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三章 天衍神剑
第十三章 天衍神剑
作者:雪鸿   |  字数:10375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7:40  |  分类:

玄幻小说

边陲国现在可谓是风雨飘摇,自从杨之龙被灭门之后,李奉天大力排除异已,到处安插自己的心腹,为夺取王位做铺垫,但是一朝灭王也不是轻而易举这事,毕竟边陲国立国也已经有数百年之久,一时想动摇也非易事。李奉天只有采取蚕食计划,经过半个月的精心准备,现在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这天在早朝上,国王突然问李奉天道:“李首辅,有人禀奏,杨之龙一家并非死于火灾,而是被你所杀,领头之人是你的义子艾启鹰雪,可有此事。”

“启奏陛下,臣冤枉,此事纯属子虚乌有,实乃有人存心陷害,还望陛下明查。”见国王并没有拿出证据,李奉天耍起了无赖。

“此事在边陲国传得沸沸扬扬的,你作为首辅大人岂会不知道,事出必有因,绝不会空穴来风的,此事你必须澈查清楚,三天后给我个答复。”这个国王可真是个糊涂至极的国王,既然知道是李奉天所为,却又叫他去查,这不是昏庸至极,自取灭亡吗?

“是,臣遵旨,臣一定严办此事,一定将此事查清楚,如果真是如此,臣绝不会偏袒的,一定会给陛下一个交待。”李奉天恨得牙痒痒,但表面上却恭谦有礼,他知道虽然群臣大部分都对他臣服,但是总是有一小撮人在和他作对。

“还是李首辅对孤王忠心,尔等如都以李首辅为楷模,我边陲国岂有不兴之理。”国王可真是糊涂蛋,大难临头还不知道。

“是,陛下圣明。”群臣又在重复每天一样的话语。人要是沉浸在这种歌功颂德的环境之中,不仅会斗志全无,而且会沉溺于其中,不过,这却是离死不远的征兆,关键是往往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意识到这点。所以才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说。

虽然大臣们心知肚明,他这个国王迟早会被取代,但是谁也不敢说出口,事不关已,在这风头上谁又会说话呢?性命要紧。还是保持中庸之道,左右逢源好。

散朝后,李奉天直接回到府中,把鹰雪叫到了书房中。“鹰雪呀,你灭杨之龙一事国王陛下已经知道了,他要我把你交出来,我正拖着不办,你还是快逃命去吧。”

“这怎么行,义父待我恩重如山,如果我就此逃走,那所有的罪名岂不是要义父一人承担,我岂能做出如此不义不孝之事,既然国王陛下要您交人,您把我交出就是了,我绝无丝毫怨言。”李奉天如此坦诚相告,令鹰雪感激非常。

“我是不会把你交出去的,鹰雪呀,我一向都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如果我要把你交出去,我又怎么会将此事告之于你呢?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行了。”李奉天缓缓地说道。

“还请义父明示。”鹰雪说道。

“一切罪过就让义父我来扛,你赶快逃命去吧,以你的本事在哪里都可以出人头地的,你不用管我,你快走吧!”李奉天大义凛然地说道。

“这怎么行呢?义父,我是绝不会拖累你的,那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鹰雪忧心重重地问道。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李奉天欲言又止。

“义父,还请快快明示,孩儿万死不辞。”鹰雪坚毅地说道。

“办法还有一个,那就是逼宫,让现在国王退位让贤,那么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人敢来为难你我父子了,只是这样风险性太大,还不如你自己去命吧。”李奉天一脸关怀地说道。

“义父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义父登上王位,当上国王,那我就是第一功臣了,谁还敢提灭杨之龙的事情是不是呀,义父?”鹰雪终于明白李奉天的目的,原来李奉天所谋划的一切都是早已经准备好了,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顺李奉天的计划行事了,鹰雪无奈地摇了摇头。

“嘿,嘿,”李奉笑得有些尴尬,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势在必得了,即使没有鹰雪的支持他的计划还是依然可以进行,只不过他还是想倚仗着鹰雪,于是他还是对鹰雪说道:“现在的国王昏庸无能,搞得边陲国民怨沸腾,只有选出贤能之人才能使边陲国重新强大起来。我先暂时代理一下国王之职,等有贤能之人出现我就退位让贤,我并不是贪恋这国王这位,实在是现今国王太过昏慵,难以担当强国之重任。”

“那义父准备如何去做呢?”鹰雪现在觉得自己在李奉天的面前是那么的无知与幼稚。

“这个说容易其实也很容易的,你带领府中兵将进驻王宫,我会把禁军全部调开,趁机占领王宫,然后,你带领人马去替换所有的禁军侍卫,逼着国王写让贤书,诏告全国退位让贤于我李奉天,然后次在早朝上当众宣布,对群臣们宣读,其他事宜我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你勿需担心,此事就成矣。”李奉天厚颜地说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义父此事恐怕不妥,如果你逼国王退位让贤,还不如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样还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挟各个地方的将领,否则会激起各地守驻军的暴乱的,这样岂不是天下大乱,各自为王了吗?”鹰雪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并不想引起一场大灾难。

“鹰雪,这个你不用担心的,附几个地方的将领已经全部安插了我的心腹,由我掌握着,到时他们会支持我的,至于另外几个地方的驻军将领,那里人穷物稀,我断了他们的粮饷供应,自然就会溃不成军,如若他们胆敢反叛于我,我将会派军剿灭他们的,鹰雪呀,你就只管放手去干吧,一切有我承担呢?事成之后,你就是边陲国的开国元勋了,荣华富贵还不垂手可得。”李奉天想以荣华引诱鹰雪。

“这个……义父孩儿还是认为不妥。” 鹰雪犹豫地说道。

“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你不必再说了。”李奉天有些不悦地打断鹰雪的话,现在他已经是志在必得,鹰雪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好吧,既然义父心意已决,我照办就是了,鹰雪告退了。”鹰雪心情有些悲哀。他却不知道一个人快要接近目的的时候又怎么会听他的话呢?只是一心想达成自己渴望已久的心愿,这种盼望已久的而又快要实现的急切心情,是任何话都听不进去的,强加谏言只会令自己难堪,事到如今,鹰雪只有无奈地放弃。

鹰雪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的房里,见到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正在房内闲聊。于是对他四人一本正经地说道:“兄弟们,现在有个重要事情要你们一起商量。”

“什么事情呀,老大,这么严肃!”杨玉海问道。

于是鹰雪把李奉天要夺取王位的想法及自己无法劝阻的无奈心情都告诉了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这兄弟四人。

“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呀?”鹰雪问道。

“这件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就是玩命,但是如果成功了可就是开国元勋了,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我看能做。”曾昭立说道。

“对,对,能做,像我们这些低下的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永远也没有机会得到提升,充其量也只是相府中的一名高级食客而已,我看不如一搏,可能会有转机也说不定呢!”杨玉海也表示同意。

“你们认为怎么样呢?”鹰雪问唐彬和刘林枫道。

“既然有机会一搏,我们就放手一试吧,大不了我们五兄弟来个同年同月死。”唐彬和刘林枫也表示同意。

“好,此事实属大逆不道之事,不过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我们就这样定了吧。虽然我们都不知道结果是对与错,只好任凭老天来作个裁定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兄弟们,成败在此一举。”鹰雪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坚毅地说道。

“好,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我们当同赴患难,生死与共。”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异口同声地道。

“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我现在就去安排一切,晚上就召开各头领会议。”鹰雪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说完后就转身离去。

晚上,鹰雪与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刘刚、周明、彭秋、汪启明、叶飞虎、李汉、吴天鹏十二人就逼宫一事与进行了具体的磋商,开始大家听到鹰雪的话后,的确是吃了一惊,但是大家在惊愕的眼神过后,马上眼睛就射出炙热的火光,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鹰雪也能体会到大家的心情,说实在的,鹰雪在心底里也有些期盼。

鹰雪望了大家一眼后,说道:“此事兹事体大,绝对是冒着杀头的风险,弄不好我们全部都是死无葬身之地,如果谁现在想退出的话,我艾启鹰雪绝不阻拦,一切请自便,愿意留下来的话,我们大家就共同进退,事情成功的话,义父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我们都可以共享荣华,但是如果失败的话,后果大家都可想而之,我的意见是去留自愿,绝不勉强各位,请各位考虑一下,表个态吧。”

周明、彭秋、汪启明、叶飞虎、李汉、吴天鹏六个组的组长听了后,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周明站了起来,代表六人说道:“总教头,我们都是烂命一条,如果没有您的提拔和器重,我等一辈子都休想有出头之日,莫说逼宫,就是要我们的命,我等六人也绝不皱一下眉头,我们六人愿跟随总教头,水里火里,万死不辞,一切但凭总教头吩咐就是。”

“我们愿意听凭总教头差谴驱使,绝无怨言。”其他五人也异口同声地说道。

鹰雪见大家都表示同意,对是对众人说道:“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此事如若成功,大家都是功臣,升官加爵指日可待,既然大家都同意,我们就必须团结一致,慎重行事,方可一击而中!”

鹰雪对大家的态度非常满意,便拿出一张地图铺在桌子上说道:“这次任务没有什么技巧和战术可言,这是一份王宫的地图,请大家看看,外围我们都已经基本掌握,行事时应该没有什么障碍,但是通往内宫的通道只有一条,内宫之中设有防御性很强的结界,传送阵只能送我们到达王宫城外,否则会触动结界,这样就会让内宫守卫发现,所以我们根本到达不了内宫之中,而且这些内宫的守卫都是王宫的死士,虽然他们只有八百多人,但是这些人都是边陲国的精英部分,绝对是难缠的,而且我们也只有二千多人,在外围我们必须留守一千人左右,所以到了内宫,我们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了,在这道门前我们可能遭遇到顽强的抵抗,所以大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还有就是我们必须速战速决,时间拖得越久就到我们越不利,大家有什么好办法,说出来一起讨论讨论,大家勿需顾忌,但请直言无妨。”

见鹰雪指着地图,大家都凑过来看,确实通往内宫的门只有一道,而且易守难攻,众人都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组都尉周明站起来对鹰雪说道:“小人倒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

鹰雪对周明说道:“有话尽管直说无妨,说出来大家商讨商讨嘛。”

“针对内宫易守难攻的特点,如果我们强攻,肯定会吃大亏的,不如用诈,我原来有个同乡现在已经在内宫做了个小头领,也许他能帮上我们的忙,我请求总教头让我一组扮成禁卫军,然后诈败撤退,让内宫守卫打开内宫之门,然后由我们一组作内应,一举打开内宫的城门,这样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内宫之中,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周明对大家说道。

“好,这个办法可行,各位还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鹰雪问大家道。

“总教头,我看事情还是要做两手准备,如果周明的计划不成功怎么办呢?应做好接应的准备,如若有任何闪失,一组将会全军覆没的。”说话的是三组都尉李汉。

“李都尉说得对,我们应做好两手准备,由周都尉诈败骗开宫门,然后由我们六组负责主攻,请鹰雪总教头批准。”原来是六组都尉汪启明。

“我等也愿意担任主攻,请鹰雪总教头批准。”其他几组的都尉见汪启明率先请缨,也不甘示弱,言路一开,大家纷纷请战。

“好了,好了,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也勿需再争了,不论是哪一组担任主攻,都需要其他各组的全力配合,如果大家都想争功劳的话,步调肯定不能一致,那么这仗也就没法打了,所以这次需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方能一举成功,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失败结果大家可想而知的,我们将为死无葬身之地,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鹰雪站了起来说道。

“现在我宣布由一组周明负责做内应,打开宫门, 由三组都尉李汉负责主攻,二四五六组将组里的魔法师全部抽调出来,由我统一指挥,如果周都尉的计划失败,我将利用魔法师从空中进攻,如果周都尉顺利打开宫门,那么我将和魔法师从空中协助二三四五六组的进攻,所以周都尉,成败关键在你了,你现在还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开口,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满足你的。现在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请快提出来。”鹰雪站着继续补充道。

“我等没有什么问题了,只听总教头的命令便可全力出击。”大家站起来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好,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了,那就各自回去准备吧,这次行动一定绝对保密,而且行动要迅速。现在散会!”鹰雪对众人说道。

等六位都尉走了以后,鹰雪对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五人说道:“你们对这次行动还有什么意见吗?”

几人各自搔了搔头,说道:“我们能有什么意见,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干,我们的性命都在手里攥着,我们只能说兄弟放手干吧,我们全力支持你。”

“好,那就休息吧,养足精神,大战在即。刘刚你跟我一起去义父那里。”鹰雪对刘刚说道。

“是,总教头。”刘刚收拾东西跟鹰雪走了出去。

李奉天的书房门口,鹰雪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鹰雪呀,你们开会商量得怎么样了。”李奉天问道。

“禀义父,现在只听你一声令下我们便可立刻出击,作战方案是先诈败打开城门,然后从地面与空中同时进攻。相信不用多久便可拿下内宫。”鹰雪将计划说与了李奉天听。

“嗯,嗯,好,好。”李奉天听了只点头叫好。“记住攻入内宫后,一定要国王写下退位书,上面要写明由我暂代国王一职,然后第二天早朝当众群臣的面宣读,再交出镇国之宝‘天衍神剑’此事成矣。哈哈哈!”李奉天得意地笑起来了,好像已经大权在握。

“一切但凭义父号令,只要义父一声令下,孩儿等将立刻出击。”鹰雪对李奉天信心十足地说道。

“好,不愧是我李奉天的好儿子。”李奉天满脸欣喜地说道。

“好,那孩儿就告退了。”鹰雪说完与刘刚就躬身走了出去。

“哈哈哈,多年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真是天助我李奉天也。”李奉天高兴地大笑起来。

走出书房后,鹰雪对刘刚说:“刘大哥,我有一事不太明白,还请刘大哥不吝赐教。”

“什么事情呀?总教头请说。”刘刚有些疑惑。

“嗯,……‘天衍神剑’是什么东西呀?”鹰雪问道。

“呃……”刘刚差点噎着,他还在猜鹰雪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现在却道出这个近乎白痴的问题,幸好他对鹰雪的这种状态已经有些习惯了。于是说道:“这个‘天衍神剑’嘛,说来可就话长了,这样吧,总教头,到我房中在详谈吧。”

于是二人一起到了刘刚的房中。鹰雪说道:“刘大哥,你的房间倒收拾得瞒干净的嘛,比我的那间可强多了。”

“总教头,别说笑了,您是大忙人,怎么能和我相比呢?好了我们还是来谈‘天衍神剑’吧。”刘刚对鹰雪真的没有办法,只好转入正题,虽然鹰雪的问题比较白痴,但他知道他必须回答鹰雪的问题。

“在空天灵界中有两在神兵利器,它们分别是‘天衍神剑’和‘邪灵圣刀’,这两柄神兵的来厉不明,传说是天界之物流落到了人界,但是这也只是传说而已,无法证实。这两柄神兵都是异常的邪乎,不过威力却不可思议,当年尊天圣者的兵器就是凭着这‘天衍神剑’统一了人界,但是尊天圣者神秘失踪后,这‘天衍神剑’就到处流浪,很多人都想把它据为己有,曾经因为‘天衍神剑’在空天灵界引起一场疯狂的争夺,但是自尊天圣者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把‘天衍神剑’从剑鞘中拔出,而且它后来的几任主人都离奇死亡,于是这神剑也就被视为不详之物,争抢它的来也就少了,后来边陲国的开国之王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天衍神剑’,于是用它来作为边陲国的圣物,为历代边陲国国王所拥有,代表着权力的象征,神剑也就成为一件摆设品。而‘邪灵圣刀’更是邪,只要拿到它,就会有不思议的力量,但是随着使用它的人时间越久,刀的主人就会慢慢地变得疯狂,像是被刀控制了一样,失去神智,胡乱杀人,自从它的第一任主人--‘绝天神侯’离奇失踪后,这把刀也就好像从人界消失了一样,虽然这么多年来很多人在疯狂地寻找它,可是却再了没有人见过它了,也许‘邪灵圣刀’真的从空天灵界消失了吧。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刘刚耸了耸肩说道,这个空天大陆上的人是无人不晓的,刘刚一时倒还真的说不出太多的话来。

“哦,原来这一刀一剑还有这样的故事,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对了,刘大哥,这‘天衍神剑’和‘邪灵圣刀’哪一个更厉害一些呀。”鹰雪白痴地问道。

“这……”刘刚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鹰雪一眼,说道:“这个我可没有听到过,因为‘尊天圣者’虽然统一了空天大陆,然而‘绝天神侯’虽然是邪派人物,却是行事非常的毒辣,从不留下活口,只听说过绝天神侯的神侯卫队挺厉害的,而尊天圣者与绝天神侯这二个传说中的人物,却也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他们二人真正比试过,虽然他们后来决战过,但是他们的最后一战却是一个谜,所以这一刀一剑哪个更厉害,大家各执一词,所有的传说却都是猜测之词,而且我也没有听别人说过,有谁目睹过这一刀一剑哪个更厉害。”

“原来如此,刘大哥,那现在我们需要拿到的‘天衍神剑’放在什么地方呢?”鹰雪问道。

“就在内宫的圣殿里,虽然大家视神剑为不详之物,但是有一些人还是在打神剑的主意,不过大多数的人对神剑已经不感兴趣了,这些年来的都是些小人物,而且放置神剑处守卫森严,机关重重,一般人想闯进去,也并非易事。”刘刚回答道。

“那好,等我们事一成功,就准备去取神剑。现在要养足精神,随时听候义父的指示,刘大哥我们走的可是不归路呀,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小弟我经验不足,所以还请刘大哥多费点心。”鹰雪对刘刚说道。

“总教头,你太过谦了,你的计划已经很完美了,只要听李首辅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全力攻击了,不过万一失败的话,所有的责任肯定是我们承担的,李首辅绝对不会保我们的,而且我们还会被视为贼寇之流,被全国缉捕,我们已经无退路,输不起,我也不想失败。”刘刚好像有所寄语地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我也不想让义父难做,如果万一不成功的话,所有的责任我艾启鹰雪会独自承担的,不会连累大家的。”鹰雪豪气干云地说道。

“这样的事情,恐怕任何人都无法独自承担的……”刘刚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鹰雪打断了。

“好了,刘大哥,此事就休提了,我们还是作好充分的准备,全力以赴吧。”鹰雪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输掉士气。

“好吧,总教头。”刘刚见鹰雪的态度,知道自己的话鹰雪并没有听进去。

“那我就先走了,明天见,刘大哥。”鹰雪对刘刚说道。

“总教头慢走,我就不送了。”刘刚说道。

第二天早朝过后,李奉天将鹰雪叫到书房里。

“不知义父找孩儿有何事?”鹰雪问道。

“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事不宜迟,我准备今晚就动手,你的部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李奉天问道。

“义父您放心,我这里随时可以出发,只听您一声令下了。不知王宫外围的禁军是不是都没有什么问题了,这点我倒有些顾虑。”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鹰雪,这个问题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你只管全力进攻内宫,活捉国王,叫他写下让贤书,然后按照我们事先安排的去做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你就不需要操心了。”李奉天对鹰雪鼓励道。

“既然是义父安排的我岂会不相信,不过,为了区分自己人与敌人,我想把自己人的头上都系是一根红头巾,那样的话,就不会分不清敌我了,还有就是请问义父,时间定在今晚什么时候?”鹰雪问道。

“嗯,这个提议不错,我会把这件事吩咐下去了,到时候头上没有红巾的就一定是敌人了。至于时间嘛,就定在今夜子时,今天我把禁军基本上都换成我的人,至于其他的一小部分的不顺从者,由我来负责,你只管全力攻下内宫就可以了。”李奉天胸有成竹地说道。

“是,孩儿一定全力以赴,绝不会让义父失望的。”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自信,此事关键在你了,我李奉天及全部李府之人的生死存亡全部寄于你一人之手了,鹰雪,此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李奉天严肃地说道。

“义父放心,我艾启鹰雪深受你的大恩大德,就算战死,也要达成您的心愿。就请义父放心吧。”鹰雪对李奉天坚毅地说道。

“好,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我李奉天何德何能竟蒙上天如此照顾,赐我如此孩儿,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哈哈哈!”李奉天得意地笑了起来,好像他已经是边陲国之王了。

“义父您太抬举我了。”鹰雪有些受宠若惊了。

“这确实是事情,你真是我的福星,自从你到了我的身边以后,我做什么事情,顺畅得不得了,真是有如神助一样。鹰雪呀,你放心,如果我能当上边陲国的国王,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只要我李奉天有的,绝对不会少你一份的。”李奉天对鹰雪说道,这样的诱惑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拒绝的。

“多谢义父,孩儿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鹰雪说道。

“好了,你先下去准备吧,今晚的行动一定要快,速战速决,时间紧迫。”李奉天严肃地说道。

“是,义父请放心,孩儿先告退了。”鹰雪躬身一辑,转身出了房门。

是夜,鹰雪把全府所有的兵力全部动用起来,为防止分不清自己人和敌人,所有的人

头上都系上了一根红丝巾,用不着太多的战前动员,该说的各组的组长都已经说明了,大家都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此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大家都斗志昂扬,热血沸腾,准备拼死一战。

鹰雪见时间差不多了,对大家说了一声:“出发!”

所有的魔法师,合力打开了一个大型的魔法传送阵,大家都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之人,通过传送阵悄然无声地到达了王宫的城墙下,守卫的禁军见鹰雪他们来了,悄悄地把王宫的大门打开了,于是大家都冲入了宫门,在这里根本就没有遇到抵抗,鹰雪见此情况,于是对各组的都尉说道:“现在按我们的计划执行,周都尉,你先去诈开内宫之门,我率领魔法师从空中负责接应,刘副总教头率领二三四五六组之人全力从地面攻击,只要头上没有红巾之人格杀勿论,成败与否,在此一举各位,行动吧!”

“是,”众人齐声答道。

“一组的全部跟我来。”周明对大家说道,一组人员按照事先部置的已经全部换成禁卫军的衣服了,大家装做溃不成军的样子,向跑内宫奔去。

“好,所有会‘蹈空术’的魔法师,跟我来。”鹰雪领着天云兽利用蹈空术升到了空中,准备从空中进攻。

“二三四五六组的全部跟上,见到内宫之门打开以后,立刻出击,不得有丝毫犹豫。”刘刚对各组的人员下了死攻命令。

先说周明这组,率领着一组的人马到了内宫城门下。

“站住,下面的是什么人,竟然深夜闯到内宫,赶快离开,否则格杀勿论。”内宫的守卫吆喝道。

“内宫的守卫果然森严,这么晚了竟然还这样警觉。”周明小声地嘀咕道,但是他马上对守卫喊道:“上面的兄弟,我是外宫的禁卫军,有叛军进攻王宫,现在外宫已经被叛军攻下,马上就要攻入内宫的了,我等兄弟特来报信,请让我们兄弟进门,大家共同御敌,否则就来不及了。请打开宫门吧。”

“什么?有叛军造反,这怎么可能呢?”上面的守卫一脸的不相信。

“是真的,你们的小队长谢好是我的同乡,不信你叫他来认认,我不会骗你的,快点去呀,时间紧迫。”周明极力在说服对方。

上面的守卫听了,谢队长竟然和下面的人是同乡,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哦,原来是谢队长的同乡那肯定是错不了的了,我去叫谢队长来,你们稍等一下,马上就来。”

“好,快点呀。”周明叫道。

过了一会儿,谢好出现在城头,往下一看,说道:“原来是周明呀,现在到禁军里高就了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是谁在造反呀。”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有叛军已经攻下外宫,现在外面正在激战,一会儿就要打到内宫来了,我特地受命率我二百多的弟兄来报信和保护国王陛下的,谢队长,请将宫门打开,我们再细谈吧,时间紧迫。”周明大声喊道。

“好,快快打开城门。”谢好对守卫说道。

“弟兄们,快跟我进去。”周明对大家说道。

进门以后,周明对谢好说道:“谢队长,你快去通知国王陛下,把内宫的守卫都叫起来大家共同御敌,这可是大功一件,我估计,叛军是不会攻入内宫的,他们的人数也不是太多,而且,他们已经在外宫陷入苦战了,这里由我们暂时来守卫,你们可要快点呀,把人马召集好,我们一起去收拾残敌,到时候你谢队长可别忘了我周明的一份功劳呀。”

“你放心吧,我们都是同乡,肯定不会忘记你周老弟的。”谢好听周明如此说法,高兴得眉开眼笑的。

“好,周老弟,你暂时守一下城门,我去向国王报告,我们来个里外夹击,消灭叛军。”谢好说完立刻就向国王的寝宫奔去。

“谢队长,你可要快去快回呀,要不然就没机会了。”周明目送谢好的身影喊道,见谢好已经走远了,周明手一挥,城头那几个内宫守卫就糊里糊涂地做了枉死鬼,他们做梦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明说道:“打开城门,快。”

在城门打开了之后,刘刚立刻挥手说道:“大家赶快冲入内宫,凡是不是自己人就格杀勿误。”

鹰雪在空中见周明顺利地完成了任务,立刻从空中降下来,率领魔法师也冲入了内宫之中。由于事先大家都已经将内宫之中的守卫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所以各组都直奔主题,朝着内宫守卫的营房冲去,可怜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做了枉死鬼,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跑掉了,这些人也是平时训练有素,都朝着国王的寝宫奔去,依靠最后的屏障,准备在那里与鹰雪他们展开最后的战斗。

战斗出奇地顺利,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抵抗,在收拾了残局之后,鹰雪对六组的都尉汪启明说道:“汪都尉,你率领六组全体人员在内宫扫清残敌,其他五组跟我来,直奔国王寝宫,兄弟们,我们就快要成功了,但是大家千万不要大意轻敌,没有消灭所有的敌人我们就还是没有彻底成功,而且还有很多的残敌在负顽抵抗,所以大家千万要小心,我不希望有任何一名兄弟损害,大家听见了没有。”

“是,总教头。”见鹰雪在此关键时刻还是没有忘记大家,所有的人都热血沸腾,感动得齐声答道。

“好,除六组外,大家快随我来,一起杀入寝宫。”鹰雪信心十足地边说自己带头冲在前面。

见总教头都如此奋不顾身,大家也没有丝毫犹豫地跟着鹰雪冲了过去。“好高昂的斗志,这难道就是士气吗?这样的人最好不要与他为敌。”刘刚见鹰雪的号召力如此之大,不由感叹道。

冲到了国王的寝宫门口之后,见门口还有大约一两百人守在那里,鹰雪喊道:“你们已经被我全部包围了,降者不究,否则格杀勿论,快叫国王出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有人进去叫国王,可是国王却躲在寝宫里怎么也不肯出来,他可从来没见过这阵仗,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享福为主的,只要天风国不来进攻,他可是丝毫没有顾虑的,可是哪里会想到竟然有人敢造反,他老人家可能吓傻了。

鹰雪见这阵势,又喊道:“你们还要为这样的国王卖命吗?你们这样值得吗?不如降了我艾启鹰雪,等新国王上任后,你们全部都是功臣,怎么样呀,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考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