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三章 神之战甲
第二十三章 神之战甲
作者:雪鸿   |  字数:10641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24  |  分类:

玄幻小说

众人已经许久没有如此高兴了,是夜,大家都尽情地放纵宣泄自己的感情,男人们表示自己的英雄气魄,好像除了喝酒以外,就是战斗,现在根本不存在战斗,所以大家都尽情地喝酒,幸好,这次从山下采购来的酒为数不少,有好几百坛,鹰雪本来想阻止大家少喝点的,但是看到众人如此高兴,难得有如此气氛,也就不想破坏这种热烈的气氛,干脆同大家一起尽情地挥洒着男子汉的英雄气概,与众人一起同饮同醉,也不知喝了多少,最后鹰雪也不省人事地醉倒在地上。

  等鹰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浩月正当空,大地一片寂静,不对,有一种声音,初听之下杂乱无章,仔细一听却又是此起彼伏,挺有节奏感的,原来是英雄们的呼噜之声。反正已经醒来,也睡不着了,鹰雪就朝山寨外面走了出去,这里才是真正的安静,寂静的夜空,月光把大地照得一片银白,然而月影朦胧,一切却又得看得并不清楚,远处朦胧的山影,婆娑的树影,一切都显得晦明晦暗,却又是悄无声息,万籁俱静。这种气氛下人的思维最是深邃,鹰雪醉酒醒来后显得格外的清醒,他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坪,然后躺了下来,对着月亮静静地看着,想着这一年多时间来的所有经历,从进魔法学校起,一直到奉天的器重,重权在握,一切似乎像是来得快来了一样,没容得鹰雪反应过来时,命运却又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把他的一切又收了回去,不仅如此而且还从一个将军级的人物变成了一个人人想追杀的对象,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艾启鹰雪这个名字,原来一文不名,已经成为空天灵界的知名人物,想到这里,鹰雪不由苦笑了一声。

  这时候鹰雪的身上白光一闪,一个长发飘飘的老人站在了鹰雪的面前,鹰雪扭头一看,原来是截天从鹰雪的身体里跑了出来。

  “您好呀,老爷爷,怎么把您也惊动了。”鹰雪现在真的好想有一个人陪他说说话。

  “鹰雪,在想什么呀,是不是在感叹命运的不公,前路的渺茫呀?”截天一眼就看出了鹰雪的心思。

  “你怎么知道呀?”鹰雪奇怪地问道。

  “谁人又没有年轻过呀,人生的路径何其多呀,何去何从,茫茫前途不可知,难呀。”截天也感叹地道。

  “是呀。”鹰雪也不同感叹道。

  “不过,你要比我幸运,我早就说过了,你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以主人你的聪明才智和现在的能力,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境困,结束这样的被动局面了。”截天信心十足地说道。

  “老爷爷,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呀,教我武功,又想要让我当国王,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不知是否可以告诉我呀。”鹰雪认真地问截天道。

  “你是在怀疑我的诚意吗?”截天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不,不,老爷爷你误会了,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请您务必相信我。”鹰雪见截天有些不高兴,急忙解释道。

  “因为我是剑灵,天衍神剑是王者的剑,而且它的历代主人都是人杰,雄霸一方,现在你得到了天衍神剑,并且解除了神剑的封印,你就是我的主人,我有义务让你成为一方霸主,绝不能让天衍神剑的光芒,终日默默无闻,不被世人所知晓,而最终湮没,所以我要教你绝世剑法,全力辅佐你成为边陲之王,进而让整个空天灵界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截天信心十足地说道。

  “我可没那么大的野心,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而且也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我只要完成我的使命,我就会离去的。”鹰雪闭着平静地说道,丝毫没有觉察到截天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的狰狞,已经举起了手,难道他已经失去耐心了,想杀掉鹰雪。

  “臭小子,就是这种态度最让我受不了,我现在就杀了你,重新把自己封印到天衍神剑之中,”截天正在同自己复杂做思想斗争,可是他又想道:“可是这么多年了,虽然以前也有几个打开封印之人,但是却被天衍神剑反噬,现在好不容易才等来一个能打开封印的人,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杀了眼前这小子,也许我可能就要永远地消失这天衍神剑之中了。”截天知道如果自己不依赖鹰雪的话,迟早会被天衍神剑将他的元神吸收消耗殆尽的,为今之计,只有先宿居在鹰雪体内,慢慢诱导鹰雪按他的话去做,再徐徐图之,想到这里截天的手又慢慢地垂了下去,他的脸色也慢慢恢复了自然。

  鹰雪可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打了个转,他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么多的兄弟该怎么办呀,而边陲国的祸乱也是因为自己惹出来,既是由自己惹出来的,那还得由自己来解决。”所以他也就自言自语地道:“这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呀,还有这些兄弟怎么安置呀,我真的想一走了之,可是我岂能舍弃这些兄弟!”

  截天听到后一喜,“原来是这小子的弱点在这里呀,责任心太强这点倒可以大加利用,不怕你以后不乖乖就范。”于是截天对鹰雪说道:“主人,我想既然你已经决定留在这里了,那么就得为他们谋一个出路,当佣兵也并非长远之计,而且你现在所面临的敌人势力太大了,非你独自一人所能抗衡的,这样下去也太被动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为今之计,只有先掌握主动权,首先培植自己的势力,提高他们的战斗力,然后再徐徐图之,慢慢地吃掉附近的盗团,壮大自己的力量,就可以攻城掠地,为自己建立一番霸业来,等你成为边陲之主的时候,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届时所有的问题岂不是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吗?”

  “您的话虽然不错,但是我现在却是觉得千头万绪,不知从何下手。”鹰雪对截天无奈地说道。

  “主人,这不是问题,事在人为,只要你有这个雄心壮志,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现在只有一步一步地做,胜利只属于强者,而经过千难百折都没有放弃的那种人就是强者,想得再多也不没用的,这个世界上成功是拼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虽然有时谋虑要深远,但只会想,而不去做的话,那你永远就只能停留在想像之中,陷入思维的困境之中,却又丝毫不能改变现状,情况还有可能变得越来越糟,那样就会慢慢地失掉信心,从而一事无成,所以只要你从现在做起,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成功的。”截天对鹰雪庄重地说道,因为这不仅关系到鹰雪,也关系到他截天自己。

  “多谢老爷爷的教诲。”鹰雪也不是太笨的人,原来是因为想的事情太多,所以有些陷入的思维困境,现在经过截天的一番指点,已经从思维困境中走了出来。

  “好,果然不愧为天衍神剑的主人,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如何提高这群人的战斗力,因为以后依靠他们的时候会很多的。”截天兴奋地说道,因为他已经从鹰雪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坚毅的眼神,那是斗志,就如同自己当年一样的雄心壮志。

  “老爷爷您过奖了,现在我准备将人员分为二部分,按照炎月兵团的训练步骤一样,一部分为战士,一部分为魔法师,可是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大量的能量球,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鹰雪有些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主人,您尽管放心好了,当年的尊天圣者统治的时期有一批宝藏,被他藏在一个隐密的地方,那里面光是极品盔甲就有几百套,那是他为他的亲卫队而留下来的,还有若干的金币,奇珍异宝多得不可胜数,因为后来不知怎么地,尊天圣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他藏起来的宝藏也就没有用上,现在正好给我们派上了用场,主人,我们现在就去取来吧。”截天见鹰雪已经被自己激起了斗志,对他也不再有何怀疑,也就不再吝啬了,拿出了自己的家底。

  “是这样就太好了,那样我们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鹰雪高兴地说道。

  “鹰雪主人,我们现在的实力太有些薄弱,为避免无谓的麻烦,我教你一套异容术,可以变换脸形,随意变化为任何人,这样的话你就不需要以艾启鹰雪的面孔示人了。”截天对鹰雪说道。

  “那太好了,不过这套异容术难不难练呀。”鹰雪对截天说道。

  “凭你现在的修为,我只要稍微教你一下决窍就可以了。其实这套异容术,就是改变脸上肌肉和骨骼的形状,达到改变容貌的目的,很简单的。你现在就可以试试。”截天把异容术的法门教给了鹰雪。

  “有点怪怪的。”鹰雪在不经意间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不过他自己还不知道。

  “开始是这样的,慢慢练习一下就可以了,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取宝藏那里吧。”截天说完就打开了魔法传送阵,将鹰雪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像是一处悬崖的半山腰上,虽然月光将大地照得纤毫毕露,可是鹰雪往下一看还是深不见底,而且并不见哪里有什么洞口,正在疑惑的时候,截天却化为一道白光钻进了鹰雪的身体里,鹰雪正在纳闷,脑中传来鹰雪的话音:“主人,你用水系魔法输入到脚下的那块凸出的石头里,然后用脚一踩就可以了,你就朝石壁走去,不用怕的,这只是一层幻像魔法,全是虚的。”

  鹰雪按照截天的话做了,然后朝着石壁走了过去,说来也奇,竟然真的穿过石壁走了进去,这里应该是一个洞穴,可是里面漆黑一片,鹰雪一点也不适应,截天的声音又在鹰雪脑中传来,“摸摸左边,看看有没有一块凸出的石头,然后一按就可以看到了。”

  鹰雪按照截天的话,用手慢慢地往左边的石壁上摸索着,果然摸到一块突出的石头,鹰雪按照截天的话,用力往下一掰,只听见一阵“扎扎”之声,漆黑的洞窟突然亮光大炽,一时竟照得鹰雪睁不开眼睛。

  等了好一阵子,鹰雪才慢慢地适应过来,抬头一看,原来是两边的石壁上镶嵌着一颗颗巨大的夜光石,将整个山洞照得一片雪白,如同白昼一般,虽然鹰雪在相府时也见过一些珍贵的夜光石,但是与这些夜光石比起来却显得微不足道,鹰雪见过最大的夜光石也只有乓乒球大小,这种已经算是极品了,可是这里的夜光石却个个有拳头大小,难怪鹰雪一时竟然看呆了。

  “主人,快到里面去呀,这些算什么呀,里面的宝藏那才令人惊讶呢?”截天在用思维与鹰雪说话。

  “哦!”鹰雪如同在梦境一般,被截天一叫才恍然醒来,于是沿着山洞朝前走去,山洞并不长,鹰雪转过了一个弯,穿过了一道狭窄的门,终于到达了摆放珠宝的地方,只见里面流光溢彩,耀眼夺目,奇异宝珍多不胜数,各种珠宝堆满了山洞的各个角落,除此之外就是一个个的大箱子,估计里面装的也是什么奇珍异宝,鹰雪生平哪里见过这么多的珍宝,这了许久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这么多的珍宝呀,如同做梦一般,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想当年尊天圣者也不知花了多少心思,从哪里收罗到的。”鹰雪不由感叹道。

  “鹰雪主人,你现在可以尽量地拿,这些东西都是无主之物,这里的一切都归你了。”截天不知什么时候又从鹰雪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得意洋洋地对鹰雪说道。

  “我哪能要那么的珍宝,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带在身边也只是累赘,我只是取一些金币就够了,对了,怎么没有看见你所说的盔甲呀?”鹰雪倒是不贪心。

  “盔甲不就在这些大箱子里吗?”截天走到了一口大箱子前,并打开了箱子对鹰雪说道。

  “这些盔甲怎么是白色的呀,真好看呀,而且还那么轻,这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呀。”鹰雪不由赞叹道,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在打开了另一口箱子时,里面全是黑色的盔甲,颜色却是暗淡无光,“这些盔甲怎么是这样粗糙,而且却这么重,怎么有两种盔甲,而且反差这么大呢?”鹰雪不解地说道。

  “这您就不知道了吧,鹰雪主人,这黑色的盔甲是由魔界的玄铁所制,叫做‘玄铁战甲’,这种玄铁是相当难以熔炼的,更别说是打成盔甲了,不知耗费了多少人的心血。而这白色的盔甲却是由龙族的龙皮配以龙筋,炼制而成的,叫做‘龙之圣甲’可以抵御各种物理和魔法攻击,这些盔甲每一件都是极品,谁人不想拥有一件而为之梦寐神往。”截天对鹰雪的无知感到无奈,要是别人看到这些盔甲,任何人都会为之而疯狂的。

  “那这些盔甲是从哪里得到的呢?这么珍贵的材料又是怎么弄到手的,而且又是这么多的数量。”鹰雪简直感到不可想象,因为这些材料根本就不是人界所有的,这点鹰雪还是知道的。

  “这就要牵涉到当年‘一天四神’的事情了,我也不是知道得很清楚,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截天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情景之中,慢慢地说道:“当年,尊天圣者与其四大盟友灵神、星神、风神、云神,在统一了空天灵界之后,人界却出现了一位魔族人物--‘绝天神侯’他联合大量的邪派人物,企图让人界重新陷于混乱之中,后经调查此人乃是魔族与人族联姻所生下的一名人魔之子,从小在魔族长大,而且魔族早就有了称霸人界的野心,这绝天神侯从小就受得魔族头领的倾力培养,其修为在魔界就已经罕有对手,所以魔族想凭绝天神侯来到人界,想通过绝天神侯内外合力攻击打通封印通道,虽然魔界已经被万神之主封印了通往人界的通道,但是这‘绝天神侯’由于身上混有人族的血统,再加上有魔族相助,所以他竟然穿过了封印通道,来到了人界,给人界造成了巨大的灾害,而此时,妖界、冥界也蠢蠢欲动,最后他竟然找到了在远古就被封印了的龙族通道,并且打通了封印通道,大量的龙族通过通道来到了人界,幸好万神之主发现了龙族竟然打破了封印通道,及时重新封印通道,并派来了众多的神族和精灵们来到人间屠龙,将逃跑出来的龙族消灭殆尽,及时阻止了一场事关七界的浩劫,尊天圣者告诉神族,将这些龙族的皮筋制成了这种盔甲—‘龙之圣甲’,将它们装备到军队之中,与绝天神侯奋力一战,而绝天神侯引以为傲的亲卫部队,就是身穿玄铁战甲的‘神侯卫队’,虽然只有二百多人,可是这些人的战斗力,是绝对不容小觑的,他们都是绝天神侯从部队中挑选出来的战列系的高手,其修为都已经达到战灵四级以上的,而且又身披玄铁甲,战斗力更为惊人,几乎所向披靡,尊天圣者与其四位盟友也对这支卫队无可奈何,连吃败仗。神族说来也奇怪,他们在消灭龙族后 ,就再也不管人间之事 ,只是单纯地帮助尊天圣者与魔族作战,也许是他们要对付冥族吧。不过,后来在族神的帮助下,尊天圣者将这二百多套的玄铁甲盗了出来,虽然失去了这些玄铁甲,在后来的战斗中,尊天圣者与绝天神侯双方也是势均力敌,各有胜负,直至尊天圣者与灵神、星神、风神、云神四大盟友约战绝天神侯前夕,尊天圣者才将这些盔甲与这批宝藏全部藏在了这个洞中,但是后来的结局却是难以言表。”截天又陷入沉思之中。

  “后来怎么样了,你怎么不说了呢?那妖族、冥界、精灵族、龙族之后就没有在人界出现过吗?怎么我都没有听说过些呀。”鹰雪疑惑地问道。

  “后来尊天圣者、灵神、星神、风神、云神与绝天神侯之间的战斗情况,就成了一个谜,没有人知道了,反正这些人全部都没有消息,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截天见鹰雪这样问道,就对鹰雪解释道。

  “难道这场这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战,竟然没有人知晓,连他们的踪迹也没有人知道吗?这样说来,找星神的事情岂不是无望了。”鹰雪失望地说道。

  “是呀,没有人知道他们都到哪里去了,他们就如同蒸发了一样,难觅踪迹。至于妖族、冥界、精灵族、龙族之间的事情,只知道龙族又重新被封印了,冥界、妖族见魔族也无功而返,于是魔界、妖界、冥界、天界各自签订盟约不得侵犯人界,之后他们也退回到各自的领地,而精灵族,却在人界某个地方落了脚,因为他们是奉了万神之主的命令来到人界的,在消灭龙族的战斗中又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所以万神之主将他们的居住地设下结界,人是难以进到他们的居住地的,但是他们却经常在人界出没,精灵族都是以魔法和弓箭手见长的,但是其中事情牵涉太多,而且我也是知道得不尽详细,”截天也不肯相告实情。

  “鹰雪主人,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把要拿的东西都带走吧。”截天岔开了话题对鹰雪说道。

  “好吧,我们走吧。”鹰雪顺手拿了一些金币,装在仿须弥戒中,然后就往装盔甲的箱子走了过去。

  “鹰雪主人,你怎么就只拿了这么一些金币,难道这些珍宝你都不喜欢吗?”截天感到不可思议。

  “我是一个很知足的人,这些珍宝当然是很珍贵的了,我也很喜欢的,但是财宝太多了,于我也无益,只要够用就行了,既然是尊天圣者留下的宝藏那就再等有缘人来取吧,我拿走这些盔甲就可以了。”鹰雪对截天说道。

  “鹰雪主人,像你这样的人真是少见,随便你吧。”截天无奈地说道,没见过这种人,面对如山的财富竟然一点儿也不动心,不过截天还是不相信鹰雪真的这样不贪心,他以为鹰雪只是随意做作。

  “我的仿须弥戒怎么装不下这些盔甲呀,这是怎么回事呀。”鹰雪想把盔甲装到仿须弥戒中,但是却放不进去。

  “鹰雪主人,请跟我来。”截天带着鹰雪来到一张由金子铸成的桌子前,这张桌子除了一个小盒子外,什么东西也没有放。

  “鹰雪主人,你打开盒子看看吧。”截天对鹰雪说道。

  “里面什么也没有呀,咦,怎么这么漂亮的盒子里,竟然装了这么一个普通的扳指。”鹰雪见里面放着一个并不起眼的戒指。

  “鹰雪主人,你可知道这个扳指是个什么东西吗?”截天有些好笑地说道。

  “不知道,难道这也算是一个宝贝?”鹰雪疑惑地问道。

  “这是空天灵界中最珍贵的宝贝—须弥戒,人人都争相想得到这须弥戒,纳须弥于介子,是天界之物,整个空天灵界也没有几个,它可以装下任何物品,而且容量极大,是一个绝佳的储物空间,有个这个戒指,你就可以把这批盔甲带走。”截天无奈地对鹰雪说道。

  “这么个不起眼的扳指是须弥戒,真让人不敢相信。”鹰雪拿起须弥戒看了看,戴在手上也没有什么感觉,“这也没有什么神奇之外嘛。”鹰雪自言自语地说道。

  “凡事并不是好看的就是中用的,返璞归真才是真品,不可以貌而论之的。”、截天对鹰雪说道。

  “说的也是呀。”鹰雪于是把仿须弥戒放到了盒子中,“一物换一物,就当是我借的,先拿这个仿须弥戒当抵押吧,这么珍贵的东西我还是不能要的。”

  “鹰雪主人,这是无主之物,还请什么客套呢?”截天越来越猜不透鹰雪了,世界上真有这样见财不动的人吗?不会故意做作吧,可是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呀!

  鹰雪把黑白盔甲各取一百五十套装到了须弥戒中,然后装了一些金币,就准备出去了,这些东西对于这个藏宝洞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看得截天嗔目结舌的,直到鹰雪快要走出了洞他才相信,这世上还真有见财不动心的人。

  鹰雪走出洞口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鹰看了看对截天说道:“看样子我们出来已经很久了,也不跟唐彬他们招声招呼,他们肯定是很着急了,我们回去吧。”

  “好,鹰雪主人。”截天对鹰雪说道。截天打开了一个魔法传送阵,然后自己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鹰雪的身体里。

  鹰雪走进了传送阵瞬间就回到了山寨之中,鹰雪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很着急地在找他,一时觉得很不好意思,正好见到唐彬、曾昭立等人知道他回来了,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你这家伙怎么招呼不打就走了,我还以为你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跑了呢?”曾昭立气呼呼地说道,他可是发动了全山寨的人找鹰雪呢!

  “实在对不起呀,各位,因为我刚才急着赶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好让大家可以在这一二个月里安心地提升战斗力,所以也没来得及跟各位说一声,真是对不住各位兄弟了,实在是不好意思。”鹰雪只好一味地道歉。

  “原来如此,那你都拿了些什么宝贝呀,能让我们看看吗?”曾昭立听鹰雪如此说,一时倒忘了生气。

  “就只有一些金币。”鹰雪刚想说出来的时候,截天阻止了他,因为他告诉鹰雪宝藏的事情是不能乱说的,鹰雪只好说只有一些金币。

  “是吗?有多少呀。”曾昭立问道。

  “很多了,够我们用上一年半载的。”鹰雪对曾昭立说道,然后他又对大家说道:“各位兄弟,趁着大家都在这里,我提议,既然我们要作佣兵,如果没有强者的力量怎么行,所以我要对各位进行一个月的强化训练,如果一个月不够,那么就来两个月,总之我要你们成为最强的战士,绝不能丢了我们边锋战士的脸,大家同不同意我的提议。”

  “同意,当然同意,不知你能给我们作些什么训练呀。”曾昭立对鹰雪说道。

  “是呀,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唐彬疑惑地问道,在他的心里鹰雪的功夫好像也不怎么样,他根本没有想到鹰雪在这在几个月里,已然全部脱胎换骨,今非昔比了。

  鹰雪见大家有些疑惑地望着他,对是他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谢好六人说道:“这样吧,你们别怪我托大,你们六人一起上吧,我一招之内把你六人全部放倒,我让你们见见一下,我这几个月来修炼的结果。”

  “有没有这么神呀,我承认我一两个人是打不过你的,可是我们六个一起上,你能吃得消吗?”曾昭立一脸不信地说道。

  “那你们可以来试试呀,反正我们几人也很久没有切磋了,就当是练习练习吧。众位弟兄请大家让开,让我与他们六人过过招。”鹰雪微笑地对六人说道,一副胸有成竹地说道。众人见他们七人要比试比试,于是都自动让开围成了一个圈。

  “这么拽?”曾昭立轻蔑地说道。不仅是曾昭立不信,就是唐彬、杨玉海几人都不相信,鹰雪能在一招之内放倒他们六人,不过见鹰雪这么自信,他们六人还是全力以赴地准备着。

  “你们准备好了吗?小心我要发招了。”鹰雪对他们六人说道。

  “来吧,我们准备好了。”曾昭立可是口不闲着,其余五人都神色凝重地防御着,准备接鹰雪的一击,

  “好,散神式。”随着鹰雪的施展天衍剑法的第一式,唐彬等五人只感觉到一道剑气袭来,周围的一切元素,甚至连空气也变成了重重枷锁,令六人动弹不得,就像被人石化了一样,可是鹰雪的这一招却有不同之处,不但是令身体动弹不得,而且精神似乎也被控制了,因为他们的防御性魔法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每个人好像被关在一个密封的空间里,头、手、脚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被定住了一样,令人的精神处于崩溃状态,只想着快快逃命,连抵抗的意识都没有。

  “怎么样,服了吧。”鹰雪撤去了剑气对六人说道。

  “我靠,这是什么妖法,让我们动弹不得,我们根本就没有出招的机会,你这也算是剑术吗?不算不算。”曾昭立愤愤不平地说道。

  “对呀,鹰雪这是什么剑招呀,怎么这么厉害,好像这剑招里含有很强的魔法属性。”唐彬疑惑地问道。

  “对呀,我感觉到自己只想着快快逃命,丝毫抵抗的意识都没有,我的精神差点就崩溃了。”杨玉海心有余悸地说道。

  “总教头,佩服,佩服,我等认输。”周明和谢好倒是很直爽地认输。

  “这一式剑法叫做散神式,要是我使出第二式炼魂式和第三式绝魄式,你们可就全部玩完了。这下你们知道厉害了吗?”鹰雪对六人说道。

  “我们认输了,算你厉害行了吧。”曾昭立觉得输得有些冤,还是有些不服气。

  鹰雪摇了摇头对他说道:“兄弟我并没有折辱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让大家看看,我们离别人的差距有多远,如果我们不进行强化训练的话,那么我们边锋战士怎么能够成为最强的兵团,我一个人纵有通天的本领,如果没有各位的鼎立协助的话,又能成什么大事呢?”

  “这还像句人话,好了,兄弟们,我们是见识过鹰雪总教头的厉害了,如果还有谁不服的话,自己对总教头说吧。我是不管了。”曾昭立真是个直性子,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的。

  “我等愿意听凭总教头的差谴。”众人见唐彬等人在鹰雪手中竟然连一招都走不过,谁还敢去出头呀,要知道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是队里最厉害的魔法师,而周明、谢好也是相当厉害的战士,他们加起来竟然连一招都顶不住,众人谁还敢不心服呀,不过他们为能够跟随这样的高手还感到高兴不已,尤其鹰雪还要对他们进行强化训练,谁人不想出人头地,这等好事,岂不如同天上掉馅饼,所以大家都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强化训练从明天就正式开始,现在我宣布所有弟兄分为二组,一组是魔法师,另一组是战士,明天开始我将会对大家进行强化训练。如果不想丢我们边锋战士的名头,那就大家就一定要全力以赴,现在大家都分类站出来。”鹰雪严厉地说道。

  “是。”众人齐声地说道。

  “好,战列系的以周明、谢好为组长,魔法师以曾昭立、刘林枫为组长,唐彬负责监督整个山寨的事务,杨玉海负责整个后勤供应,二人分别是整个山寨的总管,唐彬负责对外,杨玉海负责内部事务。分工就这样不知各位有没有意见,如果没有意见,大家就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就准备训练。还有一件事,我以后就以这个面目示人,以免徙增麻烦。”鹰雪环首望了众人一圈,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黄脸的大汉。

  “我等量凭总教头差谴。”众人现在满心欢喜,何况这几个月来就是以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谢好六人为首,现在见鹰雪如此分工,基本上就没有变,大家还会有什么意见呢?

  “各位兄弟先回去稍作休息,呆会准备下山去采购东西,我们边锋战士用不了多久就会震撼整个空天灵界!”鹰雪充满自信地说道。

  “是,总教头。”大家都高兴地散开了。

  “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谢好你们六人跟我来。”鹰雪带着六人走进了山寨的大厅里,说是大厅其实也就是一间稍大点的草屋罢了。

  等六人坐下后,鹰雪对六人说道:“刚才比试之举,不知各位兄弟有没有什么想法呀?”

  “我们输得心服口服,没有什么意见的。”唐彬等人对鹰雪说道。

  “鹰雪哥,你这个造型还可以,比你自己的那张脸虽然有些差,不过还是勉强过得去,这是什么功夫呀,教给我们吧。”曾昭立想要让鹰雪教他异容术。

  “这门功夫叫异容术,可以随意变幻容貌的,但是这只适合战列系使用,魔法师是用不了的,再说你们的修为还太浅,根本用不了的。好了,各位兄弟,我准备去山下购买一批粮食和一批能量球,你们叫上所有兄弟,跟我一起去吧,唐彬这些金币就由你和杨玉海二人保管吧。”鹰雪从须弥戒中把从山洞中带来的金币都倒在了地上,大家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金币,都看花了眼。

  “鹰雪你这么有钱却戴着这么一个破戒指,真是的。”曾昭立虽然发现了鹰雪手上的须弥戒,但是他却是个不识货的家伙。

  “戴顺手了,这个还不错的。”鹰雪也没有多说,因为他也不想给这些兄弟太多的惊喜,怕他们的心脏受不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怎么不买些盔甲呢?”唐彬不解地问道。

  “先将就穿着旧的吧,等到时候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的。”鹰雪神秘地说道。

  “什么惊喜呀,快说呀,别吊我的胃口!否则我会扁你的。”曾昭立抓住鹰雪的衣服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鹰雪卖了个关子。

  “到底是什么盔甲呀?”唐彬也好奇地问道。

  见大家都想知道,于是鹰雪也想大家分神去想这些问题,于是对唐彬六人说道:“我保证是最极品的盔甲,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好,等你们有资格穿这些盔甲的时候自然就看见了。到时候还会有人来考你们的,你们以为这世上会有免费的午餐吗?好了,唐彬、杨玉海,你们二人把钱收好,我们准备下去买东西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