玉海对周明、谢好、刘林枫三人说道。

  “是呀,鹰雪你就放心吧,我们相信。”刘林枫说道。

  “对呀,我就全部交给你了,鹰雪哥。”谢好娘娘腔地说道。

  “少给我恶心了。”鹰雪作呕地说道。

  鹰雪转身对周明说道:“你尽快地抓紧时间修炼吧,把我教给你们的天髓灵文炼熟。明天就可以多一份希望,我可不希望明天发生任何意外。”又对其他三人说道:“你们也是一样,抓紧时间炼熟心法吧。”

  鹰雪思前想后,还是拿不定主意,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四人的性命可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刚才对唐彬和曾昭立的事情,那可纯属巧合,若稍有差池,将万劫不复,这可关系到自己兄弟的性命,不得不慎重。

  “喂,老爷爷,你教教我怎么办呀。”鹰雪想找截天帮忙,可是截天刚才受到重创,正在调养内息,无暇理会鹰雪。

  “每次到了关键时候就消失得无踪无影了,算了还是靠自己吧。”鹰雪不满地咕嘀道。

  小天和小金这两头灵兽跑到了鹰雪的跟前,他们这两上家伙难得鹰雪不管他们,小天现在可不愿再回到须弥戒里,外面的世界多精彩,鹰雪也由着他们,任他们漫山地玩耍,反正以小天现在的能力,谁还能捉住他,这一点鹰雪倒是很放心的,至于小金嘛,根本是毫无任何危险,有小天的保护,足以应付一切。

  这两个家伙跑到鹰雪的面前,热情地缠着鹰雪不放,小天与鹰雪的关系可是亲密到了极点,试问在整个空天灵界谁会把自己的灵兽放任自由,满地乱跑,而且把放弃自己提升潜能的机会,把能量与灵兽共享,一般的被强行抓来的灵兽只要主人一放,他们不立即拨腿就跑才怪呢?而就算是卵生的灵兽与主人同心,也只是感恩于主人,因为他们把自己的主人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而已,要谈到心灵沟通,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基于以上情况,也只有鹰雪这个不谙世事的家伙才会把小天当作朋友一般对待,而且任小天自由发挥,因为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是不是有异于常人,所以才导致小天数度进化。

  “去,你和小金自己去玩吧,我今天没空,你们自己玩吧。”鹰雪拍着小天的头说道,今天他实在没有心思和小天玩耍。

  可是小天抓住鹰雪的裤脚不放,拉着鹰雪往前走,小金也“吱吱”地叫唤着,好像叫鹰雪跟他们去某个地方,鹰雪静下心来,慢慢地读懂了小天的意思。

  “你们是叫我跟你去是不是呀,早说嘛,走吧,别拉拉扯扯的。”鹰雪对小天说道。

  小天和小金这两上家伙见鹰雪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于是就往前跑去,鹰雪紧随其后,看他们二人有什么发现。

  小天与小金带着鹰雪来到了一个山洞里,对鹰雪点了点头,好像是叫鹰雪跟着他们一起进去,鹰雪说道:“好吧,你们前面带路吧,我会跟着你们的。”

  小天与小金听鹰雪这么说,也就纵身跃进了洞里,鹰雪也随着他们进了洞中,“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呀,喂,你们要去哪里。”小天与小金却不理会鹰雪径直往里面跑去,鹰雪见状也只好跟着往里走。

  越走越深光线也就越暗,这倒难不倒鹰雪,他手里托起一团火焰,将洞中照得纤毫毕露,其实以他现在的功力,就算不催开火焰也能看见的,不过他从亮处一下子转到暗处有些不太适应罢了。

  “到了没有呀,你们这两个家伙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呀。咦,不是吧,怎么没路了。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呀。”鹰雪跟着小天和小金东转西转的,最后竟然发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小天和小金却推着鹰雪的背,叫他往前走。

  “喂,喂,你们这两个家伙不会是叫我撞墙吧。”鹰雪感到有些晕,不过他立即想直了上次跟截天取宝的那个洞穴,“难道这里面也别有洞天,好了,你们别推了,让我自己来。”鹰雪对小天和小金说道。

  鹰雪试着摸了摸洞壁,竟然真的是一层幻像,于是鹰雪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里面也是一个洞穴,可是却什么也没有,这时小天和小金推着鹰向右走去,“又撞墙!”鹰雪有了上次的经验,就径直走了进去。

  “就是这里吗?”鹰雪发现这个洞穴里好像也是空空如也,于是就看着小天和小金,这两上家伙感觉到鹰雪对他们好像有些不满,于是抬起头,用脚指了指上面,鹰雪顺着他们的方向看去。

  “哇,这里是什么地方呀,什么人这么无聊在洞顶画这么多的火焰干什么呀。不过水平还挺不错的,有些艺术家的风格了。”鹰雪见到洞顶上画满了火焰的图案,看情形还挺逼真的,不由赞叹道。

  “你们带我来就是看这些火焰图案的吗,不是吧?”鹰雪对小天和小金这两上家伙感到无奈。

  “吱吱。”小金跑到小天的背上一跃而按下了洞顶上那团最大的火焰图案,只听见“扎扎”两声响动,鹰雪正在纳闷间,突然身边的一块岩石沉陷下去,鹰雪走过去一看,原来里面竟有一个蛋。

  鹰雪用暧昧而奇怪的眼神看着小天和小金,小天读懂了鹰雪的意思,急得那颗大头乱晃,好像说:这个蛋不是我下的,我根本就不会下蛋,你不要误会。小金也急忙甩头,表示这个蛋也不是他生的。

  “不是你,也不是他,那这颗蛋到底是谁生的呀。”鹰雪自言自道,拿起了这个蛋看了又看,“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呀,我看就是一个平常的蛋呀。”

  小天急忙咬住鹰雪的裤角,“你说让我用能量催生这个蛋,你知道这是什么蛋吗?”鹰雪对小天说道。

  这下倒难住了小天,他只是有这样一种感觉,当日他和小金走进这个洞里的时候,就发现好像有一种力量在召唤着他们,可是等他们走进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只发现了这个奇怪的蛋,小天只能凭感觉来叫鹰雪用魔法能量催生这个蛋,可是要问原来他这是什么灵兽的蛋,也是一头雾水,所以小天也法作答。

  “好了,好了,不就是催生一个蛋嘛,看我的吧。”鹰雪看见小天有些泄气,也不忍违逆他的意思,于是他拿起蛋,用光明系的催生魔法—心灵启示,加速了这个蛋的破壳速度,不一会儿,蛋壳就有了裂痕,裂痕越变越大,不一会儿就伸出了一个小东西的头,看样子有些像只鸟,终于他破壳而出,落在了鹰雪的手上。

  “小鸡!小鸟!”鹰雪终于发现这个小动物像个鸟,鹰雪正在纳闷的时候,忽然觉得手上一震,能量竟然从身体里急泄而出。

  “不好。”鹰雪急叫一声,手一甩丢掉了手上的这只小鸟,“这是什么鸟呀,竟然能够从我身上吸取能量,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呀。”自从鹰雪炼成了‘天阳春雪’以后,就从来只有他吸别人能量的事,现在竟然被一只小鸟从他身上吸走了能量,鹰雪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这只小鸟。

  “你既然能吸收能量,那我看看你能不能吸收能量球的能量,鹰雪记和身上还有几块能量球。”于是把能量球放到了这只小鸟的面前,那只小鸟看了看能量石,“嘟”的一声,竟然把这块能量吞到了肚子里。

  “喂,别吞呀。小心肚子疼。”鹰雪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那只奇怪的小鸟已经将能量球吞了下去。

  “好家伙,竟然没事,真是怪事。”鹰雪不由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只小鸟,淡黄色的尖嘴,全身灰褐色的羽毛,小天和小金也好奇地凑过来看这只小动物,尤其是小天,那只小鸟跟他的身材比起来,差不多只有他一个脚掌那么大,简直是微不足道。

  那只小鸟也在用陌生的眼光打量着鹰雪、小天和小金三个,眼神显得非常的迷惘,因为他们跟自己毫不相同。

  “喂,小天,你告诉我这是只什么样的鸟呀。”鹰雪对着小天问道。

  小天用无辜的眼神望着鹰雪,好像说: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什么呀。小金也不知所谓,他们也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进入此洞的。

  这时候怪事又发生了,那只小鸟全身的羽毛竟然全部脱掉了,变成了一只真正的肉鸡。“这又是怎么回事呀?”鹰雪现在已经对这只小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干脆蹲了下来认真看着这只奇怪的生物。

  过一会儿,这只小鸟的身体像是被吹胀了一样,慢慢地变大了,足足比原来长大了一倍,而且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他已经快速地重新长出了一身白色的羽毛,鹰雪看得目瞪口呆,小天和小金也是一样,这样快的进化速度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刚才他吃下去的那块能量石,让他进化的?我看得再试试看。”鹰雪自言自语地说道,于是他又掏出一块能量石放在了这只小鸟的面前,这只奇怪的小鸟又把能量石吞了下去。

  这下情况可糟了,那只小鸟在吞下第二块能量石以后,马上起了剧烈的反应,身体好像被束缚了一样,本来还想进化的,可是因为身体受制的原因,已经是不可能再行进化了,所以他被这内外两种力量压制得痛苦万分,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看样子如果不及时疏散其能量的话,他很可能会因能量过大,承受不住,全身暴裂而死,鹰雪在一旁是也干急,但是却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我不是会天阳春雪的心法嘛,把他身体内的能量吸出来不就行了吗?”鹰雪终于想到了用天阳春雪吸出这只小鸟身上多余的能量,于是鹰雪使出天阳春雪的心法,把这只小鸟身上多余的能量全部吸收了出来,这只小鸟才慢慢地停止了翻腾,见此情况鹰雪也长长地舒了口气,刚才真是好险,要是这只小鸟被鹰雪冤里冤枉地弄死了的话,鹰雪可就真的是后悔莫及了,因为这只小鸟连外面的世界都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成了枉死鬼,鹰雪岂不是很遗憾吗?

  “算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小天、小金走吧,这只小鸟就让他留在这儿吧。”鹰雪见小鸟已经没事了,急忙就想溜走了,他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情况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