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二十章 炎月兵团
第二十章 炎月兵团
作者:雪鸿   |  字数:11242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16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见他们如此凶顽,不禁有些为难,他本来想此次任务完成后就离开冒险公会,毕竟现在他的身价值二百万金币,找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他不想暴露身份,但是此刻形势危急,也不容得他想许多,于是他凌空飞起,拦在了骷髅盗团的前面。

  “又是你这个小子,我就怀疑是你捣的鬼。”柳继恶见又是鹰雪站了出来,这才明白一切都鹰雪捣的鬼。

  “继恶,难道荣明军师就是被这小子杀的。”柳成恶一脸的不相信,因为鹰雪看起来有些太年轻了。

  “对,对,爹,就是这小子,荣师傅的石化魔法竟然对他没有用,而且连荣明老师是怎么死的,我们都没有看清楚,这小子是深藏不露,我们可得当心点呀。”柳继恶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什么是害怕。

  “你们骷髅盗团坏事做尽,十恶不赦,如果你们放下武器,从此不再为恶,我也就不为难你们了。”鹰雪苦口婆心地劝道。

  “鹰雪主人,除恶务尽,如果你今天放了他们,来日不知又要有多少性命会毁在他们手里了。”截天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同鹰雪说话了。

  “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我们骷髅盗团的人是吓大的吗?从来就只有人怕我,我们还没有见到让我们害怕的,我们这么多人还怕这小子一个吗,弟兄们,是不是呀?”柳成恶见鹰雪如此托大,有意挑起众盗们共仇敌忾。

  “弟兄们别再跟他废知了,先把这个小子解决了,然后再灭掉双月盗团,男的做奴隶,女做妓女,给我们死去的弟兄报仇。上呀,兄弟们。”柳成恶继续煽动着人心。

  鹰雪见这群盗匪如此凶残,想想截天的话也没错,于是也起了杀心,抽出了黑剑,想使出魔法,但是转念一想,这天衍剑法自炼成后,不是还没有正式用过,现在不是好机会吗?看看威力如何。

  “天地入劫第一式:散神!”鹰雪本来也没有全力施为,但是招式一使出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收不住手了,这天衍剑法的确恐怖,不仅其中夹杂有魔法属性,而且竟然能开自动形成封印空间,将全部的骷髅盗团的人连同小天一起封印住了,就像也大家关在一个很窄的密不透风而又透明的房子里,这时候的骷髅盗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绝境,他们想冲破这层封印空间,但是他们的力量太单薄了,如果大家往一处攻击可能还有机会冲出去,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吓傻了,只有出于本能地作些反抗,四面惊恐地逃窜,根本就不能形成合力,哪里又能打破结界呢?

  鹰雪既然将第一式使出,那么第二式炼魂也就跟着而出,这一招也带有魔法攻击属性,由于在封印空间里,魔法攻击显得威力更盛,这是一种回旋攻击魔法,剑气带着魔法击向那些已经基本没有反抗之力的骷髅盗。小天见鹰雪这么拉风,于是又使出风暴火龙,由于空间有限,这次的风暴火龙更显威力,大量的骷髅盗被火龙绞成灰烬,鹰雪见竟然如此恐怖,急忙对小天说:“小天,快快收回魔法。”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鹰雪想解除封印空间,可是截天急对鹰雪说道:“主人,此时万万不可收手,除恶务尽,否则后患无穷。”鹰雪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地使出了天衍剑法中的第三式:绝魂,无数道的剑气带着各种魔法元素射向那些残存的骷髅盗,柳成恶虽然是一位战将级的人物,他的金光盾也有些火侯,但是他也根本无力挡住这些剑气,只听一声惨叫,他也被剑气透身而过,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想不到自己一世英明,今天怎么会死在这个无名小子的手里,他太不甘心了,不过他的生命已经走到头,来不及后悔了,只有带着遗憾而去了!

  说来过程复杂,其实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刚才还语气凶狠的骷髅盗团就这样一个不剩地被鹰雪和小天收拾了,搞得云双月他们都看傻了,因为也没见鹰雪怎么样,这些骷髅盗团的人根本就没有反抗,而四处乱撞好像任鹰雪宰割一样,他们几乎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这是所有的在寨门口观战的人的共同想法,要不是刚才还和骷髅盗团的人交过手,知道这些人的厉害,他们这些人还以为这些人根本就不会是骷髅盗团的人,而是一些纸扎的人,一遇到风就散了架。

  鹰雪终于停了下来,一看周围尸横遍野,这么多条的人命竟然在倾刻间被自己毁灭,不禁有些后悔,暗责自己怎么就收不住手,看来以后这剑法要少要为妙,他却不知道这是截天搞的鬼,现在截天已经基本能够控制住鹰雪的肢体,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鹰雪的思想,因为他始终无法攻破灵之星,所以他只有转而求其次,计划让鹰雪变成一位嗜杀者,软化鹰雪的意志,从而让鹰雪迷失本性,慢慢地诱导鹰雪,让鹰雪完全相信他并且听命于他,不过这些鹰雪并不知晓。

  鹰雪看了看小天,他现在可是非常的高兴,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竟然从一个完全不会魔法的灵兽,变成能如此灵活地运用魔法,他摇晃着他那个大头跑来跑去的,鹰雪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满地的死尸,虽然有些后悔,但是也没有办法,于是用风系魔法在地上打了一个大坑,把这些尸体都掩埋了起来。

  鹰雪在做完这一切后,对小天招了招手,就准备离开这儿,云双月见状急忙跑来出来,对鹰雪说道:“恩公请留步,请恩公务必留下在寨中小住几日,也好让我云双月报答恩公救命之恩。”

  “云团长你太客气了,此种小事并不重要,此间事情已了,我也是该离去的时候了。”鹰雪并不想再多做停留,万一被人认出来,那可是一件麻烦事。

  “恩公请留步。”云双月见鹰雪不肯留下,于是就双腿一弯跪在了鹰雪面前,鹰雪哪见过这阵势,急忙对云双月说道:“云团长快快请起,我岂能受如此大礼。”云双月哪里肯答应,“如果恩公不答应,云双月就不起来。”

  “好吧,我就答应你就是了。”鹰雪只好扶起了云双月,真是没办法,这也许就是女人的优势,凡是漂亮的女人苦苦相求,任你是何种英雄都禁不住,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恩公,快快请到大堂稍作休息。”云双月见鹰雪肯留下来,高兴地对鹰雪说道。

  “云团长,你不要老这么恩公恩公地叫我,这样挺不习惯的,你就叫我小鹰吧,这样我习惯一些。”鹰雪对云双月说道。

  “那也可以,不过你也不准叫我云团长,你就叫我双月,否则我就叫你恩公。”云双月拉着鹰雪撒娇道。

  “好吧,好吧!云……双月。”鹰雪感觉到有些头疼,他可真不会应付像双月这样的女孩,真拿她没办法。

  “鹰大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云双月对鹰雪又开始了撒娇攻势。

  “行,行,你怎么叫都行。”鹰雪有些后悔答应留下来了。

  于是众又月盗团的人都跟着云双月进到了大堂中,只剩下发呆了炎火佣兵团的人,“团长我们怎么办呀。”有人开始问江山,江山这才回过神来对大家说道:“像这样的高人在我们团里我们竟然不知道,现在还想什么呀,只有赖着他不走,像这样的高人我们不跟着,还跟着谁呀,如果他能成为我们的团长来领导大伙,那我们炎火佣兵团不就成为空天灵界的第一佣兵团吗?我们的日子还会这样难过吗?大家出人头地的机会到了,千万不要放过!大家还犹豫什么,快去拜见团长呀。”炎火佣兵团的人在江山的带领下,也走了大堂之中。

  鹰雪还没有在椅子上坐稳,江山就率队走了进来跪在鹰雪的面前,“江山率炎火佣兵团全体成员拜见新团长。”鹰雪还没有反应过来,云双月见有人竟然抢先把行动了,于是也跪在了鹰雪面前,“双月盗团全体人员愿意奉恩公为寨主。”

  “你们这是干什么呀,快快起来,我什么时候成为你们的团长和寨主了,这万万使不得,大家快请起。”鹰雪总搞得手足无措。

  “如果团长(寨主)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两方的人员都不肯起身,鹰雪只好对云双月说道:“双月你快起来,否则我就离开这里,我说到做到的。”鹰雪做势要离开的样子,云双月只好起身拦住鹰雪。

  “江团长,你也快请起来。”鹰雪对江山说道。

  “还请……”江山还想努力试试,但是却被云双月拉了起来,“我都起来了,你想还捡便宜吗?想让小鹰哥当你们的团长,门都没有,快起来。”别看云双月在鹰雪面前撒娇,可是她在别人面前是毫不客气的,她看到了鹰雪解决骷髅盗的情景,对鹰雪佩服得五体投地,充满了崇拜之情,所以在鹰雪面前才显得像个小女孩,可是在江山面前却又恢复了盗首的魄力。“女人真是独断、善变!”江山愤愤不平嘀咕了一句。

  “好了,二位暂时别吵了行不行呀,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两位肯不肯听。”鹰雪对二人说道。

  “小鹰哥快说呀,什么建议。”双月急忙问道。

  “我看你们做盗贼也不是长远之计,不如跟江山的炎火佣兵团一样,去做佣兵吧,省得以后靠抢劫过日子,而且也不用整天担惊受怕地受到官家的通缉追拿。”鹰雪对双月说道。

  “其实这个问题我爹也曾提过,但是因为我们因为作盗的名声已经出去了,现在又去做佣兵那岂不是让人看不起,而且官家也曾通缉我们,到头来岂不是落得个里外不是人吗?除非……”双月有些顾虑地说道,毕竟这是关乎二百多名兄弟性命的大事,她不得不慎重考虑,所以双月对鹰雪卖了个关子。

  “除非什么,双月你怎么不说了呢?”鹰雪追问道。

  “很简单呀,只要小鹰雪答应做我们的首领我们便可一切听从首领的安排。”双月反将了鹰雪一军。

  “我当这个首领不合适,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我倒有个主意,让炎火佣兵团与你们合并,由江山任团长,你们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行事了吗?”鹰雪觉得自己出了个好主意。

  “江团长,你敢当这个团长吗?”双月邪邪地看了江山一眼。

  “我怎么敢当这个团长呢?要当也是由双月姑娘来当才合适嘛!”江山被看得头皮发麻,急忙退位让贤,云双月的功夫他是见过的,这样的角色还是少惹为妙。

  “小鹰哥你看看,江团长这么谦虚,让我来当,我的意见呢?由你来当,来大家快拜见新首领。”双月趁鹰雪不注意就跪了下去,于是江山也不甘落后地跪了下去。

  “鹰雪呀,我看你就先收下他们吧,以后再把首领还给他们不就行了吗,如果你再这样谦虚下去,就太伤他们的心了。”截天又开始发话。

  “这不是硬赶鸭子上架吗?”不过鹰雪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那大家都起来吧,我答应暂时当这个首领。”

  “好呀!”云双月开心地叫了起来,大家不禁莞尔,也只有现在才发现双月像个孩子。

  “既然两个兵团合并,我们得起个响亮的名字,叫什么呢?”鹰雪想了几个名字都觉得不太适合。

  “小鹰哥,这有什么好想的,既然是双月与炎火合并,那就叫炎月兵团吧。”云双月对鹰雪说道。

  “炎月佣兵团。”鹰雪轻轻地说道。

  “炎月佣兵团。好,好,就叫炎月佣兵团。”鹰雪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各位不知炎月这个名字大家可满意呀。”

  “有谁敢不满意,就站出来。”双月两手叉在腰上,目光从众人脸上掠过,这么凶的女人,这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炎火佣兵团的人想着就觉得有些悲哀。

  “小鹰哥,他们都没有意见了。”云双月转过身来对鹰雪说道。

  鹰雪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你的父亲不是犯病了吗?你怎么不去看看。”

  “他这是老毛病了,年轻时落下的病,只要服了药,不动气就没会事的。”双月对鹰雪解释道。

  “这样吧,双月,你把江团长先安顿好,你带我一起去拜访一下你的父亲,怎么样呀。”鹰雪问道。

  “当然好了,我现在就去安排。”双月转过身对江山等人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双月的办事效率还真是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把江山等人安顿好了。跑过来对鹰雪说道:“小鹰哥,我已经把他们安排好了,我们走吧。”

  双月带着鹰雪往后堂走去,云杰刚刚服下药,神色已经基本恢复正常,有人已经把鹰雪救了山寨的事情告诉了他,所以他见双月带进来一个少年,就知道这是刚才救了山寨和她女儿的那位英雄。

  “爹,这位就是刚才小鹰哥救了女儿的。”双月又对鹰雪介绍说:“小鹰哥这就是我父亲。”

  “老伯您好,”鹰雪恭敬地说道。

  “这位小哥太客气了,我家双月蒙你相救,小老儿感激不尽。”云杰感激地说道。

  “老伯您太客气了,您就叫我小鹰吧。不然我倒不好意思了。”鹰雪有些不习惯对云杰地说道。

  “呵,呵,好,小鹰,年轻人不骄不躁,现在像你这样谦虚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云杰对鹰雪的态度很是满意。

  “老伯的伤可好些了?”鹰雪问道。

  “没事的,没事的,老毛病了,看来这旧患要随我到棺材里了。”云杰不由感叹道。

  “请问老伯所患的是何病,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医治吗?如果需要帮忙的请老伯尽管开口。”鹰雪对云杰说道。

  “这并不什么病,是中了暗黑元素的魔法,这事说来话长,不说也罢。”云杰不想再提起往事了。

  鹰雪见云杰似乎有些顾虑,于是对云杰说道:“既是魔法所伤,我也会一些治愈术,也许能治好老伯的旧疾,不知老伯可否让我看看呢?”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已经失去希望了,无所谓的,请吧。”云杰见鹰雪如此年轻,他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鹰雪使出了截天教给他的治愈魔法—圣洁之光,并将圣洁魔法化为元素输入云杰体内,云杰只觉得全身被初春的阳光照射一样,全身感觉非常的舒服,这时鹰雪只觉得从云杰的后背处钻出了几道黑云,与他的圣洁之光进行了拉锯战,鹰雪猜想这可能就是一直困扰云杰的病根,他正准备加大能量,但是云杰的身体已经受不住了,疼得直冒冷汗,双月急忙叫鹰雪快住手。

  “奇怪这是什么样的魔法,怎么从来没见过呀。”鹰雪独自想道,“鹰雪主人,这是一种邪恶的禁咒魔法,属于暗黑魔法系列,名字叫做亡魂恶灵,它并不是一下子就是致人于死地的,而是把人所有的能量都封住,使人根本就不能运功,一运功就会疼痛难忍,生不如死,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连用力过度都会引起全身剧烈的痉挛,这样受害人就会慢慢地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魔法,已经早就被禁制了,想不到现在还会有人用这样歹毒的魔法。”截天又开始说话了,不过这次是思维交流,外人是听不到的。

  “那有没有方法可以解救呢?”鹰雪对截天说道。

  “有是有,不过这个人可就要受些苦头了,先用圣洁之光,把亡魂恶灵全部引出来,然后用光明系的魔法把它从体内逼出来就可以了。”截天对鹰雪说道,天知道他这次为什么这么热心了。

  鹰雪把截天教给他的办法告诉了云杰父女俩,说道:“虽然这个办法能够逼出亡魂恶灵,但是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要不要一试,还得你们来做这个决定。”

  “这……”云双月的脸上出现为难之色,她并不是不相信鹰雪,而是这关系到她老爹的生死,她也不敢擅自做主。

  “小鹰,没关系的,你尽管放手施为就是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万一出现不测,我也是毫无怨言,这些年这个病已经将我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今天既然有机会一试,我宁愿拼死一试,纵然失败,我亦是无怨无悔。”云杰坚毅地说道。

  鹰雪看了看双月,“好吧,云老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鹰雪倾尽全力催动圣洁之光,只见一片白光中,鹰雪和云杰被笼罩在其中,圣洁之光沿着云杰的百会穴往下逼去,那些黑色的云块状物体又出来阻拦,鹰雪用圣洁之光将它们包围起来,然后启动了光明系的魔法,光明系的魔法元素穿过圣洁之光,将那些黑色状的物质缠住,想把它们带出云杰的体内,这些黑色状的物质,也好像有灵性一样,见自己被缠住了,于是就拼命地想逃离,可是鹰雪哪容得他们逃走,立刻加大了光明系的魔法能量,并且用圣洁之光牢牢将它们困住。里面斗得热火朝天,外面云杰却疼得冷汗直冒,这一正一邪的能量在他的体内打得天翻地覆,云杰只疼得冷汗如雨,青筋暴起,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一样,鹰雪见状,也不由加大了力度,将这些黑色状的物质往上提,云杰终于承受不起这样的痛楚,大叫一声连喷出数口黑色的血斑,人就晕了过去。

  “爹,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双月见状急得叫了起来。

  “双月不用紧张,已经大功告成,你爹只是暂时晕迷过去了,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的。”鹰雪也像脱虚了一样,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鹰哥,你也累坏了,快快调息一下吧。”双月见状连忙叫鹰雪调息。

  鹰雪只是暂时脱力,稍微调息了一下,就恢复了,见云杰还在昏睡,而双月一脸着急的样子,不忍地道:“让我来给云老伯推拿一下吧。”于是鹰雪运用圣洁之光在云杰的体内运行了一周,云杰这才慢慢地苏醒过来,对鹰雪摆了摆手,叫鹰雪休息一下,让他自己调息。

  过了半晌,云杰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哈哈哈!”多年来的怨气化为一朝笑,震得大门窗户竟齐齐飞了出去,看来这云杰也并不是易与之辈,他的功力绝对是战灵三四星级以上的,只是不知是什么人竟然对他下如此毒手,让他受尽折磨,而非置他于死地不可,看来他的仇家的来头也挺大的。

  “云老伯有件事情我想问您?不知您可否相告。”鹰雪对云杰说道。

  “小鹰呀,你今天连救我父女二人,我对你感恩不尽,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今天我就把多年来的恩怨全部都告诉你吧。”云杰知道鹰雪想知道他的过去。

  “这要说到十年前,其实,我本是灵善国的护国大将军,只因受灵善国的国王昏庸,朝政被国师把持,我不想灵善国落入旁人之手,于是召集人马想先行下手,除掉国师,谁知功败垂成,竟然被国师觉查,被他设计困住,我拼死力战,但是大多数兄弟都被杀死,虽然众兄弟力保我突围而出,但我也中了国师的亡魂恶灵,于是,我也由此落下病根,我几经周折带着月儿逃离了灵善国,这十年来,这亡魂恶灵就像恶魔一样缠着我,让不得安生,五年前,我们来到了黄岭脚下,正好遇上有一盗贼团,月儿就将他们打败,他们见我月儿武功卓绝,竟然让月儿当上了头领,我父女俩也正愁无栖身之所,于是就在这黄岭上安顿了下来。”云杰歇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只是这些年苦了月儿,本来女儿家并不适合修习战列系的武功,但是我却不得不让她修练,她小小年纪却肩负重负,她本来应该养尊处优的,无忧无虑地做个大将军的女儿的,然而却连累她跟我四处奔波逃命,而且还因为我害死了她娘,这些年来我从来没见她笑过,我是个不称职的爹,不配当她的爹。”云杰愧疚地说道。

  “爹,你在说什么呀,这一切都是女儿自愿做的,与爹无关。”双月听完已经泣不成声了,因为云杰也没有跟她如此详细地说过。

  “好了,二位,现在不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吗?”鹰雪听完也唏嘘不已,但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安慰这父女俩。

  “是呀,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哭什么呢?”双月安慰云杰道。

  “好,小鹰兄弟你可真是我们父女的大恩人,我要好好地谢谢你。”云杰对鹰雪庄重地说道。

  “云伯父言重了,只要你们父女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安慰了。”鹰雪谦虚地说道。

  “哦,对了,我们双月盗团已经改行做佣兵团了,我们以后就可以摆脱盗贼的名声了,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小鹰哥。”双月高兴地说道。

  “想不到小鹰兄弟竟然能够折服我的女儿,真是令我云某人佩服呀,这丫头是从来没有服过人的。”云杰对鹰雪玩笑地说道。

  “爹。”双月撒娇地说道:“你刚才没有看见小鹰哥收拾骷髅盗团的场面,他一个人竟然在霎间将五六百的骷髅盗团全部消灭殆尽,而且他的那头奇怪的灵兽也是非常厉害的,竟然将二百多只灵兽全部化为了灰烬,你说厉不厉害呀。”双月脸上充满了崇拜之情。

  “爹怎么能不相信呢?能得我女儿这么赞赏的,小鹰兄弟还是头一人,小鹰兄弟莫非你是战魔双修之人。”云杰又对双月说道:“双月呀,你爹也十多年没有活动过手脚了,看哪天有空,我跟小鹰兄弟比试比试,看看他是否有你说得那么厉害。”

  “别,别,云伯父神功盖世,我哪敢跟你比呢?”鹰雪惶恐地说道。

  “就是嘛,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双月可不敢让二人比试,急忙来打圆场。

  “哈哈哈,看月儿这样着急,你放心我就是和小鹰雪兄弟过两招也不会动真格的,你就放心吧,月儿。”云杰始终不相信,鹰雪有双月说的如此厉害,想当年他云杰是灵善国的护国大将军,征战沙场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而且这么多年又没有活动过手脚,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功力,当然要好好找个对手切磋切磋了。

  “爹,你在说什么呢?”双月又撒起了小女儿态。

  “小鹰兄弟,我看小鹰并非你的真名,你似乎有难言的隐衷,不知可否相告。”姜不愧是老的辣,竟然从看出了鹰雪是在逃避着什么。

  “这……”鹰雪不禁有些为难,他现在可是到处有人在找他,再说如果泄露身份有可能连累到这些人。

  “既然小鹰兄弟有难处,不说也罢。”云杰不想太令鹰雪难堪,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一命,也不想太逼迫鹰雪。

  “不会吧,小鹰哥,我爹说的是不是真的呀,你快说说嘛。”真是受不了双月,拉着鹰雪又开始撒娇了。

  “月儿,不得无礼,既然小鹰兄弟有难之隐,就不要太为难于他。”云杰倒是挺懂人情事故的。

  “好吧,既然云伯父都以诚相待,我也不好相瞒,只是我的身份还请你们多多保密,否则将会召开杀身之祸。”鹰雪严肃地说道。

  “你放心吧,小鹰兄弟,我云杰乃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会怕死吗?我就是死也不会泄露你的身份的”云杰庄重地说道。

  “我也保证至死也不会泄露的。”双月也发誓道。

  “好吧,我也不想隐瞒什么,我的原名叫做艾启鹰雪。”鹰雪刚开了个头就被双月的一声惊叹打断了。

  “哇,原来你就是现在赏金最高的,天风国悬赏二百万金币要找的那个艾启鹰雪!”双月惊讶得叫了出来。

  “月儿,不得无礼,让小兄弟往下说。”云杰对双月严肃地道。

  “呃。”双月吐了吐舌头,她实在是太惊讶了。

  “是的,双月说得没错,我就是现在就是悬赏二百万金币的艾启鹰雪,我原是边陲国一位将军,也是国王李奉天的义子,但是……”鹰雪把他与李奉天故事从头至尾的说了一遍,但是他没有说自己是从地球上来的,那样岂不更是惊世骇俗,也把小天和截天的事情也隐瞒了,因为截天早就嘱咐鹰雪不要说出他的事情,。

  “鹰雪兄弟,想不到你我同为将军,可是遭遇竟然比我还要惨,人心险恶,不过你是真的把天风国的五六百名天字级的魔法师全部打败了吗,这怎么可能呢?”云杰刚才还想同鹰雪比试比试,可是现在听说鹰雪独自一人打败了五六百名天字级的高级魔法师,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自问也是四星战灵级的人物,可是以一人之力要打败那么多的高级魔法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难道鹰雪竟然已经达到战神级的境界了吗?

  “小鹰哥,那外界怎么传说是你率领二千普通的战士打败了这些魔法师的,这是怎么回事呀。”双月不解地问道。

  “是的,但是当时我已经知道了李奉天的阴谋,于是我不忍这二千人跟我一起送死,于是把他们都赶走了,我之所以能够打赢,全赖那把天衍神剑。”鹰雪由于隐瞒了许多的事情,所以这故事说出来就有些不太通了,于是他就把天衍神剑抬了出来。

  “就是那把边陲国的的镇国之宝,天衍神剑吗?”云杰惊讶地问道。

  “是的,就是那把天衍神剑。”鹰雪答道。

  “小鹰哥,你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呀,让我也见识一下神剑的魅力。”双月被鹰雪那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刺激得兴奋不已,他有些迫不急待地想见见传说中的神剑了。

  “好吧。”鹰雪从仿须弥戒中拿出了天衍神剑,“诺,这就是天衍神剑。”鹰雪把天衍神剑递给了云杰,云杰刚想仔细看看就被双月一把抢了过去,“爹让我先瞧瞧嘛!”

  “你就孩子,一点礼数也不懂。”云杰对鹰雪说道:“让鹰雪兄弟见笑了。”

  “云伯父,您也不用责怪双月姑娘,这才显得双月姑娘爽直嘛,云伯父,你也不要叫我什么小兄弟了,你就叫我鹰雪吧。”鹰雪对云杰说道。

  “好,既然鹰雪兄弟这么爽快,我云杰也就托大了。”云杰高兴地说道。

  “咦,小鹰哥,这把剑怎么拔不出鞘呀。”双云用力抽也撼动不了天衍神剑分毫。

  “让我看看。”云杰有些不信地道,因为云双月也是修炼战列系的,而且已经达到了战将级,怎么会连一把剑也拔不出来,他不相信地用力试了试,“竟然连我也拔不出鞘,难道这个传说是真的,自从尊天圣者后,就无人能将天衍神剑拔不鞘了吗?”云杰疑惑地说道。

  “这把剑怪异得很,他还可以吸收人的能量,似乎是个无底洞,有多少能量注入到剑里就如泥牛入海,连我也不弄不明白这把剑的奥妙。”鹰雪对二人说道。

  “小鹰哥,你既然能够用天衍神剑打败天风国的魔法师,你肯定就可以拔出天衍神剑,你让我们见识见识吧。”双月又对鹰雪用上了撒娇绝招。

  “好,好,真拿你没办法。”鹰雪无奈地说道。

  云杰也没有劝阻,他也想看看这把天衍神剑有何奇妙之处。

  “铛!”的一声,天衍神剑果然不同凡响,出鞘时的声音都令人心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让我来看看。”云双月迫不急待地想接过来仔细看看。

  “小心!”云杰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啊!”双月如同被人震了出去一样,把凳子都震碎了。

  “双月姑娘,你没事吧。”鹰雪急忙搀起双月。

  “真是神剑,有灵性,除了主人以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云杰感叹地说道。

  “什么破剑。”双月一脸委屈地说道。

  “这……”鹰雪也没有想到这把剑竟在如此威力,一时倒不知说什么好了。

  “没关系的,鹰雪,你把剑放在桌子上让我们看看就行了。”云杰见鹰些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出来打圆场。

  于是鹰雪依言把剑放在桌子上,让二人观看。

  “果然不愧为神剑,你看这剑上竟有隐隐云雾之气,然而却丝毫没有隐藏住逼人的剑芒,真是一把神剑。”云杰虽然也见过不少的神兵利器,但是却没有见过像天衍神剑这样摄人心魄的。

  “我看也不同有什么了不起的。”双月刚才被天衍神剑震了出去,心里很是不爽。

  “你这丫头懂什么呀。好了,鹰雪你把此剑收起来吧,你要小心收好,凡是神剑必然有人觊觎,千万不可大意。”云杰慎重地对鹰雪说道。

  “多谢云伯父关心,我会小心的。”鹰雪准备把天衍神剑收回到鞘里,可是怎么插到一半却怎么也插不进去了。

  “难道这剑竟然不见血不肯回鞘吗?”云杰诧异地说道。

  “你放心,云伯父,我有办法。”鹰雪拿起天衍神剑,砍起了被双月震碎的凳子。

  “你这是干什么呀。”云杰不解地问道。

  “上次,我用天衍神剑劈柴,他就老老实实地归鞘了。”鹰雪想起了上次劈柴的事情,突然灵光一闪。

  “喂,喂,主人,你怎么又拿天衍神剑劈柴,不行呀,不行呀。”截天急忙用思维说话的方式对鹰雪说道。

  “这有什么呀,不要把剑宠坏了,老是想饮人血才肯入鞘,那我不是成了杀人狂了吗?”鹰雪对截天说道。

  “哈哈哈,原来这么也可以,真是笑死我了。”双月见鹰雪竟然用这么奇特的方法,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呵呵呵!”云杰这时也严肃不起来了,轻声地笑道。

  “这把剑不这样不行,哪能老拿着剑杀人呀,那还要这把剑作什么呀。”鹰雪对这父女二人说道。

  鹰雪把天衍神剑放回到仿须弥戒中,对二说道:“云伯父,我想请教您一件事情,还请云伯父据实相告。”

  “鹰雪,你尽管说吧,只要我云某人知道,一定不会瞒你的。”云杰庄重地说道。

  “云伯父言重了,我只是想问您是否知道一位名叫星神的人的下落。”鹰雪问道。

  “鹰雪,你这个问题可难倒我了,星神其人我恐怕整个空天大陆的都知道,但是你想要知道他的下落,这个恐怕难呀。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云杰疑惑地问道。

  “是的,我受一位故人所托,找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鹰雪对云杰说道。

  “这星神与天、云、风、灵四位盟友在一千多年前离奇失踪,以后就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何况时间已经这么久了,也不知他们是否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这等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要找到他谈何容易。”云杰为难地说道。

  “没关系的,我一定会找到他的。”鹰雪见所有的人说的都一样,不禁心情有些低落,看来自己找星神之旅可真是毫无头绪了。

  “小鹰哥,你放心吧,我们炎月佣兵团有这么多人,肯定能够帮你打听到的。”双月见鹰雪心情有些低落,安慰地说道。

  “是呀,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鹰雪呀,只要你不放弃,你就一定会找到星神的。”

  云杰也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鹰雪解嘲地说道。

  其实,现在的真相也只有截天知道,但是他却不肯告诉鹰雪,虽然他在鹰雪体内,但是也不知道鹰雪找星神有什么事情,但是他已经猜到可能是灵神派鹰雪来找星神的,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灵神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且他和灵神、星神、风神、云神五人之间的恩怨纠缠实在是理不清,剪不断,所以各位,请容小弟在此先卖个关子,以后再详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