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二章 绝地兵团
第二十二章 绝地兵团
作者:雪鸿   |  字数:10553  |  更新时间:2015-04-29 13:21:45  |  分类:

玄幻小说

双月和江山等人带着卜阳回到了山寨,根本就没见到鹰雪,于是双月安排江山带领大家到公会里领取赏金,自己一人去找鹰雪了,有人告诉双月,鹰雪正和云杰在后山的悬崖旁,谈事情呢,双月闻听急忙赶去了后山。

“鹰雪呀,你真的决定要走了吗?”云杰对鹰雪说道。

“是的,我早就说过我只是一个过客,这里的一切已经基本安定妥当,也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鹰雪有些伤感地说道。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我也不拦你,记住这里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我随时都欢迎你回来的。”云杰虽然也是经过悲欢离合的人,但是此时也是有些伤感的。

双月听了二人的谈话后,大惊之下急忙跑到了大厅,正好江山等人领赏回来,双月见了他们对江山等人大声喝斥道:“都是你们不好,刚才为什么不听小鹰哥的话,现在惹得小鹰哥生气要离开这儿了,现在你们都跟我去求小鹰哥留下,如果他不答应,我绝不会饶了你们的。”

江山等人听了双月的话后也是非常的惊讶,他们想不到鹰雪为什么要离开,不就是刚才多杀了几个盗贼嘛,这有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首领他为什么要走呢?江山等人也急忙随着双月一起赶到了后山,他们可不想失去鹰雪这位好首领。

“你们怎么都来了。”鹰雪见到众人到了都赶到了后山,惊异地说道。

“请首领不要走。”众人齐声说道。

“是呀,小鹰哥,我们做错了什么,你打骂都可以,请不要离开我们,我们怎么能没有你的领导呢?”双月焦急地说道。

“我想你们是有些误会了,我并不是因为生气才离开你们的,再说你们现在已经可以独挡一面,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现在也是该我离开的时候了。”鹰雪见众人有些误会了,所以对大家解释道。

“不,你就是在生我们的气,我们发誓以后一切都听你的,但是请你不要离开我们好吗?小鹰哥。”双月急切地恳求道。

“唉,你们的确是误会了,我当初答应当炎月佣兵团的首领是因为你们那时还没有能够完全独立,现在你们已经可以单独行动了,我留下来与否,都已经不重要了。”鹰雪无奈地解释道。

“请总教头留下。”江山率领着大家一起跪了下来。

“你们快快起来,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鹰雪对大家说道。

“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了。”江山等人执意要鹰雪留下来。

“你们先起来,跟我到大厅去,我有话要说。”鹰雪见劝阻不了大家,于是只好把大家带回山寨的大厅中。

回到山寨,鹰雪对大家说道:“各位,首先我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和厚爱,推选我为兵团的首领。我还是先说今天的事情吧,今天你们对着已无还手之力的人,大下杀手,你们何忍,难道你们比别人强大你们就可以滥杀无辜吗?他们也是娘生父母养的,你们已经失去我的初衷,当初你们不也是曾经受人鄙视凌辱过,那种感觉你们都已经忘记了,或是以为现在已经成为强者就可以恣意主宰别人的生死,这又何当时欺辱你们的人有何区别,而且你们其中的大多数人不也是盗贼出身吗?难道说盗贼之中就全部是坏人,可以恣意杀戮,连给人改过的机会也不留吗?你们这么做以为你们就很潇洒吗,以为自己很厉害吗,这样做跟那些穷凶恶极的盗贼又有何区别。”鹰雪停了一下平稳了自己的情绪后,继续说道:“我刚才已经跟云教官商量了一下,决定给我们炎月佣兵团定下几条规矩,一、不准奸淫虏掠。二、不得恃强凌弱、恣意杀戮。三、不得是非不分,善恶不明。四、择人要严,以后凡兵团进人除经过云教官、云双月、江山三人审查后,还得要经过各位兄弟严格观察后方可加入,以防一些品德低下之人混入兵团之中,损害兵团的声誉。五、凡进兵团的兄弟之间不得内讧,尤其不得以武力解决,要相信自己的兄弟,在任何时候不得弃兄弟于不顾。凡有人违反上述五条规矩,一律逐出炎月兵团,不得以炎月兵团的人自居。”

“是,我等唯首领之命为从,绝不违反此五项规则。”众人心悦诚服地说道。

“那好,各位也辛苦了,请回去休息吧。”鹰雪对众人说道。

大厅里就只剩下鹰雪、云氏父女俩和江山四人,鹰雪对四人说道:“我真的要离开了,我有一些事情必须去完成,这是我的使命,各位人生无不散的筵席,现在也是我们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你真的要走了吗?”双月幽怨地说道。

“小鹰首领你真的要走吗?我们舍不得你呀。”江山也悲伤地说道。

“是的,我已经做了决定,我也不想离开你们,可是我也有我的使命,不得不走呀。”鹰雪伤感地说道。

“小鹰哥,那我跟你走吧。”双月突然对鹰雪说道。

“不行,双月,我此去凶险非常,怎么能拖累你呢?何况这兵团也需要人打理,正副首领都走了,这以后怎么运转呢?”鹰雪假装玩笑地对双月说道。

“鹰雪呀,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定要走了,那就带些盘缠吧,这里有几万金币你带着路上用吧,你不要推辞,这一路上肯定需要用钱的。”云杰见鹰雪去意已决,知道留也没用于是拿了些金币给鹰雪。

“好吧,多谢云伯父了。”鹰雪把包袱放在了仿须弥戒里。

“江大哥,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的真名叫艾启鹰雪,也就现在悬赏第一的那个艾启鹰雪,现在我的苦衷你也应该知道了吧。”鹰雪见江山满脸疑惑,也不想再隐瞒,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全部都告诉了江山。

“我一直认为首领非一般之人,但是没想到首领竟然会是艾启鹰雪,我江某人何其有幸竟然得首领如此信任于我,这个秘密我江山就是死也不会泄露出去的。”江山见鹰雪如此相信自己,立刻发誓道。

“江大哥言重了,我不告诉你们只是怕连累你们,现在这个秘密只有你们三人知道,请务必保守秘密,以免给炎月兵团带来无妄之灾。”鹰雪对江山说道。

“是,首领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绝对是不会泄露的。”江山庄重地说道。

“你敢,小鹰哥,你把我也带上吧,好不好嘛。”双月又开始对鹰雪撒娇。

“月儿,不要胡闹了,鹰雪此去非同小可,你不得去烦扰他。”云杰见双月又开始缠着鹰雪,不得不出面拦住双月。

“这样吧,鹰雪,今天我们为你送别,大家最后再聚聚吧,明天你再走吧。”云杰对鹰雪说道。

“那好吧。多谢云伯父。”鹰雪对云杰说道。

“你谢我干什么呀,我还得谢你呢?好了,就这样定了吧,江山你去安排几道好菜吧,今晚我们四人好好喝一顿,就当为鹰雪饯行。”云杰对江山说道。

晚上,云杰、双月、江山三人一起准备了一桌好酒席,为鹰雪饯行。“来大家今晚来个开怀畅饮,一醉方休。”云杰怕大家又提起别离伤感的话题,于是一味地劝酒,愁者易醉此话果然不假,最先醉倒的就是双月了,鹰雪,江山和云杰三人也喝多了,就趴在桌上这么睡着了。

鹰雪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天刚微亮,鹰雪见三人还未醒来,就走了出去,本来还想道个别,可是转念一想又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反而到时徒增伤感,所以就用剑在大堂的刻下了‘珍重’二字,就打开魔法传送阵到了大都,去和老刘头也道个别,顺便接个任务好随道边打听星神的下落,反正漫无目的,纯粹是碰运气,去哪里又不是一样呢?

鹰雪赶到老刘头的店里时,老刘头正忙着招呼客人,鹰雪也帮了老刘头招呼客人,等客人散后,老刘头对鹰雪说道:“小鹰呀,你又要准备远行了吗?”

“是呀,刘爷爷,我正准备向您来道别呢?你是怎么知道的。”鹰雪问道。

“看你的装扮就知道了。今晚咱们爷俩再聚聚吧,我去弄两个菜。”老刘头对鹰雪说道。

“好吧,刘爷爷,不过我得出去一趟,一会儿回来给您打打下手。”鹰雪对老刘头说道。

“好,你只管去就是了。”老刘头对鹰雪说道。

鹰雪于是赶到冒险公会,队随便接了一个保护商旅的任务,公会的人告诉鹰雪明天大家集中在这里出发,叫他明天早上务必赶到公会。

鹰雪回到老刘头家里,却见双月坐在椅子上,鹰雪诧异地道:“双月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呢?”

“小鹰哥,你怎么也不等我送送你就来了个不告而别,你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双月幽怨地说道。

“不,双月,我看你是误会了,我是怕大家到时伤感,所以才不辞而别的。”鹰雪急忙解释道。

“好吧,我就相信你,可是你得带我一块儿走。”双月终于说出了真话。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的,你还是回到山寨里去吧,不然云伯父会担心你的。还有炎月兵团需要人打理,我回来时可是要检查的,不要丢了炎朋兵团的名声呀。”鹰雪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方法来阻止双月,只好找了个理由来搪塞双月。

“好吧,既然你不愿带我走,那你要答应我,你事情一办完,就要立刻回来,这个要求不过份吧。”双月知道鹰雪还是会偷偷离开的。

“好,我答应你,我事情一办完就回到炎月兵团。你也可以回去了吧,免得云伯父担心。”鹰雪郑重地答应了双月的要求。

“你可记住今天的话,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双月对鹰雪说道,她只有听鹰雪的话,自己回山寨,虽然她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不过她心里始终存有希望,鹰雪答应她的事情,就一定会兑现的。

第二天早上,鹰雪告别了老刘头,赶到了冒险公会,由于他是一位三级会员,也没有太多的人注意他,这次任务也就是保护商旅到达目的地,也就做保镖差不多,这次是由冒险公会牵头,招募公会的会员做保镖,所以这次保镖的人手很杂,队伍倒是挺庞大的,人数大概有三百多人,由于金额不高所以没有什么高级会员同行,只是由公会指派了一名镖头,而且魔法传送阵也没有送出多远,大家就只好靠步行了,不过因为大家都是低级的会员,气氛倒还热闹一些,不像同高级会员在一起那样,人家都不屑与低级的会员说话,现在大家都是差不多的级别,这倒让鹰雪一路上倒结识了不少的朋友。

“听说现在边陲国乱得很,到是都是盗贼出没,而且还有很多的妖怪呢?”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闲着没事,一位保镖对大家说道。

“是呀,听说连国王都被关了起来,而且到处都是流兵贼寇。”另一位保镖说道。

鹰雪见他们谈到了边陲国,就认真地听了起来,一位商贩对大家说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个全都是由那个叫什么艾启鹰雪的家伙惹起的,尤其是妖怪的事情,听说也是因为他惹出来的,现在的怨灵平原不仅有怨灵,而且还有很多的妖怪呢?”

鹰雪见他们说的话都与边陲国有关,不禁想到不会这次任务是到边陲国吧,自己怎么这么糊涂,就问道:“那我们这是往哪儿走呀?”

“哈哈哈,你这个混小子,连我们的目的地是到哪里你也不知道,真是够糊涂的。”一位保镖大声笑道,惹得大家跟着一起大笑不止。

“我们当然是护送他们到边陲国了。”其中一位保镖还是回答了鹰雪的问题。

“可是现在边陲国这么乱,去那里不危险吗?”鹰雪干脆装傻充楞。

“当然危险了,不过我们只要送过怨灵平原再过去一点,就到了地头了,不用担心的。”另一位保镖对鹰雪说道。

“当然了,越乱生意就越好做嘛,不过还是性命要紧,我们在边榷上把货物处理掉后,就马上返回的。”一位商贩对鹰雪说道。

“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镖头见时候大家都已用完餐,就开始催促大家赶路。

鹰雪听完大家的话后,一路上陷入了沉思之中,截天也趁此机会用思维交流的方式对鹰雪说道:“鹰雪呀,边陲国现在之所以这么乱,是因为缺一个统治者,如果你想改变这个现状,只要你按照我的话去做,我可以保证让你当上国王,这样你也就不用烦恼。”

“可是我的现在只想找到星神,不想当什么国王,我也没有兴趣去当这个国王。”鹰雪对截天的诱惑不太感兴趣。

“可是主人呀,现在边陲国内乱不止,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民不聊生,此事既然因你而起,那么就得由你去结束,解铃还须系铃人嘛,否则你的良心岂会安心宁吗?而且我可以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你统一边陲国,在你安定了边陲国之后,你如果不想当国王,那可以把王位让给贤能之人,你再去找星神,这样不是一举两得吗?再说你发动全国之人帮你寻找星神,岂不可以收事半功倍之效吗?”截天极力想说服鹰雪。

“是呀,你说得挺有道理的,不过这件事情我得想想再说。”鹰雪并没有马上答复截天,因为他对这些兴趣不大,现在只想找到星神,完成灵交给他的任务后就回去,这里的一切跟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唉!我好恨呐。”截天气得半死,他怎么也说服不了鹰雪听他的话,而且最可恶的就是灵神了,他的灵之星,牢牢保护着鹰雪的头部,任凭截天如何努力也无法侵入,而鹰雪偏偏又是把他从封印中解救出来的人,自己的元神又与鹰雪合为一体,已经离不开鹰雪的身体了,现在又无法诱导鹰雪听从自己的安排,这如何叫截天不恼呢?不过恼归恼,截天又不敢太过于强迫鹰雪,怕鹰雪生疑,对自己产生戒心。

就这样鹰雪满怀心事地随着大家前进。“前面就是怨灵平原了,现在天色已晚,大伙就在此休息一晚,明天正午再过怨灵平原。”的镖头对大家说道。

一行人就在离怨灵平原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现在的怨灵平原已经越来越恐怖了,如果不是到正午,已经没人敢穿越怨灵平原了,因为现在的怨灵平原,妖怪造成的伤害已经远远超过了怨灵所造成的伤害。

用完餐后,布置完警戒人员后,镖头就叮嘱大家晚上不要乱跑,尤其是不要跑到怨灵平原附近,以免枉死。

鹰雪在用餐后,因为今天不轮到他守卫,所以他就信步走了出去,其实怨灵平原上的风景也是蛮好的,怨灵平原也并非是一片荒凉,一望无际的平原被晚霞映衬得火红一片,而整个天空也被晚霞映得像着了火似的,无际的平原与辽阔天空成一色,呈现出一种荒凉而空阔美景,让人无限遐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鹰雪轻轻地感叹道,“看来越是美丽的事物就越是短暂,人生何尝又不是如此。”看着这样的美景,也就沉迷在其中,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走向怨灵平原,鹰雪还被蒙在鼓里,突然鹰雪眼前的草无风自动,一个巨大的妖怪出现在鹰雪的面前,张开利爪就抓来,鹰雪吃了一惊,急忙闪避。

鹰雪立刻催开天光盾,抽出黑剑,就准备和妖怪战斗,那妖怪见鹰雪竟然不逃,一时也不敢乱来,鹰雪趁机打量了这妖怪一眼,只见一头乱七八糟的绿色头发,一对硕大的耳朵,两个血红的眼睛,巨嘴上长着獠牙,比鹰雪高出半截身体,因为是从怨灵王进化而来的,可能属于那种低等级的妖怪,所以还不会说话,只是吼叫连连,相持了一会儿,妖怪失去耐心,朝着鹰雪扑了过来。

鹰雪轻轻闪开,绕到妖怪的背后,用黑剑一剑刺去,但是根本没用,刺不进去,这些妖怪本来就是怨灵王所进化,对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的抵抗力是很强的,鹰雪虽然砍中了几剑可是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虽然没有倒伤妖怪,但是妖怪也被打得很疼,妖怪吃了鹰雪的亏,已经被激得非常燥怒,怪叫连连。

“鹰雪,用炼魂式,先把它困住,再想办法。”截天提醒鹰雪道。

鹰雪按照截天的话,使用了炼魂式,将妖怪困在了一个封印里,妖怪被困住后,更是怒不可遏,吼声不断,引来了不少的怨灵。

“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强悍,我竟然无从下手。”鹰雪正在想办法的时候,那妖怪已经打破了鹰雪的封印,又朝鹰雪扑了过来。鹰雪无奈只好与这妖怪游斗。

“看样子,只好用天衍神剑了。”鹰雪并不想用天衍神剑,因为每用一次就要被天衍剑吸收掉一些能量。

于是鹰雪从仿须弥戒中抽出天衍剑,这小天和小金也趁机跑了出来,鹰雪一时制止不了,只好随他们去了。

天衍神剑果然厉害,鹰雪只用了炼魂式和散神式那妖怪就已经被击中了几剑,而且剑中带有的魔法属性,令妖怪只能倒在地上哀嚎,这时在旁边瞧热闹的怨灵们见妖怪倒下,全部都围着妖怪,开始吸他的血,鹰雪见已经基本搞定,就准备离去了,这时鹰雪发现那些吸了妖怪血以后的怨灵们竟然全身闪烁着诡异的红色光芒,原来他们吸血后,能量大增,竟然已经可以进化成怨灵王了。

鹰雪目睹这怪异的一幕,不禁想想当日那些魔法师被怨灵王和怨灵们分食的情景,难道这妖怪就是怨灵王进化而来的,如此一来,所以的一切岂不是全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没想到大家所说的都是真的,这些灾难竟然是真的因为自己而起。

“鹰雪,快将这些怨灵们全部杀死,否则后患无穷呀。”截天见鹰雪在发呆,于是催促鹰雪道。

鹰雪立刻用炼魂式和散神式将怨灵们全部封印住,使出火系魔法焚烧,又叫小天放出风暴火龙将这些怨灵们化为一堆灰烬后,立刻就折回了营地。

鹰雪闷闷不乐地回到营地,脑中不停地浮现刚才地一幕,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正午的时候,镖头动员大家加快脚步穿过怨灵平原,到了地头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由于正午是阳气最盛的时候,也是怨灵们和妖怪们休息的时候,所以它们都没有出来活动,这是跨过怨灵平原的最佳时机,当众人穿过怨灵平原后,只要翻走过关岭,再有半天的的脚程就可以到达交货地点—边榷上,那样众人就可以完成任务,明天穿过怨灵平原后就可以回了。

就在众人翻过关岭,以为快要可以完成任务的时候,不想,在山脚下出现了一伙盗贼,这些盗贼早就已经在那儿等待他们的到来,现在他们已经精疲力竭,而盗贼们是以逸待劳,看样子他们是完不成这趟任务了。

这时候盗贼们的头领出现了,“唐彬、曾昭立、周明、杨玉海,怎么会是他们呢?他们不是在北三省吗?怎么会在此地为盗呢?这是怎么回事呀。”鹰雪自言自道,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悲伤,自己的兄弟竟然沦落为盗,这一切的始作蛹者又是自己。

“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你们只要放下货物,我们四人盗也就不为难你们,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唐彬对大家说道,那些商贩们早已经吓得要死,只道自己的货物这下可没救了。

“是的,大家都混口饭吃,我们也是小本经营,你们何不去劫些大商贩呢?”鹰雪站了出来。

“你……”唐彬等四人惊讶得不得了。

“你们先回去,我回头再来找你们。”鹰雪对唐彬四人轻声说道。

“什么家中失火了,快,弟兄们马上随我回关岭山寨中去。”唐彬假装山寨失火,其实是告诉了鹰雪他的落角之处。

鹰雪轻轻地点了下头,唐彬立刻率领众盗转回了山寨,他知道鹰雪肯定会来找他们的,何况刘林枫和谢好还在到和打听鹰雪的下落,没想今天会在这种情况下碰到鹰雪,他得回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那些商贩们惊魂未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盗贼们怎么就回去了呢?不过自己的货物还在就行,管他那么多呢。

商贩们翻过了关岭,到了山下的边榷场上交完货后,鹰雪他们任务便算完成了,可是今天是过不去怨灵平原了,只有等明天一早起程,正午时分才能通过怨灵平原,于是大家都各自活动去了,鹰雪也就偷偷地溜了出来按照唐彬他们回去的方向找了过去。

唐彬等人的驻地倒是很好找的,烂七八糟的低矮屋棚,看样子是自己搭建的,而且水平还是很差的那种,鹰雪找到他们的时候,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等人已经等很焦急了,鹰雪一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大伙都围了上来。

“你终于出现了,你可知道这三个月来我是怎么样挨过来的吗?”曾昭立冲上来就是一拳,又搂着鹰雪说道。

“是呀,鹰雪,你这几个月到哪里去了呢?我们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但是却毫无线索。”唐彬、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等人也围了上来。

“一言难尽,我和天风国的魔法师一战后就到了大都,现在找我的人这么多,我哪敢现身呀,过一阵子风声小一些时,我准备到北三省去找你们,哪知却这么巧,却在这里碰上你们了,对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到北三省去,而就在这里停留了呢?”鹰雪对六人说道。

“我们哪还有脸去,你交给我们二千多人,而现在呢?只剩下不足三百人了,而且路上关卡重重,所以我们就留在这儿干起没本钱的买卖来了。对了鹰雪,你和天风国的魔法师一战,结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所有的魔法师都死了,而你却全身而退了呢?”唐彬代表众人问了鹰雪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跟兄弟们细谈,总之是碰到了一位高人,是他救了我,并且用传送阵将我送到了大都的。”鹰雪刚准备说的时候,截天已经打断了鹰雪的话,叫他要保守这个秘密,因为他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情。鹰雪只好对大家简要地说了一下。

“鹰雪你现在回来了,我们也就有了主心骨,往后的路怎么走,我们兄弟就全听你差谴了。”唐彬对鹰雪说道。

“是呀,我们盼你回来已经很久了,这种日子我早就过腻了,以后怎么过,鹰雪你就说吧。我们都听你的。”曾昭立对鹰雪说道。

“各位兄弟,我想你们是知道的,现在悬赏我二百万金币,现在找我的人不知有多少,如果我留在这里,岂不是要连累你们,而且可能为此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鹰雪低沉地说道。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这些人本来过的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还会怕死吗?我们决定与你共进退。”杨玉海豪气地说道。

“是呀,留下来吧鹰雪总教官。”周明和谢好也说道。

“留下来吧,总教官。”大家都齐声说道。

“是呀,只有在你的带领下我们兄弟才会觉得有奔头,才能聚成一团,但是如果你一离开,我们就会四分五裂的。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有你才有这样的凝聚力。如果你不肯留下来,那就是把我们兄弟往绝路上逼。”唐彬对鹰雪凝重地说道。

“你们不要逼我,让我想想吧。”鹰雪沉痛地说道。

“我不能让这些无辜地兄弟们再跟着我受累了,还是离开吧。我来来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这里的一切又与我有何干系呢!”鹰雪心想默默地想到。这时截天对鹰雪说道:“鹰雪主人,此时如果你走了的话,那证明你是一个懦夫,不仅辜负了你这群情深意重的弟兄们,而且你也侮辱了天衍神剑,你这样的主人不配使用这柄神兵利器,既然你有这群能与你同死共生的兄弟们,你还怕什么呢?还有边陲国现在的情形,可以说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必须负责,小的漏洞可以填补,而大的漏洞就无法填补了,现在的边陲国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挽回局势。”

“是吗?还可以挽回局势吗?”鹰雪诧异地问道。

“是的,主人,你只要按我的话去做,不仅可以使你的这帮兄弟脱离苦海,而且你还可以将整个边陲国重塑,我也可以让你成为边陲国的新主人。”截天的话充满了诱惑力。

“那你要我怎么做呢?”鹰雪对截天说道。

“只要主人你下决心,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了。”截天对鹰雪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既然这样,我就留下来吧,反正我也已经没有什么路可以走了,不如放手一搏。”鹰雪被截天激起了斗志。

于是鹰雪对唐彬等人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决定留下来同兄弟一起生死与共,誓死共同进退。”

众人见鹰雪同意留了下来,高兴地说道:“好耶,好耶,总教头万岁!我们终于又可以一起并肩作战了。”

鹰雪高兴对大家说道:“现在大家以劫货为生,这也不是长远之计,我看我们还是成立一个佣兵团,这样师出有名,不知大家意下如何呢?”看样子鹰雪当佣兵当出瘾来了。

“一切听凭总教头的吩咐。”唐彬等人见鹰雪肯留下来,都很高兴,所以一切都以鹰雪马首是瞻。

“那我们的兵团叫什么名字呢?请大家说说。”鹰雪对大家说道。

“就叫七人佣兵团吧。”曾昭立最简单明了。

“这叫什么呀,没有水平,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又没人当你是哑巴,起个响亮一点的吧。”杨玉海一下子就否决了。

大家商量来商量去都觉得名字不合适,鹰雪想了想对大家说道:“既然我们都在边陲国,又处在边峰上,而且又身处绝地,不如我们就叫边锋战士吧,而我们的兵团就叫绝地兵团。这个名字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呢?”

“边锋战士,绝地兵团,这个名字简直帅呆了,同意,同意,万分的同意。鹰雪,你简直是我的偶像呀。”曾昭立高兴地说道。

“这个名字好,我们就用边锋战士这个称号吧。”唐彬也高兴地说道。

“好,绝地兵团,边锋战士。”弟兄们见鹰雪一回来就带大家走出了困境,使大家的斗志和士气一下子就提升了上来,大家也对鹰雪越加敬重了。

“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如此定了。”鹰雪转过身来对唐彬说道:“不知弟兄们现在的生活状况如何了。”

“唉,差呀,我们哪有什么粮食可吃呀,抢来的东西又换不了几个钱,粮食又供应不上,弟兄们只好打些野兽,将就对付着,可是这三百多口人,生计已经成了问题了,如果你还不出现的话,我们也挨不了一个月了。”唐彬垂头丧气地说道。

“各位兄弟,”鹰雪的声音有些发涩,单腿跪地,向大家说道:“请受我艾启鹰雪一拜,我对不起大家,害得大家跟我受苦。”鹰雪来的时候看到大家穿得有些破烂,但没想到基本生活都已经成了问题。

“鹰雪快快请起,我们怎么能受你如此大礼,况且我们大家都是自愿留下来的,绝没有半丝勉强的。”唐彬急忘记扶起了鹰雪。

“总教官快快请起。”众人见鹰雪如此,大家都跪了下来。

“我这里还有些金币,呆会儿去买些粮食回来,今晚大伙儿庆祝庆祝。”鹰雪对拿出仿须弥戒里的金币交给了唐彬。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呢?这里起码有二十多万金币。看样子我们可以对付几个月了。”唐彬高兴地说道。

“这个……想不到云伯父竟然给我了这么的金币,我还以为只有几万金币呢?不过也好,要不然现在可就为难了。”鹰雪自言自语道。

“哦!”众人高兴地叫道。

“等等,弟兄们,现在由于鹰雪的身份特殊,如若让外人知道鹰雪在此,必然会招致无妄之灾,现在我们既然称为绝地兵团,那我们就称呼鹰雪为……鹰团长,这个称呼怎么样呀?从而以后在外人面前,任何人不得直呼其名,而且要绝对保密,各位兄弟,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记住。”还是唐彬心思缜密。

“对,对,对,如果谁胆敢泄露出去,我一定要他死得很难看。”曾昭立一脸煞气地说道。

“是,我们誓死不会泄露出去的。”众人齐声发誓说道。

就在鹰雪拿钱的时候,小天和小金又不甘寂寞地跑了出来了,这几天他们俩个没有机会出来,可把他们憋坏了,所以见鹰雪打开了仿须弥戒,也就不甘寂寞地跑了出来。

“鹰雪,这是小天吗?怎么还带了一只蛇猴呢?”杨玉海奇怪地问道。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醒来的时候,小天就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灵兽,他现在竟然能使出暴风火龙。至于小金嘛,是小天找来的玩伴,他的父母全部掉到悬崖下,所以小天就把他带在身边了。”鹰雪对杨玉海说道。

“总之,你和小天的每次出现就会给人以惊奇,竟然能够使用出暴风火龙,像我都不能使用这样的火系终极魔法,你看小天,头上还长着一对角,身上覆盖着鳞片一样的东西,像虎又像狮,可是却又都不像,这样的灵兽我听都没听说过,你们两个也算是一对怪胎了。”杨玉海感叹地说了一大堆的废话,小天瞪着铜铃大的眼睛直盯着他,看样子有些非常的不高兴,现在的小天已经与从前大不相同,他不高兴的时候,身上竟然发出一阵阵让人心寒的杀气,因为现在杨玉海就已经深深地感觉到了,他被小天盯得浑身不自在,心里有些发毛,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种压迫感,见小天心里不爽,赶紧闭口不言了。

小天这才摇了摇他那颗大脑袋和小金跑出去了,“噫,小天这小子,越来越有个性了,好像挺通灵的呀,真不愧跟你是兄弟。”杨玉海调侃地说道。

“臭小子!”鹰雪想一脚踢在杨玉海的屁股上。

“还想玩这一套,我闪。”却杨玉海一闪而躲过了,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那段开心的学校生活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