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九章 双月盗团
第十九章 双月盗团
作者:雪鸿   |  字数:9941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13  |  分类:

玄幻小说

一行人在弯弯曲曲的黄岭上寻找双月盗的巢穴,其实也是很容易找的,炎火佣兵团跟着上山的小道一路往上爬,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一处山寨门口,江山对大家说道:“兄弟们,先不要着急,一切听我的命令行事,不要把事情搞砸了。”

“是。”众人齐声道。

于是江山亲自去寨门口对着哨戒塔上的人喊道:“我们是炎火佣兵团的人,请问这里可是双月团的朋友?”

上面的人见是冲他们来的,于是答道:“不错我们就是双月盗团的,你什么事情快说,如果没事,就不要在此逗留,快快下山去吧。”

“我们是炎火佣兵团的,找你们当家的有事,烦请通报一声。”江山耐心地说道。

“这样啊,那你等吧。”上面的警卫答道。

于是警卫吹响了有敌来犯的号角,里面的人立刻集合了起来,不一会儿大门大开了,寨头的警卫对江山他们说道:“我们的头已经在大堂等你,你们进去吧。”

“大家提高警惕,走。”江山带头走了进去。

鹰雪倒是无所谓的样子,他像是来观光的,一路上东张西望,显得一切都很新奇,不过在别人的眼里,他却像一个大白痴,根本就不入流,所以炎火佣兵团的人也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一行人来到大堂,所有的双月盗的人都严阵以待,等双月盗的团长走出来,大家不禁眼前一亮,眼前竟然出现一个漂亮的女子,明目皓齿,光彩照人,英姿焕发,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大家看了一会儿,就坐在大厅的中央的坐椅上,原来这位双月团长竟然是个的女子,可是双月盗团的人却对她非常的恭敬,眼睛中还流露出崇拜的目光。

只见她慢慢地走到江山的眼前,对他说道:“我与你们炎火佣兵团好像没打过什么产交道,你们今日来找我何事呀。”江山竟然有些不敢正视这位双月团长,他觉得她的眼神竟然对他有种压抑的感觉,眼前的女子肯定不好对付,江山心里暗暗地想道。

怎么搞的,他心里想到。他还是大声地说道:“我受冒险公会的委托来向你取一宗被你们捡到的货物,还请团长赐还给我们,我等不胜感激。”

“抢来的就是抢来的,还说什么捡来的,天底下有等好事还会轮到我们双月盗吗?你江团长也不用为我们遮掩。”那女子说出的话可不像她的外表,语气咄咄逼人。

“既然团长都说了,还请团长请把货物还给我们,好让我们完成任务吧。”江山虽然有些火气,但他还是忍气地说道。

“哈哈哈,既然都已经到手的东西,我们还会吐出去吗?只要是我们双月盗抢到手的东西,要想退回去,那是门都没有,大伙说说是不是呀。”那女团长大笑地对她的手下说道。

“我们按老规矩办事,我们完成任务所获得的奖金三万金币的一半归你们,大家五五分帐,不知团长意下如何。”江山还是忍住了火气。

“不是吧,江团长,你可知道这批货物的市价最少值十五万金币,你能给我多少呀,一万五,我们岂不是亏大了吗?”那女团长大笑地说道,他的那些手下也跟着大笑起来。

“团长,我们也是出来混口饭吃的,请不要绝了我们兄弟的生路。”江山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这样即使是泥人也有火气的。

“哟,哟,还生气了,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如果我不让你们死心,你们还是会缠着我们不放的,这样吧,你们从炎火团选三个人出来,只要有一个能在擂台上打赢我云双月的,我就把这批货物全部奉还。”原来那个女团长的名字就叫云双月,难怪这个盗团的名字会叫双月盗团了。

“你欺人太甚,不过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可别怪我们以多欺少呀。”江山见好就收,三对一他觉得胜算在握。

“那么你快选人出来吧,我们可没时间等,还要去山下做笔大买卖呢?”双月显得有些不耐烦。

“大头,你先上吧。”江山对团里的一个大汉说道。

这个叫大头的一看就是一个战列系的的战士,虎背熊腰,身材魁梧,手持一把巨剑,站出来对双月抱了抱拳说道:“俺大头从来不打女人的,不过今天是个例外,你放心,我不会辣手催花的。”

“呵,呵,呵。”双月笑得越来越迷人,盗团里的人全都在为这个叫大头汉子祈祷,因为双月笑得越是迷人,那就表示她已经是非常生气了,看样子大头有的受了。

果不其然,大头的巨剑还没有到双月身边,她的人已经不见了,大头还在发楞时,双月的声音已经在他身后响起:“大个子,我在你后面呢?”大头还没转过身来,屁股上已经被狠狠地踢了一脚,跌了个狗吃屎。

“他妈的,臭娘们,哎哟!”“啪,啪!”话还有说完,脸上已经被狠狠地煽了几个响亮的耳光,打得大头晕头转向。

“请双月团长手下留情。”江山见大头吃了亏,连忙叫停。

“既然是江团长的请求,那你就滚下去吧。还有要上来的就请快快上来吧。”双月对大头喝斥道。

“团长这个女人挺厉害的,让我上去吧。”团里的另一位又开始请战了,江山一看原来是副团长黄晓,于是点了点头。

“在下黄晓,还请双月团长多多指教。”黄晓走到双朋前面对她抱了抱拳说道,别看这个黄晓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一到关键时候,他可是相当谨慎的。

“废话少说。”双月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黄晓是一位火系魔法师,大概在地字七级左右,他用‘火殇箭’对云双月进行远距离的攻击,可是双月的身法实在是太奇妙了,火殇箭根本打不到她,黄晓无法只好用‘千丝火针’的魔法进行大面积的攻击,密集的火针虽然击中了云双月,但是对她根本造不成伤害,原来云双月竟然是一位战列系的战士,女子也是修炼战列系的这倒是很少见,并不是小瞧女人,因为女子本身就是属阴柔,力量先天不足,所以大多数都是魔法师,况且云双月已经达到战将级别能打开初级的金光盾,不能不说她是位厉害的角色,所以黄晓的地字七级的魔法根本对她造不成伤害。

“黄晓,你下去吧。”江山见黄晓根本不是双月的对手,于是他自己走了上去,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但是没有办法他只有拼力一战了。

“终于轮到你江团长亲自出马了,请吧。”双月连败两人,依然神色如常,连汗都没有流一滴,看样子他的造诣真是高深莫测,可能还隐藏着一部分的实力。

“请。”江山对双月抱了抱拳。

江山也是火系魔法师,他使用的也是火殇箭,但是威力比黄晓的要强大的得多,而且速度也是快得多,然而依然没有办法射中云双月,因为云双月有一套非常奇妙的身法,江山见对手如此难缠,只好使出了超出能力之外的高级魔法—火风暴。

这云双月也是久经风浪的人,他见江山停止了攻击,就知道他准备用更加厉害的魔法对付自己,心里想到这江山也太不识好歹了,自己处处手下留情,他却不知进退,但是她还是没动想看看江山到底要搞什么鬼,所以她全力催了金光盾,等待江山的一击。

江山也是有苦难言,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关兵团的声誉,他不得不拼命一战。“大地间的风精灵,永远燃烧的火之魂啊,启动吧,火风暴。”随着江山的咒语,初级风系与火系的组合形成一股强烈的燃烧的风暴袭向云双月,云双月见江山全力催出了火风暴,急忙运用她那套奇妙的步伐闪避,由于江山并不太熟炼地运用这股能量,所以倒也没有对云双月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把擂台旁边的围栏点着了,云双月见状,对着江山冲了过去,近战是法师的致命弱点,几招就被云双月打断了魔杖,并且将剑架到了脖子上。这双月盗团的人见此在台大声地叫好,“杀了他,杀了他,”下面的人趁机在下面鼓动。

江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鹰雪正想出手相救,可是云双月并没有伤害江的意思,她放下剑对江山说道:“江团长,你们输了,依照约定,请快快下山吧。”

“云团长好身手,承蒙手下留情,感激不尽,江某认输。”江山输得心服口服,因为他倾尽全力也没有能打败对手,而且人家完全可以趁此机会要了自己的命,然而还是手下留情,江山转身大伙说道:“我们已经输了,大家快快下山吧。”

正在鹰雪考虑要不要上的时候,突然从外面涌进十几个人,为首的一个年轻人对台上的云双月叫道:“好热闹呀,大伙别忙散,双月姑娘,我也想来挑战,可不可以呀。”

云双月见台下走来的那个年轻人,对他说道:“原来是柳公子呀,手下败将,还敢来挑战吗?别丢你们骷髅盗团的名声。”

炎火兵团的人一听是骷髅盗,大家都吃了一惊,鹰雪问了旁边的一个炎火兵团的人才知道,这骷髅盗团的人做案手法十分残忍,与别的盗团的人不同,他们是全部灭口,绝不留活口,而且经常抢劫村庄,连妇孺也不放过,奸淫掳掠无所不为,现在官家的悬赏五十万金币捉拿匪首柳成恶,可是这骷髅盗团一来行事狠毒,行踪诡密,二来居无定所,人多势众,一般的佣兵团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有些大型的佣兵团想去消灭他们,反而被骷髅盗团所消灭。现在还是拿他们没有办法,没想到今天会在这儿遇到他们,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那位柳公子听了也不恼,对云双月依然嘻皮笑脸地说道:“是呀,我承认是打不赢双月妹妹,可是我就是喜欢你,我派人提了几次亲,为什么双月妹妹总是拒我于门外呢?我柳继恶难道就这么让双月妹妹看不上吗?真是没办法,所以我只好亲自来提亲了,还望双月妹妹成全。”

台下的双月盗团的人都非常气愤,这柳继恶不急不忙地说道:“今天本公子来就是要带走双月妹妹的,我父亲已经带人在山下等,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本公子今晚就要成就好事了。”

趁此机会,鹰雪仔细打量了这个名叫柳继恶的家伙,生得倒挺白净的,像个斯文人,只是目光太邪,笑容给人一种奶阴阴的感觉,旁边的人告诉鹰雪他就是骷髅盗匪首柳成恶的独子柳继恶,而且刚才的一番话,鹰雪对他的印象非常的差。

云双月站在擂台上对柳继恶说道:“谁是你妹妹,你有种就跟我上来单打独斗,你要能赢我,我就考虑考虑,怎么样,你敢上来吗?”

“好呀,双月妹妹,我就随便派个人上来吧,荣师傅您就指导指导我的双月妹妹吧,千万不要伤了她,我会心疼的。”柳继恶对那位姓荣的说道。

“请公子放心,这么水灵的姑娘,我怎么会辣手催花呢?”姓荣的阴阴一笑。

“双月姑娘,请吧。”那位姓荣的对云双月邪邪一笑。

云双月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她还是举起了手中的剑,朝那位姓荣的刺去,可是那人却连动也没动,云双月心中一喜,可是她的剑和人却一起穿过了那位姓荣的身体,原来是个幻影。

鹰雪在下面看得清楚,“暗黑魔法。”他轻轻叫道,他打量了那位姓荣的,全身笼罩在一件黑色的魔法长袍中,连头也罩住了,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什么模样,只露出一双呈三角形的眼睛,看上去非常邪恶。

他见云双月刺过了自己的幻影一时重心不稳,拿出一要很短的魔杖念道:“黑暗邪恶的幽灵呀,快快出来吧,以我的名义,将她石化吧!”对着云双月一指,云双月虽然是背对着这个姓荣的魔法师,但是她反应还是挺敏捷的,立刻将身体向左一偏。那位姓荣的法师魔杖一指,一缕黑色的细线朝云双月急射过去,那缕黑线竟然穿透了云双月的金光盾,虽然云双月的身体向左避开了,但是那缕黑线却射中了云双月的脚,她只觉得脚像有千斤重一般,根本就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不禁大惊失色,骂道:“姓荣的,你只会玩阴的,有种跟我真刀真枪地打呀。”

那位姓荣的魔法师轻轻一笑:“我荣明从来都只讲结果,不讲过程的。”

“你,你,别过来,”云双月见荣明要向她走来,想急忙阻止,下面的双月盗团的人见此,全部都跳上了擂台,准备同荣明一拼,荣明轻轻一笑,说道:“你们这些小喽喽,也想同我较量较量吗?”手中数道黑线急射向众人,顿时有十几个人被石化了,正在这时,有一老人走了过来,他对荣明说道:“这位法师,在下云杰,不知小女何处得罪了阁下,还请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原来是云小姐的父亲,贵小姐并没有得罪我们,只因我们柳公子对小姐一见钟情,多番上门提亲均被拒之门外,所以我们柳团长只有亲自来了,他现在正在山下等我们,所以荣某人只好出此下策。”荣明见老的出面,也搞不清楚云杰的底细,所以语气显得恭谦了一些。

“原来如此呀,可是小女并没有向老朽提起过,小女年纪尚轻,再说此等关系小女终生幸福的大事,还得让我们商量商量,荣法师你说呢?”云杰也并不想事情弄得太糟。

“嘿,老丈人,我看还是别商量了,今天我就带双月妹妹走,过两天小婿我再回来向你老人家请安。”柳继恶见到手的美食岂会再吐回去,说着就想上台去抢人,双月盗团的人见此纷纷亮出了家伙准备拼死捍卫团长,而江山见此情况,也对大家说道:“我们炎火佣兵团的人岂能见死不救,弟兄们,上。”于是炎火佣兵团的人也亮出了家伙。

柳继恶带来的那十几个人见这么多人将自己围在中间,于是把自己的灵兽都召了出来,这些人的有些是战将级的,有些是高级的魔法师,鹰雪知道凭双月盗团和炎火佣兵团的这些人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于是鹰雪准备出手了。

正在这时,台上云杰见事情已经到了非得以武力不可挽回的局面,于是也亮出了剑,荣明见了也立刻准备使出暗黑魔法,可是当云杰催开金光盾的时候,他的旧疾又突然复发了,捧着胸口就倒在了擂台上,荣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云杰抓住了。

云双月见云杰被制,于是叫道:“快放了我爹,快放了我爹。”荣明提前云杰走到云双月的身边对她说道:“这个容易呀,你只要跟我们柳公子走,你爹马上就放,怎么样云姑娘?”

柳继恶在下面叫道:“云妹妹,快作决定呀,不然我老丈人可就不行了,我还想孝敬他老人家几年,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呀。”

云双月见父亲被制,已经急昏了头,声音已经带着哭声,对荣明喊道:“你快放了我爹,快让他去服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的,我跟你们走,快放了我爹。”

“这才乖嘛!”于是荣明放开了云杰,并将他交给了双月盗团的人带去服药,江山等炎火佣兵团的人见状,都无力地低下了头,他们都是血性男儿,目睹这样悲惨的一幕,自己却没有能力相救,怎么不叫他们汗颜。

双月盗团的人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却被双月赶了回去,他知道他们这是白白送死,这个荣明的魔法太厉害了,这里根本没人能够打赢他。

于是荣明把那些石化的人全部解除了魔法禁制,正要带着云双月要走的时候,鹰雪站在了路中间。

“你小子是什么人,要命的快快滚开。”荣明见还有人敢不知死活地拦在他的面前,非常地不高兴。

这边双月盗团和炎火佣兵团的人都觉得鹰雪很面生,记不起他是哪方的人,双月盗团以为是炎火佣兵团的人,而炎火佣兵团的人却认为是双月盗团的人,毕竟像鹰雪这样不起眼的人是没人会注意他的。

“荣明是吧,你把这位姑娘留下,你就可以走了。”鹰雪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凭什么这样说呀,人是我看上的,也就是我的人了,你小子想怎么样呀?”柳继恶有些迫不急待地说道,他一心想着成就好事,现在已经是手到擒来,他的美梦马上就要成真了,当然急着想回去了。

“有谁证明是你看上的呀,我说是我看上的,那就是我的人了,你说对吗,柳公子?”鹰雪在调侃柳继恶。

“公子在跟这小子废什么话呀,让我来。”荣明看了云双月一眼,见云双月也是一脸茫然,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云双月的人,所以他也就不必手下留情了。

“你快走吧,不要枉送了性命。”云双月不忍鹰雪送命,于是对他叫道。

“你看吧,我说他是我的,你还不相信,你看他多关心我呀。”鹰雪对柳继恶说道。

“你,你,你。荣师傅快杀了他,竟然敢跟我抢女人。”柳继恶也搞不清楚鹰雪跟云双月有什么关系,不过他已经知道鹰雪是快要死的人了。

鹰雪抽了黑剑,摆开了准备战斗的架式,“呵呵,还是个战士呢?你小子找死,”荣明眼神一冷,一缕黑线直射向鹰雪的胸前,鹰雪瞬间就被石化了,“就这两下子,还充英雄,不自量力。”荣明说完就准备带着云双月离开。

“唉!”云双月叹了口气,所有的人都叹了口气,勇气可嘉,但却不自量力,白白送了小命。

这时鹰雪动了动,自言自语道:“咦!怎么没事呀。”

荣明不相信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呀,不可能呀。”他的石化魔法从来没有失效过呀,可惜他的运气实在不太好,因为他遇到了鹰雪,这天阳春雪的功夫是专门吸收各种各样的魔法元素的,荣明的石化魔法至多只修炼到中级阶段,这哪能难得倒鹰雪,小菜一碟。

见荣明行事这么阴毒,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这人留着也是祸害,鹰雪现在可就不再留情了,以极快的身法用剑在荣明身上掠过,荣明只觉得脖子一凉,但又没有觉得什么异样,说了声:“怪事!”刚一说完,就觉得整个身体不听使唤,眼睛一瞪倒下了。

柳继恶见状急忙叫道:“荣师傅,荣师傅,”可是荣明已经归天了,再也叫不醒了,“这是怎么回事呀,”柳继恶心里开始发慌,这荣明可是骷髅盗团的第一魔法师呀,怎么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倒下了呢?他打量了一下鹰雪,只见他也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所以柳成恶也没有怀疑是鹰雪。

这时候,众人见荣明倒下了,全部都朝柳成恶他们围了过来,柳成恶见势不妙,抛下众人就独自逃命了,其余之人见状,也丢下云双月和荣明的尸体仓惶逃命去了。

突如其来的事情把大家都搞糊涂了,也没有人看出是鹰雪做的手脚,云双月离鹰雪最近,虽然他有些怀疑,但是也不能肯定是鹰雪下的手,不过她还是对鹰雪充满了感激之情,毕竟是鹰雪在没有人敢来的救他的情况下,一人挺身而出的。

“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双月感激不尽。”云双月对鹰雪说道。

“你不用谢我的,云团长,我根本就没有出过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鹰雪装傻充楞。

云双月看了看鹰雪的穿着打扮,鹰雪又是一脸茫然的神情,觉得不可能是鹰雪下的手,像他这样年轻的高手,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云双月也只是疑惑一闪就不在放在心上了,不过他还是对鹰雪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就小鹰,别人都是这么叫我的,我是跟江团长来取那批被你劫来的货物的。”鹰雪对云双月说道。

“好吧,既然你肯舍命相救,为了报答你的恩情,那批货物我就决定送给你了,江团长,你们可以带走那批货物。”云双月虽然不敢肯定是不是鹰雪救了他,但是她还是决定把货物还给他们,毕竟在自己被困时,江山等人也出手相救,这个恩情,她云双月是不会忘记的,故而她爽快地满足了鹰雪他们的要求。

“如此那就多谢了,云团长。”真是天降喜事,没想到没有希望完成的任务,现在竟然已经出现了转机。

“你不用谢我的,要谢就谢这位小鹰兄弟吧。我完全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作这个决定的。”云双月对江山说道。

“是呀,是呀,小鹰兄弟,这回可全亏你了,我代表炎火佣兵团向你致谢了。”江山可是对鹰雪充满了感激之情。

“不好了,不好了。”正当鹰雪想说话的时候,突然前面寨门口的警戒人员鸣锣示警,说是骷髅盗团已经到了寨门外,云双月一听,大惊之下,立刻率先冲了出去,于是双月盗团的人一齐冲了出去。

“既然双月盗团遇到麻烦了,我们炎火兵团也不能置之不理,毕竟人家已经把货物退还给我们了,我们也去给人家帮帮忙吧,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江山对大家说道。

“好,我们也去帮忙,别让人家小瞧了我们炎火兵团。”大家齐声地说道。

大家在团长江山的带领下一起山寨门口,只见寨门口挤满了,外面骷髅盗团的人大约有五六百人,柳继恶站在一个脸像凶恶,满脸横肉的大汉面前正在比划着什么事情。

“云双月,你这个臭娘们,给脸不要脸,竟然胆敢杀了我们骷髅盗团的军师,今天你如果不顺从我儿子,我们骷髅盗就将你们双月盗才全部灭掉,让你双月盗团这个名字永远地消失。”原来说话的人是柳成恶,骷髅盗团的团长。

“呸,你们才不要脸呢?你们那个狗屁军师功夫没炼好就出来丢人现眼,你还在这儿大咧咧地吹大气。”云双月知道今天一战在所难免,因为以骷髅盗平时的作风,今天之事绝对难以善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看来今天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过我也不急,既然我的儿子看上你了,你就等着与我儿子进洞房吧。哈哈哈。”柳成恶胸有成竹地说道。

“哦,哦,哦。进洞房,进洞房。”柳成恶身后的喽喽也乘机起哄。

“弟兄们,不要跟他们废话,准备动手。”柳成恶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说打就打,这也是他们骷髅盗的惯用手法。

魔法师首先站在前排,准备用魔法攻击,云双月见状,叫盗团里的弓箭手和标枪手先发制人,于是一阵枪林箭雨朝着对方的魔法师急射而去,但是骷髅盗里的战列系的催开了初级的金光盾或是力之盾将魔法师保护了起来,枪林箭雨根本射不进去。

骷髅盗险些就吃了暗亏,柳成恶手一挥,魔法师寄出了各种类系的魔法,朝着寨门射去,鹰雪见形势危急,于是在寨门口布下了一道防御结界,雷电系,火系,风系,水系,冰系等等魔法在寨门口全部被挡下。

“他妈的,竟然设有结界,弟兄们加把劲,击破这层结界。”柳成恶还以为是双月盗里的魔法师集众人之力设下的结界,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鹰雪一个人设下的结界,要是他知道有这样的人在这里的话,他们早就溜走了。

鹰雪见他们全力攻击结界,于是他悄悄地走到一边,从仿须弥戒中唤出小天,对他说道:“小天,你去消灭外面的这群盗贼,快去吧,不要留情。”

小天兴奋地跑了出去,他已经好久没有活动手脚了,难得今天有表现的机会,于是他从山寨的角落里飞到了外面绕到了骷髅盗团的后面,冲入人群,对着那些战列系的战士就是一顿撞击,现在的小天已经有了一对锋利的双角,被他撞上的人非死即伤,顿时骷髅盗团一阵骚乱,云双月见状,立刻命令箭手和标枪手对着魔法师一顿猛攻,那些魔法师没有了防身盾,立刻被箭和标枪射了透心凉,柳成恶不愧为盗首,立刻叫魔法师召出灵兽,并且重新布置防线,所有的灵兽立刻奉主人命令开始追击小天,这就是最令小天头疼的事情,因为他不会魔法,虽然对魔法的防疫力很强,但是蚁多咬死象,所以小天只好跑到了空中,因为有些灵兽不会飞行,他准备在空中先消灭一部分灵兽,然后再下来攻击。

小天的打算是不错,可是这次的灵兽实在太多了,有一两百只灵兽追逐着小天,小天在空中急弛,射避着灵兽们的攻击,突然他被一团火球击中,虽然这团火球对他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小天却觉得这团火球竟然慢慢地渗入到自己的身体里,而且已经被自己吸收了,他感觉到火元素在自己体内已经变得生机勃勃,呼之欲出,好像已经能够使用火元素了, 不过这纯粹是小天的一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能行,不过小天决定还是试上一试,看看自己到底是否能够真正使用火系魔法,这可能跟鹰雪修习了天阳春雪有关吧,因为当天鹰雪被天风国的魔法师攻击的时候,小天也在被攻击之列,鹰雪通过天阳春雪的心法不断地吸收能量,把小天也带在里面,能量在鹰雪和小天的体内不断循环,所以才导致了小天的蜕变,现在小天也能量吸收各种魔法能量。

在空天灵界没有人去肯与天云兽去定下契盟,因为天云兽不会魔法,这样的灵兽又会有谁要呢?况且大多数灵兽都难得与主人同心,因为这些灵兽都是被他们的主人强迫捉来,定下契盟的,而灵兽又分为胎生灵兽和卵生灵兽,所以大多数人都宁愿去找卵生的灵兽蛋而不愿去捉胎生的灵兽就是这个原因,但是灵兽的蛋是非常难找的,而且这些蛋的孵化期非常的短,所以非常的的难得,还有就是虽然能够找到与主人同心的灵兽,但是又有谁肯与灵兽们分享能量,这也只有鹰雪这个傻帽把大量的能量注入到小天的体内,这才使得小天在短时间内多次进化蜕变。这其中的过程各位书友应该最清楚不过的了。

因为天云兽本身是属于无魔法属性的灵兽,这是他们的弱点,但是物极必反,极阴之地乃为极阳之所,所有的元素到了一定的程度都是可以互相转化,所以反过来说无属性的灵兽到了一定的程度,反而可以吸取众家之长,成为能够驾驭各种元素属性的灵兽。现在的小天正是处于这种转型期,因为他本身已经进化成为灵幻兽了,而且小天已经具有多种能力,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而且鹰雪也没有经验,截天本来是知道的,但是他现在可没有兴趣告诉鹰雪他们这些,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这一人一兽的能力都还要靠自己去发掘己身的潜能。

当小天发现了自己竟然可以吸收并使用魔法时,那兴奋劲可就别提了,于是他开始试着集中火元素,就在小天努力集中火元素的时候,追击他的灵兽已经对小天形成了包围之势,小天觉得已经可以使用火系魔法时,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灵兽群里,于是他倾尽全力使用出了火系魔法,现在小天已经到了以意驾驭元素魔法的境界,所以他运用起魔法来非常的快,只要想用就可以运用,在小天的全力施为下,竟然释放出终级的火系魔法—风暴火龙,只见在一条火龙像暴风一样穿梭于围在小天周围的灵兽群,那些可怜的灵兽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竟然在瞬间全部化成了灰烬,这还是小天不太熟炼驾驭这条火龙,否则那些灵兽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起码也不会被化成灰烬,因为小天的本意并不想杀害他们,如此恐怖的力量,不仅鹰雪看得目瞪口呆,而且小天自己被自己所释放出的魔法惊呆了,更别说双月盗和骷髅盗团的人了,全部被吓得不敢动弹了。

骷髅盗团的人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柳成恶知道此时要么逃命,要么就去全力进攻山寨,但是如果逃命的话,可能难逃出这只不知名的怪兽的魔法攻击,他已经看出这只怪兽是受命于人来保护双月盗团的,所以只要进行近战,这只灵兽就难以发起魔法攻击了,不如拼死一搏可能事情还会出现转机,所以他下令道:“弟兄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上,跟我把双月盗灭了,替我们的灵兽报仇。”说完舞动着巨斧率先冲了上去。

髓髅盗团的确够狠,在柳成恶的鼓动下,全部都像发了疯似的,朝着双月盗团的山寨发起了猛攻,鹰雪防御结界马上就被他们打破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