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一章 生存任务
第二十一章 生存任务
作者:雪鸿   |  字数:10757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23  |  分类:

玄幻小说

“好了,鹰雪呀,你既然已经答应做炎月兵团的首领,那你可就要担此重任,现在炎月兵团已经达五百余号人,还有山寨之中的家眷,他们的生计、去向现在可都已经压在你的身上了。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云杰对鹰雪严肃地说道。

  “这个……这方面我也不大懂,云伯父乃是大将军,行伍出生,还请云伯父不吝指教。”鹰雪对云杰说道。

  “呵呵,鹰雪呀,你也别抬举我了,你不也是将军吗,这治军之术,你也不比我差,何况我已多年没有没有带兵,我的那一套恐怕早已过时了。”云杰看出了鹰雪的心思,不肯答应他。

  “云伯父,我们也就不要谦虚了,我这个首领是被双月逼出来的,何况我也只是个过客,来去匆匆,我不会停留太久的。”鹰雪一本正经对云杰说道。

  “难道你要走吗,小鹰哥?”双月听了鹰雪的话吃了一惊。

  “是呀,我又能呆多久呀,我也有我的使命。”鹰雪轻轻地说道。

  “好吧,鹰雪我答应让我来训练这群人,让他们成为第一流的佣兵团,可是我有一个条件。”云杰对鹰雪说道。

  “请云伯父明示,只要我鹰雪能办得到的,我一定答应。”鹰雪拍着胸脯说道。

  “也不是什么条件了,此事与月儿有关,她本是女儿之身,然而我却让她强行修习战列系,可是她因为先天因素所制,修为无法再进行突破,所以我想让你教月儿修习魔法,这个才比较适合她,此事还得请鹰雪你多帮忙、成全。”云杰原来是让鹰雪教双月修习魔法。

  “这个容易,我会全力以赴的,反正兵团里不是有一些魔法师吗?我也准备教他们的,只是战列系的还得有劳云伯父多多费心了。”鹰雪如释重负地说道。

  “好,一言为定。”云杰高兴对鹰雪说道。

  第二天,鹰雪与云杰一同来到了山寨的大厅,所有炎月盗团的人都在里面集合,听候鹰雪的训话。

  “各位兄弟,蒙各位抬爱,推我炎月兵团的首领,我一定尽心尽力让我们炎月兵团成为第一流的佣兵团,现在我来介绍一下,我们兵团的总教官---云杰教官,云教官乃是一名能力非常之人,由于多年受到旧疾的困扰,所以无法让各位看到他昔日的风采,但是昨天经过治疗现在已经痊愈,现在由他老人家担任我们的教官,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请大家热烈欢迎。”鹰雪首先鼓起了手掌。

  “各位,各位,承蒙首领不弃,让我来担当总教官,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大家的战斗力,让我们炎月佣兵团成为一支最强的佣兵团,但是我只能负责训练战列系的,至于魔法师还得请首领亲自带领,不到之处,请大家多提意见,谢谢大家。”云杰不愧是军人出身说话爽直。

  “好,现在我宣布云双月为兵团的副首领,江山为队长,我若不在的时候,整个兵团就是他们二人全权负责指挥,如若遇到难处,还请二位多多请教云教官。现在我宣布休息一天,大家相互熟悉一下,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都是自己的兄弟,这一点非常重要请大家一定要记住。现在解散。”鹰雪对大家说道。

  第二天,鹰雪就开始了全面训练,将炎月兵团所有的人员分为二部分,一部分是由云杰带领的战列系的战士,另一部分由鹰雪带领的魔法师,鹰雪知道魔法师的训练需要大量的能量球,于是就准备派江山下山购买能量球,但是山寨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储备,而且江山的炎火佣兵团也没有积蓄,鹰雪想到自己的仿须弥戒中不是还有大量的金币吗?于是拿出了来,竟然有三四十万,于是留下基本的生活开支费后,全部给了江山,让他下山去买能量球,江山等人见鹰雪如此慷慨大方,非常感动,觉得自己跟对人,都暗暗立下誓言,愿终生跟随鹰雪,不离不弃。

  而鹰雪本来想把《天髓灵文》中的心法教给战列系的队员,但是他看到云杰教他们的心法和一种比较神奇的步法—五灵步法,也就是云双月在比武中所使用的那种步法,端地是奇妙无比,鹰雪也跟云杰学习这种五灵步法,鹰雪见云杰所授的并不比《天髓灵文》中的心法差,于是也就作罢。

  为了给云双月迅速提升魔法力,鹰雪将双月的全身经络全部都打通了,使云双月的魔法修为进步神速,现在云双月主修光明系的魔法,其修为已经晋级为天字级的魔法师, 又因为双月修习过战列系的心法,现在她已经是战魔双修的高手了,这当然与鹰雪的悉心栽培分 不开的。而其余地魔法师在鹰雪的全力指导下,他们都是以修习火系魔法为主,本来就有些魔法功底,加上大量能量球的帮助下,也已经达到地字高级阶段,甚至有些已经晋级为天字初级的魔法师了,比如江山、黄晓等人就已经可以驾驭使用高级火系魔法--狂暴火龙了。

  而云杰带领的战列系的队员,每天勤加练习云杰教给他们的五灵心法和五灵步法,他们比以前的作战能力提高何止百倍,有些人已经能够摧开金光盾了,战将一二星级的人也为数不少,在空天灵界的佣兵团里,能够拥有如此多高级的魔法师和战将级的兵团,这炎月佣兵团可是屈指可数的,可惜现在根本没有知道有这个炎月佣兵团的存在,不过他们马上就可以哄动整个空天灵界了。

  且不提鹰雪与炎月兵团的事情,且说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周明等二千余人奉鹰雪的命令撤退到北三省,但是唐彬等人因为要避免被人发现,而且没有办法打开如此大型的传送阵,而且只能选择偏僻的路径,所以行程很慢,当他们撤到一个叫关岭的地方时,就发生了分歧,因为有些人已经不愿前行了,开始还只是个别的人开小差,然而到关岭的时候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其中彭奇、吴鹏飞等人也准备要离队而去。

  “连你们也要走了吗?你对得起鹰雪总教头吗?要不是他舍命相救,我们还能活命吗?”唐彬见人心已散,干脆让部队停下来,由大家商量一下部队的命运。

  “是,鹰雪总教头是救过我们的命,可是他现在已经死了,难道还要我们为他尽忠吗?我们跟着他是因为他能够带领大家升官发财,过好日子,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指望了,而且现在我们已经无粮草支援了,难道,你要我们饿死在这荒山之中吗?你想要我们怎么样呀。”彭奇等人质问唐彬道。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知道鹰雪死了,他是不会死的,你这个混蛋,欠揍呀。”曾昭立听彭奇这样说,就想去揍他。

  “算了吧,小曾,像他这种没有义气的人,还跟他们废什么话呀。”唐彬急忙拦住曾昭立,虽然他自己也想揍这个混蛋,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凭意气用事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于是他对彭奇等人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样吧,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现在是抉择的时候了,愿走愿留悉听尊便。”唐彬对众人大声说道。

  “弟兄们,虽然我们很感谢鹰雪总教头恩情,也很尊重他的为人,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我决定放弃去北三省,离开这里,如果谁愿意同我一起走的就跟上来,不想走的就请留来吧。”彭奇等人煽动大家道。

  “大家请听我一言,想想平日鹰雪是怎么样对我们的,如果你们觉得走可以忘记一切,可以让自己问心无愧的话,那各位就请自便吧。”唐彬也想极力挽留大家。

  可是,彭奇等人的话还是吸引人,大多数的人都跟着他们走了,最后留下来的已不足三百人,而唐彬清点一下人员,原来的六名队长只有周明一人留了下来,还有一人就是谢好,原来内宫的小队长,唐彬感觉比较奇怪,问他道:“谢好兄弟你为什么没有走呢?”

  “我还能走到哪里去,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跟着你们了,况且我的好友周明也在这儿,所以我决定就跟着你们了。”谢好倒是爽快。

  “好,好,想不到你才是真正的汉子,这才是好兄弟,大家应该鼓掌欢迎,谢好兄弟。”唐彬带头彭起了掌。

  “既然现在已经不足三百人,我们就以周明、谢好二人为队长,我与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四人为偏将,北三省我们也不用去了,就在此安营扎寨,一边打听鹰雪的消息,一边在此等待,等候鹰雪的回来。好不好呀?”唐彬对大家说道。

  “好,我等愿听四位偏将的调谴。”众人齐声说道。

  于是唐彬等人在关岭住了下来,打劫一些过往商旅和官家,由于每次行动,都是由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周明、谢好六人中四人带头,所以人称“四人盗团”。而他们打探到鹰雪并没有在对天风国一役中被杀,所以有二人长期在外打听鹰雪的下落,但是鹰雪从此就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了,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四处在打听鹰雪的消息,就这样一晃就是三个月。

  经过近二个月的强化训练,鹰雪他们已经不能维持山寨的基本运作,已经在经济上受困,虽然江山已经将货物交给了冒险公会得到了三万金币,但是这也维持不了多久,于是鹰雪决定带领一部分人,再到冒险公会去接一个任务,再者,也想试试看他们这二个月训练的成果,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鹰雪带着双月等人来到了冒险公会,见悬赏最高的还是鹰雪本人,现在已经达到了三百万金币,鹰雪和双月见了榜单,相互对视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不过他们发现了悬赏骷髅盗团的榜单,上面写道:匪首柳成恶五十万金币,柳继恶二十万金币。条件是,拿到他们二人使用的武器交到公会便可。鹰雪与双月见了,高兴地说道:“这下我们就不会缺钱花了,还可以装备一些精良的武器,这样我们的兵团将会更加强大。”

  于是鹰雪便派江山代表兵团去接下这个任务,当江山去公会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公会的工作人员对江山说:“你只有七级会员的资格,虽然可以勉强接这个任务,但是以你们的实力,我建议你们还是接个相对轻松的任务吧,免得一败涂地。”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有些更厉害的佣兵团,想去剿灭骷髅盗团,反而被髓髅盗团给灭掉了,所以这个工作人员的话并非轻视江山的。

  “谢谢这位小姐的好意,可是我们炎月兵团是专门挑硬骨头啃的,难度越大我们就越要迎难而上。”江山笑着对那位工作人员说道。

  “炎月兵团?没听说过。你们不是叫炎火兵团吗?”那位小姐对江山说道。

  “改名了,炎月兵团,从今以后,炎月兵团将会留给你不可磨灭的印象。”江山充满信心对那位小姐说道。

  “那好吧,炎月兵团,如果你们能够完成此项任务,你们将直接晋级到九级会员,祝你们好运。”那位小姐对江山说道。

  “那就承你贵言了,小姐。”江山说完就走开了。

  江山走出来时,鹰雪问道:“接下了吗?”

  “是,已经接下了。”江山答道。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购买些粮食吧,这几天我们就会有足够的钱,到时候就可以来购买一些精良的武器和装备了。”鹰雪对江山和双月说道。

  “是呀,小鹰哥,我想去大都诳诳,你带我去嘛。”双月又使出了绝招,对着鹰雪开始撒娇。

  “呵呵,既然首领有事情要办,我就带弟兄们购买粮食后就先行回山去了。”江山见双月这样对鹰雪撒娇都禁不住笑了,这可跟平时她那严肃的态度大相迳庭。

  “你们笑什么,很好笑吗?你们既然要去购买粮食,那还不快去。”双月板起了脸,吓得江山等人立刻闭口不言。

  “是,是,那我们就先走了。”江山等人逃命似的就跑开了,双月的手段他们可是见过的,尤其是现在她成为集战士、魔法师为一身,还是少惹她为妙。

  “我们也走吧。”鹰雪对双月说道。

  “我们去哪里呀,小鹰哥。”双月对鹰雪问道。

  “我们先去拜访我的一位长辈怎么样,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人,虽然他很穷,但是他却是一位很慈祥的老人,虽然这大都人口众多,但却是人情冷漠,只有他才在我为难之时,收留了我。”鹰雪来到圣城,就相起了与老刘头。

  “是吗?那我一定得去见见这位老人家了。”双月对老刘头充满了兴趣。

  “那就走吧。”鹰雪把双月带到了老刘头的店里。

  “刘爷爷,我回来了。”鹰雪见到了老刘头高兴地说道。

  “哦,小鹰呀,这二个月你都到哪里去了,怎么都没有你的消息呀,也不给我报个信。”老刘头抱着鹰雪高兴地说道。“哟,还带了个朋友来,来,快坐下,坐下。”老刘头连忙招呼双月。

  “刘爷爷你生意还好吗?”鹰雪坐下来对老刘头说道。

  “还是老样子,反正不会少口饭吃就是了。我去给你们弄两碗吃的,你们先坐会儿。”老刘头说道。

  “好,谢谢刘爷爷。”鹰雪对老刘头说道。他见双月并不热心,于是对她说道:“你怎么好像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因为刘爷爷的缘故呀。”鹰雪一眼就看破了双月的心思。

  “是呀,这位老人家有什么呀,就是一位普通的生意人,我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双月不屑地说道。

  “有权有势就好吗?就算他再厉害,又有什么用,人是要讲良心的,这位老人能在我最难危的时候收留我,就证明他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而有慈爱之心的人,危难之时见真情,如果在你得势之时,来趁机巴结你的人,那是必有所图的,这些人是靠不住的,以后你千万要注意此事,像刘爷爷这样只讲付出不图回报的人,才是人生最难求的。你想想你父亲当大将军时,你府中来往的人有多少,但是现在呢?还有我,现在不仅连一个朋友都没有,而且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杀我,想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平凡之处见人心呐。”鹰雪对双月语重气长地说道。

  “哦,小鹰哥,我错了,对不起呀。”双月是聪明人,一点就破,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对鹰雪不好意思地说道。

  “算了,你明白就好。”鹰雪说道。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入神,吃的弄好了,来趁热吃吧。”老刘头对二人说道。

  “谢谢刘爷爷。”鹰雪和双月齐声说道。

  “对了,小鹰呀,这位女孩叫什么名字,你都还没跟我介绍呢?”老刘头对鹰雪问道。

  “刘爷爷,我叫云双月,您老可以叫我双月,或是叫我月儿都行的。”云双月自己倒抢先说了。

  “哦,双月姑娘呀,那我就叫你月儿吧。”老刘头高兴地说道,他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鹰雪的到来使他非常的高兴,他已经把鹰雪当成自己的亲人了。

  “小鹰呀,你这几个月都干了些什么呀。”老刘头问道。

  鹰雪于是告诉他这两个月跟随一个佣兵团接了一趟任务,去找回一批失落的货落,他隐瞒了一些情节,因为老人的儿子就是被盗贼杀害的,所以鹰雪也就怕提起他的伤心事,省略很多的故事,免得老人担心。

  “那这次任务不是挺轻松的,这位月儿姑娘也是这次任务中认识的?”老刘头问道。

  “是的,刘爷爷。”鹰雪答道。

  “那今天就在我这儿吃晚饭吧,咱们爷俩聚聚怎么样呀。”老刘头对鹰雪说道。

  “那好吧,刘爷爷,我这儿有些钱,你拿去用吧。”鹰雪想给老刘头一些金币。

  “不用了,你上次留给我的那十几个金币我一个也没用,我一个孤老头子要这么多钱有什么呀,你还是留着吧,在外面随时都要用钱的。”老刘头对鹰雪说道。

  “这,”鹰雪倒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唉,你这孩子,钱并不是万能的,只要你有空时来我老刘头的店里坐坐,我就非常满意了,不要老是把钱放在嘴上,这样就显得在生份了,好了,你带月儿去诳诳街吧,早回来些,我过一会儿就打烊。”老刘头说道。

  “刘爷爷,我还是留下来帮你吧。”鹰雪对老刘头说道。

  “不用,你还不相信我的手艺吗?再说我还没那么老,你带玩月儿去玩玩,人家也算是客人嘛,去吧。”老刘头把鹰雪推出了门,让鹰雪带月儿去诳诳街。

  “那好吧!”鹰雪无奈地说道。

  “小鹰哥,这位刘爷爷真的是位让人尊敬的长辈。”双月衷心地说道。老刘头因为如此后来受到双月的诸多照顾,在以后的日子里享尽荣华,看来人还是不能太冷漠无情,因为忙于各种琐事而忘记了人性的根本。

  鹰雪与双月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双月如同一位天真的小姑娘,一路上叽叽喳喳到叫个不停,什么事情都感到新奇,都要看看瞧瞧,鹰雪也只有陪着她,并不是双月以前没有到过大都,而是那时候她根本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而且现在有鹰雪这样的人照她,所以双月才可以这样开心,无忧无虑。

  就在他们二人诳街的时候,有几位少爷级的人物,看到了双月,这些人真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都有,这也是宇宙的的通则吧,仗着他老子有俩臭钱,家里养了群打手,就成了地方上的霸王,到处调戏良家妇女,还以为自己风流倜傥。

  “小姑娘,陪本少爷玩玩怎么样呀。”其中有一位就冲鹰雪他们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呀,走开。”双月可不买他们的帐。

  “别生气嘛,来陪本少爷玩玩。”这家伙还不知已经死到临头了。

  鹰雪倒是挺放心的,他一人就自顾自地站在一边看热闹。

  “你找死是吗?”双月可没有跟他有什么商量,她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这个不知趣的家伙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倒霉了,双月看着他,一言不发地打出了一记小闪电打得这位少爷像超人一样,头发笔直地竖了起来。

  “上呀,上呀,把这个臭娘们给我绑起来,带回家让我好好教教她。”这家伙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当然是恼羞成怒了,不知死活地对他的那几人打手说道。

  那几个打手见主人受伤,于是都围了上来,双月懒得跟他们斗,几记大雷电,把这帮家伙打得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你……”那位少爷吓呆了。

  “我们是炎月佣兵团的,有种只管来找我好了。”双月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二人被刚才一闹兴致全无,于是二人就回到了老刘头的店里。

  “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这大都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刚好,饭菜已经快弄好了,可以开席了。”老刘头对二人说道。

  “是呀,真扫兴,碰到几个烦人的家伙,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云双月不悦地说道。

  在感受着强烈的家庭气氛中三人用完了餐,老刘头对鹰雪和双月说道:“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反正这里还有几间房。”

  “不了,刘爷爷,我们必须赶回去,还有要紧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反正过几天我还要回到大都来的。”鹰雪想赶回山寨。

  “那好吧,既然你们有事情,我也不留你们了,记住,只要到大都来,一定要到我这个小店子来打个转,知道吗?小鹰儿。”老刘头不舍地说道。

  “我一定会的,你放心吧。刘爷爷。”鹰雪和双月依依不舍地说道,他们已经和老人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就在鹰雪和双月走了以后,那个恶少派人发疯似的在找鹰雪和双月,因为他已经哭诉到他老子那里,他老子一听这还了得,于是到处派人寻找这两个什么根本就没听说过名号的炎月佣兵团,幸好他们这二个人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没有找到老刘头那儿。

  鹰雪和双月二人回到了山寨以后和江山、云杰商量着,今天的见闻趣事和过两天的应该怎么去购置一些武器装备的事情,最后由云杰敲定先购置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然后优先购买一些魔法师的用具,等以后再购置一些战士的装备。

  于是三天后,由鹰雪和双月、江山带领一部分兵团的人拿着骷髅盗团匪首柳成恶和柳继恶的武器到冒险公会交差,这在大都引起了大轰动,没想到穷凶极恶的骷髅盗团竟然被一支名不见经传的炎月佣兵团在两三天之内给干掉了,这让大多数人持怀疑的态度,于是很多人涌来看看这支名叫炎月佣兵团的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竟能将骷髅盗团灭掉。

  “各位,我们炎月佣兵团是一支实力最强的队伍,如果各位需要佣兵团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我们--炎月佣兵团。耶!”原来是大头见过么多人来看,所以顺便做起了广告。

  “小子,不要胡吹大气,你们炎月佣兵团算是什么东西。”人群里有人听大头这么一吹,当然不高兴了。

  “是哪个混蛋在说话呀,有种出来跟俺大头比试比试呀。”大头对人群叫道。

  “我还怕你不成。”从人群中走出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跟大头差不多个头,也是手持一把巨剑,看样子也是战列系的。

  “有种!” 要是以前或许大头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大头有心试试最近煅炼的结果,也不同他客套,手持巨剑暗运五灵心法,脚下踏着五灵步法,连魔法也没用,那个大汉任凭怎么样攻击把无法截住大头,被大头搞得晕头转向,最后被大头一脚踢翻。

  “大头不得无礼,还不快向人家道歉。”江山不想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急忙制止了大头。

  “对不起了兄弟,不过你以后敢侮辱我们炎月兵团,小心我大头不会放过你的。”大头低声对那位大汉说道。

  这是一个强者说了算的世界,那位大汉一言不发就钻入了人群不见了,围观的人见人家一个队员就有如此修为,也都不敢再来挑战了,这时候被双月那天教训的那个恶少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于是率领了大队的打手来找双月。

  “你这个臭娘们,害得老子找了你几天,今天要不跟着本少爷我走,那就别怪本少爷我辣手催花了。”这小子丝毫不知道已经死到临头了。

  鹰雪见这小子如此不知好歹,也被惹出了火,可是他还没有发动,江山等人已经被惹出了火,在如此多人的公开侮辱副首领,岂不是连整个炎月兵团也受到了辱侮,这口气哪能忍得下去呀,江山还没有开口发难,那些弟兄们就已经大开杀戒,可怜这些打手在炎月兵团这些人的面前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被打得遍地找牙,最惨的是那位少爷,被大头生生地将两条腿折道,疼得他晕死过去几次。

  “大家快快住手!”双月在鹰雪的授意下对大家喊道,又对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说道:“如果我还在大都看到你们为恶,下次就不止是断他的双腿,而是要拧断他的头了,快滚吧。”那些打手如获大赦,抬着那位恶少灰溜溜地跑掉了。

  鹰雪叫江山去把赏金领来,整整七十万的金币,连冒险公会的老板都亲自出来接见他们,可是鹰雪却不愿过于出头,于是叫双月和江山去应酬,在办完了所有手续之后,炎月佣兵团被授予九级会员,鹰雪在大厅里看了看悬赏榜单,见上面写着以五十万悬赏一个盗团—赤首盗团,于是鹰雪准备接下这个任务。

  双月和江山出来以后,把钱给了鹰雪,可是鹰雪坚决不受,对双月说道:“这钱还是你和江山其中的一个保管吧,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我看这钱还是副首领管理吧,我一大老粗不会算计呀。”江山对鹰雪说道。

  “不行,不行,我也不太会理账,交给我不行,还是由小鹰哥自己管理吧。”双月也不肯干这烦琐的活儿。

  “唉,我怎么把云伯父给忘记了,这钱交给他来打理岂不是再合适不过了吗?你们认为怎么样呀。”鹰雪忽然想起了云杰。

  “是呀,是呀,我们怎么把教官忘记了呢?他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就这样定了吧。”三人一致同意地说道。

  “好了,此事就议到这儿吧。对了,我刚才在悬赏榜单上看到一个悬赏赤首盗团的任务,江山你去把这个任务接了吧。”鹰雪对江山说道。

  “是。”江山高兴地答道。

  回到山寨以后,鹰雪把钱全部交给了云杰,并且说道:“云伯父,您乃是大将军,由您来管理后勤调配,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望您不要推辞。”

  “唉,好吧。”云杰倒也没有推脱,爽快地答应了。

  “鹰雪呀,听说你们又接了一个任务,是不是呀?”云杰问道。

  “是的,云伯父,我想多为山寨弄些钱,好给他们装备得精良些。首先,我准备给魔法师购买一些装备,然后再给战列系的弄些装备,至于如何安排还得请云伯父多多费心呀。”鹰雪对云杰说道。

  “好,此事就交由我来办吧,明天我就和江山等人去大都一趟。”云杰对鹰雪说道。

  “如此那就多谢云杰伯父了。”鹰雪恭敬地说道。

  第二天,云杰下山购得大批魔法师的装备和武器,鹰雪担心战列系的有想法,于是把大家召集志起来对大家说道:“由于山寨经费紧张,所以暂时购买了魔法师的装备,不过大家不要着急我们已经为各位预定了装备,只等我们这次剿灭赤首盗团后,大家就可以穿上新的盔甲,拿上新的武器了,请大家不要介怀,魔法师的防御力没有各位强,所以才优先购买。大家都是兄弟,所以请各位稍等几天。”

  “是,我等任凭首领的安排。”大家原来就有些知道此事,见鹰雪亲自出来解释这件事情,如此关心弟兄们的首领,大家还有什么可介怀的呢?反而让大家越来越来尊重鹰雪了。

  “好,各位兄弟,我们明天就出发去剿灭赤首盗团,让大家都换上新的装备。”鹰雪给大家打气道。

  “是。”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充满了斗志,能跟着这样的首领,可谓众人心服,无怨无悔。

  第二天,鹰雪率领山寨部众,打开了传送之门,现在有如此多的魔法打开大型传送之门已经不成问题了。按照冒险公会提供的消息,来到了赤首盗团的最新落脚之处。

  “小鹰哥,这赤首盗的头领叫卜阳,因为其天生一头红发,所以将其盗团称为赤首盗,根据情报显示,他们盗团应该就在这座山上的村子里。”双月对鹰雪介绍道。

  “那好,我们就走吧。”鹰雪决定展开强攻,从正面出击活捉卜阳。

  于是一行人朝山上开进,由于他们大摇大摆地上山,赤首盗早已经得到消息,双方在山寨门口摆开了阵式。

  “哈哈哈,你是什么人,竟敢欺到爷爷的家门口了,你们这些讨饭的队伍还不如跟着我混,爷爷我还会给你们一顿饱饭吃。”卜阳看到鹰雪的队伍,魔法师装备精良,而战士却穿得破破烂烂的,还以为炎月兵团是一支以魔法师为主的队伍,所以他也就不把那些战士放在眼里。

  “卜阳,我们是炎月佣兵团的,是来抓你归案的,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要我们亲自动手呀。”鹰雪不急不恼地说道。

  “哈哈哈,既然你是来抓我的,那我也就不和你废话了,弟兄们,趁他们还有发动魔法攻击进,一鼓作气把他们消灭掉,回去我为大家庆功。”卜阳还不知道骷髅盗就是毖命于炎月兵团的手上,这使卜阳下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要是他知道的话,就不会下如此的命令了,但是老天爷是公平的,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任何一次轻敌都会使人丧命。

  那些炎月兵团的战士们可不爱听这些话,简直当他们不存在嘛,竟敢如此轻视他们,就让他们好好瞧瞧我们的厉害,所有战列系的战士全都卯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免得被人家轻视了。

  这些赤首盗团的人,还同有冲到魔法师的面前,就被炎月兵团的战士们拦住了,等他们发现这些战士们竟然能够摧开金光盾的时候,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这才知道他们已经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鹰雪和小天腾空而起,对着卜阳直攻而去,鹰雪并不想滥杀无辜,擒贼先擒王,卜阳也一位级别比较高的魔法师,他见鹰雪朝他而来,于是也召唤出灵兽,准备和鹰雪决一死战,但是他的灵兽对小天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一下子就被小天摆平了,等卜阳发现鹰雪竟然是一位战魔双修的高手时,才后悔起来,而且他的魔法能量竟然全部被鹰雪吸收了,这就让他更加毫无战意,想溜之大吉,可是鹰雪哪容得他逃,一记火系魔法打在他的后背,卜阳就从空中摔了下来。

  鹰雪抓住卜阳后,见赤首盗已经毫无战意,只是任人割宰的份了,于是大声叫道:“快快住手,不要再开杀戒了。”可是已经阻止不了了,炎月兵团的人已经杀红了眼,再加上他们现在已经比过去不知厉害了多少倍,以前被人轻视欺负的那股怨气全部发泄在这些赤首盗团人的身上,可怜这些赤首盗们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人一旦拥有了强大的力量,竟然会是这么的可怕,鹰雪原来是出于同情他们,故而才不遗余地教导他们,哪知道现在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鹰雪神情越来越凝重了。

  “啊!”鹰雪终于发怒了,使出天衍剑法中的散魂式,发出带着风系魔法属性强烈的剑气,搅得大大地都开始擅抖,众人这才纷纷闪避,战斗也因此停了下来。

  “你们快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再为盗了,快快走吧。”鹰雪对那些残存的赤首盗大声说道,那些残存的盗徒们如获大赦般地连滚带爬地跑走了。鹰雪看了看地上竟然没有一个活口,他的心情越来越凝重,一言不发地就走开了,扔下双月和江山等人目瞪口呆地站在地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