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五章 领兵北征
第十五章 领兵北征
作者:雪鸿   |  字数:10362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7:51  |  分类:

玄幻小说

“各位,有件事还请你们抓紧抓严,希望你们继续抓好禁军的训练工作,最近国家可能会有动乱发生,我不希望我们禁军到时候是一支不堪一击的队伍,所以还要更加抓紧抓严队伍的整体训练工作。此事绝非寻常,还得有劳各位多费心了。”鹰雪对张鹏、单铁、梁元山、段大雄、钟离云五人严肃地说道。

“是请总教头放心,我等当竭尽力全力辅佐总教头,把禁军的名号打得更响,绝不会辜负总教头对我们的期望的。” 张鹏、单铁、梁元山、段大雄、钟离云五人响亮地回答道。

“好,好,明天我想到各营去暗查下,看看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这五个人的能力如何,所以这里事情还有劳各位多费心了,我回来后,要见几位新提拔上来的新伍长人选,考考他们的能力,你们五位参谋可得要为我提几位有真材实料的人才上来。这件事几位可得多费费心呀。”鹰雪对五位参谋说道。

“请总教头放心,我们一定照办。” 张鹏、单铁、梁元山、段大雄、钟离云五人齐声说道。

“好,那就有劳各位了。”鹰雪说道。

“总教头太客气了,属下等人先行告退了。”五人对说鹰雪说道。

“好,各位请便。”鹰雪说道。

第三天,鹰雪一早就赶到了犀剑营,与唐彬和曾昭立见上了面,与他们视察了犀剑营的军容,问了他们的一些情况,唐、曾二人均表示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了,鹰雪对他们说道:“你们不可小觑李云的培养的势力,毕竟人家是在禁军中呆了多年的,我们才来几天呀,虽然各将领基本已经被我稳住了,但是基层的一些伍长、卒长还有一些兵士,他们之中肯定有李云的人,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提拔几个新人上来,我神兵营中已经办妥,现在你按照我教你们的方法提拔几位新人上来,各旅的旅长或伍长都可以,但是绝对是要在李云手下不得意之人,这样当万一有人想搞叛乱之时,方可使犀剑营不致成为一盘散沙,而没有丝毫战斗力。还有就是我们府中的二千人在这件事情弄好之后,也要及时地插入到禁军之中,那样我们就可以完全掌握住禁军了,我们并没有帮手,而且时间紧迫,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办好,拖久了只怕会生变故,你们明白吗?”

“是,鹰雪总教头,我们完全明白了,您老请放心吧。我们一定照办。”二人在听完鹰雪的方法后,笑嘻嘻地说道。

“好,既然你们都明白了,那我就先走,还有三个营我还得去看看。兄弟们,那我先走了。”鹰雪对他们有些无奈地说道。

“恭送总教头。”二人戏谑地唱道。

鹰雪紧接到了连征营的刘刚,赤龙营的刘林枫,杨玉海的彪鹏营,把他的方法全部都教给了三人,并叮嘱他们一定要尽快办理好此事。经过鹰雪的这次大换血,禁军将士对鹰雪可谓忠心耿耿,敬佩有嘉。

且不提鹰雪是掌控禁军的情况,李奉天这里的情况可不是太好,他当上了国王以后,丝毫没有容人之量,对原来的政敌大肆报复,搞得朝中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这真应了他老爹李圭的话,他根本不是当王者的料。

鹰雪依然住在相府中,不过相府已经改名为将军府了,这是李奉天为奖励鹰雪而将相府赏赐给鹰雪的,他自己与李寻早就搬到王宫之中享福去了。至于李圭嘛,他人早就如黄鹤一去,杳杳无影了。

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令鹰雪有些泄气,因为李奉天大量敛财,又大肆残害朝中大臣,搞得边陲国乌烟瘴气的,鹰雪苦苦劝阻也没用,反而搞得他与李奉天不高兴,所以有一部分大臣趁机联合起来,准备将李奉天铲除,这其中就有原来的禁军总教头李云,但是事情很快就败露了,因为现在的禁军已经完全受命于鹰雪了,可以说除了鹰雪任何人都无法调动禁军,这么快就掌控了禁军,这倒令李云有些措手不及,他们所谋划的行动还有没付诸实施,就被李奉天连根拨起了,还连累了朝中的不少大臣。

但是,京都之中的叛乱虽然很快平息了,但是北方的三个省的驻军首领高天昊,却打起了造反的旗号,李奉天开派去的平叛将军,反而与联合在他们一起了,这让李奉天气愤不已,没有办法,朝中已经没有将领可派了,无奈之下李奉天只好派鹰雪率领二个军的兵力去平叛。

这天早朝后,李奉天将鹰雪传到宫中,恨恨对鹰雪说道:“鹰雪呀,现在北三省联合起来反抗孤王,最令人气愤的是,寡人派去的平叛将军竟然与他们同流合污了,一起来反抗寡人,现在只有你是寡人最信任的人了,只有派你去,还望你不要推辞。”

“义父呀,这不是治本的方法,还望义父以仁义为本,这样才可保国家长治久安……”可惜鹰雪的一片苦心却引起了李奉天极大的不满,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李奉天打断:“我还用你来教吗?一句话,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好吧,既然陛下要我去,我岂能不去,不过我有个条件,我要带原来相府中的二千人马同去,他们是我准备加入到禁军中去的,但是现在我要去平叛,这件事可能一时还解决不了,我只好将他们带在身边,否则岂不显得我艾启鹰雪不义,还望陛下批准。”鹰雪无可奈何地说道。

“这有何难,准了,你即刻还着我的金牌令箭和府中的二千人马,调配好人员,明日出发。”李奉天对鹰雪命令道。

“是,陛下,我这就去准备,臣告退了。”鹰雪辑了一躬就转身出去了。

回到府中,鹰雪召集了周明、汪启明、彭奇等六位组长,对他们说道:“各位,我本想让你们加入到禁军中谋个一官半职,让你们离开刀光剑影的战场,过一些安生日子,但是现在可能已经不太可能了,因为我出征在即,只好将你们编入我的亲兵中,暂时让你们受委屈了,希望你们能够见谅,如有不愿意去的,尽管直言。”

“总教头,我们都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得蒙你器重,我等感恩戴德都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于你呢?既然总教头愿意带我们出征,我等愿跟随总教头,出生入死,就算是战死沙场亦无怨无悔。”六人热血沸腾地说。

“好,既然各位如此看得起我艾启鹰雪,以后我们就是生死兄弟,我艾启鹰雪一定会记住各位的这份情谊。”鹰雪慷慨激昂地说道。

“我已经接到国王的命令,明天就要出发,请各位立刻去准备,明天一起出发。”鹰雪对大伙说道。

“各位等等,等等,鹰雪呀,你要去打仗怎么能不带上我们四兄弟呢?太不够意思了吧。”原来是唐彬、曾昭立、杨玉海、刘林枫四人不知怎么也知道了鹰雪要出征的消息,竟然赶到相府来了。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鹰雪惊异地问道。

“这么大的消息,还能瞒住我,一句话,你们带不带我们兄弟四个去呀。”曾昭立大声地嚷道。

“你们要是去了,那禁军的各大营怎么办呀。义父岂不是要怪罪我。”鹰雪对四人说道。

“什么狗屁道理呀,你这个禁军总教头都走了,我们这些营长又岂能不去,留在禁军里有什么意思呀。”曾昭立嚷道。

“我不是安排有人暂时代理了吗?”鹰雪对他这四位兄弟有些无奈。

“这个太容易了,你能找人代,我们也能找人代嘛,就这样定了,今晚我们就住在这里了,免得明天早上你瞒着我们偷偷地走掉。”唐彬对鹰雪说道,“对,对”其他三人附合地嚷道。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主意已定,我也不好阻拦你了,就这样吧。不过,你们必须先回去把事情交代好。”鹰雪无奈地说道。

“这才够兄弟嘛,你放心吧,我们这就去安排。”四人稍微满意了,说完立刻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了。

“这些个家伙,各位也回去准备,准备吧。明天一早出发。”鹰雪摇了摇头,转身对周明、汪启明六人说道。

“是,总教头。”虽然鹰雪现在已经被李奉天封为将军,但是大家还是习惯称呼他总教头。

鹰雪正准备出门,刘刚又急匆匆地赶来了,对鹰雪说道:“总教头要出征,请把刘刚了带上,还望总教头成全。”

“这个……刘大哥,如果连你都走了的话,如若万一京都有动乱,就不有人为义父解忧了,还请刘大哥三思。”鹰雪对刘刚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刘刚有些犹豫。

“其实我正要去找你的,没想到你却先来了,我准备让你与张鹏等五位参谋一起暂代我管理一下禁卫军,免得有心存不良之人利用禁军,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而且义父也可以暂时无忧了,走,我们边走边说吧。”鹰雪与刘刚一起朝禁军主营神兵营走去。

在交代完禁军的事情之后,鹰雪心事重重地走出军营门口,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觉得此次平叛不会那么顺利,肯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人生的机遇就是如此奇妙,稀里糊涂地来到空天灵界,又在这边陲国混到了将军的职位,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鹰雪使劲地摇了摇头,清醒了自己一下,大步往相府走去。

军令如山,鹰雪在第二天早上,带着本部二个军八万余人,浩浩荡荡地开赴北方三省,去平定叛乱,在空天灵界军队交锋有一样好处,就是有魔法师的参与,还有传送阵的帮助,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进行传送,所以鹰雪本部近十万人,到达北方三省,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但是首先遇到的就是天关,这天关是进入北方三省的战略要地,并且设有强大的结界,能够阻止魔法传送阵通过,所以鹰雪的部队只能在距离天关近百里的地方安营扎寨,以众多的魔法师设下结界,这些结界可以阻止大规模的魔法传送阵通过,能够有效地防止敌方来偷袭。

天关虽然防守人数只有二万五千人左右的兵力,但是却是易守难攻,所以称之为天关,意为跟登天之路差不多,所以这让鹰雪陷入了困境,这情形就像老虎咬乌龟一样,不知从何下口,于是鹰雪找来各军的将官和唐彬、曾昭立等人商量对策,可是商量了一整天也没有个具体办法,这让鹰雪很是恼火,但却是无可奈何,于是他只有派出大量的侦察人员再探情况,包括唐彬、曾昭立等从相府中带来的亲兵。

就这样对峙了将近十天,李奉天倒还蛮积极的,每天都派使者来了解战况,他对鹰雪的表现很不满意,因为一个小小的天关竟然阻挡了近十万大军的去路,这让他很是不爽,加上李奉天的儿子李寻怕鹰雪的锋芒太盛,会动摇自己的地位,所以也趁机在他老爹的面前大肆谗言,李奉天渐渐地也对鹰雪失去了信心,现在鹰雪的处境可以说是很是不妙。

鹰雪无法只好先率领大量的魔法师攻行击破天关的那层结界,八万大军中魔法师将近三万人,分成十个组对着天关前的结界轮番攻击,只是从空中进行攻击,天关的守将又不敢进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防御结界慢慢地被侵蚀。

那场面煞是精彩,水系、火系、风系、雷电系,还有一些暗战系列的魔法师,五颜六色的光芒对着天关的结界猛轰,虽然天关的结界防御性很强,但是遭遇到如此强烈的攻击,而且是数个小时不停地轰击,结界亦是承受不了,终于经过这三万魔法师近一天时间的努力,将天关的第一层屏障—结界打破了,天关里面的守军对如此的攻击既不敢出击又不能防守,完全出于挨打的局面,因为除了攻击的三万魔法师,还有四万人战列系的兵士在一旁待命,所以守关的近三万人守军,只好凭着天关的天险死守。

鹰雪见天关前的结界已经完全打破,一旁的战列系的将士以为鹰雪要下令,强行攻城的时候,鹰雪却对众将士挥了挥手说:“今天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我命令今天暂收兵,明天一早一举攻下天关。”又转身对天关城头的守卫喊道:“你们听好了,本将军决定今天暂收兵,明天一早来进攻,我们来一场公平的战斗,你们去告诉你们的军长,不要以为他凭天关天险就要以守住,有胆量明天就跟我来决战,像只缩头乌龟一样,否则让他趁早投降,要不然明天就是他的死期了。”

鹰雪说完就命令收兵回营了,手下的各军旅长及偏裨将都不大惑不解,明明已经占了上风,如果此时一鼓作气地强行攻城,拿下天关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却命令收兵,这是哪门子打法呀,这倒让他们这些久经沙场的人摸不着头脑了,可是将军的命令却不敢不听,毕竟军令如山,如若违令,肯定不是闹着玩的。

鹰雪与众将士退回到大营中,鹰雪对众人说道:“我们既然受国王陛下的委派应该有王者之师的风范,虽然今天如果强攻能够拿下天关,但是却有失我们王师的风范,说我们以强欺弱,所以各位,今晚我决定宴请各位,今晚大家吃饱喝足,养好精神,明天等他们人都到齐了我们再一举歼灭,岂不省事。不知各位以为本将的想法如何呢?”

鹰雪的想法让众人大家一片鄂然,不过大家还是说道:“将军英明,真有大将的风范,我等完全服从将军的安排。”

“好,既然各位都没有异议,那今晚军旅级的将官都是本将军宴请的对象,还请各位赏个脸,一定要来呀。”鹰雪对大家说道。

“是,我等谢谢将军。”众人齐声说道。

等众人散后,鹰雪将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等六名亲兵神秘兮兮地交给了他们每二人一根令箭,然后又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作了一通安排九人领命而去。

最后鹰雪对唐彬、周明等九人说道:“今晚的行动,你们要全力配合,方可成功,你们一定要记住各负其责,千万不可乱套,否则打草惊蛇,肯定是功败垂成。”

“是,总教头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指示办好的。”唐彬,周明等人齐声答道。

“好,那你们都快去准备吧。”鹰雪对大家说道。

且说天关守军这边,守关的军长见鹰雪如此安排,高兴得不得了,甲将军对乙将军说道:“我看这个艾启鹰雪也不过如此嘛,这样的料子还叫他来平叛,真是不知死活。”

乙将军军说道:“是呀,据可靠情报这个艾启鹰雪根本没有打过仗,只不过他是李奉天的义子,所以才给他当上了个将军,听说他还是禁军的总教头呢?这样的人才实在难得呀。”

甲将军答道:“呵呵,是呀,今晚他们开宴的时候,正是我们调兵之时,等大将军的增援兵力一到,我们就可趁此机会将这个所谓的什么平乱将军的人头挂在天关门口了。哈哈哈。”

乙将军问道:“大将军的兵马什么时候到呀,还有我们城外的结界要抓紧修补才行呀。”

甲将军说道:“兄弟不用急的,大将军肯定能够在明天开战以前赶到的,至于结界嘛,我们的法师根本无法修补,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少了,而且这次结界已经全部补毁坏,根本无法修复,好在我们的增援部队马上就会赶来,那样我们就可以一举将这个艾启鹰雪歼灭,等大将军将各省的驻军结成统一联盟,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北上直逼京都,那时我们可都是开国功臣呀,你我兄弟可就发了。哈哈哈。”

“听说,老兄你与大将军可是关系甚密呀,届时还请你老兄在大将军面前替兄弟我多美言两句。”乙将军对甲将军说道。

“好说,好说,这个没问题的,只要我们守住这里,等大将军一到,一切都好办了,兄弟,咱们谁跟谁呀。”甲将军风趣地说道,那情形,好像他们已经攻下了王宫,可以封官进爵,风光无限了。

晚上,夜幕刚降时,鹰雪与各军旅长、偏将、裨将等人坐在中军大帐之中开怀畅饮,鹰雪对众人说道:“来,各位,我艾启鹰雪蒙陛下赏识,任我为平叛将军,但是我初来乍到,才识浅薄,还各位多多指教和支持,尤其明天一战还请各位全力而为,闲话我就不多说了,来,各位请共饮三杯,以表我的谢意和诚意。”

“谢谢将军,我等愿与将军共进退。”众将官齐声说道。

于是大家都向鹰雪敬酒,想趁此机会加深在鹰雪心中的印象,为以后打下基础,酒正酣时,唐彬、曾昭立二人站起来扶着鹰雪对众人说道:“各位大人,将军酒量有限,他已经喝醉了,他事前特别交待,如果他喝醉了就由我兄弟二人,代替他继续同各位大人共饮,还请各位大人多多谅解,还我们兄弟二人敬各位大人一杯,请。”

众将官大家都说鹰雪够意思,于是唐彬、曾昭立二人安排几位亲兵把鹰雪扶出了大帐,由唐彬、曾昭立二人继续陪众将官喝酒。

鹰雪在出了大帐后,推开亲兵后,就立刻奔赴军营门口,因为在这里,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八人已经通过令箭,将各军营中的人马调出了大半,全部已经装备妥当了,虽然众军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各军旅长都不在帐中,但是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八人都拿着将军的令箭,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营中留守的卒长、伍长即刻按照他们八人的命令,集中了部队等候命令。直到鹰雪的到来,他们才知道,今天晚上要强攻天关。

鹰雪见部队已经全部准备好了,于是手一挥,将魔法师与战列系的分开,朝着天关攻去,到了天关百米处,趁着夜色的掩护,鹰雪将魔法师分为二部分,一部分等级高一些的,由鹰雪亲自指挥,利用蹈空术升至空中,准备从空中发起攻击,其余魔法师配合战列系的分为四个组,分别由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八人带领,准备从地面由城门强攻而入,一举拿下天关。

首兵伐谋,战事进行的很是顺利,鹰雪带着众魔法师,大概八千人左右,这些法师都是级别比较高的能够达到地字七级以上的,所以这些人都带有级别比较高的灵兽或是一些低级的幻兽,可以说这些人的杀伤力绝对惊人,而地面的部队,虽然魔法师的级别是比较低一些,但战列系的人在近战中威力惊人,加上其中的法师的支援,长短配合,攻击力也是相当厉害的。

首先是鹰雪率领空中的法师首先发难,八千多人的法师队伍,再加上灵兽或幻兽的数量,多达一万六千多的兵力,尤为可怜的是天关的守卫根本没有意识到鹰雪今晚的偷袭,而且天关引以为傲的结界已经被强行攻破,还有就是他们得到的可靠情报是鹰雪正在大宴众将,要不是他们的兵力不够,他们今晚还准备向鹰雪发起攻击呢?天关的守军正在安详地睡觉,等待援军的到来,养足精神准备明天的决战,他们都在偷偷地乐着,国王怎么派了个这么差的平叛将军来呢?这根本就没有任何打过仗的人,这样的对手哪里凭跟他们交手,简直是太不堪一击了。

首先是城着的守军,虽然有一小部分人在站哨,但是这几个人怎么是鹰雪这些人的对手,况且鹰雪他们又是从空中扑下,还没有明白什么事情就进了枉死城,城门很顺利就被打开了,等鹰雪大军掩杀到的了家门口的时候,天关的守军才发现情况不妙,各大营寨早就被团团围住了,一些魔法师想升空逃匿,但是还没有升空就被鹰雪从空中击下,而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八人率领的四个组只有三个组投入战斗,另一个组却一直往前冲去,一直向前冲去,好像他们已经冲过了头,其实他们是奉了鹰雪的命令去前面阻击敌人,将守军们的退路截断,等有一少部分守军好不容易突围出去的时候,由周明、杨玉海带领的那一组早已在路上等候多时,以逸击劳轻而易举,所以天关的的守军除了投降的以外,其余的全部被歼,午夜时分,鹰雪已经彻底地占领了天关。

此时,鹰雪并没有感到轻松,因为他知道敌人的增援部队马上就会赶到,鹰雪稍微整修了一下部队,就立刻发出命令,令周明、杨玉海率部守住天关,因为通过一宿的撕杀只有他们二人的队伍战斗得最轻松,所以现在让周明、杨玉海二人担任守城任务是最合适的人选,而唐彬、刘林枫、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六人率部埋伏在离天关大约一千米外的树林里,伺机待命,让敌方的增援部队全部通过,等鹰雪发出信号后,截断敌人的后路并从其后方杀出,形成两夹击之势彻底将敌人消灭殆尽。

鹰雪部署完一切之后,率几个亲兵直奔中军大帐而去,这时的宴会还没有散尽,鹰雪进帐的时候,虽然有些人已经醉倒,但是还是有一大半的人坐在帐中闲聊,见鹰雪走了进来,都感到很诧异,明明鹰雪已经醉了,现在却毫无醉意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鹰雪也感觉到了众人的诧异的神情,于是对众人说道:“各位,我请大家到天关里面去再喝一次,怎么样呀。”一句话说得众将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还以为鹰雪在开玩笑呢?

直到亲兵告诉大家鹰雪将军率部已经攻下天关时,顿时一片哗然,纷纷道贺说:“将军用兵真是有鬼神莫测之风呀,令我等佩服。”

鹰雪也不客气地说道:“各位,虽然我们已经攻下天关,但是我们即将面临着一场恶战,敌方的增援兵力马上就会赶到,我的先头部队已经劳累了一宿,接下来可就看各位将官的了,要想立功,现在正是时候,现在我宣布立刻进驻天关,并且准备战斗。”

“是,将军。”众人齐声应道。

“将这些酒还未醒的大人们抬到天关,其余的立即回到本部,整齐兵马即刻出发。”鹰雪命令道。

“是,将军。”众人这才明白,将军宴请他们是另有目的的,但是众人也无话可说。

鹰雪将战场收拾干净,在天关前将部队分为三层,严阵以待,战列系的战士为第一层,负责先防御和第三波的进攻,第二层为一些魔法师,负责进行第一波的魔法攻击,第三层为战列系的预备队,负责第二波的攻击,而天关城头的旗帜都没有换下来,远而观之是看不出来的,以鹰雪的话说,现在的战斗如同一个洞里的耗子,没有什么战术可言,只有斗狠,谁狠谁就胜。

在静静的伏击等待中,敌方的援军已经穿过刘林枫、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八人的伏击线,但是他们六人按着鹰雪的安排,并没有采取行动,而敌方因为接到天关守军的情报,知道鹰雪明天早上才攻城,所以援军也不太着急,而且援军的将领们为了表现他们的能力和争抢战功,故意没有将魔法传送阵开天关的附近,而是姗姗迟来,警觉性比平时也低得多,连侦察兵也没有派,因为种种情报显示鹰雪并不是一名出色的将领,而是一个毫无战斗经验的毛头小伙子,他们觉得同鹰雪这样的将领打仗简直就如瓮中捉鳖,轻而易举的事情,根本没有将鹰雪放在眼里,看来任何情况下轻敌都是致命的。

没过多久,敌人的援军稀稀拉拉地赶到了天关,他们赶到时见还没有什么动静,直埋怨道来早了,因为根本就还没有开战,那样岂不是显示不出自己的能耐,要是再耽搁一下就好了,不过既然来了,就总要去同守军的将领打个招呼,于是他们就朝鹰雪这边走了过来,殊不知已经有半支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见敌人已经到了攻击范围内,鹰雪手一挥下令魔法师进行攻击,霎那间,雷电、火球、风暴、冰棱、水箭朝着敌方猛攻过去,敌方先头部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家门口遭到这么猛烈的攻击,顿时被击得毫无还手之力,死伤了一大片,但是这次来的敌人也是久经沙场的兵士,临敌经验丰富,虽然一时间吃了亏,但是在先头部队遭到突袭后,主力部队立刻布下防御结界,并准备列阵,但是鹰雪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哪容得敌人列兵布阵,在大量魔法师的强烈攻击的掩护下,第三预备队立刻朝着敌方攻去。

鹰雪首先手持黑剑,带着天云兽,催开天光遁,朝着敌人冲了过去,第三队的兵士见自己的将军如此奋不顾身,都非常感动,士气大振,也都紧跟着鹰雪身后冲了过去,鹰雪冲入敌军之中,并没有回头,而一直朝前冲去,因为他已经部署好了,等他带领三队冲入敌军之后,冲散敌军部队,第一队的防御性兵力,就可以立即发难,进行第三波的攻击,如果敌人撤退就立刻追击,但是不必追得太紧,至于为什么这么做,鹰雪也没有解释,但是大家现在对鹰雪的能力已经毫不怀疑了,因为鹰雪的能力已经取得了众将官的认可。

果然在鹰雪的三波攻击下,敌军被打得昏头转向,毫无还手之力,首先是敌军的三位将军,见势不妙,已生撤军之心,所以他们立刻倒转准备从原路返回,等有一喘息之机,然后再重新组织兵力,与鹰雪展开决战,其他的兵士见主将已经逃,也都无心恋战,纷纷开溜,鹰雪截杀部分后,就让敌军从原路逃回,然后自己带着部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击着,当敌军快要逃至到刘林枫、彭秋、汪启明、李汉、吴天鹏、叶飞虎六人的伏击圈时,三组中的战列系的一小部分人站在路中央,敌军将领估算了一下人数,不过一千来人,于是对部下说道:“他们只有一千多人,弟兄们杀呀,冲过去!”但是形势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还没有冲到阵前,就只见又是一阵魔法对他们轰了过来,这时候从两边树林里又冲出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说这来天关的援军已经全部包围了,前有伏军,后有追兵,已经陷入绝境,这时候鹰雪已经赶到,他趁机命令部下喊道:“弃械投降者不杀。”

眼见自己的部队陷入绝境,敌人的援军的三位将军知道大势已去,虽然想投降但是还是不愿意落人口实,鹰雪已经猜出他们的意图,于是走上前来对他们三人说道:“诸位将军,我也知道你们是受人他人的蒙弊和蛊惑的,你们并不想造反的,只是受迫至此,如若诸位将军能降于我,我将保证在国王陛下面前替你们求情,如果还能立下战功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绝对不会受此连累的。这是我的由衷之言,请你们相信我。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三位将军见鹰雪如此而言,已经有些降意,但是如果他们就此投降,岂不是被人耻笑,于是三人对鹰雪说道:“鹰雪将军所言不无道理,我等的已经无所谓,只是我手下几万兄弟们却不能因为我们而受到连累,听闻将军武功魔法双修,我等三人不才,想你打个赌,如果你能赢我们三人,我们就降于你,否则那就免谈了,不知将军可以胆量接受我们的挑战。”

“好,既然三位执意如此,为了少造杀孽,我只好接受各位的挑战了。请吧,不知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地上呀。”鹰雪一脸诚意地问道,丝毫没有一点奚落的味道。

“败军之将,何也言勇,将军乃奇人也,我吕锱、张络、李厉等不自量力,只好三人一同进退了。”三人齐声说道。

“好,那就请吧,各位。”鹰雪也不推辞,欣然接受了挑战。

于是四人都唤出自己的幻兽,不知道鹰雪的天云兽算不算幻兽,姑且就这么说吧,三位将军竟然都是魔法师,这倒让鹰雪占了一点先机,因为他们的级别并不算很高,充其量只有地字九级,而鹰雪的金光盾乃是这些人魔法的克星,虽然金光盾的修为还浅,但是凭这三人的能力是击不破金光盾的,而且鹰雪和他们三人也并不是真打,只是遮遮人的耳目而已,不过天云兽的对手可就不好受了,因为虽然天云兽面对的是三只幻兽,但是他却是毫不费力,三只幻兽的魔法攻击对天云兽并不能造成伤害,不过天云兽一时也拿三只幻兽无法,因为像他这样没有魔法而只有攻击力的幻兽,在空天灵界根本没有人用过,所以三只幻兽也慢慢地看出了天云兽弱点,也不进攻天云兽了,只与他采取游斗的方式,搞得天云兽怒吼连连,却无可奈何。

鹰雪与三位将军从地面打到空中,又从空中打到地面,最后升到空中,降至一片树林中就停了下来,三人心悦诚服对鹰雪跪拜道:“将军心胸博大,乃成就大事之人,既保全了我兄弟三人的面子,又成全了我三军的兵士,使之免于沦为战俘,我等愿意降于将军,请受我们兄弟一拜。”

“三位将军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此乃我边陲国内部之事,艾启鹰雪何德何能敢受此大礼,三位如此岂不折煞我也,使我深感惶恐。快快请起,三位将军。”鹰雪急忙对三人说道。

“好,我们一起出去吧。”鹰雪又说道。

“是,将军。”于是四人一齐走了出去。外面等待的人见四人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也不知战果如何,但见此情形,事情已经成功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