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六章 天衍出鞘
第十六章 天衍出鞘
作者:雪鸿   |  字数:10870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8:00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对众人说道:“吕锱将军、张络将军和李厉将军,他们三位乃是受人胁迫才至于走上反叛之路的,经过本将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迷途知返,愿意为本将军效力,所以希望众位不计前嫌,与他们和睦相处,我宣布,三位将军依然带领本部人马,损失的兵源就从军中补齐,一定要让三位将军备齐兵力,时间就从今天算起,昨日之事不可再提,如若再生议论军法从事。”

“兵贵神速,现在我宣布以三位将军为前锋,一鼓作气,直捣叛军首领高元昊的老巢,现在各位出发了。”鹰雪下达了急速行军的命令,现在是大白天,如若开启魔法传送阵使用大型的传送阵的话,会打草惊蛇,引起敌人的注意的。

路上周明、唐彬二人问鹰雪道:“将军难道真的相信这三位降将,如若他们心存不轨,我等可是要吃大亏的,而且依照边陲国的国法,这三人率众造反,大逆不道,理应斩首示众的,将军此事做法可能有些不妥。”

鹰雪对二人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如若得到他们的帮助我们行事就可以事倍功半,沿途诈开各个城池,大军推进速度不是快了很多吗?至于国王那边的压力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何况,我根本不担心他们心存不轨,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拼死为我效力之外,他们还能回头吗?这样反复无常之人,谁还敢用他们,我相信他们是真心投降,所以你们不用担心的。”

果然情形如鹰雪所料,在此三位军长的率领下,沿途各城的守军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投降于鹰雪,所以都打开了城门,放他们进城,没费多大功夫就将守军困住,鹰雪让他脱下军装,放下武器,有愿意降者就地编入军中,不愿意留下的,就地遣散,虽然鹰雪是一片仁慈之心,但是却因此给边陲国带来了很大的灾难,这是鹰雪所始料不及的。

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鹰雪大军推进之速,势如破竹,到夜幕时分已经连破敌人八座城池,这也是敌军失去天关这一军事屏障后,因为事先根本没有想到天关会这么容易就被鹰雪攻下,所以每座城池的守军并不是太多,每座城池大概只有一两万,而且他们根本没有做好打仗的准备,所以这样的兵力又怎么能阻挡鹰雪十多万大军的猛攻,而且鹰雪的政策是挺宽松的,愿意留的就留,愿意走的就走,但是只能往后走,却不能往部队的前方走,所以搞得没有一个人跑回去报信,前面的守军也就无从知晓鹰雪已经打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在开城开了以后便遭到攻击,真是措手不及,军心涣散,除了投降,就是被杀,可是好死不如赖活嘛,谁愿意去白白送死呀,况且大势已去自己一个顶住有什么用?所以降者居多。

见天色已晚,鹰雪下令部队就地扎营,准备明天再战,因为经过一天的奔波众将士也已经非常疲惫了,所以他下令犒赏三军,并在中军大帐宴请各位将官,在席上众将官直道鹰雪是个军事天才,一天连下包括天关在内的九座城池,实乃是战神再世,总之不管是真心佩服还是阿谀奉承,鹰雪也照纳不误,但是脸上却没有露出笑容。

等众人道完贺之后,鹰雪站起来严肃地说道:“诸位,你们知道我在攻克天关前为什么要出此下策吗?我并不想欺蛮各位,但是诸位,我们这次作战并不是对外作战,而是在边陲国内部战斗,你们都是老军人了,这次叛军中有一些人一定是在座的各位的朋友、下属,甚至亲人,我们一开始并不是没有能力攻下天关,而是因为有人给天关的守军通风报信,所以才造成我们行动的被动,为了减少伤亡我才迫不得已撇下各位而半夜拿下天关的,我并不是妄自臆测,而是派出了大量的侦察人员,才发现确实有人给叛军通风报信这个情况的,而且上次的平叛将军也是因为如此才败于叛军,而且投降于叛军的。此事我并不想再追究了,我也不想知道是谁给敌军通风报信,就是在坐的各位有谁知道此事,我也请求他不要说出来,此事就此做罢,希望在以后的战斗中不要出现这种情况,各位也知道我艾启鹰雪并不是嗜杀之人,只要你们能劝服敌军之中的人员降于我军,我艾启鹰雪向各位发誓,我绝对是既往不咎,去留随意。好了今天多说了几句,打扰了诸位的兴致,来我在此特地敬诸位一杯。请。”

中军帐中一片寂静,大家都陷入了沉思,因为鹰雪所说的正是他们心中所想的,现在不管是心中有没有鬼之人,都觉得不太好意思,因为以前他们确实小看了鹰雪的能力,以为他是攀着裙带关系上来的,也没有怎么把鹰雪放在心上,现在大家对鹰雪可以说是五体投地,感激涕泠了。

众将官不约而地站了起来,对真心诚意地鹰雪说道:“我等从此愿全力效忠将军,与将军共同进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鹰雪也急忙对众人说道:“各位,我鹰雪何德何能,蒙诸位如此赏识,令我惶恐不已,我只有说,大家只要齐心协力,平息这次叛乱,到时候回到京都,我会在陛下面前为各位请功的,今我们来个开怀畅饮,在此我敬大家一杯,来,我先干为敬。”

“谢谢将军。我等也敬将军一杯。”众人齐声答道。

铁门关,是距鹰雪大营不远的一座城池,也就是叛军的最后一座屏障,城墙上偏将王卓对守城的将军田威谏言道:“将军现在正是偷袭的好时机,请将军给我一万人,我将拿艾启鹰雪的人头来见你,还望将军应允。”

田威答道:“艾启鹰雪的用兵之道,你我也见识过了,能一天之下攻下九座城池,这样的人能会让你来偷营吗?如若此事不成,我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兵力,岂不更捉襟见肘吗?此事休提了。”

王卓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去的,因为我敢断定艾启鹰雪肯定是料到我们今不敢去劫营,机会难得,稍纵即失,还请将军三思。”

“算了吧,王将军,我们还是固守的好,这样又不必冒什么风险,只要大将军派出增援部队,那样我们就可以和他艾启鹰雪耗他几个月,这样岂不是稳操胜券,何必冒险呢?”

“将军……”王卓还想谏言。

“王副将,我已经说过了,此事休要再议了。”田威懒得与王卓蘑菇了,转身离去了。

“唉!到了这时候还指望高大将军派来援军吗?他正在忙于设立防线,此时是绝不会抽调兵力给我们的,我看我等已经大势已去,只有坐等灭亡了。”王卓恨恨地跺了跺脚。

鹰雪在第二天被没有急着发动进攻,原来他在昨晚已经派了唐彬、杨玉海、曾昭立三人率领二十位魔法师趁着夜色进城打听消息去了,现在正在等着他们的情况。

傍晚时分,他们一行人终于回来了,他们将昨天晚上恰好在城墙下偷听到的田威与王卓的谈话告诉了鹰雪,鹰雪一听,自己也吓了出一身冷汗,连战连捷也令他产生了轻敌的思想。

“幸好他们昨天没有行动,否则我等岂不是要被他王卓偷袭得手了,看来这座城池的守城将军并无什么能耐,倒是这个王卓要多多留意才行呀。”鹰雪深沉地说道。

“还有什么别的情况吗?”鹰雪问道。

“别的什么情况也没有了,慑于将您老人家的威名,守城的军士现在也是人心惶惶的,因为他们是守着最后的一道屏障,能否守得住他们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加上他们盼望的援兵并没有在昨晚赶到,所以现在城内是人心浮动。”曾昭立风趣地回答道。

“要是这样的情况那可就是对我们极为有利了,马上准备摆出进攻的态势,我们要兵不血刃地让他们自己乖乖打开城门。”鹰雪信心十足地说道。

“有这么夸张。”曾昭立不信地说道。

鹰雪以绝对的优势兵力,把铁门关围了个水泄不通,鹰雪以魔法师为主攻手,对着铁门关的结界一顿猛轰,铁门关的结界可比天关差远了,没过多久就被完全击破,鹰雪对着城着喊话:“田威,你只有快快投降,本将军并不想多造杀孽,如果你们不投降的话,朝廷大军将把铁门关夷为平地,如若有投降的诚意,就立刻派人来我军中谈判,条件可以详谈,只要你肯投降,本将军将既往不咎,绝不食言,如若无投降的诚意,一时三刻之内,我大军就要踏平铁门关。你没有多少时间考虑了,快决定吧。”

田威根本就没有打过仗,见到这么多人把铁门关重重包围,除了弃关逃外,就是投降,他根本就没有准备打仗,于是他把王卓叫来,对他说道:“王将军,现在的形势危急,我们该怎么办?你倒出个主意呀。”

王卓对田威说道:“要我们投降,这个怎么可以呢?反正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我王某人决定与铁门关共存亡,不过我可以代表将军去跟艾启鹰雪谈判,这一来可以拖延他攻城的时间,二来看看他艾启鹰雪到底是在玩什么花样。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好,好,王将军,事不宜迟,那就快快动身吧。”田威急忙说道。

在鹰雪的中军大帐中,鹰雪见来人谈判的是王卓,于是对王卓说道:“听说王将军昨晚准备偷袭本将军的大营,不知要以此事?”

“不错,可恨我的计划没有成功,否则你早就人头落地了。”王卓直视鹰雪说道。

“大胆,来人呐,把王卓推出去砍了。”兵士一听到鹰雪的号令,马上就把王卓押了起来,准备拉出去斩首。

鹰雪对周明挥了挥手,轻声说道:“去找一个假人来,把王卓给我击昏,然后把假人拉到铁门关前斩首,记住要做得逼真些。”

曾昭立不解地问道:“这是干什么呀,演给谁看呀。”

鹰雪对曾昭立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们能不能叫田威等人乖乖地打开城门就在此一举了。”

“为什么呀,我弄不明白,还请将军您老明示。”曾昭立风趣地说道。

鹰雪环望了一下众人,见大家都同曾昭立一样露出迷惘的神情,于是他笑了笑对大家说道:“这王卓确实是个人才,本来我准备将他杀掉的,但是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所以就只好演这么一出戏来给田威等人看了,因为我们的情报显示,田威是个没主见的人,而王卓是其的谋臣,所以我将王卓斩首,田威就失去了支柱,而且高天昊又不派援军给他,如若他不降了,他就只有坐等灭亡了,你们明白了吗?”

众将士有的点了点头,有的还是一塌糊涂,不过他们对鹰雪的决定,是绝对支持的,因为通过这些天以来的相处,鹰雪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经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在他们心中,跟着鹰雪是一定没错的,现在像鹰雪这样的将军,莫说边陲国无人出其右,而且就连整个空天灵界也不见得有人能取得这样的战绩。

于是鹰雪带着假人到了铁门关前,叫几个嗓门大的喊道:“王卓出言不逊,竟然侮辱我们将军,我们将军已经失去耐心了,如果你们不投降,那么王卓就是你们的榜样。”

鹰雪手一挥,周明手起刀落将假人头一刀砍下,守城的兵士见此情况,立刻跑去报告田威了,鹰雪见此,立刻发出命令让全体将士做好战斗准备,摆出一副要进攻的样子,守城的兵士,见如此阵势,本人就人心浮动,况且鹰雪的政策还是挺好的,就是投降也是去留随意,有一些人就准备溜了,还有一部分见下面还有些是自己以前的战友,也在城下动员他们投降,所以在田威还没有决定是否要投降的情况下,城门就已经被打开了,见此情况田威也就顺水推舟,干脆投降了。

入城之后,鹰雪将部队分为二部分,一半准备随时战斗,另一半先行休息,因为敌军的增援兵力,有可能会来,所以鹰雪做了如此安排,等一切安顿好之后,就去见王卓。

“王兄,让你受委屈了。”鹰雪亲自解开王卓的束缚。

“哼!落入你手,如何处置队伍你了,少说废话。”王卓根本不领鹰雪的情。

“王兄你也是聪明人,大道理我也就不说了,你跟着叛贼高元昊,他这样的人,王兄你自己说说他能成就大事吗,而且像你王兄这样的人才在高元昊帐下只当了一名偏将,岂不是大大地屈才了,何况现在我艾启鹰雪正是用人之际,我希望王兄能捐弃前嫌,与我一同共进退,共建一番事业,不知王兄意下如何?”

“这……”王卓原本就不准备为高天昊尽忠的,只是需要一个台阶下而已,而鹰雪的话又正中王卓下怀,王卓也已经领教过鹰雪的厉害了,高元昊碰见鹰雪也只能怪他倒霉了,他绝对是难以长久的,王卓亦是明白人,所以王卓也就不作做了。

“王卓感谢将军的抬爱,我王卓发誓,今生今世只跟着将军一人,绝无二心,如若有违此誓,将死无全尸。”王卓跪在地上发誓道。

“王兄请起,我怎么能受如此大礼,你我也就不用客套了,以后我们以后就以兄弟吧。”鹰雪急忙将王卓扶了起来。

“这个将军……这怎么行呢?这岂不是……”王卓做梦也想不到鹰雪竟然如此礼待于他,这让他感动不已,单凭这一点,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好了,王兄,我们也就别相互谦虚了,这时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再说吧。”鹰雪见王卓已经真心归顺,高兴地扶直了王卓。

鹰雪与王卓有说有笑地走出来时,突然,曾昭立急急超赶来告诉鹰雪,朝廷派已经派专使连下三道金牌急召鹰雪连夜赶回京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鹰雪无奈地召开了各军军长会议,准备安排好一切后事后,再于明天回京,因为这里的事情太多需要妥善安排好,鹰雪正在开会时,李奉天的急诏不断有下来,会还没有开完的时候已经下到第九道金牌了,所以引起众军长的纷纷议论,鹰雪无奈地对众人说道:“国王陛下紧急召我进京,是因为有外敌入侵,所以请各位勿需猜疑,现在我宣布,由各军的军长和王卓王将军暂时替代我主持这里的军务,记住,虽然我们胜利在望但是我建议各位以防御为主,如若遇到紧急情况就召开各军长会议,集体商议,千万不可因为争功而冒进,好,各位都回到各自的营中去吧,现在可能各营中已经因为我急诏我回京的事情在议论纷纷,大家快回去平息谣,以稳住军心。”

“是,将军,我等立即回营去,如果有谁敢造谣生事,定斩不饶。”众人齐声说道。

众将领都走了以后,鹰雪单独叫王卓到自己的帐中,拿出将军令箭给他,语重心长地说道:“王兄请拿着这面令牌,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不可轻易示人,此地之事全权交给你了,我知道你是一位将才,而且对此地的情形非常熟悉,只有你才能平息这里的叛乱,我们现在已经基本胜利在望,所以我们只要同高元昊就这样耗下去就可以了,不必攻打,只要采取防御就可以了,如若有什么临时危机,就全靠你随机应变了。”

“将军。”王卓感动得跪在地上对鹰雪说道:“我王卓定然不负将军厚望,并在这里等候将军归来,还望将军尽快赶回来。”王卓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一名降将,却能够得到鹰雪如此的器重,这样的知遇之恩,怎么能令王卓如何不感动。

“王兄……”鹰雪刚想说话时,第十道急诏金牌已经到来,使者宣道:“现在天风国入侵我国,孤王特命艾启鹰雪将军带领本部亲兵二千人急刻赶回京都,与孤王共商大计,此乃第十道金牌,见此急诏,即刻回宫,不得有误。”

使者读完诏书后,对鹰雪说道:“将军,陛下已经迫不急待,请快快开启传送阵,与我一道回去复令吧。”

鹰雪无奈,召集军中的魔法师打开了一个大型的传送阵,于是一行二千多人的亲兵队伍通过传送阵到达了京都。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事情得分两部分来说,原来是天风国的国王因为通过秘魔门的推荐,召见了原边陲国的首辅李之龙,而秘魔门因为在边陲国被艾启鹰雪抄了他们的分舵,而且重伤了秘魔门的分坛坛主,这里面牵涉到一个重大的经济利益,因为边陲国是秘魔门的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区,现在被艾启鹰雪断了他们的财路,秘魔门当然对鹰雪恨之入骨了,于是他们同李之龙联合起来,用大量的财力打通了天风国首辅季子贤的关系,最后由天风国的首辅牵线,让国王召见了李之龙。而天风国呢?他早就想吞并边陲国了,只是边陲国年年都给天风国进贡,而天风国又无法抽调兵力来对付边陲国,又有一道怨灵平原阻挡,再加上师出无名,会此起别的国家的非议,所以也就无暇打边陲国的主意。而现在情况就不同了,李奉天当上了国王以后,没有向天风国表明态度,又没有什么贡品献给天风国,天风国的国王当然不爽了,最重要的是李之龙现在向天风国求援,他们可以利用此次机会扶持一位傀儡当国王,那边陲国就真正地成为天风国的附属国了。

另一方面就是内李奉天、李寻和鹰雪之间的矛盾了,李寻因为怕艾启鹰雪大权在握,自己会失去准国王的位子,所以在他的那几位狐朋狗友的挑拨离间下,经常在李奉天的面前大肆谗言,还捕风捉影地搜集鹰雪所谓的不忠的证据,尤其鹰雪在前线作战的时候,所定下的降者全部既往不咎,去留随意的政策,给李寻找茬的借口,谎话千遍成真言,李奉天也慢慢地觉得鹰雪的做法有些太过火了,而且鹰雪又是重兵在握,恐怕万一鹰雪心生反意,那他李奉天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有一点就是秘魔门带来了天风国的诏书,如果能将艾启鹰雪交由他天风国处理,可以考虑不进攻边陲国,而且还让李奉天继续当国王,当然还附带了一些条件,不过李奉天觉得可以接受,因为他也觉得现在鹰雪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虽然有些可惜,但是孰轻孰重,他李奉天还是分得出来的。所以才会有一天之内连下十道金牌 的事情发生。

天风国的意图倒还是蛮好的,因为他们觉得鹰雪是个人才,所以想招揽他,但是往往上层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到了下面执行的时候就变味了,因为太多的人想要鹰雪的性命了,虽然国王的旨意是活捉鹰雪带回国,然而在秘魔门的挑拨下,国王的旨意就变成了,如果艾启鹰雪不能劝降的话,就当场格杀,以绝后患 ,反正死无对证,到时候一句话,拒不投降就完事了。

这一切鹰雪都被蒙在鼓里,丝毫不知情。他只道李奉天召他回京都是去平叛的,哪里会想到李奉天已经把他卖了,鹰雪还以为自己是李奉天是最相信的人,当然鹰雪也是最相信李奉天的,不过鹰雪没有想到事情是变化着的,有些事情并非如他主观意识所想的那样,往往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出卖自己。

当鹰雪匆匆地赶到王宫时,已经是半夜时分,李奉天已经等得鹰雪不耐烦了,不过他已经不想与鹰雪计较了,见鹰雪到了,于是他又假惺惺地对鹰雪说道:“鹰雪呀,我急诏你入宫,是因为天风国已经想对我边陲国不利,至于平叛的事情,已经胜券在握,我将另外派人接替你的职位,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样阻止天风国的入侵,所以我准备让你去,这次敌人不太多,只有五六百人左右,你带上府中的二千人马应该足够了,至于你还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尽管开口,我都会满足你的,时间紧迫,明天一早就出发,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陛下,五六百人的队伍竟然这样急诏我回宫,岂不是有些小提大作了吗?”鹰雪不解地问道。

“虽然只有五六百人,但是天风国的大部队紧随其后,国内的叛乱事小,如若被天风国灭国,那我李奉天岂不成为边陲国的千古罪人,因为这次情况紧急,所以孤王才特地急诏你回来的。”李奉天对鹰雪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呀,那好吧,我明天就出发。”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好,那你就快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朝上我将亲自带领文臣武将为你送行的。”李奉天说道。

“多谢陛下,臣告退。”鹰雪退了回去。

回到府中,、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急忙问道:“究竟陛下所谓何事如此急诏你回宫呀?”

鹰雪并没有多说,这些天他已经非常地劳累了,当然这些兄弟们也非常劳累,而且他听说天风国只有五六百人,他心中的轻敌之意已生,故而也没有对唐彬等人解释,只是淡淡地对他们说道:“天风国来犯,陛下命我等明天出征,好了,这些天以来,各位也累了,大家赶快抓紧时间休息吧。”

见鹰雪那劳累的样子,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知道这些天来,鹰雪真是神形俱疲,大家也不好多问,于是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鹰雪独自一人在房里想了想,感觉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自己又说不上来,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鹰雪被侍卫叫醒的时候,已经到了上早朝的时间了,于是他整装上朝。

“今天我们庆祝艾启鹰雪将军,成功平息叛乱,然而内患虽然已除,但是外患却接踵而至,天风国已经派兵准备入侵我们边陲国,现在先头部队已经到了怨灵平原的边上,为了捍卫我们国家的尊严,我们绝对不会屈服的,我决定对天风国宣战,现在任命艾启鹰雪为骁骑大将军,并将我边陲国的镇国之宝天衍神剑赐予艾启鹰雪将军,以表我李奉天决战到底的决心。”李奉天一席话说得众臣热血沸腾,李奉天竟然将镇国之宝—天衍神剑赐给了艾启鹰雪雪,这可是代表着边陲国的最高荣誉。

“陛下英明,我等誓与陛下共进退,誓死与天风国周旋到底。”大臣们纷纷表示支持李奉天的决定。

“好,现在请艾启鹰雪将军接受陛下亲赐的镇国之宝--天衍神剑。”内侍对鹰雪说道。

“谢陛下隆恩,臣将消灭每一个来犯我边陲国的敌人,捍卫我们的国家,保护我们的人民。”鹰雪接过天衍神剑对李奉天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那就请骁骑大将军即刻出发,快去快回,消灭敌军后回来寡人给你庆功。”李奉天对鹰雪满怀信心地激励道。

“请陛下放心,臣一定完成任务。”鹰雪感激地答道。

在鹰雪带着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等十一人和原相府中的二千人马出发平叛的时候,李寻找到李奉天对他说道:“父亲,你为什么将天衍神剑交给艾启鹰雪呢?这可是王者的象征呀。”

“什么狗屁王者的象征,不就是一把破剑吗?明天我叫人打个金印告诉大臣们,这方金印以后就是边陲国王者的象征了,有谁敢不服呀。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变通的,规矩也是由人定的嘛,何况将天衍神剑赐于艾启鹰雪,他就会更加忠心地为我卖命,最后连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实在的要不是事情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是舍不得让鹰雪去送死的,毕竟以后有很多事情还得倚仗他呢?真是可惜了呀。”李奉天又给李寻上了一课。

“原来父亲大人早就谋划好了,孩儿真是愚钝。”李寻对李奉天奉承道。

“唉,你这孩子呀,以后有时间多花点心思,不要老跟着那群狐朋狗党混在一起,你是未来的国王,不学无术,成什么样子呀。”李奉天对李寻的不长进亦是无可奈何。

“是,孩儿以后一定多用心向父亲大人学习。”这小子向来都是阳奉阴违,他知道自己可不能当面冲撞他老子,否则他的日子肯定会很不好过的。

“唉,”李奉天深深地叹了口气,知子莫若父,李寻的所作所为,真是令他太失望了,这小子真是难成大器。

且说鹰雪带领着本部人马,在快要到达怨灵平原的时候,在一个小村庄的路上,有个老头忽然拦住了部队的去路,鹰雪一看原来是相府中养花的那个老头,也就是李奉天的父亲—李圭。

鹰雪见到李圭,急忙行礼参拜,李圭也不多说,把鹰雪拉到一边对他说道:“孩子你还执迷不悟吗?你要糊涂到什么时候呀。”一句话说得鹰雪摸不着头脑,对李圭说道:“老爷爷,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好吧,时间不多了,我也不想拐弯抹角了 ,我今天就直说了吧,我叫李圭,是李奉天的父亲,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要去对付的是什么样了对手呀,你这个糊涂蛋。”李圭说道。

“老爷爷,你是什么意思呀,还请明示。”鹰雪像是并不惊讶老人的身份,反而对老人的话感到不不解。

“唉,李奉天这次派你去是对付天风国的高级魔法师,都是天字五级以上的魔法师,甚至有些还是天字七级的魔法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们天风国最精英的部队,说得夸张些,这五六百名魔法师可以将我们边陲国的兵力毁灭一大半,他们拥有恐怖的力量,岂是你们这一两千人能够抵挡的,你们只能白白去送死,他可能与天风国已经达成了某咱协议,他要你去送死,你明白吗?”李圭一脸严肃地对鹰雪说道。

“这不会是真的吧,我对义父如此可是忠心耿耿,而且我一直当他是我自己的父亲,他怎么会如此做呢?”鹰雪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说来李奉天已经生下杀他之心,鹰雪感觉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凉透了。

“孩子,李奉天是我的儿子,他的那点心思,还能瞒得了我吗?”李圭见鹰雪不相信自己的话,有些不悦。

“是的,总教头,老爷子的话,我可以证明是的真的。”原来是刘刚,看来他刚才一直在旁偷听。

“你?”鹰雪有些疑惑地道。

“是的,李奉天对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地相信过,而且你用自己的生命救出李奉天时,他见你重伤,他竟然叫人干脆杀了你,要不是老爷子力主救你,恐怕你早就已经死了,而且我也是他派到你身边来的,监视你的一举一动,随时向他汇报,这次也是一样,如果事情败露,他就叫我将你杀掉,以绝后患。”刘刚沉痛地说道。

“这……”鹰雪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呀?”鹰雪对刘刚问道。

“因为总教头您实在是一个好人,令我刘刚衷心地佩服,我也并非于自愿,但是我的家人全部都被李奉天软禁了,如果不顺从他的话,我的家人会受到连累的。”刘刚神伤地说道。“现在我已经把事情说了出来,为了保全我的家人,我只有一死了。”说完刘刚一剑就刺在了自己的心脏上,鹰雪根本阻拦不及。

“刘大哥,”鹰雪扶着刘刚的尸体悲伤地喊道,刘刚这是死谏,鹰雪不得不相信,虽然他不想相信,可是事实放在眼前,不由他不信。

“唉,孩子,何去何从,你好自为之吧。”李圭说完就走了,这种悲欢离合、生离死别的场面他已经见多了,李圭已经心灰意冷,厌倦血惺了的场面。

鹰雪用沾满刘刚鲜血的手拿着天衍神剑,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呀,为什么呀?”事情一经点破,真相就浮出水面了,鹰雪虽然以前曾经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从小就失去父母双亲,李奉天对他的关爱使鹰雪有些迷失,而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鹰雪经过了一阵的沉默,站起来对大家说道:“各位刚才的事情你们也看见了,我们如果去就是送死,现在我宣布,大家各自对谋生路吧,回头已经没法回头了,所以你们还是去另谋生路吧,他们要的只是我一个人,你们用不着跟我受牵累,各位请散去吧。”

“不,总教头,我们跟着你出生入死,这次也不例外,我等愿意随你一起去,就算是战死也无怨无悔。”众人齐声发誓,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等人更是死活不答应。

鹰雪无法只好命令道:“各组听令,立刻率领各组人员离开此处,到北三省去,如果我侥幸不死,就会立刻与你们去汇合的,现在立刻向后转,违令者斩。”

鹰雪又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说道:“你们四人也随军去北三省,去投奔王卓将军,在那里等我。”

四人死活不肯走,鹰雪无法只好下令道:“你们四人如若不走,会拖累我的,你们的魔法这么差,留在这里岂不是让我分神,况且敌人不见到我是不会善罢干休的,而你们并不是他们的目标,所以你们要随部队去北三省,在那里等我,我会来找你们的。记住活着就是希望,就有机会为我报仇,知道吗?”

“鹰雪,你一定要活着来见我们,一定要活着呀。”四人无奈地流着眼泪随着部队离开了鹰雪,往北三省而去。

鹰雪身边就只剩下天云兽一个伙伴了,鹰雪怎么赶小天他也不走,其实鹰雪自己也明白,他与小天是定过契盟的,小天是绝对不会离开他的,他们俩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于是他对小天说道:“唉,都走了,都走了,就只剩下你们俩了,没想到因为我们订下的契盟竟然害了你,好吧,既然我们同生共死,那就一起去吧,大丈夫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小天虽然不能言语,但是他能感受到鹰雪的伤悲与绝望,只好紧紧地挨在鹰雪身边蹭磨,以表达自己决定与主人同生共死的决心。

鹰雪只觉得万念俱灰,想起了他来空天灵界的目的,还有家里的奶奶,村子里的玩伴,还有刘伯等等,这些人的身影又重新浮现在鹰雪的眼前,想着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心里十分难受,他开始埋怨命运的不公,本来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生活在和平的年代,可以平凡安详地渡过这一生,可是上天为什么偏偏选中他来到这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地方,而且还想回去也回不去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呀。鹰雪坐在地上发呆地想到。

无意之中他拿出了天衍神剑看了看想到自己竟然也即将因为此剑而死,难道这天衍神剑真的是不祥之物吗?他不由悲伤地自语道:“什么镇国之宝,简直是一柄废铁,真是一柄祸人之物,就算拿在手里,现在还能有什么用!”他正准备扔掉的时候,奇怪地事情发生了,天衍神剑突然发出了奇异的响声,而且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

只听见,“卡!”地一轻响,剑竟然从剑鞘中自己弹了出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