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七章 天阳春雪
第十七章 天阳春雪
作者:雪鸿   |  字数:11555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05  |  分类:

玄幻小说

“咦,这是怎么回事呀。”鹰雪诧异地说道,难道此剑真的有灵性!鹰雪不由感叹道,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天衍神剑,剑虽然被搁置了多年,但剑身上未见一丝锈斑,依然耀眼夺目,最奇妙的是剑身好像一弘流动的水一样,又像是一层淡淡的雾气,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鹰雪爱不释手地看了又看。“果真是一把好剑呀。”

也不知观赏了多久,鹰雪突然想起自己是快要死的人了,纵是天衍神剑是再好的剑,又能如何呢?他喃喃自语道:“剑呀,剑呀,纵然你是一把再好的剑,又能如何?跟着我这个将死之人实在是太浪废了,还是把你放在这儿吧,等哪位有缘人做你的主人吧。”

鹰雪说完后就把天衍神剑丢在了地上,他现在哪有心情去管什么神剑、神刀,反正已经是在等死之人,鹰雪现在心情反而放开了。

突然,地上的天衍神剑冒出了丝丝的白烟,慢慢被一层白雾所包裹,白雾越来越浓,鹰雪哪里会见过如此异像,不由看得鹰雪目瞪口呆,最后白雾渐渐地形成了一个人形,不,应该是白雾中包裹着一个人,等白雾完全消退之后,一个须发银白,但是精神却是非常矍烁的老人站在了鹰雪面前,他打量了鹰雪一眼,自言自语地说道:“一千五百年了,唉,天地无情,日月如梭,时间过得可是真快呀。”

“老爷爷,老爷爷。”鹰雪虽然感到有些诧异,但他见老人在发呆不由就轻轻地叫了两声。

“你是在叫我吗?难道我很老了吗?”老人不悦地说道,不过他马上就像是醒悟过来了,摸了摸自己的脸,又自言自语道:“唉,看来我是真的老了,也该老了,都一千多年了。”

“老爷爷你在说什么呢?”因为老人的声音很轻,鹰雪也是心不在焉的,故而没有听清楚老人的话。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呀?”老人没回答鹰雪的问题,却问起了鹰雪的名字。

“我叫艾启鹰雪,请问老爷爷如何称呼呀。”鹰雪问道。

“我……以前有人叫我截天,后来又有人称呼我为……唉,算了,这都是除年旧事了,还提他干嘛呀,现在我是天衍神剑的一名护剑之人,你就叫我剑魂吧。对了,你胆子大不大呀,孩子?”老人问鹰雪道。

“回老爷爷,还算可以吧。”鹰雪有些不知所以。

“那就好,我就告诉你吧,我并不是人,而是用元神在同你讲话,也就是说我是一个鬼魂,你怕不怕呀。”老人问鹰雪道。

“我现在还怕什么呀,我马上就会和你一样了。”鹰雪对老人说道。

“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了,别这么垂头丧气的,这么年纪轻轻地就老想到死,我在这里你还会死吗?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我来帮你想办法。”老人信心十足对鹰雪说道。

反正鹰雪也是在这里等待人来杀他的,没什么事情可干,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就把事情一一地告诉了这位名叫剑魂的老人。

且说天风国的魔法师在怨灵平原的另一边,准备在正午的时候越过怨灵平原,因为这时候怨灵们基本都不出来活动,现在他们正在原地待命,突然首辅又派来使者,又传下话来,一定要将艾启鹰雪置诸于死地,绝不能留活口,搞这五六百魔法师有些不耐烦了,纷纷发牢骚地说道:“又来了,已经交代过几次了,不就是一个艾启鹰雪吗?我们这五六百人就可以踏平边陲国,还惧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艾启鹰雪吗?难道首辅大人对我们的能力这么不相信吗?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好好地看看这个艾启鹰雪到底有什么能耐。要不是这怨灵平原,他妈的,这鬼地方竟然连蹈空术也没有用,真是怪事。就让那小子多活些时间。”见天已经正午,一行人准备穿过怨灵平原,去会会那个如此引起首辅大人,甚至连国王都想见他的那个叫做艾启鹰雪的人。

老人在听完鹰雪故事后,感叹道:“真是人心险恶呀,不过你遇见了我,你的命运就会发生转变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要与我结下契约,我就能帮你对付他们,甚至得到你想得到的任何东西,孩子,你不要怀疑,请相信我,你快快决定吧。”

这时候小天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死死地咬住鹰雪的裤子,好像不让鹰雪与这个名叫剑魂的人定下契约,鹰雪虽然已经明白小天的意思,但是连小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作为一只灵兽的一种感觉而已。

鹰雪摸着小天的头说道:“小天呀,我们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还顾虑什么呢?现在我连逃的可能都没有,如果我逃了的话,不仅会连累我的兄弟的,而且会引起战事的,只有我承担全部的后果,方能解此次之危,如果你不想跟着我的话,你就快快离去吧。我也不想你无辜枉死。”

小天围着鹰雪打转,就是不肯离去,老人在旁看得都有些感动,对鹰雪说道:“好动人的场面呀,你放心吧,孩子,老夫只是寄宿在你体内修炼而已,等我修成真身后就会自行离开的,绝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的,你就放心吧。”

鹰雪定下决心,对老人坚毅地说道:“老爷爷,我该如何与你结盟呢?”

“这个很简单,只要你咬破中指将血滴入天衍神剑的凹槽里,然后许下誓言就可了。”老人以极其平静的语气对鹰雪说道。

鹰雪听了老人的话后,便按照老人的要求,将血滴入神剑的凹槽里,并念道:“以神剑的名义,定下契约,共生同死,不离不弃。”

等鹰雪许下誓言后,老人对鹰雪说道:“好,可以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主人了!主人,我可要寄宿在你体内修炼去了,你放心,那几百个魔法师算不了什么的,你勿需顾虑,等他们来的时候,你就一切听我的话行事吧。”

正当老人准备进入鹰雪体内的时候,小天扑了上来想阻止,但是被老人手一挥就挡开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想挡住老夫!”

可是当老人刚要进入鹰雪的身体的时候,只听见“哎哟!”一声,老人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一样,鹰雪急忙问道:“老爷爷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的,主人,没事的。”老人回答道。

鹰雪还想问,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五六百名魔法师,已经出现在鹰雪的视线里,鹰雪急忙喊道:“老爷爷,老爷爷,他们已经来了。”可是任凭鹰雪怎么喊也没有动静,那老人好像消失了一样,鹰雪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可是那根救命稻草却连同自己一起沉到了水底,一切希望又化为乌有,鹰雪急了一阵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拿着天衍神剑,准备同敌人决一死战,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数出现在鹰雪的视线里,鹰雪反而不想同他们决一死战了,干脆抬头望着天。

天边的云时开时卷,随风飘移,鹰雪想自己不也正是像这些云一样吗?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变幻无常吗?凡事到了绝境之时,反而会放得很开,想得很远了,以前想不通的事情在刹那间全部豁然朗了,人也变得很轻松,这也是人生的一个境界--顿悟。小天也感受到了鹰雪的宁静,静静地伏在鹰雪的脚下。

当天风国的魔法师来到离鹰雪二三十米的时候,这些魔法师停下了脚步,因为情报上显示,这里应该有一两千人才对呀,怎么只有一个拿剑望天的少年呀。

这群魔法师中的头领站了出来,看了看鹰雪对大家说道:“这个人不就是首辅大人指名一定要杀掉的艾启鹰雪吗?他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呀,还有那一两千人怎么不见了。”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呀,你是不是艾启鹰雪呀。”那个头领对着鹰雪叫道。

并不是鹰雪不想回答他,着实是因为鹰雪此刻已经是神游天外,心思已经根本就不在此地,又哪里会听见他们的叫喊。

“妈的,臭小子,竟然敢不理咱们,我管你是谁,去,把他给我杀了。”那个头领见鹰雪竟然当他们这五六百人不存在,不由火大,也不想再跟鹰雪罗索,叫了两名魔法师,去杀了鹰雪,只要能够杀了鹰雪,就算任务完成,也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那两名魔法师用了两个火球朝鹰雪打去,但是火球到了离鹰雪身体一两米远的地方就被弹了回来。

“臭小子,竟然能开出金光盾,有两下呀,怪不得这么狂,不过今天遇到了我们,可就是你的死期了。兄弟们,去帮帮他们两个人。”那个头领对手下的魔法师说道。

于是又有十多个魔法师朝着鹰雪招呼过去,可是依然没有攻破金光盾,“他妈的,邪乎了,中级的金光盾,竟然连十多个天字五级的法师都攻不进去,喂,你们是不是没有尽全力呀。”于是又转身对手下的斥责道:“还在瞧热闹,楞在那里干什么呀,还不赶快去帮忙。把他杀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大家手脚利落些!”

这回可有五六十个人朝鹰雪招呼过去,这时,鹰雪身上的金光盾竟然呈现黄金般令人夺目的色彩,那个头领见了说道:“他妈的,这个臭小子肯定是艾启鹰雪无疑了,竟然会充傻装楞,隐藏实力,连我也骗住了,兄弟们大家一起上,杀了艾启鹰雪好回去到首辅大人那里去领赏,大伙快上呀。”

天风国的魔法师们见首领下了命令,大家可就不敢在在一旁看热闹了,这次可危险了,五六百个魔法师对着鹰雪的金光盾轰去,各种列系的魔法,把鹰雪和小天包裹在其中,金光盾眼看在刹那间就要被攻破了,金光盾一破,所有的魔法能量弹,马上就会全部打到了鹰雪的身上,那鹰雪可就死定了,鹰雪终于被巨响惊醒。

这时候,鹰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鹰雪见已经死到临头,不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鹰雪终于听到了那位老人的声音,“主人,你不用怕的,现在你听我的,全身放松剑尖插地,不要抵抗,任凭魔法打在身上,保持心头一点灵智,让所有的能量纳入身体之内,利用这些能量来打通身体各部位的穴道,并且将能量融合化为已用,这种功夫就叫做‘天阳春雪’,你按照我所教你的心法运转真气,记住要保持镇静,不要害怕,也勿需紧张,要完全放松。”鹰雪此时还能说什么,只有听凭老人的吩咐,闭上眼睛运转真气。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五六百名魔法师的魔法攻击力的破坏力可想而知,各种类系的魔法朝着鹰雪汹涌而来,形成一个巨大的五颜六色的光罩,把鹰雪困在中央。不过鹰雪并没有感觉到死亡的降临,而是在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各种能量,鹰雪现在感觉到很是轻松,不过鹰雪感到轻松,而所有的天风国的魔法师却陷入了苦境,大家的能量正源源不断地注入鹰雪的体内,而鹰雪整个人已经平空而起,‘灵之星’这时也被激醒,这么大的能量源,正好让他吸收,所有的能量化为七根巨大的能量射线从鹰雪的百会、印堂、膻中穴、劳营穴、涌泉穴急涌而入,随着‘灵之星’的苏醒,鹰雪慢慢地感到身体越来越难受了,最后,鹰雪感觉到身体内已经承载不了太多的能量,全身被胀得快要爆裂了一般,不过,虽然他身体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精神上的痛苦更加难受,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灵魂都已经出窍,好像飘浮在茫茫的宇宙中,风雨雷电,水火木土、还夹杂着一些复合元素,如冰、暗等元素,各种各样的能量在体内乱窜,吞筮着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好像鹰雪是块美味可口的蛋糕,被大家一刀一刀切开来分食,这种滋味真是痛不欲生,鹰雪正在受到最痛苦的煎熬,已经快到了承受不住的边缘。

就在鹰雪想快要放弃的时候,老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主人,你千万不能放弃,虽然这次的能量有些大了,但是只要坚持住,让住我教你的天阳春雪的口诀,把能量导入各经络之中,就可以打通全身各个部位的经脉,使你脱胎换骨,终生受用,否则我们将魂分魄散,尸骨无存,快快守住灵头,保持空灵的心境。”

老天似乎也来凑热闹,天色也因为这场战斗而变了颜色,本来晴空朗朗的天气,突然间变成了阴云密而,天色越来越暗,反而让鹰雪和小天二个身上发出来的光芒所取代,就在这时,怨灵们大量急涌而出,他以为天色已晚,现在是他们的活动时间了,于是纷纷跑了出来,而且因为这里发出的光芒,已经把这些怨灵们都吸引到这里来了。

鹰雪全身的血管都凸暴出来,脸上汗如雨下,正在忍受着极端的痉挛,小天也不太好受,他的感受同鹰雪是一样的,他与鹰雪已经成为一体,这一人一兽正在接受着巨大的能量,虽然从外面看鹰雪和小天已经湮没在魔法能量里,根本不能看出这光罩里面还会包裹着两个人,但是如果在里面看鹰雪和小天,就可以发现,他们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金黄色的外壳,就像包裹在一层金黄色的铠甲,尤其是小天,他全身弯曲像一个浸在羊水里的婴儿,他身上的这层金黄色的外壳已经慢慢地变淡了,渐渐地变成了白色的鳞状物质,覆盖在他身上,而头上也慢慢地长出了一对犄角,嘴上一边各长出了一根长长的须,他已经完全进化。而鹰雪,也卷成了一个球状,他正忍受着极度的痛苦,而能量正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身体,在他正觉得他已经承受不住的时候,天衍神剑就会把一部分能量吸收,所以他现在虽然是很难受,但是有了天衍神剑的帮助,故而没有感觉到原来的那种要爆炸了的感觉,不过各种元素能量却在他体内乱窜根本不受控制,不过,他在那名叫剑魂的老人的指导下,他已经可以看到能量在经脉里的窜动方向,于是他试图控制住这些能量的窜动,把它们导入正道,经过一次次的努力,终于最后控制住了那些像小老鼠一样乱窜的能量,现在它们已经按照鹰雪所想的方向运行了,沿途的经脉随着巨大的能量的涌入已经无力挡住能量的流速,纷纷打开关卡,给这股能量流让路。

而那些攻击鹰雪的魔法师们才是最倒霉的,他们现在才知道是有苦说不出,可以说是欲罢不能,自己的身上的能量正在一点点的流失,能量好像失控了一样,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去,有些级低的法师已经脱力而死了,只剩下一些等级高的魔法师还在苦苦支撑。

突然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外面的那层像鸡蛋壳一样的外衣爆炸了,鹰雪睁开了眼睛,手脚往外一推,就像伸了个懒腰,于是所有的能量都被鹰雪震了回去,鹰雪倒是没什么的,可是那些魔法师可就惨了,本来就已经力竭,现在又突受重创,当场就倒下一大半,这下可便宜这些怨灵们了,好久没有喝到新鲜血的血液了,这些人都是高级的魔法师,怨灵们喝下他们的血以后,身上都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看来他们马上就可以进化成为怨灵王了,更有一些怨灵王也因为喝了血的缘故,功力大增,不但身体变成血红色,而且已经可以变幻成人形,已经晋升成妖,其他的怨灵看到如此好事,哪里还会犹豫,虽然它们的智力低下,但是这种有好处的事情,他们再蠢也知道不能错过机会。于是所有的怨灵都朝这些魔法师围了过来,而这些魔法师因为刚才耗能过度,已经无力反抗这些怨灵,只能睁睁地看着这些怨灵吞食自己。

等鹰雪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看,刚才攻击自己的那五六百名魔法师现在已经全部倒在地上哀嚎,除了个别魔法师外,其余的正在遭受无数怨灵的残食,鹰雪看着这些刚才还是雄纠纠、杀气逼人的这些魔法师,现在却都倒在地上,任由怨灵们争抢、分食,那情景如同人间地狱,看得鹰雪一阵呕心。

“这是怎么回事呀,我得去救救他们。”鹰雪准备去救这些魔法师。

“主人,这些人死不足惜,何必要去救他人呢?刚才不是要嚷着杀你吗?现在却正在被杀,这不是很好笑吗?而且你体内的能量你还没有完全吸收,小心能量在你体内乱窜,到时候就不好控制了。”那个老头又在鹰雪的体内开始发言了。

“这……可是他们的确很可怜呀,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能见死不救。”鹰雪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拿着天衍神剑,手一挥,说道:“小天,快跟上。”回头一看,“哇,小天是你吗?你怎么头上长了两角,而且生长还长出了鳞甲, 你是怎么搞的,怎么回事呀。”可是鹰雪也没多想,一边冲一边自己咕嘀道。可惜,却没有听见小天也轻轻地嘀咕地说了一句:“我怎么知道呀。”

鹰雪冲到怨灵群中,挥着天衍神剑一顿猛砍,刚开始怨灵们还想来吃他,都围着鹰雪想攻击他,但是他们发现鹰雪挺不好对付的,尤其是手上那把剑,他们根本就不能接近,所以怨灵们都开始逃命,加上此时暗下来的天色又恢复了,差不多正午时分,阳气太盛,怨灵们也有些受不了,所以怨灵们都纷纷逃走了。

不过,正如剑魂所言,鹰雪因为能量太多而控制不住,全身的能量集聚太多,所以体内的能量又开始骚动,四处乱窜,已经超出鹰雪的承受能力,只听见“啊!”的一声,鹰雪整个人就倒了下去,这时鹰雪体内又传出声音,“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还得我老人家来善后。”一个魔法传送阵瞬前就把鹰雪和小天带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时,一个遥远的地方的,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只听见有两个声音在交谈。

“唉,天衍神剑又现人间,而且已经出鞘,看来人间又要多劫了,小辰,你去看看这次是天衍神剑被谁操控,马上向我来回报。”

“是,主人,我这就去。”

而天风国的那些魔法师,基本上全军覆没,只逃掉了个别等级高的,虽然鹰雪抢救及时,但是因为有些被鹰雪脱困出来时就已经震死了,还有一些脱力而亡,更有一些被怨灵们分食了,连尸骨都无存。

那几个逃回国的向国王报告说:艾启鹰雪是如何如何的厉害,五六百法师都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搞得天风国的国王,大发雷霆,耗费了天风国一半的高级魔法师,却是无功而返,更糟的是,几乎全军覆没,盯着那几个仅存的魔法师直骂他们是废物,打输了还回来找借口,五六百名天字级的魔法师,竟然连二千多人都消灭不了,还回有脸回来见人,如果艾启鹰雪真如他们所说的那么厉害,那岂不是已经达到了天字九级的魔法师和战神级的战魔双修的人物了吗?这样的话怎么能在天风国的军营里流传呢?这不是动摇军心吗?他们因为煽动军心,全部被正法了。

可是天风国的国王可不会善罢干休,这么多的魔法师被杀,他原来认为一个小小的边陲国,不足为患,可是现在看来可不是那那么回事,于是天风国的国王率领大军亲自来征讨边陲国,要国王李奉天交出艾启鹰雪,看看这个以二千人的普通的队伍,击杀他天风国五六百天字五级以上的魔法师的艾启鹰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如果能用则用,不能用则杀掉,省得以后成心腹之患,毕竟这样的人存在可是天风国的一大威胁,天风国能如此强大,而且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从来都没有小看过任何一个对手和轻视任何一个敌人。

而秘魔门的人他们对艾启鹰雪也是恨之入骨,断了他们的财路,此事也已经惊动了秘魔门的门主,冰妖姬已经和天风国首辅季子贤达成共识,以天风国的名义,在各大公会放出价码,谁能击杀艾启鹰雪,将以百万金币悬赏,猎头们和雇佣军们为了巨赏,到处在寻找艾启鹰雪。

大军压境,李奉天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个样子,他原来以为和天风国谈好了条件,把艾启鹰雪交出去就完事了,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专心镇压国内的叛乱,现在天风国已经攻下了五六座城池,边陲国的军队面对这样的强敌,军心涣散,根本没有什么抵抗力,现在马上就快要打到京都了,李奉天想派人去求和,可是天风国根本就不买他的账,看来天风国已经下定决心,要灭掉边陲国了。

现在各省的将领趁此乱世,纷纷举旗独立,宣告自己与李奉天没有关系,因为各地将领都知道,不管是谁当国王,自己手中只要掌握军队,就可以有与新国王谈价的筹码,所以李奉天现在可谓真是孤家寡人了,连京都的禁军也纷纷起哄,到处闹事,现在的边陲国可谓是风雨飘摇,人人自保了。

外面大家都在找鹰雪,而鹰雪本人可不知道这些情况,他已经晕迷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时那个名叫截天的老头,也从鹰雪的体内跑了出来。

“又回来了,多少年了,人事沧桑!彩虹之湖,只有这个地方还是没有变化,依然是那么迷人。”老头自言自语道。

“你是谁,把我们带到这儿来,你究竟想怎么样?”原来是小天在说话。

那老头对小天轻蔑地说道:“凭你个畜生也配跟我说话,不知天高地厚。不要吵我,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老头对小天不屑一顾。

“不吵你可以呀,但是你得放我主人回去。”小天对老头说道。

“放你回去是可以的,但是这个孩子我要留下,因为我还要利用他帮我完成大事呢?既然你这么忠于你的主人,那就留下来不要走了,好不好呀。嘿嘿嘿!”老人发出令小天发毛的邪邪的笑容。

“你要干什么呀?”小天开始往后退,作为灵兽,面对这个陌生的老人,他有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祸从口出,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要你不要妨碍我的计划而已,所以我会封印你说话的能力,从此你就变哑巴了,不好意思,等我大事完成后,就可以帮你解除封印,哈哈哈!”老头手一挥,小天想张嘴说话,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张着大嘴巴啊啊地叫。

看着小天的神情,老人哈哈地大笑起来,对小天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害你主人的,不仅不会害他,而且我还要他做空天之王,一统空天灵界。”

小天用怨恨的目光盯着老头,想攻击那个不知要对鹰雪做什么的事情的老头,虽然小天自己也不知道他会对鹰雪做出什么事情,但是小天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这是他作为灵兽的直觉。

“你别费力气了,就凭你也想跟我斗,那还差得远呢?”老头讥笑道。

小天有服气地冲上了前想撞击那个叫截天的老头,可是老头手一挥,小天被一道风,应该是风,虽然没有看见,可是绝对是风,无形无影的龙卷风,就这样莫其妙地被卷上了天,不过还好,小天还会飞所以没有掉下来。

小天以恐怖的眼神看前那个老头,心想这老头是谁,竟然有这么高的修为,而且还是他的元神,就有这么厉害,如若在他的顶盛时期,那岂不是赅人听闻。

其实老一辈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名叫截天的老头,其实就是一千多年前统一空天灵界的五大圣者之首—尊天圣者,一个战魔双修的绝世高手,他也是碰到了鹰雪,否则他早就已经把鹰雪的身体控制住了,原来鹰雪来空天灵界的时候,灵倾尽全力将本命心印‘灵之星’印到了鹰雪的印堂之上,才导致尊天圣者无法控制住鹰雪,这就是为什么尊天圣者刚进入鹰雪身体之时,好像被撞了一样“哎哟”地叫了一声的原因,现在鹰雪的身体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战争,截天想控制住鹰雪思想,借他的身体复活,可是‘灵之星’的灵气太盛,灵神正是以灵气而见长,偏偏元神又最是怕这种灵气,所以截天一时还不能占领鹰雪的大脑部分,只能寄宿在鹰雪胸口的膻中穴,一时还无法完全控制鹰雪,截天现在只有慢慢地诱导鹰雪,让他变成第二个尊天圣者,至于截天是怎么跑到天衍神剑之中,还是一个谜。

鹰雪晕迷了两天以后,终于醒了,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正躺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小天正静静地伏在自己的身边,而那个叫截天的老头,正双手放在背后,望着远方。

鹰雪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并没有什么不适,所以就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哇,好美的景色呀。”原来这里是在一座高山的顶峰上,但是却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而且周围大大小小的天然湖泊,多得数也数不清,而且最奇的是这里的湖泊呈现出五颜六色,七彩斑澜,非常的好看,鹰雪不由陶醉在其中了。

“主人,你醒了吗?”老头转过身来对鹰雪说道。

“老爷爷,您能不能不要这样叫我呀,这样太别扭了,你就叫我鹰雪吧。”鹰雪对老人说道。

“好吧,既然主人不喜欢,那我就叫你鹰雪吧。”截天也不同鹰雪客气,他大牌得可是相当的可以,不得他也有大牌的资本。

“对了,我怎么会晕过去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鹰雪问道,鹰雪本来就不太在乎这方面的,截天的态度,他也是无所谓的。

“你体内积存的能量太多了,虽然是暂时性地把这些能量压制住了,但是你一运用能量,它们就会不受控制,在体内乱窜,我早就告诫过你不要乱动,你就是不肯听。”老人对鹰雪说道。

“那我该怎么办呀?”鹰雪问道。

“这个很简单,你把多余的能量输送到天衍神剑中就可以了,这是一把奇剑,它可以自动吸收人的能量,所以你使用它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套天阳春雪的心法,我也是从这把剑的剑谱中学来的,而且这把剑还有三招配套的剑法,这两天你先把内息调均,这里灵气很大,对修炼很有帮助的,等你能将内息调控好了,我再将剑法详细说与你听,大约炼上一个月你就可以运用自如了。”截天对鹰雪说道。

“那好吧,老爷爷,我看还是先把多余的能量输送到天衍神剑中去吧,然后再慢慢地调息。”鹰雪征求截天的意见。

“随便你吧,你慢慢地炼吧,我可要先出去走走了。”截天说完就离开了。

截天走开后,小天对着鹰雪又咬又扯,鹰雪明白了小天的意思对他说道:“你是说这位老爷爷想害我,小天呀,你不要乱说呀,我们的命都是他救的,而且老爷爷还教我魔法与剑术,凭他的功夫,杀我们也是易如反掌的,他又怎么会是心存不轨呢?算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还图我什么呢?你说是不是呀,小天?”

见鹰雪不听他的话,小天一气恼,转身就走了,鹰雪摇了摇头,他可没空想这些无用的问题,体内的真气又开始乱窜,见小天负气走开,他只好无奈地坐在打上开始修炼,控制体内那些乱窜动的能量,把那些多余的能量输送到天衍神剑中,然后就开始调息。

两天后,见鹰雪已经基本能够将体内的能量运用自如,截天就开始教鹰雪天衍剑法,截天拿着一根树枝对鹰雪说道:“今天就先学第一招第一式吧,不过你不能运用体内的能量来御剑,否则这个平静的地方将会被你毁于一旦,好了,你瞧仔细了,好好领悟吧。”说完便开始演练起来。

这天衍剑法分为三招,第一招:天地入劫,其中又分为三式,分别是:散神、炼魂、绝魄;第二招:天地轮回,其中也分为三式,分别是:灭地、毁天、净世;第三招:既无招式说明,也无文字解释,就连个名字也没有,因为后面就是一张白纸,当然这都是截天告诉鹰雪的,而且他还说:自己也没有领悟这最后一招,所以也就无从教起,最后一招也许只有精神力量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才能使用,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他自己也没有试过,好像以前曾经是摸到了入门的决窍,又好像无从下手的感觉,他告诉鹰雪这只是一种纯粹摸不着看不见的感觉,到时候鹰雪就会懂的,说得鹰雪半信半疑。不过他对鹰雪说,只要学会了前二招六式,就可以纵横整个空天灵界,所向披縻。

半个月后鹰雪基本上能将剑法前两招六式练熟,可是截天却没有让他休息,又教给了鹰雪许多魔法,尤其是鹰雪最不善长的暗黑系的魔法,截天也填鸭式地教给了鹰雪,现在鹰雪可谓是真正地算得上是战魔双修,而且在这一个月里,他的金光盾已经从纯金黄色修炼到无色的境界,截天告诉他说现在的金光盾已经进入到另一个境界了,护身盾应该叫做先天盾了,这种境界在现在的空天灵界屈指可数,只要不是四星战神级的人物或是天字八级以上的法师,是难以撼动这种先天盾的。

而在鹰雪专心练剑的时候,有一只全身呈金黄色的蛇猴经常在一旁窥视着鹰雪他们的一举一动,这种蛇猴,是群居动物,长着蛇一样的尾巴,两个眼睛上有一圈黑色的斑纹,像带了副眼镜,憨太可掬,他们习惯在树上活动,以果实为食,行动敏捷。

又是在那个神秘而遥远的地方,又有两个声音在对话。

“小辰,事情都打听清楚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

“是的,主人,他们所炼的天衍神剑剑法,虽然威力还可以,但是对我们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我特地回来向主人禀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另一个声音回答道。

“你就跟着他们吧,有任何消息立刻向我汇报。”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是,主人,我去了。”

鹰雪在这座不知名的山上,每天以湖里的鱼为食,还别说这湖里的鱼与别处的真是不一样,每一种颜色的湖里,所产的鱼的颜色就跟湖水的颜色一样,看得鹰雪有些不忍杀掉他们,可是肚子饿了没办法,截天可是个元神,他可以不吃不喝,但是鹰雪就不行了,他和小天必须维持正党的新陈代谢,不过小天也是不吃鱼的,因为他每天就是吃些云雾和一些果实等东西,所以就只有让鹰雪一人杀生了。

一天,小天外出玩耍回来的时候带回一只全身金光闪闪的小蛇猴,鹰雪看得蛮喜欢的,就对小天说:“这是你新交的朋友吗?你怎么把他领到这里来了,小心他离群会孤单呀,还不快快送他回去。”

小天摇了摇大脑袋,指着小蛇猴对鹰雪又跑又蹦地比划道。鹰雪看了一会儿就明白了小天的意思,对他说道:“哦,你是说他的父母都不小心掉下了悬崖摔死了是吗?这只小猴现在是孤儿,你看他可怜就把他带了回来,你想让他跟着我们是吗?”

小天晃着大脑袋不停地点头,他虽然被截天封印了说话的功能,但是鹰雪还是基本上明白小天的意思的。“好吧,小天,不过你得问问这只小猴的意思,看看他愿不愿,去留随他自己怎么样,小天?”

小天点了点大脑袋表示同意,“小猴乖,过来,到我这里来呀,”鹰雪对小蛇猴喊道。

还真别说这只小蛇猴还真是通灵,竟然能听得懂鹰雪的话,他怯生生地走到了鹰雪的面前,鹰雪把他捧在手上对他说道:“既然你愿意跟着我,那也好,小天也多一个伴,嗯,我看你全身金光闪闪的,就叫小金吧,这个名字你可喜欢。”

小蛇猴对鹰雪点了点头,害羞似的跑到小天身上坐着,于是小天和小金又跑到森林里玩耍去了,看样子小天对这只蛇猴感觉挺好的。

这时,截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鹰雪,你的修炼也差不多了,明天我们就下山去吧,还有很多事情等你去做呢?”

鹰雪说道:“我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呀,我现在只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找到星神,关闭能量转移之门,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就可以回去了。”

截天对鹰雪说道:“这件事情急不来的,星神已经失踪多年,要想找到他谈何容易呀,我看还是慢慢地找吧。”这些天截天已经听鹰雪说要找星神已经是无数遍了,他老人家已经听得相当的烦了,不过他不能正面制止鹰雪,只有撒谎骗他,其实截天又岂会不知道,就算他现在不知道灵神现在在哪里,起码也知道星神可能会在哪里,不过他心怀不轨,又怎么会告诉鹰雪实话呢!

“鹰雪呀,我们总不能在这彩虹之湖边住一辈子吧,反正是要下山的,不如早走些,你认为呢?”截天对鹰雪说道。他现在是恨得牙痒痒,要不是‘灵之星’阻挠了他控制鹰雪的大脑,他还会和鹰雪在这里废话吗?早就控制住鹰雪,实现他的计划了。

“也是,反正要走,可是我应该到哪里去呢?”鹰雪的神情迷茫,像是对截天说道,又是像在自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