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八章 初到大都
第十八章 初到大都
作者:雪鸿   |  字数:9711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09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我可以使你成为空天灵界的王者,只要你按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首先,我们去一个随便去一个国家,凭你现在的能力,完全可能谋取一个将军之职,然后,慢慢地掌握军权,取国王而代之,然后……”截天正要说出他的鸿图大志的时候,鹰雪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老爷爷,我看我还是去空天灵界各地打听一下星神的消息吧,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关闭能量转移之门,然后就回家了。”截天哪里知道鹰雪现在已经无心去做他所谋划的事情了,不仅因为鹰雪已经做过了,而且鹰雪自从知道了李奉天对他的欺骗后,他就已心灰意冷了,世态炎凉,鹰雪不想再卷入其中。

“鹰雪呀,你听我说呀!”截天对鹰雪违抗他的话,非常生气,因为以他从前的个性,早就动手杀人了,可是现在他寄居在鹰雪的体内,即便他再如何生气,他也拿鹰雪没办法,因为如果鹰雪死了,那他就成了无主的孤魂了,虽然他可以暂时地离开鹰雪的身体,但是他与鹰雪立下的契约,使得他根本不能另外找一个宿体,要是他知道灵神已经抢先占领了鹰雪的身体,打死他也不会与鹰雪立下契约,不过现在他只能听凭鹰雪的安排了,慢慢地再诱导鹰雪,所以他干脆不说话了,等机会再说吧。

鹰雪现在已经自己能够打开小型的传送阵了,其实他根本就不用开魔法传送阵,凭他现在的能力已经完全可以使用御空术,这可比蹈空术更加方便,可以在空中作一段距离的自由飞行,不过他还是打开了一个随机传送阵,带着小天和小金进入了传送阵。

鹰雪与小天和小金通过传送阵到达了一个不知名的城市,这里可比边陲国的京都繁华多了,街上人流熙熙攘攘,物品不仅丰富,而且稀奇罕见,鹰雪虽然在边陲国的京都生活了一些时日,但是京都岂能与这里相比,因为边陲国只是个边塞小国,虽然有生意人,但是毕竟算是个小地方,这里可不同,是整个空天灵界的公国,做什么生意的人都有,而且很多的黑市交易都设在此处,因为这里没有人会管你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也不会查你的东西是通过何种渠道搞到的,这里只有买卖,所以这里是异常的繁华。鹰雪就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看花了眼,什么东西都要看一看,瞧一瞧,可是鹰雪想摸的时候,却被人家物主给赶了出去,并骂道:“臭穷小子,滚开,别妨碍老子做生意。”鹰雪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的确是像个要饭的,因为在同天风国的魔法师战斗的时候,衣服就被弄得破破烂烂的,再加上近彩虹之湖的一个月也没有换衣服,所以也现在的衣服都成了洞洞装了。

这乞丐和小偷两种人,真是的在任何时代和任何星球都会有,这难道是宇宙通用法则。他们有些也许是被生活所迫,但是有些却是以此为生,鹰雪环眼四周,见有些乞丐比自己的衣服还好,不禁有些郝然,于是他找了个僻静的小巷,往身上摸了摸,竟然连一文钱也没有,

“这可怎么办呀,”偏偏肚子也不争气咕咕地叫了起来,“肚又饿了,要是来的时候把烤鱼带几条来就好了。”鹰雪开始怀念彩虹之湖边的烤鱼了,虽然他不太舍得杀那些漂亮的鱼,但是现在肚子饿了,还管他那些杀不杀生,舍不舍得的事情。“得去挣些钱来才行。”鹰雪自语道。

于是鹰雪开始到各处店铺打听,看看哪家店铺需要人手帮忙,自己也好去做做小工,弄几顿饭钱,可是几乎所有的店主看了鹰雪后,都对他说:“像你这样的小乞丐,手脚不干净,别弄脏了我的店铺。快滚吧。”鹰雪气得想揍人,可是想了想还是没动手,眼见一条街都走完了的时候,鹰雪本来想放弃了,但是他还是走进了店里,这是一家小吃店,店主是一位看着老者,当鹰雪对他说想给他帮工时,老人叹了口气说道:“唉,我这个小店哪里请得起人呀,我看你肚子肯定饿了,我给你一碗吃的吧。”鹰雪的肚子实在是饿了,也不再客套连忙说道:“谢谢老人家,谢谢!”

鹰雪的肚量可真是大,这个他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发觉到呢!连吃了三碗后,鹰雪觉得有些不饿了,但是他却不好意思再吃了,不过老人还是看出来了,对他说道:“年轻人呀,我年轻的时候饭量也是很大的,一顿要吃六大碗,我看你只有个半饱吧,来再吃几碗吧。”

鹰雪不好意思地说道:“这……老爷爷真是太感谢您了,等我赚到了钱,一定双倍奉还。”

老人说道:“好吧,快吃吧。”他可是没准备收鹰雪的钱,因为他知道鹰雪手头一定没有钱,不然他还会到处找工作吗?

鹰雪终于吃饱了,他一共吃了八碗,“小伙子呀,你的食量可真大呀,家里肯定是养不活你了,所以你就自己来无界城谋生路来了是吗?呵呵。对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

鹰雪正想回答的时候,店里面来了几位客人,看样子也是会个一招半式的人,因为他们手里都拿着家伙,在空天灵界,几乎是所有的人都会个一招半式的,这是一个强者的年代,武力充斥着整个大陆,所以大家都以强者为崇拜的对象。

“听说了吗?各位,冒险者公会的悬赏金又提高到了两百万金币,二位兄弟,这艾启鹰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呀,怎么会天风国的悬赏会如此之高,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呀。”其中的一个客人说道。

正在帮老人收拾东西的鹰雪一听他们竟然提到了自己,不由认真听了起来。“喂,老王呀,你知道个啥呀,这艾启鹰雪原来是一位大将军,听说以二千人的普通兵士,击杀了天风国的五六百人的高级魔法师,这样的人能不值这个价吗?”另一外客人对前一位说道。

“对呀,老乔说得对,听说这个艾启鹰雪挺好找的,带着一只奇怪的紫色灵兽,而且长得方头大耳,身材魁武,气宇轩昂,须发雪白,是一位高级的魔法师,厉害非常。”另一位食客说道。

“什么呀,这艾启鹰雪明明是一位中年人,老坎,你怎么把他说成一老头呢?而且他不是一位高级的魔法师,而是一位战神级的人物。”老王不服地说道。这也许是人类的一个通病,在听说一位英雄人物的时候,人们往往把他想像成自己心中的英雄形象,而这些英雄形象却和自己有些像,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心中的英雄都是不一样的原因。

“呵呵呵!”鹰雪虽然想极力忍住笑意,但是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三位客人听到,那个叫老乔的站起来对鹰喝斥道:“臭小子,你笑什么呀,你是不是在笑话老子呀,小心我揍死你,哎哟,你看这个臭小子,还带着两把剑呢!真以为自己也是英雄呢?竟然也学人家艾启鹰雪老先生,带了个灵兽,哟,还多带了个呢!嘿,还真有些像模像样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其他二人看了看鹰雪和小天,还有小金,都大笑不已,虽然他们不大认得小天,但是小金却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蛇猴了,谁会笨得带着这种蛇猴在大街丢人现眼呀。

小天见到三人嘲笑小金,就想翻脸了,但是鹰雪急忙阻止了他。这时候,店主急忙过来打圆场:“小孩子不懂事,还请各位大爷们,大人有大量,海涵海涵。”

三人见有是位老人出来说话,也不就不好再说了,那位叫老坎的说道:“好吧,看在这老头的面子上,老子就不同这个臭小子一般见识了,快,二位兄弟,我们吃完后到公会里去看看,有什么活接没有。”

“嗯,应该去看看了,不然我们兄弟可就要饿肚子了。”老王对其他二人说道。

三位客人走了以后,老人对鹰雪说道:“年轻人呀,祸从口出,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知道吗?”

“谢谢老爷爷关心。”鹰雪对老人恭敬地说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小伙子。”老人问道。

“老爷爷,你就叫我小鹰吧。”由于刚才三位客人的谈话,鹰雪已经不敢用真名了,所以他就善意地撒了个谎。

“原来是小鹰呀,别人都叫我老刘头,你也可以这么叫我的。”老人对鹰雪说道。

“原来是刘爷爷呀,我看我还是帮你干些活吧,不然我挺不好意思的。”鹰雪对老刘头说道。

“那好吧,小鹰儿,你就把后院的碗洗干净还有把柴劈完就行了。”老刘头对鹰雪说道。

“没问题,刘爷爷,我这就去办。”鹰雪走到后院以极快的速度把碗洗完后,就抽出天衍神剑,准备拿来劈柴。

“喂,喂,鹰雪你想干什么?你怎么能用天衍神剑来劈柴呢?这种神兵利器岂能如此糟塌,你怎么不用你那把黑剑呢?”截天见鹰雪想用天衍神剑劈柴,非常的有意见。

“这有什么不好吗?这证明天衍神剑除了是一把能杀人的剑外,还是一把能劈柴的神剑,它不就是多了一个用途了吗?”鹰雪笑嘻嘻地说道,几下功夫就把一大堆柴劈完了,而且还堆得整整齐齐的。

见到鹰雪这么快就走了出来,老刘头问道:“你都干完了吗?不会这么快吧。”

“是的,刘爷爷,我已经全部干完了呀。”鹰雪回答道。

老刘头不相信地进到后院,看了看碗已经全部洗干净,而劈好的柴也整整齐齐地堆在后院里。“不会吧,这个孩子还真有些本事。”老刘头自言自语道。

于是他走到前面对鹰雪说道:“小鹰儿呀,你有这样的本事,还不如到冒险者公会去,看看能接些什么活,你不就不用求人了,而且还可以吃饱饭。”

“冒险者公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呀,刘爷爷。”鹰雪问道。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在大都里呀……”刘老头刚准备说,却又被鹰雪打断了。

“这里就是大都,那就是圣城了,这个地方刘大刚曾经告诉过我,没想到这里就是大都,难怪这么繁荣华。”想到刘刚鹰雪心里就酸酸的。

“你竟然不知道这里是大都?”老刘头疑惑地问道。“这也难怪,小鹰,你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呀?”

“我是从一个高山森林里来的,至于是在哪个国家我也不知道。”鹰雪倒也没有骗老刘头,他也不知道彩虹之湖是在哪个国家境内。

“原来是个浑小子,” 老刘头对鹰雪说道:“唉,算了,我还是跟你说说冒险者公会的事情吧。”老刘头见店里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来光顾,所以干脆坐下来跟鹰雪说道:“冒险公会其实是一个专门以传递任务信息的组织,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任务信息,然后公会里的人把信息发布给这个组织里有能力完成这些任务的人,并从中收取一定的中介费,但是你必须是冒险公会里的会员才有资格接到任务。”

“刘爷爷,他们都接些什么样的任务呀?”鹰雪问道。

“各种各样的,有能力的人就接高难度的任务,像保护商旅或是击杀盗匪,或是当猎头者,为官家抓捕通缉犯等等,能力差的人就接一些小任务,像帮人找找东西呀,抓个小偷小贼什么的。总之,要量力而行,不要枉自送了性命就行。”老头继续说道。

“哦,原来如此呀,那我得去去试试看,也许能找点事做,赚点钱就不会挨饿了。”鹰雪自语地说道。

“傻小子,今天是去不成了,明天是一个月一次的任务招集日,你正好能赶上,好人做到底,今晚你就住在我这儿吧,我给你换一套衣服,你穿成这样,人家还不把你当成叫花子呀。”老刘头说道。

“谢谢您了,刘爷爷。”鹰雪感激地说道。

“谢什么谢呀,天色也不早了,今天早关些门,我们弄些酒菜,咱爷俩好好聊聊,今晚好好睡个觉,明天好有精神些。”老刘头好久没跟你人说话了,虽然鹰雪是个浑小子,但是还是看得出来鹰雪是个老实厚道的年青人,难得跟鹰雪投缘,所以今天心情特别地好。

是夜,这一老一少边喝边聊地说了不少的话,第二天早上,老刘头一大早就叫醒了鹰雪,老人家就是习惯于早起,他又拿出一套衣服给鹰雪换上说道:“这是我那死去的儿子的,他本来也是冒险者公会的会员,但是他却不自量力地去击杀盗匪,所以……”

“这套衣服挺合身的,你看看,怎么样,刘爷爷?哦,对了我把小天和小金暂时留在你这儿,好不好呀。”鹰雪见老人有些伤感,急忙岔开了话题。

“是不错的,好了,早去早回,你去看看吧,如果没有合适的任务就不要入会了,记住,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逞能,如果接不到任务就到我店里来吧,虽然咱们穷,可是饭总是有一口吃的,一定要记住呀,小鹰。”老人语重心长地说道,经过一夜的相处,这一老一少的感情已经是相当的融洽了。

“是,刘爷爷,我记住了。我走了,刘爷爷。”鹰雪感激地说道。

“好的,早去早回呀。”老刘头对鹰雪挥了挥手。

鹰雪按照老刘头昨晚告诉他的路线,顺着街道往前走,大约走了五六百米的路程,只见一座白色的高大建筑,鹰雪知道那一定是冒险者公会—圣天公公,于是鹰雪走了进去,现在时间还早,里面还没有什么人,依稀只有几个人在里面,于是鹰雪走到了一个窗口前,对里面的人说道:“请问,我想加入冒险者公会,该怎么做呀。”

里面办事的是个漂亮的小姐,看了看鹰雪,见他的穿着实在不怎么样,也许是个想来混饭吃的吧,于是摆着脸对他说:“先交一百金币,填一张表格就可以了。”

鹰雪知道里面的那位小姐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他,于是他对那位小姐说道:“漂亮姐姐,我没有钱呀,该怎么办呢?”

虽然那位小姐听了鹰雪叫她漂亮姐姐心里很是受用,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但是还是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这样吧,你先签了这份契约,以后会从你的每次任务中扣取今天的入会费的。”

“原来这样也可以呀,那请问漂亮姐姐,我应该去哪里接任务呀。”鹰雪问道。

“还早呢!不用这么着急,”那位小姐见鹰雪问这么白痴的问题,笑了笑对他说道:“你填好这张表格以后,就到里面的大殿里面进行测试,看看你能力怎么样,然后根据你的能力,我们公会将会发给你相应的资格认证牌,然后根据你的资格认证牌,你就可以接到相应的任务了。”

“那在这里面还分等级呀,请问漂亮姐姐,这里面都有哪些等级之分呀。”鹰雪一脸清纯地问道。

那位小姐见现在也没有什么人,而且他这个招收新人的窗口平时是冷清得很,所以干脆同鹰雪聊起了天来,“ 当然要有等级之分了,高等级的人可以接到赏金大的任务,当然其中的难度也较大,不过他们可以一起接一个任务,而等级低的人只能接一些低等级的难度较低的任务,而我们公会根据你完成任务的成功率,慢慢地晋升你的等级,我们这里的等分为九级,到了九级后就分为金卡会员和银卡会员了。你现在明白了吗?”那位小姐问道。

“基本上是明白了,谢谢漂亮姐姐。”鹰雪的嘴甜得像抹了蜜,听得那位小姐心里非常受用。

“那边就是测试大殿,现在人少你可以去试试。”那位小姐对鹰雪说道。

“谢谢漂亮姐姐,我这就去试试我的能力。”鹰雪说完就跑了过去。

“这个冒失鬼,连表格也没填完,算了,还是等他回来再填吧。”那位小姐自语道。

鹰雪跑进大殿里,门口的守卫对他说道:“小子,是不是来测试的呀,得先交测试费。”说完伸了伸手。

鹰雪有些不明白他们的意思,于是对他们说道:“两位大哥,刚才的那位姐姐并没有说要交测试费呀,而且我也没有钱,这样吧,在以后的任务费里扣吧。”

见有人露了底,这两个人也不好强讨于是对鹰雪说道:“算了吧,看在你小子是个老实人的份上,这测试费就不收了吧,你进去吧。”

鹰雪不明究里,还以为碰到了好人,于是感激地说道:“谢谢两位大哥,谢谢。”

走进了大殿里,有个负责人走过来看了看鹰雪后,对他说道:“你是来测试的吧!你想进级几级呀?”

“我想低一点的吧,请问大哥,是在哪里测试呀。”鹰雪问道。

“就三级吧,那边,去吧。”那个不屑地说道。

鹰雪走到那人把指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大汉看也不看一眼鹰雪,对他说道:“你只要打赢我,就可以拿到资格牌了,你准备好了吗?”

“应该准备好了。”鹰雪答道。

“那就开始吧。”大汉习惯性地说道。那大汉就举起拳着,准备往鹰雪身上招呼,可是还没打到鹰雪自己就已经被震倒了,像他这种级别的战列系的战士怎么能和鹰雪相比呢!根本用不着鹰雪动手,已经被金光盾震倒在地了。

那大汉用奇怪地眼光看了看鹰雪,这事太丢脸了,他也不敢声张,否则对他的声誉会有很大影响的,他从箱子里拿了一块令牌丢给鹰雪说道:“不用再考了,你已经通过了,可以去领资格卡了。”

“谢谢大哥。”鹰雪说完就走了出来。

“漂亮姐姐,我回来了,现在可以领到资格卡了吗?”鹰雪又回到了窗口前。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位小姐诧异地问道。

“是呀,我已经拿到资格牌了,那里面的人差姐姐可太远了。所以我就马上回来了。”鹰雪对那位小姐恭维地说道。

“让我看看,是三级资格牌。”那小姐看到了鹰雪的资格牌时吃了一惊,并不是因为鹰雪的资格牌的关系,而是那些测试的大汉都是冒险公会里的好手,他们起码都有八九级的资格卡,都是公会里的荣誉会员,只是今天是例会日,他们应公会的惯例临时客串一下考官,但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撂倒他们,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是眼前的这位少年却做到了,这岂不能让她感到吃惊。

“好吧,你把这张表格填好,并签上名盖好手印。”那位小姐吃惊归吃惊,不过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冒险者公会里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姐姐,是盖在这里吗?”鹰雪伸出的右手问道。

“仿须弥戒。”这位小姐被惊得失声叫了出来,眼前这位少年虽然貌不起眼,但是举动却常常出人意料之外。

随着她的叫声,惊动了公会员所有的人,于是大家都跑了过来,搞得鹰雪一头雾水。

“哇,真是仿须弥戒呀。”

“这位小子是谁呀,怎么会有这样珍贵的东西。”

“肯定是来路不正。”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因为仿须弥戒是很珍贵的,不是王侯贵胄是不会有这这么珍贵的戒指,正当大家在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刚才在招收新人的窗口的那位小姐,急忙跑到公会的办公室里开来了这里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听说一个三级资格的年轻人的手上竟然带有仿须戒,他急忙赶了过来。

“你好,我叫武德,是这里的负责人,这位先生,你能跟我到楼上的办公室详谈吗?”武德对鹰雪说完后,又回头对刚才的与鹰雪谈话的那位小姐说道:“小李,这件事你作得很好,你就负责整个大厅的事务吧,不用坐在柜台上了。”

“是,谢谢武总管。”那位叫小李的姑娘高兴得不得了,看来还是好心有好报,人事无常呀,其实机会经常都会出现在你面前的,就看你怎么去把握它们了。

“这位先生,请上楼一叙吧。”武德对鹰雪说道。

“请问先生贵姓呀?你可是同我们开了一人大玩笑呀。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话,请先生尽管开口,我们圣天公会将会尽力为先生解决的。”武德带鹰雪到了办公室后对鹰雪说道,他以为还是鹰雪是出来游玩的王孙公子。

“我叫小鹰,只是想到冒险公会里来赚些钱,好做路费。”鹰雪对这个叫武德的人的话,有些莫名其妙地说道。

“小鹰先生,我们这里从事的都是危险的工作,并不适合你,如果需要路费的话,我们愿意资助先生。不知意下如何?”武德对鹰雪说道。

“这个不好吧,无功不受禄,我还是靠我自己吧。我只是想当一名普通的会员而已,还请武先生成全。”鹰雪直到现在仍是一头雾水。

“那好吧,我可以发给你一张金卡证,以表我们公会的心意。”武德摸不清鹰雪的底细,只好先稳住鹰雪再说。

“不用了,我只要我应得三级资格卡就行了。”鹰雪说道。

“那好吧,请随我到楼下办手续吧。”武德无奈地说道,虽然他摸不清鹰雪的来历,但是鹰雪却是按照正规的手续来办理的,武德也不敢阻拦鹰雪,因为如果拒绝鹰雪的话,会落人口实,这样岂不是丢了圣天公会的脸面。

于是武德带鹰雪到了楼下给鹰雪办好了手续,武德亲自带着鹰雪办手续,而且只是办了一张三级的资格卡,所以引起了大家的轰动,鹰雪可是没有在意这些,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原来自己很是有钱的,因为仿须弥戒中还有很多的金币,怎么自己一时就忘记了,还到处找工作,真是怀里揣宝而自己不知,真是个笨蛋。不过既然已经取得了资格卡,干脆就接个任务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德帮鹰雪办完了手续后,就急忙跑到楼上报告今天的事情去了。

“哦,竟有这等稀奇之事,他是什么来头调查清楚了吗?”公会的老板对鹰雪产生的兴趣。

“没有,依小人之见他应该出生于名门,不然光是仿须弥戒就是价值非常之物,他身上带有二把剑,还有而且他根本就没有动手,就把三级室的测验师就打倒了,我看这个人的来头不小,他会不会对我们公会有什么企图呀,老板。”武德对老板说道。

“现在我们只有静观其变,但愿他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否则可就扎手了。”老板有些忧心地说道。不怕被贼偷,就怕被贼惦记,像他们这种冒险公会的老板,他不是怕鹰雪,而是怕万一他是受人指使的,那幕后之人还不知底细,所以他有些担心,不过急也没有,只有先看看鹰雪有什么举动再说吧。

鹰雪可不管这些,再说,慢慢地这大厅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鹰雪见到公告牌上写的第一个悬赏就是自己,杀死二百万金币,提供线索五十万金币,鹰雪看到自己这么值钱不由地摇摇头笑了笑。

鹰雪最后选了一个帮人找回财物的任务,那是一个商队被劫的财物,赏金有三万金币,于是鹰雪就报了名,那位接待他的小姐对鹰雪说,要他明天早上到公会里来,因为这个任务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得许多人配合才能完成,所以得看看今天有多少人来报名接受这个任务,鹰雪听了只好折回老刘头的店里。

见鹰雪这么早就回来了,老刘头还以为鹰雪没有找到工作,于是安慰他道:“小鹰呀,没关系的,下次再去的话一定能找到工作的,你就暂时住我这儿吧。我正好缺少人手。”

鹰雪感动地对老刘头说道:“刘爷爷,我已经拿到资格卡了,而且我已经接了一个任务,明天早上就要动身去完成任务了。”

“是吗?你可真行呀,那今晚我们得庆祝庆祝呀,今天早收点工,弄点好吃的,咱们爷俩再好好喝一杯。”老刘头对鹰雪说道。

晚上,老刘头和鹰雪俩人轮番上厨,弄了几个菜,两人对酌了起来,鹰雪对老刘头说道:“刘爷爷呀,我已经有钱了,我给你一些金币吧,还请你收下。”

“随便你吧。”老刘头说道。

于是鹰雪从仿须弥戒中拿出了一堆金币,大约有几万吧,看得老刘头眼睛都花了,他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币,他对鹰雪说道:“小鹰呀,你在哪里得到了这么多的钱?”

“这本来就是我的,是别人送给我的,只不过我忘记了,还以为自己是个穷光蛋呢?”鹰雪对老刘头说道。

“哦,”老刘头缓了缓神对鹰雪说道:“小鹰呀,我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金币,你还是收回去吧,钱多了对我来说并不是件好事,留着你自己用吧。”

“这些不算什么的,你还是收下吧,刘爷爷。”鹰雪见老刘头不肯收,有些着急。

“好吧,我知道如果我不收你是不会答应的,我只有几个就可以了。”老刘头倒是很知足的随便抓了十几个金币。

“您怎么就拿了这么几个,再拿些吧,刘爷爷。”鹰雪觉得太不好意思了,毕竟这老挺关心自己的。

“够了,你的心意我已经收下了,你就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要生气了,人贵知足,我老刘头是很知足的。”老刘头有些不悦。

“好吧,随便你吧,刘爷爷。”鹰雪见老刘头有些不高兴了,也就不再说了,于是二人又继续喝酒。

第二天,鹰雪被老刘头一早叫了起来,鹰雪吃完了早点后,起身准备出发,可是他看到小天和小金的时候,觉得带着他们俩不太方便,于是对二兽说道:“小天、小金,你们到仿须弥戒中去怎么样呀,不然带着你们挺不方便的。”二兽听了鹰雪的话,都点头表示答应,于是鹰雪把他们都装进了仿须弥戒中,鹰雪还把天衍神剑也装了进去。

鹰雪走进了冒险公会,到了昨天报名的地方,那位小姐告诉鹰雪,与他同接一个任务的是一个佣兵团,他们要过一阵子才到,叫鹰雪在大厅里等他们,等人到齐了一起行动。

鹰雪只好在大厅里等,今天运气还不错,没等多久他们就来了,因为是一个佣兵团,所以一来就是一群,他们都是一个佣兵团里的人,而外人只有鹰雪一个人,那团长见了鹰雪也没有多说什么,看了看他就拿了任务明细清单,看了看说道:“地点黄岭,出发。”

于是大家都进了公会为大家提供的传送了里,没多大的功夫就到了地头,那位头领坐在地上对大家说道:“我们这次的任务的对象是一伙盗匪,他们有人很好听的名字,双月盗,他们抢了商队的财物后,应该回到了这里,因为黄岭是他们的巢穴,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怎么样才能把失去的财物找回来,因为这伙盗匪,可能有些棘手,不过我们炎火佣兵团是不会输给别人的,但是我还是要请各位小心行事。”

“是,江团长。”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鹰雪问了问身边的身边的那个人道:“你们的团长原来姓江呀,看样子他对你们挺关心的呀。”

“当然了,要不是我们拖累了他,他早就是公会的九级会员,说不定还成为银卡会员呢!但是他说我们大家是一个整体,要升大家一起升,所以他现在仍然是七级会员。”那个人对鹰雪说道。

“真是令人钦佩,那请问你们团长的大名是?”鹰雪问道。

“你竟然连我炎火佣兵团的江山团长的大名都不知道。”那人不悦地说道。

“江山团长,有气势。”鹰雪只好恭维地说道。

“算你小子运气好,跟着我们江团长,你这次任务的赏金已经算是难到手了。”那人对鹰雪说道。

那位江山团长,将众人聚集了起来商量拿回货物的办法,最后敲定先礼后兵,先去谈判,如果不管用,那就只好用强了,虽然双月盗有些棘手,但是没有办法兵与匪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主意既已经议定,当然鹰雪根本就没有发言权,于是一行人就朝山上走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