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四章 轼君夺剑
第十四章 轼君夺剑
作者:雪鸿   |  字数:10874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7:47  |  分类:

玄幻小说

鹰雪叫大家围住不要进攻,然后,又转过身来对周明说道:“你对你的那个老乡说说,他不是个小队长吗?只要他一带头,大家不都降了吗?这样可以减少很多的伤亡。”

“是,总教头,那我就试试看吧。”周明说道。

“谢队长,你在里面吗?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周明对着人群喊道。

谢好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见了周明恨恨地说道:“你还有什么跟我好说的,我被你都害死了,你还想怎样呀。”

周明走近了对谢好说道:“谢队长,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局面,我也不想多说,我们是各为其主,现在我只能说你如果能投降的话,我保证你以后可以当上真正的队长,而不是内宫的小队长了,现在的局面你也看见了,我们鹰雪总教头是不想多造杀孽,否则以我们双方的兵力,你认为你会有胜算吗?你是聪明人我想,我也不必多说了吧!快做决定吧。”

谢好望了望鹰雪,又看了看自己这边,对周明说道:“好吧,我们投降,但你所说的话可要算数呀,要保证我们兄弟们的周全。”

周明对谢好说道:“你放心吧,我们并非嗜杀之人,只不过各位其主罢了,而且也不想妄造杀孽。”

“既然如此,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来说服这些弟兄们。”谢好对周明说道。

“好,这个没问题,但是不要耽搁太久。”周明说道。

谢好回到人群中去大家说道:“各位兄弟,现在的局势已经至此,我们再战下去,也是枉送性命,而且国王陛下的状况大家也见到了,我们如果为此而战,实在是愚不可及,依我之见大家不如降了吧,这样可保大家周全,如果有谁不愿意的话而将我们大家拖入绝境,我谢好第一个不放过他,大家以为如何呢?现在愿意跟我走的就站出来,跟我走,我可以保证大家的周全。”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见大家光说不练,谢好只好把自己小队里的几个人叫了出来,人就是这样的动物,见有人走了出来,于是大家一窝蜂地都走了出去,跟着谢好向鹰雪这边走了过来。

“好,周都尉,这些人由你负责,暂时编入你一组中,将他们盯紧点不要引起什么动荡。”鹰雪对周明说道。

“是,总教头。”周明答道。

“好,一组守在宫外负责警戒,其余各组跟我进入寝宫。”鹰雪对大家说道。

于是二三四五组跟着鹰雪闯入了国王的寝宫之中,大家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顺利地进入到了寝宫之中,见到了平日不可一世的国王在众人面前瑟瑟发抖,国王见到这么多人闯入寝宫之中,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他平日养尊处优,何曾想到会遇到今日如此之情况,他惊恐万分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夜闯王宫。”众人只觉得现在的国王是一个比平常可怜之人更加可怜的人。

“我们只是想让你写一份退位书,因为你的无能让边陲国日渐衰落,现在需要一位有才有德的新国王来统治我们,你准备让贤吧。”刘刚站出来说道。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国王色厉内茬地问道。

“你只要写一份让贤书,我们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刘刚大声地威胁道。

“实话跟你说了吧,你只要退位让贤,还能给你一条活路。”鹰雪也站出来对国王说道。

“那你们要我让贤给谁呀。”见站在面前的这些人并非想杀掉自己,国王慢慢地回过神来了。

“首辅大人李奉天,快点写。”鹰雪叫人拿来了诏书。

“竟然是孤王最信任的人,天呐,我真是瞎了眼睛,我有何面目去见历代先祖呀。我好恨呐!”国王已经全部明白了,可惜已经太晚了。

“少罗嗦,快写,别浪费时间。”刘刚催促道。

在刘刚的催促下与威逼下国王只好写下了让贤书,现在的形势可是非常的明显,如果他不写的话,后果只有一个,这个他是非常清楚的。

“好了,刘大哥,把诏书收起来,明天早朝上准备宣读。”鹰雪对刘刚说道。

“是,总教头。”刘刚答道。

“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你们四人负责保护国王陛下,不得让他离开寝宫半步,如若有何闪失,唯你们是问。”鹰雪对四人说道。

“是,总教头请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保护好国王陛下的安全。” 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四人齐声答道。

“好,二三组跟我回相府中去,四五组负责守住内宫,与一六组协调好,将王宫内外收拾干净,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任何人进入,我走以后由刘副总教头全权负责。”鹰雪作了详细的安排以后带着二组和三组离开了内宫,准备向李奉天报告情况,他知道李奉天已经等不及了。

鹰雪匆匆赶到相府,李奉天果然已经等得不耐烦。鹰雪见了李奉天对他说道:“禀义父,事情出奇地顺利,完全出乎我们计划,我们可以说是大全获胜,退位让贤的诏书已经拟好,现在我回来请示义父下一步该如何做。”

“哈哈哈,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其实事情也不是那么复杂嘛,只要你敢想敢做,上天是不会辜负有心人的。”李奉天得意地笑了起来。

“那么,请问义父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去做呢?还请义父明示。”鹰雪恭声问道。

“下一步就简单了,明天早朝上只要将诏书宣读一遍就可以了,叫你的人马将朝堂控制起来,如果明天有谁敢反对我,当场格杀,只要杀掉一两个带头不服的,事情就好办了,这些人呀,当官都当成了精,他们都是聪明人,而且猾头得很的,见风使舵是他们的特长,他们肯定不敢反对我的,反正谁当国王与他们又有何干,他们只管领自己的奉禄,其他的事情他们才没有闲情去管呢?”李奉天信心十足地说道。

“既然义父如此有信心,那么我这就去准备,就请义父明早准备登基吧。”鹰雪对李奉天祝贺道。

“哈哈哈,鹰雪你放心,为父是不会亏待你的。”李奉天大声笑道。

第二天,群臣如同往常一样陆陆续续地来早朝了,昨天的战斗他们一点儿不知晓,也许是他们装作不知道,或许是真的不知道。

“今天国王怎么不来早朝呢?”群臣见国王没来早朝,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因为国王陛下又不是第一次不来早朝了,于是大家都站在朝堂里七嘴八舌地聊起天来了。

“国王陛下有诏宣读。”国王身边的内侍拿着一本诏书走进了大殿,群臣不禁一楞,但是还是习惯性地低头跪在地上。

内侍开始宣读诏书,“孤王自登基上位以来,国力日渐困乏,对内无任何建树,对外无任何邦交,上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下愧对黎民百姓,孤王实在无颜为边陲国之王,且孤王现今已经身患绝症,时日无多,吾国首辅李奉天,大公无私,爱民如子,德才兼备,经过孤王的慎重考虑,决定将边陲国国王一职让贤于李奉天,让本国能在李奉天手中发扬光大,使边陲国国民生活富庶、安康,特此诏书,群臣不得异议,钦此。”

听完内侍念完诏书,群臣都十分惊讶,虽然有些人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然而出乎李奉天的意料之外,并没有任何人表示反对,众臣依然是那句老话:“陛下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内侍转过身对李奉天说道:“请李首辅随我来取天衍神剑,以便择日登基。”

“谨遵国王御旨。”李奉天假假惺惺地说道,便跟着内侍朝圣殿走去。走到殿门外对鹰雪招了招手,说道:“鹰雪你跟为父的前去圣殿拿出天衍神剑,还有叫你的部下守住大殿,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大殿,否则杀无赦。”

“是义父。”鹰雪按照李奉天所说布置了下去,然后跟着李奉天朝圣殿走去。

走到了圣殿门口,李奉天对那个带路的内侍说道:“你进去把天衍神剑取来,快去。”那个内侍只好走了进去,但是刚走了两步,就被乱箭穿心而死。

“义父,听说这里面的机关异常凶险,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只有国王才知道如何走法,看来只有把国王找来才能取出天衍神剑了。”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好,我们回去把国王陛下请来,请他来给我们带路。走。”李奉天对鹰雪说道。

于是二人到了寝宫把国王从寝宫中叫了出来,李奉天对国王说道:“国王陛下,只要你把天衍神剑取出来,我保证可以饶你一命,怎么样去还是不去,要生还是要死,全部在你自己的抉择了。”

“去,去,我去,不过,李首辅,你说话可得算数呀。”国王唯唯诺诺地说道,他现在还敢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有祈求李奉天能够放他一条活路了。

“你放心吧,我说话是算数的。”李奉天对国王表态道。

于是李奉天、鹰雪、国王三人走到了圣殿门口,国王走到了前头对二人说:“你们可要跟紧点,这里面的机关异常凶险,稍有不慎就会触动机关的。”

于是二人跟着国王走到了放置天衍神剑的祭坛旁,国王将天衍神剑拿了起来,李奉天现在是异常的激动,“快将天衍神剑拿给,快呀。”可是国王有些不舍,这是王权的象征,虽然没有什么用处,可是这代表的是可是权力,谁愿意将他拱手让人呀,他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李奉天这边可等不及了,他抽出随身的佩剑对着国王一剑就刺去,国王还沉寂在感叹与缅怀天衍神剑昔日的威风之中,哪里会想到李奉天竟然在这个时候下毒手,这一剑下去倒也快捷,哼都没哼一声就死了,不过,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否则以后他的生活不知如何艰难。

鹰雪有些噩然,他一手扶住了国王,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至此,“鹰雪将天衍神剑拿给我。”李奉天对鹰雪说命令道。一个人快要达成他梦想已久的愿望时,都会变得失去理智任何人想阻拦他,都只有一个下场。

鹰雪将染满血迹的天衍神剑递给了李奉天,李奉天拿着天衍神剑喃喃道:“终于实现了,终于实现了,天不欺我,天不欺我呀。”

鹰雪心情十分低落,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虽然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他李奉天手中象征着王权的天衍神剑,自语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传说这把剑如何的神奇,我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呀,其实还不是一场空。”二人顺着原路走出门外,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昨天的一切已经全部过去了,新的一天即将开始,这就是人生,永远只会向前,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或向后倒退的。

李奉天捧着天衍神剑走进大殿之中,走到国王的宝座上,举着天衍神剑对群臣说道:“今李某蒙陛下抬爱,暂时代理边陲国国王之职,等有贤德之人出现,李某定将边陲国之王位让于贤德之人,绝不食言,希望众位能尽力辅佐于我,让边陲国上下一心,国富民强,方不负国王陛下之重托。”

“参见国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时候谁愿去强出头,大家都表示默认,反正谁当国王还不是一样,只不过群臣心中大家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哈哈哈,好好好,各位爱卿请起,请起。各位请放心,只要全力辅佐本王,本王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李奉天兴奋异常。

“陛下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齐声跪道。

“好好好,众卿家平身。”李奉天高兴地说道。

“谢陛下。”群臣齐声说道。

“今天趁大家都在,我有三件事情要宣布,第一,任命艾启鹰雪为京都禁卫军总教头,负责整个京都的治安及王宫的安全,原总教头李云调至战备处任能总参谋长。第二,各文武百官,官职不变,各司其职,要恪尽职守不得有误,第三,立刻宣各地的地方官员和驻军将领即刻回京述职,不得耽搁。”李奉天下了他当国王后的第一道御旨。

“是,陛下英明,臣等立刻遵照执行。”群臣原来各自盘算自己的处境,现在听说自己的饭碗已经保住了,大家都已安心,还管他是谁在台上发号施令呢?

“现在退朝,今天本王高兴,留各位大人在宫中一起与孤王共进晚宴。”李奉天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有功夫跟这群人废话,浪费时间。

“是,陛下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齐声说道,大家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新国王怕大家出了王宫之门起反叛之心,虽说是共进晚宴,其实是将大家软禁在宫中。

下朝后李奉天将鹰雪叫道王宫的御书房里,“鹰雪呀,义父今天的安排可妥当呀,你有什么建议吗?”

“恭贺义父登上王位,只是义父安排我当禁军总教头一职,颇感意外,而且原国王已死我们需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不知义父想过此事没有,还有就是现在我们面临的压力很大,可能会出现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鹰雪恭声对李奉天说道。

“嗯,关于原国王之死,我也非常遗憾,明天我就诏告天下,说原国王已经贺崩病逝了,这事情很容易的,现在谁还关心他呀,不过我现在面临的压力就是各地的驻军将领会不会起来反对我,至于朝中的文武百官,今天的情形你也看见了,他们这些人只管自己的帽子,根本就是有奶便是娘,还管是谁当国王,虽然我已经把他们软禁在宫中,但是时间紧迫,你当前的任务就是尽快将禁卫军控制在手中,抓好京中的治安工作,十万禁军不可大意呀,鹰雪,我把所有的重担责任和信任都放在你身上了,如果连你都信不过,别人我还能信得过吗?”李奉天有些忧心地说道。

“请义父放心吧,我会尽快接手禁军的,只要孩儿有个要求,还请义父成全。”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我们父子俩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言明的,有事情尽管开口。”李奉天一脸随和地说道。

“此次行动能够如此圆满完成,我们府中的兄弟功不可没,所以想把府中所有的兄弟带到禁军中,一来可以尽快掌控大局,二来也算是给他们弄个一官半职,好让他们忠心为义父办事。还请义父应允。”鹰雪说道。

“呵呵,原来就是这件事呀,就算你不说我也是准备这样办的,既然你已经先说了出来了,那此事就交由你去办理吧,记住禁军是我们的立根之本,如果有人想利用禁军,那我们连阻挡的能力都没有,所以此事千万不可大意,要尽快将他们安抚下来。好了,你拿着我的手谕立刻去办妥此事,一掌握大局,立刻回来报知于我,好让我安心,否则这始终是我心头的一根刺。”李奉天对鹰雪语重心长地说道,禁军可是他的一道王牌,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他知道自己的下场就会跟被自己杀死的国王一样。

“义父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请您应允。”鹰雪说道。

“就是您批准让禁军总教头李云能带三至四名亲随到战备处任职,此事还请义父成全。”鹰雪说道。

“这是为什么呀?”李奉天不解地问道。

“义父,这是让其内乱之策,好让孩儿乘其内部不和,能够更快地全盘接管,您想,李云任总教头多年,亲随何止三四人呀,这样没有被带走的必定对李云怨恨,这要岂不是更便于接手吗?”鹰雪从容而言。

“好,好,这个办法不错,既然你已经成竹在胸,那你就尽管去办吧,这些事情随你如何去办,我是不会管的。”李奉天对鹰雪鼓励道,这些琐事他可不想管,只要能够保证大局的稳定,其余的事情就任由鹰雪自行处理。

“是,多谢义父,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事不宜迟,孩儿这就动身办妥此事。”事不宜迟,现在可是非常时期,鹰雪对李奉天揖了一躬就转身离开了。

在禁军的军机大营里,鹰雪与刘刚、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六人拿着国王的手谕和兵符,闯进了军机大营。

“国王御旨,令禁军总教头李云,接旨。”鹰雪举着御旨在将军帐号喊道。

“臣李云接旨。”李云急匆匆地赶到帐内接旨。

“禁军总教头,李云自接任禁军以来,恪尽职守,带兵有方,治军严谨,为边陲国维护治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特赐皇家御用铠甲一副,以示褒奖,李爱卿任禁军总教头多年,今特上调其至总战备处任总参谋长一职,其禁军总教头之职,由艾启鹰雪担任,现令,即刻到战备处报到上任,不得有误,钦此。”鹰雪将御旨念了一遍。

“臣李云接旨,谢国王陛下恩赐。”虽然众将一片哗然,但是李云还是接旨谢恩。

“李总参谋,恭喜你了,还有国王陛下特别交代,您可以带三至四名亲随将领至战备处。”鹰雪对李云轻声说道。

“那就谢谢陛下对李云的恩典了,我李云绝不辜负陛下的厚爱。”李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能感到有些疑惑,艾启鹰雪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并没听说过这一号人呀,可是朝廷为什么要派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来接管禁军呀,然而鹰雪手中所拿的御旨和兵符都是千真万确的,他还不知道朝中已经发生了巨变,但他还是表示服从,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李奉天已经买通了他手下的部分将官,以瞒天过海的办法,暂时骗过了李云,然而这却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当务之急只有把李云先闲置起来,然后让艾启鹰雪去再控制禁军,这样的话他李奉天起码就安全了,不会闹得个后院起火了,然后可以一心对付外面那些个驻军将领。

“既然如此,那就请李总参谋即刻去战备处上任吧。”鹰雪对李云说道。

“王命难违,李某这就去。”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们一起去送送李大人吧。”鹰雪对刘刚、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五人说道。

“是。”五人同鹰雪一起走出了大帐。

军营门口,李云带着四名将领,对众人挥了挥手说道:“各位,大家以国事为重,我李云,又不是一去不复返了,以后有的是相见的机会,还请尽力辅佐艾启鹰雪总教头,不要丢我们十万禁军的脸,请吧各位,李某告辞了。”欢送的人群好像并不太热心,李云还没有意识到已经上了艾启鹰雪的当,他提拔上来的人与他已经产生了相当的隔阂,他多年苦心经营的阵线已经被鹰雪顷刻间瓦解了。

“好了,各位将士,趁大家都在这儿,那就请大家回营去开个短会,大家见见新任的总教头艾启鹰雪,让大家熟悉熟悉。”刘刚、唐彬、刘林枫、曾昭立、杨玉海五人对大家喊道。

于是大家跟着鹰雪走进了中军大帐,对大家说道:“各位请坐,我奉御旨来接掌禁军,但是本人才疏学浅,能力有限,所以还请在坐的各位大力扶持,我想有各位的支持、帮助,一定能将禁军发扬光大的,各位请放心,各位将领的官职都不变,各司其职,只是刚才被李参谋长带走的那几位将领的官职,暂时由你们当中的几位代替。最后还请在坐的各位多支持小弟的工作,谢谢大家。”

“总教头言重了,我等愿听总教头的差谴,绝无怨言。”各位将领齐声说道,由于刚才李云已经把他的心腹人带走了,剩下的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并没有得到李云的器重,所以都趁现在来巴结一下鹰雪,好图个前程。

“现在请各位讲讲禁军的基本情况,还有就是刚才跟着李参谋长走的那几个人任的是什么职位呀,还请各位对我直言。”鹰雪一脸谦虚地问道。

“回禀总教头,禁军分为五个营,分别叫做神兵营、连征营、犀剑营、赤龙营、彪鹏营驻扎在京都的五个地方,我们神兵营是主营,至于那几个人都是李教头的心腹,全部是他的参谋,所以现在参谋室已经空缺四人,如何安排还请总教头定夺。”有个满脸络缌胡子的将领站起来说道。

“他们四个人全部参谋,李总参谋长怎么把参谋全部都带走了呢?我带来的这五个人的能力我还不清楚吗?打打仗还行,可是叫他们当参谋绝对不是这块料, 我看这样吧,四位参谋的职位就在你们当中产生,刚才发言的这位大哥的能力就很好嘛,另外还得在你们当中产生三位参谋,请在坐的各位一起推荐推荐吧。”鹰雪心中暗喜,调上来几位参谋有什么了不起了,职位虽然上来了,但是却没有什么职权,而且他还要以牢牢地控制他们。

“这……多谢总教头栽培,可我张鹏能力有限怎么能当此重任呢?”刚才发言的那位络缌胡子原来叫张鹏,他听完鹰雪的话后,虽然有些受宠若惊,内心欢悦,但是口上还是挺谦虚的。

“张大哥不用谦虚了,像你这样的人才我是不会埋没的,我自己也是从一名兵士做起,所以我用人不拘一格,喜欢从下面直接提拔人,他们才是真正的有实材真料,所以还请各位多多推荐,自荐也行呀。”鹰雪对在坐的那些将领说道。

在坐的那些个将领真的有些呆了,竟然有这样的好事,这么容易就升上了参谋,要知道平常从普通的将官升上参谋差不多要耗上几十年,而且还得托人情、拉关系,因为当上了参谋后基本上就是终身都可以享受国家的照顾了,而不需要退役回家了,家人也跟着受益,拿国家的奉禄,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了,于是众人都七嘴八舌地闹开了,谁也不服谁。

“好了,好了,且听我一言,大家可能当面不好说,这样吧,我们来投票表决怎么样呀。”鹰雪对众人说道。

“请问鹰雪总教头,我们应该怎么投票表决,还请总教头明示。”大家齐声问道。看来大家都已经承认鹰雪为禁军总教头了。

“这个很容易的,每人发一张,上面写着你认为有资格能够当参谋的人的名字,然后由我来念名字,以票数排名,由于张鹏已经被定为参谋,是我亲自开的口,所以还请各位卖我个面子,现在只有三个名额了,谁的票数在前三名,那么这前三名的人就可以当参谋。”鹰雪微笑地说道。

“这个办法好,我等愿听总教头的。”大家对鹰雪恭声道,其中以张鹏的声音最大,以至于众将官司以羡慕的眼神看着张鹏,心想: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屡运了,却恨自己为什么不抢先发言,不过幸好还有三个名额,所以倒对张鹏还谈不上什么嫉妒的。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现在就开始投票吧,每人只能写一个名字,多的算无效票,还请大伙珍惜机会。”鹰雪对大家说道。

于是众人都举着笔跑到一边独自开始投票了,这次开会的人数并不是很多的,只有二十几个,最后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有些令人头痛,三票的有二个人,分别是单铁和梁元山,二票的有二个人,分别是段大雄和钟离云,其余的全是一票的,看来他们之间并不团结,鹰雪看着结果对大家说道:“这个结果真是出我的意外呀,四个人只能选出三个人,请问各位该怎么办呢?我这个人很民主的,请大家出出主意该怎么办?”

于是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争得面红耳赤的,鹰雪见大家都有些眼红了,觉得该收场了,于是站起来对大家说道:“各位,各位,请听我一言。”众人见鹰雪发言了,于是大家都沉静了下来,现在大家都以鹰雪为中心了,可以说在整个神兵营里大家都以鹰雪马首是瞻了。

鹰雪说道:“既然大家争论了这么久都不能商量出来个结果,证明大家投票选出来人都是出类拔萃的,虽然现在名额只有三个人,但是我决定让刚才大家投票选出来的四个人与原来定下来的张鹏兄弟一共五个人,一起提升当参谋,我想向军机处多要一个名额应该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五位兄弟以后就全力辅佐我,还有在坐的各位,请大家多多帮助我,不知我的这几点意见大家可同意。”

“总教头英明,我等愿意唯总教头马首是瞻。”众人都站起来对着鹰雪躬身抱拳齐声应答道。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就是现在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本来我是准备让他们来做个参谋的,但是我觉得你们比他们能力要好,而且你们在禁卫军中已经多年,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让你们来当参谋比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这五人要强得多。好,今晚庆祝一下,我今晚宴请诸位,还请大家赏我个薄脸,大家一起来呀。”鹰雪对诸人说道。

“谢谢总教头,总教头事务繁忙,我等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了。”众人齐声谢道,鹰雪的话令他们高兴万分,这样的首领可是百年难遇,谁人不想带着自己的心腹上任,一朝天子一朝臣,而现在鹰雪如此安排倒是大出众人的意料之外,既然鹰雪如此民主,那么大家以后肯定还是有的是机会,想及于此,大家心里又充满了希望。

“谢谢诸位,对我的支持和信任,各位请自便,记得晚上来赴宴。”鹰雪对众人说道。

“是,总教头,我等一定前来。”众人说道。

“各位参谋,我也就不绕弯子了,现在我们神兵主营还少八个将官,我想将连征营、犀剑营、赤龙营、彪鹏营四个营的主副将共八人调升至神兵营补充人员,而将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五人下放到此四营到煅炼煅炼,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呀,还请各位参谋多提参考。”鹰雪对张鹏等五人说道。

“总教头考虑得甚是,各营的主副将已干了多年没人提拔,现在能蒙总教头器重,他们必定感恩戴德,竭力效忠于总教头的,我等完全服从总教头的安排。”张鹏、单铁、梁元山、段大雄、钟离云五人齐声说道。

“好,此事就如此定了,还得请五位参谋将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带到各营去,刘刚负责接管连征营的事务,唐彬、曾昭立负责接管犀剑营的事务,刘林枫负责接管赤龙营的事务,杨玉海负责接管彪鹏营的事务。五位参谋让四营的主副官即刻办理交接手续,到我这里来报到,晚上我好与众将官一起庆祝庆祝。”鹰雪对众人说道。

“是,我等遵命。”以张鹏为首的五位参谋对鹰雪可谓是感恩戴德,完全听命于鹰雪了。

“好,那就有劳各位了。”鹰雪说完又转过身来对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五人说道:“你们一定要听五位参谋的吩咐,尽快熟悉禁军中的军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向五位参谋求教,后天我会来各营检查的,届时希望你们能有个好印象给我,你们明白了吗?”又转过身来对张鹏等五位说道:“他们情况不太明,所以还请各位参谋多多指导,不要因为是我带来的就不好说话,如有不对,尽管责罚就是了,这两天就劳烦各位多费心,记住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呀!”

张鹏、单铁等对鹰雪说道:“我等将竭尽全力帮助各位,让各位尽快熟悉情况,融入角色,绝不会让总教头失望的。”

“好,好,那如此我就代他们向各位致谢了。”鹰雪又转过身来对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五人说道:“还不快快谢过各位参谋。”

“是,谢谢各位参谋,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还请不吝赐教。” 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五人恭敬地说道。

“众位不用客气,既然时间紧迫我等即刻动身前往各营。各位请吧。”张鹏等五位参谋办事效率还挺直爽的。

“好,你们拿着令牌和信函,即刻就去吧。晚上还请各位参谋一起来赴宴,不得缺席呀。”鹰雪说道。

“是,谢谢总教头,我们就告辞了。” 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张鹏、单铁、梁元山、段大雄、钟离云十人对鹰雪揖了一躬就转身离去了。

“希望你们能尽快掌控大局,方不负我之厚托。”鹰雪自语道。

其实事情并不是太复杂,权力交接也是很快的大家都有得职升,何乐而不为呢?终究李云培养的心腹之人只有那么几个,而且经过鹰雪这一离间鼓动,没有被李云带走的都是满肚怨气,鹰雪提拔起来几个人新人,又都想在鹰雪面前表现一番,再加上原来四营的主副将都升职到神兵营主营中当差来了,所以犀剑营、连征营、赤龙营、彪鹏营四营的移交很是顺利,现在整个禁军中的上层职位中的各将官对鹰雪基本上是感恩戴德,完全受命于鹰雪了,这样的顺利倒是出乎鹰雪的意料。

所以在晚上的接风宴上,鹰雪只短短说了几句话,“各位,谢谢各位对我艾启鹰雪的抬爱和信任,你们都是主将、副将,各旅的旅长,是禁军中的精英分子,现在国家正是用人之际,我们禁军又是负责京都安全的,责任重大,我希望大家团结一致,与我一同整肃军容,我的用人风格大家也知道,唯才是举,只要大家用心,我是绝不会埋没任何人才的。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来,趁此机会我先敬各位一杯。”当兵的汉子就是直爽,原来的历届总教头总是废话一大通,哪像鹰雪这么简单,几句话说得众将官热血沸腾,对鹰雪全部表态愿意全力效忠鹰雪,看来现在有人想打禁军的主意,已然是很难了。

且不论气氛如何热烈,第二天早上,鹰雪带着新任的五位参谋,一同视察了神兵营,回来以后对张鹏、单铁、梁元山、段大雄、钟离云五人说道:“整体军容还是挺好的,但是我看有个别的班组人员参差不整,我看得整顿整顿,换掉几个不称职的伍长,提拔几个新人上来,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呀。”(*作者注:按照边陲国的军队编制:四万人为一军,一万人为一旅,百人为伍长,五人为一卒。)

五位参谋相互看了看对鹰雪说道:“总教头的办法不错,我们同意,但是我们几个建议不要太大规模地换人,以免引起各旅、伍长的不安,导致军心动荡不安。”

鹰雪说道:“这个当然了,我只是要换掉几个不称职之人,提拔几个新人,以激励士气,你们也可以认为我艾启鹰雪是要拉拢人心, 新官上任三把火嘛,这样说也未尝不可。”

“总教头言重了,我等绝非此意,请总教头明查。”五位参谋有些心虚。

“各位这也就只是一句玩笑而已,请大家不用介怀的,是我言语失当,还请各位谅解,谅解呀。”鹰雪对五人说道。

经过鹰雪的软硬兼施,五人对鹰雪可谓是又敬畏有加,看来他们铁定愿意跟随鹰雪左右了,即使李云前来,也不一定能够再次接掌禁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