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二章 反间之计
第十二章 反间之计
作者:雪鸿   |  字数:9409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7:29  |  分类:

玄幻小说

在李奉天的密室中,李奉天与鹰雪正在进行密谈。

“义父,孩儿准备明晚午夜进行攻击,以我们府中之兵将为主要攻击力量,直捣杨之龙的老巢,将其一举歼灭,以五十名火系魔法师对其府邸燃起漫天大火,将其藏匿在府中的所有人都逼出来,届时孩儿领队在府中对其进行封杀,然后我们驻扎在西郊的兵将扮成事先布置好的灭火队与禁军分三层封锁现场不准任何人接近,并对侥幸逃脱者进行截杀,务必将其一举歼灭。”鹰雪向李奉天和盘托出了歼敌计划。

“嗯,这个计划不错,最后一切都会在火中消失掉的,谁也无法抓住把柄的,好一切就按你所谋的去办吧。至于禁军那边明天我会全部换成自己人的,灭了杨之龙,看朝中还有谁敢与我作对。”李奉天觉得好像自已经胜券在握。

“既然义父同意了这个计划,那我就去准备了。”鹰雪说道。

“你去吧,放手去干吧。”李奉天鼓励道。

“是,孩儿告退。”鹰雪躬身退了下去。

“去把副总教头给我找来,我有要事商量。”鹰雪回到驻地立刻对侍卫们说道。

不一会儿,刘刚急勿勿地走了进来,问道:“总教头找我可有什么事情吗?”

“是的,行动就定在今晚,你马上把都尉们找来,我去把我那四位兄弟叫来,我有事情宣布。一会儿在此集合。”鹰雪对刘刚说道。

“是,我马上就去。”刘刚说完就走了出去。

鹰雪到了房中,见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正在房里闲聊,对四人说道:“你们随我来,我有事情要找你们。”

刘刚也把六个都尉叫齐了,于是鹰雪对他们说道:“我们今晚就要去灭掉杨之龙,现在我宣布任何人没有我的令牌是绝对不能出府的,我找你们来是要各组都做好准备,全部人员准备随时战斗。”

“禀总教头,我们已经准备了好多天了,只等您发号施令了,我们三组愿意担当主攻组,请总教头恩准。”说话之人原来是三组都尉李汉。

“我等也愿担当主攻手。”其余五人见李汉占了先机,也都不甘示弱地表示想担当主攻组。

“各位都想率先立功,这是好的,但是不要光想着立功,大家要相互配合才能克敌制胜,这样吧,由三组李汉都尉和五组吴天鹏担当主攻手,四组叶飞虎都尉和六组汪启明都负责两侧攻击,一组周明都尉和二组彭秋都尉负责支援,现在我将进攻的计划向你们详细叙说一遍。怎么样?大家都听明白了没有,如何有谁不明白就说出来。”鹰雪向大家问道。

“禀总教头,我们都已经明白了。”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我再重早一遍现在全府戒严,任何人都不准出府,你们要各自管好自己的人员,不得有误。各位,成败在此一举,现在散会,回去准备吧。”鹰雪对大家说道。

等六位都尉一走,鹰雪对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五人说道:“各位,请随我一起去玩个抓奸细的游戏吧,大家有没有兴趣呀。”

“怎么抓呀,你怎么知道哪个是奸细呢?”曾昭立不解地问道。

“这个很容易的,我前几次都没有惊动他,虽然以前戒严过几次,但他都能顺利地出府去,他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其实我就是想让他去给杨之龙报信,现在我们六人分散开来,分别躲在各个门口和至高处,他一定会出去给杨之龙报信的,现在我已经全府戒严这出去的人肯定就是奸细了,这还用问吗?小立先生。”鹰雪向大家解释道。

“原来如此呀。”曾昭立恍然大悟。

“好了,凡是发现出府之人,务必将其拿下,但是不得伤其性命,我要留他有重用。”鹰雪对五人说道。

“好,我们知道了,这就去准备来个瓮中捉鳖。”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对这个计划极感兴趣。

“总教头果然心思缜密,属下也去准备了。”刘刚说完也退了出去。

鹰雪守在大堂的屋顶上,这里可以鸟览全府上下,实在是个蹲点的好地方,果然没过多久,鹰雪就发现有一人鬼鬼祟祟地准备溜出府去。

“好家伙,果然现身了。”鹰雪自言自语道。

鹰雪刚想去抓他的时候,有人却快鹰雪一步先动手了,原来是刘林枫和曾昭立也发觉了,鹰雪见状也就懒得出头了,走回了房里。

没过多久,刘林枫和曾昭立就带着奸细走了进来,向鹰雪叫道:“鹰雪,看,这可是我抓到的。”

“好,好,你去把刘教头叫来,让他认认这是哪个组的,这件事情不要惊动其他人,可能相府中不止这一个奸细可能还有内奸,还要辛苦你和刘林枫,唐彬,杨玉海四人,再去守住,看看还有没有人出府去。”鹰雪对曾昭立和刘林枫说道。

“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曾昭立拍着胸脯说道。

“原来是你!”刘刚进来见到抓到的这个人很是吃了一惊。

“怎么刘大哥认识这个人吗?”鹰雪问道。

“是的,他就是同我一起进府来的谢灵,现职任伍长,这怎么可能呢?你怎么会被叛相爷呢?相爷待你可不薄呀。”刘刚对谢灵说道。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我落在你们手上,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吧。”谢灵可是毫不在乎生死。在空天灵界,叛徒的下场通常是很惨的,不仅人人唾弃,而且一般都是当场杀死的。谢灵当然知道自己的下场了,与其告饶求情,还不如来个干脆痛快。

“好,是条汉子,不过我却想知道理由,不知谢兄可否告诉小弟呢?”鹰雪慢慢地问道。

“哼,少假惺惺了。”谢灵闭着眼看也不看鹰雪一眼。

“谢灵,你别逼我动手。”刘刚见状就想动刑。

“刘大哥,你别忙,鹰雪急忙阻止道。刘大哥,大凡做奸细的情况有五种,生、死、乡、内、反。不是为了钱财就是为了名利,还有一种就是家人被胁迫不得已而为之,我看这位谢大哥既不是为了钱财也不是为了名利,一定因为家人受到了杨之龙的胁迫,才不得已而为之的,谢大哥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呀。”鹰雪一席话说得谢灵张开了眼睛,紧盯着鹰雪。

“谢大哥,你可曾想过,你如若死了,你的家人不也跟着你受害吗?杨之龙只不过是暂时利用你罢了,就算你替他做完了所有的事情,他还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家人都难名一死的。”鹰雪见谢灵有了反应又慢慢地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呀。”谢灵对鹰雪说道。

“谢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会杀你的,这件事我也有责任的,下属遭人威逼利诱,我身为总教头却没有救你于苦难之中,此为我的过失呀,我一定会将你的家人救出的,而且不会将此事泄漏出去的,你仍然是相府中的一员。”鹰雪对谢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总教头,我……”鹰雪的诚恳让谢灵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你放心,只要将杨之龙消灭,那你的家人自然就会自由了,你可知道你的家人被关在什么地方吗?会不会有可能在杨之龙的府上呢?”鹰雪问谢灵道。

“回总教头,我也多次偷偷调查过,应该不会在杨之龙的府中的,可能关在某个秘密的地方。谢灵已经完全被鹰雪说动了。

那就好,我就不用担心被误伤了。现在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向杨之龙的报信,让他知道我们明晚要攻击他们。“鹰雪对谢灵说道。

“这……总教头我不能一错再错了。”谢灵还以为鹰雪在试探他,感到很惶恐。

“谢大哥,你不用紧张的,这是我故意让杨之龙知道的,前几次我已经通过你将他弄得焦头烂额,这次你去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让他相信这次的消息也可能是个假消息,让他失掉戒备之心,好让我们便于得手。‘鹰雪对谢灵说道。

“好,请总教头放心,你如此相信我,就算死我也会照你所说的把事情办好的,那我就先去了。“谢灵庄重地说道,鞠了一躬就走了出去。

“总教头,你就这样放谢灵,你相信他吗?“刘刚疑惑地问道。

“你说呢?“鹰雪笑而不答。

在杨之龙的府中,谢灵又向杨之龙报告说艾启鹰雪会在这两天可能要进攻的消息。

“你每次都说要来进攻,可是每次的消息都不是真的,这次是不是真的呀,有没有确切的证据呀,他们有多少人来呀?谢灵呀,谢灵,你如果还如此戏弄本辅的话,小心你的家人。“杨之龙又开始威胁谢灵。

“是,是,杨大人,小的,以后小人一定将消息弄准了,再来向您报告,请大人善待我的家人。“谢灵急忙说道。

“好了,好了,以后你给我小心点,快滚吧。“杨之龙已经被弄得不虚火上升,一点耐心也没有了。

“今天全部整装待发,各自回到营房,全府戒严,随时准备战斗。希望大家勇往杀敌,争取立功!“随着六个都尉将命令全部下达到各伍,又由各伍传达到每个人,大家都知道今晚肯定有大仗要打了,大家都热血沸腾,因为任新总教头艾启鹰雪敢于提拔新人,用人不拘一格,只要有战功都能得到奖励,且为人又谦虚,尤其最近老是说要有行动,但是都没有行动,大家都有些急不可耐了,所以全府上下的兵将都憋足了劲,准备大干一场,好能够得到赏识和提升。

是夜,由鹰雪亲自带领相府一千多人,悄悄地摸到了杨府周围,以五十名火系魔法师为先锋,利用蹈空之术,用各种火系魔法在杨之龙的相府中燃起漫天火焰,而且鹰雪他们还带来了大量的火油,这等于火上浇油,杨之龙根本没有准备,他怎么会想到鹰雪竟然会如此进攻,所以外围的普通战列系的和低等级的魔法师,死伤甚多,而且他精心准备的各种机关堡垒在这漫天大火的面前不堪一击,迫得所有人不得不出来应战,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

鹰雪在空中见状,对其他的魔法师说:“各位,再加一把火,我们立刻下去,收拾残敌。”于是众人尽力发出一次魔法火焰,唤出灵兽降至地上与敌人展开激战。

虽然杨之龙的人马受到重创,但是还是在负顽抵抗,因为他们发现根本无路可逃,所有的退路都已经被封锁,只有拼命一搏。

先说说外围的情况吧,由于杨首辅的家中起火,所有人都敢来看热闹,但是想救火的人却寥寥无几,这时救火队和禁军已经全部赶来,救火队员立刻冲进杨府,禁军则在外围禁严,驱散人群,说是为防止有火趁火打劫,搞得大家看热闹的人,一片怨言,但是大家都是不想惹事于是全部都散了回去。

鹰雪也正陷于苦战之中,虽然火攻令杨之龙的人马折损不少,但是其主要战斗力还保存完好,人数也有一千多人,虽然被鹰雪的部队围在中间,而且鹰雪的部队都在奋勇杀敌,但是敌人也不甘示弱地予以还击,与鹰雪的部队呈着胶着状态。

战事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鹰雪有些着急了。

消防队员大概有一百多人赶来进来,杨之龙的部队见状心喜不已,以为这下可有救了,擒贼先擒王,鹰雪见状,手一挥示意,让部队让出放出一条通道,把消防队和杨之龙的部队都围在里面了。

“我们是来救火的,不是来战斗的。”消防队的队长对着杨府中的人说道。

“现在什么时候了,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我们遭匪人围攻,如果能打赢此仗,首辅大人岂能不重谢,你还愁不升官发财吗?”杨府中有一个看似头领的人说道。

“大家准备战斗。”消除队的队长发出了命令。

“好,好。”那个头领说道。

“那还请您在首辅面前多美言几句呀。如此那我可就动手了。”消防队的队长拿出刀,对着那头领一刀砍,立马头颅和身体就分了家,连话也没说一句,就倒在了地上。

“是你自己我动手的,这可别怪我呀。”那个消队的队长说道。

其他的消防队员见状,也立即抽出刀剑,对身边杨府中的人痛下杀手。

变异肘生,杨府中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刹那间就已经倒下了一二百人,顿时军心大乱,战局来了个大逆转,鹰雪见状,立即全力攻击,杀得杨府中的人马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原来这些消防队员是驻扎在西郊中的二千多人中选出来的精英,名义上是来灭火的,实际是负责截杀侥幸逃脱者的。杨府中的人马不明究里,还以为救兵到了,真是引狼入室,自掘坟墓。

战局基本稳定后,鹰雪命消防队的继续截杀,自己带领本部人马准备去捉拿杨之龙,鹰雪往里冲去只见有一幢建筑好像被一层结界所护住,火焰到了这里根本燃烧不起来。

“这里肯定就是杨之龙的藏身之处了。”鹰雪见状说道。

“总教头,这外面的一层结界,看来得首先打破,我们战列系的才能冲进去,可是杨之龙的府上并没有如此高阶级的魔法师,肯定是多个魔法师合力才设起的结界。”刘刚在一旁说道。

“怎么不动了呢?”原来是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也到了。

“各位是魔法师的都列队出来,战列系的立即包围这幢建筑,行动。”鹰雪下令说道。

从队伍中走出二百多名魔法师,五十人一组,四面包围,剩下的升到空中从顶端攻击,催毁这个结界。随着鹰雪一声令下,魔法师立即到位,对这结界进行强行攻击,这下这个结界可有些吃不消了,左右前后四面的攻击还可以顶住,但是顶端的攻击是薄弱环节,一下子就被攻破了,鹰雪见状,立即命令,空中的魔法师用魔法进行攻击。

火系、风系、雷系、水系等系种魔法从上面一泻而下,这下里面的人可吃不消了,人心浮动,结界不攻自破。杨之龙无法只好率领里面的人走了出来。

“杨首辅,你快投降吧,随我去见义父,也许他能给你一条活路,怎么样呀?”刘刚告诉鹰雪那领头之人就是杨之龙。

“要我投降,你别做梦了,艾启鹰雪没想到你真是诡计多端,竟然想到用火攻,算你狠,有种你就跟我的手下比试比试呀。”杨之龙想激鹰雪,拖延时间。

然而鹰雪早就看出了他的企图,丝毫不为其所动,“杨首辅,现在是战争你死我活,可不是什么友谊比赛,如若不投降,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进攻!”军令如山,一声令下,立即展开全面进攻。

“杨首辅,看样子我们已经输了,快走吧。”杨之龙的心腹在劝解他。

“不行,起码也要把这个艾启鹰雪杀掉方泄我心头之恨,密使,这次可就看你的了。”杨之龙对身边的那个黑衣人说道。

“首辅请放心,看我的吧。”黑衣人说完,就直接朝杨玉海奔去。

“杨玉海,你看着我!”杨玉海被黑衣人一说,不由自主地往他的眼睛看去,突然脑中一片模糊。

只见黑衣人口中念道:“邪恶的灵魂呀,听我的驱使吧,去,杀了艾启鹰雪。”

“啊!”黑衣人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他被杨玉海一刀砍中了左肩,痛得他发出了一声惨叫,这是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呢?黑衣人的催魂大法可是从来都没有失灵过呀,这次怎么会没用呢?不过他反应倒是挺快的,立即逃回了杨之龙的身边。

“靠,上次也是这样念叨,害得我昏了过去,这次你还想蒙我吗?一刀没砍死你,算你运气好,下次我一定砍掉你的头。”杨玉海得意洋洋地说道。

“怎么回事呀,密使先生,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杨之龙有些气愤地问道。

“快走吧,杨首辅,不然就来不及了。”黑衣人对杨之龙说道。

杨之龙一看,发现自己的人马已经所剩无几了,二话不说,立刻转身往地下室跑去,黑衣人和杨之龙的几个心腹也紧随其后,奔到密室里,立刻打开了传送之门的开关,一行人通过传送之门,急匆匆地逃生去了。

且不提杨之龙他们,鹰雪这边也没有追赶杨之龙等人,把杨府中的剩余人马全部解决之后,才冲进屋中找杨之龙几人,找了几次都没有找到,还是刘刚心细发现一路的血迹,流到地下室的墙壁国边上就没有了。

“原来他们竟然打开了通往邻国的传送之门,难道是去天风国的,这怎么可能呢?”刘刚喃喃自语道。

“算了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先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回去再商量吧。”鹰雪听完后,立即下令准备全部撤回。

把所有的尸体都扔到火中,其他之人立即通过传送之门回到相府。各组的都尉立即传达了鹰雪的命令。

鹰雪对消防队的队长说道:“这次可多亏了你们的帮助呀,我会向义父禀报的,这火不会威胁到附近的民房吧,可不要酿成不可收拾的灾难呀,待会儿你们也快撤吧。”

“多谢总教头关心,我们都是为相爷办事的,杨府的火灾不会扩散的,因为整杨府本来就没有与附近的民房毗邻,您就放心吧。”消防队的队长说道。

“好,我先告辞了。”鹰雪对消防队队长说道,就走进了传送之门。

“各位兄弟,火势太大,已经无法控制了,大家快撤出吧。”随着消防队的队长一声令下,全部人员都已经撤出了,只剩下熊熊大火吞噬着整个府邸,昔日辉煌已在火中灰飞烟灭。

回到相府中,天已快放亮,所有将士都已经劳碌了一整夜,鹰雪传下命令,全部回去休息,然而鹰雪本人却急忙到李奉天的房间报告战况。

李奉天还在睡觉,但他听说鹰雪回来了,立刻就起床来接见。

“鹰雪,情况如何,快告诉我。”李奉天有些迫不急待地问道。

“回禀义父,托您的福,已经将杨之龙的部队全悉歼灭,只是……”鹰雪有些吱唔。

“只是什么,快快说来。”李奉天急忙问道。

“是,义父,杨之龙竟然打开了传送之门,很有可能跑到别国去了,不知是谁帮他打开的传送之门,不然就可以将杨之龙一举拿下。对不起义父。让您失望了。”鹰雪说道。

“这个没什么的,现在杨之龙已成孤家寡人,已经不足为虑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由义父来处理吧,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准备上朝了,等我上朝回来再说吧。”李奉天听完后欣然对鹰雪说道,杨之龙已经垮掉了,而且已经逃走了,剩下的几个人根本不足为虑,所以李奉天紧绷的神经也完全放松下来了。

“是,孩儿告退了。”鹰雪躬身退下了。

“秘魔门,一定是秘魔门的人帮杨之龙打开了通往天风国的传送之门,不过,就算杨之龙能逃脱,又奈我何?等我登上了首辅之位,我连国王都撤掉,到时候,一个杨之龙又算得上什么呢?还有秘魔门我一定会把你们连要拔起的。”李奉天狠狠地说道。

在边陲国的朝堂之上,李奉天向国王奏道:“启奏陛下,首辅杨之龙昨晚府上失火,经全体消防队员昼夜奋战,终于把火势控制住,没有形成大的灾难,但是杨首辅全府上下已经全部罹难,无一人幸免。此事兹事体大,臣请陛下派人辙底清查此事,好让杨首辅能安心于九泉之下,臣等深感陛下深恩。”

“什么杨之龙家中着火,什么时候的事情呀,孤王怎么不知道呀,喂,你们这些人知不知道呀。”国王大声地问下面的群臣。

群臣一片静寂,“看来只有李相辅一人最尽忠职守了,你们这些人就只知道白拿国家的傣禄,这等大事竟然无人知晓?真是气死孤王了。”国王厉声说道。

“启奏陛下,您也用不着怪他们的,这些大臣各司其职,何况此事事发突然,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看来我们还得加强京城的消防力量呀。还请陛下明鉴。”李奉天对国王禀道。

“嗯,既然李相辅都这样说了,那肯定是没错的了,既然杨首辅已经不幸遇难,暂时就由李相辅代替杨之龙首辅一职吧。至于增加消防人员嘛,一切就由李奉天首辅全权负责吧。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孤王很累了,退朝吧。”国王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说道,不就是死了一个首辅嘛,管他什么人,只要自己还坐在王位上就行,他哪会管这么多呀。

“陛下英明,恭送陛下。”群臣又重复着每天一样的话语,人要是生活在这种歌功颂德的环境中,危矣,真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恭喜李大人升为首辅。”

“恭喜,恭喜呀。”

下朝后,在宫殿门外,一片祝福之声对着李奉天。李奉天豪兴大发,对众位官员说道:“只要各位以后忠心效力于我,我李某人对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如果有谁还敢跟我对着干,我决不会饶过他的。”

“我等愿听李首辅的差谴。”众官员此时谁敢捋虎须,惹李奉天不高兴呀,杨之龙是最好的下场,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事明摆着是李奉天做的,但是谁又敢说出口呢?从此朝廷以后就多难了,人人自危,以前因为杨之龙与李奉天两股势力相互制约,谁也没占上风,所以整个朝廷才相安无事,国王也因为如此才当了几年太平国王,现在这种平衡格局已经被打破了,以后可就难说了。

在李府中,李奉天之子李寻,与前任总教头何武正在密谈。

“少爷,你现在可是一点地位也没有了,相爷如今如此器重艾启鹰雪,还让他当上了总教头之位,以后恐怕把这份产业也留给他,到时候你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呀。”前总教头吴天挑拨道。

“艾启鹰雪,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此事应如何去办呢?你可有什么好办法吗?”李寻问道。

“这个很容易的,艾启鹰雪多次杀人,还把杨之龙府邸付之一炬,此等大逆之事,如果传出去,少爷,你想想看,那结果会怎么样呢?”吴天阴阴地说道。

“好,这个办法不错,话就由你放出去,到时候看那艾启鹰雪还能保住性命吗?”李寻兴奋地说道。

鹰雪对这些可是毫不知情,他正在后园里帮李圭干活,这里倒成了一片净土,每当鹰雪心情不好的时候,来找李圭聊聊天,说说心事,李圭都会开导他、安慰他的。

“鹰雪呀,听说你已经把杨之龙的官邸付之一炬了,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呀!”今天李圭没有像往日那样轻言细语,而是好像在质问鹰雪。

“是的,而且这件事的谋划者也是我,义父已经与杨之龙水火不相容了,还有杨之龙曾多次派人暗杀于我,如果我们不采取主动的话,也许会被他们占了先机。”鹰雪答道。

“唉,孩子,你怎么越来越糊涂了呢?竟然暗杀朝廷重臣,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你可曾想过你已经被人利用,变成了杀人工具了呢?”李圭责备道。

“可是义父他待我恩重如山,此事如果我不帮他,那杨之龙岂不拿义父开刀了,那样被灭掉的将会是我们相府,而不是杨之龙的府邸了。”鹰雪有些不服气。

“既然你如此认为,我也无话可说,少年得志,锋芒太露,总不是一件好事,小心遭人妒忌,惹祸上身,你走吧。”李圭已不想多说。

“好吧,有空我再来看您老,再见。”见老爷爷下了逐客令,鹰雪无奈地说道。

望着鹰雪的背影,李圭喃喃自语道:“这是不是我的错呢?李奉天呀,李奉天,你什么时候才会收手呀,照目前发展来看,莫不然,你想当国王不成?我李寻竟然生出如此不孝之子,天呀,难道是我造的孽太多,现在报应来临了吗?”

李奉天今天可真是高兴,不过他并没有得意忘形,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消除异已,杨之龙的那几个死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平日在朝中受他们的气也不少,现在要让他们偿还了,还有就是杨之龙的产业,现在可算是无主之物,他毫不客气地全部笑纳了,最后就是秘魔门分舵,竟然敢出卖他,全力协助杨之龙,李奉天派出大量禁军,将秘魔门分舵之人一网成擒,并全部投入死牢,刻日问斩,做完这三件事后,李奉天得意地打道回府了。

刚走进书房里见一老头站在书房里,一看原来是李圭,“爹,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呀,自从我当了相辅以后,你可是从来没有主动我呀。”李奉天今天心情格地高兴。

“你快收手吧,你到底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你才肯罢手呢?”李圭毫不客气地说道。

“爹,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呀,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李奉天可是一句实话也没有。

“你少跟我耍滑头,你现在已经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难道你还想当国王不成?”李圭想证实自己的猜想。

“看来爹真的是神目如炬,不仅给我找了个好帮手,而且连我心里想什么您都知道。您老想想看,经商可以获利百十倍,做官可以得利千万倍,那么当国王以后整个国家的财富都归我一人所有,那可获利多少倍呀,这些不都是您教我的吗?我可是全部按你所教的办的。”李奉天得意地说道。

“你这个孽障,果然是想当国王,然而你并不是当王者的材料,我劝你还是收手,当个首辅安稳些以免自误误人,甚至连累家人。”李圭想劝阻李奉天。

“爹,你也不看看,我等今日,已经等了多少年了,现在只要我只要随便找一个理由,然后一声令下,边陲国的国王之位我唾手可得,而且现在的国王无德无能,简直是一个废物,连一个废物都能当国王,为什么我就不能当国王呀,为什么我还得受他的闲气呀,还不如我自己来当国王,这岂不更好吗?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您也要学会变通嘛,不要老用旧眼光看新事物,一味的愚忠又会有什么用呢?您老就等着当太上皇吧。”李奉天胸有成竹地说道。

“既然你如此说,我也没有什么好话说,你好自为之吧,希望我们李家不会断送在你的手中,为后人所唾弃,遗臭万年。”李圭知道自己已无力阻止李奉天,所以也懒得多废口舌。

“爹,您说的是哪里的话呀,我不仅不会让李家断送在我手中,而且我会把李家发扬光大,让您也享受一下王宫的生活,安享晚年,以尽我为人之子的孝心嘛!”李奉天一片虔诚地说道。

“算了吧,我李圭恐怕无福消受,自此之后,我会离开相府,以后好给你们爷俩来收尸,免得你们爷俩曝尸街头,没有人给你们来办理后事。”李圭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竟然这样诅咒我,真是是天生的奴才命,只会给人家下脆磕头,难成大器,难成大器。”李奉天气得大骂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