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楚天碧心 > 第十一章 出奇制胜
第十一章 出奇制胜
作者:雪鸿   |  字数:9300  |  更新时间:2008-03-24 00:37:23  |  分类:

玄幻小说

“什么呀,有没有搞错呀,看来你们要好好修炼才行呀,不然以你们四个的战斗力在战场上那可是要命的。”鹰雪对唐彬说道,战场上可不像现在比试那样,一不小心就玩完了 ,那可没有重来的机会。

“鹰雪少爷,原来您在这儿呀,相辅大人到处在找你呢?叫您去他的书房有要事相商。”李奉天身边的侍卫见到鹰雪急切地对他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你们几个在这儿练习练习吧,义父找我有事,我得先离开一会儿了。”鹰雪对杨玉海、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四人说道。

曾昭立颓丧地对鹰雪说:“好,你快去,反正我们跟你打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我们几个自己来练习吧!”

鹰雪告别唐彬五人后,就匆匆地赶到李奉天的书房,见李奉天站在房中,像是在苦想什么事情,于是他对李奉天说道:“不知义父找我有什么急事呀?”

“哦,鹰雪你来了,随我到密室里来。”李奉天像是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脸上显出有些困惑,他没有再同鹰雪客套,移动了一个花瓶,打开了书架后的一扇暗门,叫鹰雪随他一起到密室里。

“是这样的,鉴于杨之龙多次对你不利,而且他也早想对我们动手了,我决定先发制人,将他灭掉,这次行动由你全权指挥,明天我就会提升你为相府的总教头的,以后相府的兵力全部由你负责。”李奉天对鹰雪严肃地说道。

“不,不,孩儿怎么担当如此重任呢?我什么都不懂,何况现在的总教头何武不是干得很好吗?这样做岂不是会造成大家不和,不利于相府呀?”鹰雪急忙推辞道。

“你这傻孩子,这个位子争抢的人不知有多少,现在让你当你还推辞,你想想这个位子不给自己的心腹担当,我还能相信别人吗?何武这个人,能力是有的,但是终究是外人,不可全信呀,而且你通过这几次大的战斗,你的人缘、威信、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相信没人敢反对的,自己的人不用我还会去用一个外人吗?你就放手大胆地去干吧,有什么事情义父会替你承担的,你就不用推脱了,这件事就这样定了。还有刘刚这个人怎么样呀,我准备提升他为副总教头,全力协助你,你认为如何呢?”李奉天想征询鹰雪的意见。

“这……既然义父都已经决定了,那孩儿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刘刚刘大哥这个人嘛,能力、魄力都有,他的确是一个好的助手,既然义父都很看重他,那是绝对没有错的。”鹰雪对刘刚蛮有好感的。

“好!既然你也没有意见,那此事就这样定了,你的那四位兄弟,你就安排他们当个副将吧,你看怎么样呀?”李奉天挺会收买人心的。

“谢谢义父,我正想跟您提及此事呢?想不到您却已经考虑好了。”鹰雪欣喜地说道。

“找你来的另外一件事就是,你过来看看,这是杨之龙府上的布防图,但是这张图只有八成是真的,你认为这次行动该如何出击呢?”李奉天问道。

鹰雪看了看图说道:“敢问义父你怎么知道这两张图只有八成真呢?”

“这是从杨府那边传来的消息。”李奉天答道。

“哦,原来义父早就已经安排妥当了,可是孩儿有个疑问,不知当不当讲?”鹰雪有欲言又止。

“你我情同父子,还有什么事不能说呢?你就放心地说吧。”李奉天亲切地说道。

“既然如此,恕我大胆直言了。既然您在杨府中有卧底之人,那么在我们相府中肯定也有杨府的人了,这件事不知义父你想过没有。”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这个问题我不是没考虑过,但是如果此事大张旗鼓地查,我恐怕会扰乱军心,对我方不利呀。”李奉天凝重地说道。

“其实这件事义父不用忧心的,孩儿正想利用他们呢?”鹰雪胸有成竹地说道。

“看来你也已经有了对策了,那就把你的计划说出来吧。”李奉天对鹰雪催促道。

“杨之龙三番五次欲加害义父和孩儿,我早就想对付他了。其实孩儿这条计划就只有四个字,‘疲敌之计’。”鹰雪恭敬地回答道。

“疲敌之计?快说与我听听。”李奉天有些意外地说道。

“孩儿考虑,在这京机之地,如果明目张胆地去攻击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出奇方可制胜,首先通过隐藏在我们府中的奸细给杨之龙通风报信,让他知道我们哪天要去攻击他,然而我们并不出击,让他们瞎忙一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杨之龙就会放松警惕,然后乘其不备,一举歼灭。其次对杨府的攻击我想用火攻,我们先派人乔装京都之中的灭火人员,等杨府一起火,马上包围杨府,予以击杀,大火会将所有的证据全部毁掉,这样就不会落人于口实。最后,派出我府中的精锐人员,对其余党进行狙杀,您再带领京都禁卫军戒严现场,将其全部灭掉,这样国王陛下如果问起此事,您可以说是杨之龙与人结仇,被仇人灭门,反正死无对证,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鹰雪将他的计划向李奉天全盘托出。

“好,好,好,”李奉天连叫了三声好,“就按你的计划进行,但是要注意那天晚上的值班灭火人员和禁卫军要全部换成我们的人。”

“灭火人员那是一个冷水衙门,倒不难办,只是禁卫军方面可得要麻烦义父亲自出马了。”鹰雪对李奉天说道。

“好,禁卫军方面不会有问题的,我会安排妥当的。至于相府人员方面的调配,全权由你一人负责,明天我会当众宣布你为相府的总教头的。好,果然不愧我李奉天的义子呀,杨之龙任你防守如何严密,到时候你还不乖乖地跑出来,任我宰割,看你还能笑多久,你还不玩完。哈哈哈!”李奉天简直有些得意忘形。

“是,义父,相府方面这几天会有几次大规模的集合,但这都是虚张声势的,等到真正行动的那天,我再向您汇报。”鹰雪对李奉天恭敬地说道。

“好,你只管放手去干吧,不要有什么顾虑。”李奉天现在对鹰雪是言听计从。

“如此,那孩儿就先告退了。”鹰雪恭敬地说道。

“好,好,你先去准备,准备吧。”李奉天高兴地说道。

等鹰雪出了门,李奉天沉默了一会儿后,对屏风后面说道:“出来吧,刚才你全都听见了,你有什么看法呀。”

“恭喜相辅大人,鹰雪的确是一名将才,您将会如虎添翼,果然没看错人呀。”原来躲在屏风后面的人竟然是刘刚。

“是的,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出如此计谋,且心思如此缜密,看来我以前只当他是个武夫,利用他替我做事,没想到竟然小看他了,如此奇计令我都自愧不如呀。”李奉天感叹地说道。

“相爷,我们之前的筹划现在可以全盘放弃了,鹰雪将来的成就可能会不可限量,相爷您可要对他看紧点呀,如此人才肯定会有人争相抢夺的。”刘刚对鹰雪简直有些嫉妒。

“我不能用的东西,别人也不会得到的,所以我才安排你在他身边,时刻监视他呀。”李奉天对刘刚说道。

“相爷,鹰雪现在对您忠心耿耿,如果他知道了此事,必然会造成您与他之间的矛盾,我看还是不用监视他,让他自我发展这样比较好些。”刘刚虽然有些眼红鹰雪,但是他却暂时不想得罪鹰雪。

“这样也好,有什么事情,你随时向我报告就行了,不要让外界之人随意接近他,知道吗?目前我还得倚仗他呢?好就这样决定了,你先出去吧。”李奉天对刘刚说道。

“是,小人告退。”刘刚一辑身退了出去。

李奉天在密室里想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声:“唉,看样子还是老爷子最厉害呀,我几乎想遍了所有的办法,却不想到还是棋差一着,还是老爷子有识人之明,他早就看出鹰雪是个奇才,姜还是老的辣呀!”对李圭的识人之明,李奉天也不得不佩服。

第二天早上,李奉天当众宣布,任命艾启鹰雪为相府的总教头,负责相府的所有兵员调动,并赐予艾启鹰雪兵符,可以随时调动相府的所有兵力,而刘刚则任相府的副总教头协助艾启鹰雪的工作,原总教头则因为能力太差,被就地免职,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艾启鹰雪坐上总教头的位子,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却没想到却是这么快就坐上了总教头的位子,倒有些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交接仪式过后,鹰雪正式接管了相府所有的兵力,他知道身上的责任重大,而且大战在即,时间紧迫,欢迎仪式过后,立刻与刘刚商讨对策。

“刘大哥,为今之形势你也知道,义父命我俩掌管全府的兵力,责任重大,可是我进相府时间太短,对相府的情况还不太熟悉,还得请你多指教。”鹰雪谦恭地对刘刚说道。

“总教头,太客气了,我只是负责协助你的工作,至于指教我倒是不敢当,只是刘刚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刘刚亦谦虚地说道。

“好了,刘大哥,咱们现在也不必这样你谦我让的了,不妨直说吧,现在你准备对府中的兵将如何调整。你来府中的时间比较长,各位将官的能力如何你应该很清楚吧,还请你直说吧。”鹰雪一本正经地说道。

“此事可是一件得罪人的差事呀,不过,既然鹰雪总教头,你如此看得起我刘某人,那我就直说了。”刘刚说道。

“请直言,我洗耳恭听。”鹰雪风趣地说道。

“原总教头的参谋人员必须全部换掉,这是首先要办的事情,总教头,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位兄弟可以入主领导层,再加上我,形成六人小组,上阵还须亲兄弟,打虎莫过父子兵嘛,领导层是不能有丝毫差池的,这件事立刻要办好,再有就是除领导层之外,现有的人员职位全部不变,但是要提拔两、三个新人上来,促动兵士们的士气,提高战斗力。我就只有这两点意见,如若有不到位的地方,还请总教头补充。”刘刚对当前的形势作了简单剖析。

“你这个意见很好呀,我们攘外必先安内,首先我们要保持军心稳定,政令通行,然后提高士气,这个办法很好,这件事情由刘大哥去操办,请你多费心了,这两天我们要将佯攻的消息放出去,触动杨之龙,让他疲于应付,刘大哥还有什么建议吗?还请不吝赐教。”鹰雪说道。

“总教头实乃一军事天才,且又平易近人,谦恭谨慎,相爷有你相助真是如虎添翼呀,我还有什么建议呢?跟着总教头你是我刘刚的福气,只要总教头吩咐,我刘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刘刚心潮澎湃地说道。

“刘大哥,你这么说我都无地自容了,这都是义父的赏识,好了,我们各行其事吧,今晚我们再碰头商量结果,怎么样呀?”鹰雪问道。

“是,我这就去办。”刘刚对鹰雪揖了一躬就转身离去了。

“如此好事,我得去通知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他们四人,让他们也高兴高兴。”鹰雪自言自语地说道。

走到房门口,并不见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的踪影,这几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呢?大白天的在搞什么鬼呀。于是走出来问侍问道:“你见我房里的四个人跑到哪里去了吗?”

“禀总教头,他们可能去练功室了。”侍卫答道。

“哦,那谢谢你了。”鹰雪对侍卫谢道。

“鹰雪总教头真是平易近人呐,没有任何一个总教头像他这样没有架子,真是难得呀。这可是我们的福气呀。”两个侍卫轻声地交谈着。

鹰雪朝着练功房走去,相府中的练功房是专门修炼用的,分为一间一间独立的小房间,这里是绝对不能喧哗的,因为任何一个人的大声喧哗都可能打扰别人,所有练功房里一片静悄悄,鹰雪也不知道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他们四人在哪间房里,所以他只有守在门外苦等。

今天鹰雪的运气挺好的,没有等多久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这四个家伙就从打坐中醒了过来。

“你们这四个家伙怎么躲在这里来了,害得我好找呀,快跟我走,我有事要找你们商量。”鹰雪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说道。

“什么事这么急呀,我们四人发誓一定要超过你,是不是想拖我们的后腿呀。”曾昭立一本正经地说道。看样子他们四个人还不知道鹰雪已经升任总教头了呢?

“靠,你怎么这么说我呢?太令人伤心了,我好想踹你一脚呀。”鹰雪说完就想踹曾昭立一脚。

“想谋财害命是吧,我闪。”曾昭立可不是省油的灯,哪这么容易被踢呀。

“好了,别闹了,里面的人还在入定呢?别打扰人家。我们先走吧。”唐彬对大家说道。

“是呀,是呀,先到我房里去吧。我真的有事找你们商量。”鹰雪认真地说道。

鹰雪和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回到房里,鹰雪对四人说:“今天义父已经任命我为相府的总教头,我和副总教头刘刚商量过了,决定将你们四人也调入到领导层,我们五兄弟一起创一番事业,你们看怎么样呀?”鹰雪说完,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却像傻了一样。

“这不是真的吧!”

“这是在做梦吧!”

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对突如其来的幸福都高兴是发了呆,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呀,要知道他们可是普通的兵士一下子,在相府中也只是普通的食客,一下子就进入了相府的领导层,凭相爷的推荐,这以后的在边陲国中谋一职位,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喂,你们怎么了,发什么楞呀,我说的话你们听见了吗?”鹰雪大声地说道。被鹰雪这么一叫,四人才缓过神来。

“耶!”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高兴得手舞足蹈。尤其曾昭立更是忘乎所以:“鹰雪,我好爱你呀,我要亲你一口。”曾昭立抱着鹰雪就想吻他。吓得鹰雪推开他就跑,“别恶心了,我可无福享受,先留在你那儿吧。”

“好了,别闹了,鹰雪,你来找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件事吧?”唐彬对鹰雪说道。

“唐彬,你可真聪明呀,我想这样,让你们四人先做偏将,你们认为行不行呀。”鹰雪征求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的意见。

“好呀,简直太好了,我们可谓是一朝得志呀。”四人兴奋地说道。

“既然你们没意见那就好,最近可能有一次大的行动,你们要抓紧修炼,此事绝对不能外泄的,你们一定要记住。尤其是相府中的人,我怀疑我们相府中有内奸。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鹰雪对四人严肃地说道。

“你就放心吧,鹰雪。”四人异口声地说道。

“报告总教头,刘副总教头有急事求见。”侍卫对鹰雪报告道。

“好,我马上就去,麻烦你叫他稍等一会儿。”鹰雪对侍卫说道。

“好了,我先去找刘刚了,各位随便吧。”鹰雪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说完就出去了。

“总教头,事情已经基本办妥了,我先向您汇报一下,相府中的现有将士人数共有一千一百八十三人,城西郊区驻扎有二千人,府中的一切全部都是按照军队的编置设定的。每二百人设一都尉,共有六位都尉,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新提拔了两位新都尉,将原总教头手上提拔上来的两个都尉撤掉,现在这两位新都尉,正在门外听候您的吩咐。”刘刚详细地说明了相府中的情况。

“好,快请他们进来。”鹰雪对刘刚说道。

“总教头叫你们进来,快进来吧。”刘刚对门外叫道。

“参见总教头。”两位身材魁梧的大汉对鹰雪鞠躬道。

“免礼,免礼,你们不用客气的,这样我反而有些不惯了。”鹰雪趁机打量了这两位大汉,一个国字脸,一脸虬髯,孔武有力,另一人长相白净,斯文有礼,一文一武,鹰雪对他们的映象蛮好的。

“这位是周明,这位是彭秋。他们进相府的时间比我还长,而且身经百战,但是因为他们生性耿直,所以一直没有被提拔上来,直到现在还是伍长之职。”刘刚对二人做了初步介绍。

“好,周明,彭秋,从现在起你们就是一组和二组的都尉了,这件事我会在晚上的碰头会上明确的。”鹰雪对二人很满意。

“还不快谢谢总教头,要不是总教头提拔你们这一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刘刚把人情全部卖全了鹰雪。

“多谢总教头提拔,我们二人从此以后但凭总教头差遣,绝无怨言。”周、彭二人齐声谢道。

“你们二位不用这样客气,这全都是刘大哥的功劳,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你们也不要叫我总教头,就和刘大哥一样吧,叫我鹰雪,我就叫你们周大哥和彭大哥。”鹰雪对二人说道。

“这,这,恐怕不妥吧。”对于鹰雪如此而言,二人有些受宠若惊。

“这有什么不妥,名字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就这样决定了。”鹰雪对二人说道。

“多谢总教头。”二人热泪盈框,来相府这么多年来,首次碰到这样的长官,在这没有人情味的相府中,怎么不让二人感动。

“好了,好了,不用客气了,你们看把好好气氛都冲淡了,对了,你们自己组中的人员变动,你们自己全权处理,最近要加紧操练,会有一次大行动,此事不可向外提起,要绝对保密。”鹰雪对二人说道。

“是,总教头,属下等告退了。”周明和彭秋说道。

晚上的会议共有十几个人参加,刘刚、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周明、彭秋,还有另外的四位都尉。鹰雪本来想让李奉天参加,但是李奉天却说这是鹰雪自己事情,要他自己处理,他是不会参与的,鹰雪无奈只好作罢。

“总教头,大家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刘刚对鹰雪说道。

“各位,快请坐吧。”鹰雪对大家说道。

于是众人都坐了下来,鹰雪对大家说道:“今天让大家来,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让大家相互熟悉一下,还有就是请刘刚刘副总教头宣布一下人事的变动情况,现在就请副总教头向大家介绍一下吧。”

“好,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四位是唐彬、曾昭立、刘林枫和杨玉海他们都是府中的偏将,还有这两位是新任的一、二组的都尉周明和彭秋,这四位是府中的老都尉了,三组都尉李汉,四组都尉叶飞虎,五组都尉吴天鹏,六组都尉汪启明,大家都应该认识的。请大家以后相互配合,共同为相府争光。”刘刚向大家相互介绍一番。

“大家在以后要一致对外,人事变动就只有这些,我保证以后不会有太大的变动,这点请在坐的各位放心,勿需猜疑。”鹰雪对众人说道。

“多谢总教头对我们的信任。”原来的四位都尉进来时都忐忑不安,现在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请大家以后尽力为相辅大人效力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还有一件事是我今天大家来的主要目的,鉴于杨之龙对我们相府的多次挑衅,经相辅大人同意,我们决定对杨之龙进行围歼,你们要全力配合这次行动,此事要绝对保密,听我的命令才能行动,否则任谁的命令都不准擅自行动,如有违者,军法论处。”鹰雪严厉地说道。

“但凭总教头调遣,我等誓死追随。”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先回去,加紧操练,随时准备投入战斗。”鹰雪对众人说道。

“是,总教头,我们告退了。”众人行礼退了出去。

“刘大哥、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你们五人先留下,有要事相商。”鹰雪对五人说道。

“有什么事呀,总教头?”刘刚问道。

“是这样的……鹰雪把进攻杨之龙的计划向大家详细说了一遍,刘大哥,我准备后天,把要攻击的消息放出去,你觉得怎么样呀?”鹰雪向刘刚问道。

“总教头,此计甚妙,可以让杨之龙成为惊弓之鸟,让他疲于奔命,军心涣散,然后乘乱一举攻击,好计,好计呀。”刘刚赞道。

“好,明天晚上把要进攻的消息,叫六个都尉全部放出去,让府中的奸细给杨之龙通风。”鹰雪对刘刚说道。

“好,我会办好的,请总教头放心,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刘刚对鹰雪说道。

“好,刘大哥,你去忙吧,现在的事务很多,还请刘大哥多多费心。”鹰雪对刘刚说道。

“总教头你太自谦了,你才是治军有方呢!令属下佩服,我只不过是个从旁协助而已。那我就先告辞了。”刘刚谦虚地说道。

“请。”

“总教头,我们也可以回去了吧。”曾昭立戏谑道。

“我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鹰雪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虽然是我的兄弟,但是也要按规矩办事,切不可率性而为,意气用事。尤其现在你们身为偏将行事要小心谨慎,不要让我为难,这点你们千万要记住!”

“是总教头大人,我们好歹也是从军营里出来的,这点全局观念我们还是有的,请你老人家放心吧。”四人齐声答道。

“知道就好,那我们回去吧,还要我请你回去吗?四位偏将大人。”鹰雪对唐彬、曾昭立、刘林枫、杨玉海四人说道。

第二天一早,鹰雪刚想出去活动活动,就碰到刘刚来找他。

“有什么事情吗?刘大哥。”鹰雪问道。

“是的,总教头,昨天吩咐事情我已经办妥。”刘刚答道。

“那周明、彭秋二人可否投入战斗呢?”鹰雪问道。

“是的,这二人本人就是一、二组的伍长,对组中的情况知之甚详,现在升任都尉,人员调整几乎一夜之间就已经全部调整完毕。随时可以投入战斗。至于其他四组的都尉,本来还怀有疑虑,但是经过昨天总教头的训示后,疑虑全消,现在热情空前高涨,只盼着立功呢!”刘刚欣喜地说道。

“看来周明和彭秋的能力确实不错呀,这都要归功于刘大哥你呀。”鹰雪说道。

“哪里,我只是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而已,还是总教头慧眼识才!敢大胆提拔起用,令属下等自愧不如呀!”刘刚谦虚地说道。

“好了,我们俩就不用这样自谦了。”鹰雪对刘刚的谦虚可真没有一点办法。

边陲国的早朝上,杨之龙对国王禀道:“启奏陛下,臣得到消息,有人想于明晚将臣一家灭门,请陛下为臣做主。”

“什么?竟会有这等事情发生,何人这么大胆,首辅快说出来,孤王定当将他全家杀掉,竟然敢截杀朝廷重臣。”国王大发雷霆。

“不是别人,正是相辅李奉天。”杨之龙出言令群臣震惊。

“这怎么可能呢?相辅大人竟然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还请陛下重惩,以正朝纲。”杨之龙的党羽立刻发难。

这怎么可能呢?李相辅对朝廷忠心耿耿,你们竟然敢凭空污陷,还请陛下明鉴。李奉天的党羽立刻还击道。

“李相辅你对此事如何解释呀。”国王问道。

“回禀陛下,清者自清,还得请杨首辅拿出证据来,方可使我死得明白。”李奉天对杨之龙的话丝毫没有辩解。

“对呀,杨首辅,你拿出证据来呀,孤王就治李相辅的罪。”

“这……臣只是收到消息,并没有真凭实据,但是李奉天确实有这个居心不良呀,陛下。”杨之龙被动地答道。

“是呀,李相辅,你心里怎么想的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国王继续说道。

“有国王如此昏庸,情何以堪!昏君,昏君呐!”李奉天心里不停地骂道,然而口头上却这得不答道:“陛下,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的,明晚请陛下派一千禁军到杨首辅的府中保护首辅大人就是了,如果真有人来杀害杨首辅,那他们不是有来无回吗?到时候留几人活口,与臣对质那不就真相大白了吗?”李奉天向国王禀道。

“这个办法不错,就这样办吧,到时候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好了,孤王困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退朝后,李奉天回到府中,将鹰雪叫到书房中,将今天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鹰雪,并问道:“鹰雪呀。这消息是不是你故意放出去的呀,这件事情还是以你原来计划的去做,至于禁军方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去干吧。”

“谢谢义父,杨之龙竟然如此沉不住气,看来我还高估他了,再惊扰他两次,就可以聚而歼之了。请义父放心,真正攻击的时候我会通知您的。”鹰雪说道。

“好,好,其它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灭火队员那边有麻烦吗?”李奉天关切地问道。

“是有些小麻烦,不过都已经解决了,多谢义父的关心。”鹰雪答道。

杨之龙的府上,自接到消息之后,全府上下如临大敌,全部进入警戒状态,再加上国王派出的一千禁军,搞得府中鸡犬不宁,不仅没起到保护作用,还要杨府上下服侍他们,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幸好禁军只住了一晚,不然杨府上下不知道会搞什么样子。

但是刚刚才松懈下来,又传为李奉天这两天可能又要来进攻的消息,刚放松的神经又绷得紧紧的,结果又是假消息。

经过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杨府中的军心涣散,人心动摇,有些耐不住压力的人,干脆偷偷地逃跑了,这让杨之龙大为恼火,未战先败,于是他下令如有逃走者,格杀勿论。

然而,在杨府中的密室里,秘魔门的黑衣人和杨之龙却正在密谈。

“杨首辅请放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我们的宗旨。我已经打开了一个传送之门,但是只可使用一次,开关我设在了这幅画的后面,可备紧急时用,这可是我耗费了三个天字级的魔法师之力才打开的,直接通往天风国,这下你可高枕无忧了。”黑衣人胸有成竹地说道。

“好,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有你替我助阵,我可以与李奉天这个老混蛋放手一搏了。”听黑衣人说完,杨之龙心里安稳多了。

“杨首辅你就放心吧,只要他们敢来我会叫他们有去无回的,尤其是那个新任的总教头-艾启鹰雪,那天我要他死在自己兄弟的手中。哈哈哈!”黑衣人说完大笑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